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721代新人换旧人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95 2020-11-17 17:22

  “嗝”赵官仁打了个大大的酒嗝,进了披红挂彩的洞房之后,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太师椅上,目光深邃的打量着卞香兰,说道:“卞大小姐!过来伺候着,本老爷要洗脚了!”

  “知道了!妾身一定好好伺候老爷……”

  卞香兰柔柔的蹲了过去,想了想又拽过张软垫跪了下来,低眉顺眼的帮他脱鞋脱袜,她已经明白赵官仁的心思了,无非就是在她身上寻找征服感,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征服。

  “小姐!水来了……”

  陪嫁丫头拎来了水桶,卞玉蕾也撸起袖子亲自上阵,倒好脚盆的水又准备为他洗脸,可姐妹俩显然没伺候过人,卞玉蕾忙了一头汗才调好水温,卞香兰也弄了自己一身水。

  “卞大小姐!你这是逆来顺受了,还是真心服软了……”

  赵官仁笑眯眯的点上了一根烟,很满意卞香兰乖巧的的帮他搓洗双脚,那副志得意满的样子,比嗑了一斤老鼠药更加舒坦。

  “哗”卞香兰闻言什么话也不说,从盆里捞起一只脚丫子后,居然在他脚底板亲了一口,抬眼笑道:“老爷满意了么,不满意妾身可以再舔一口?”

  “你……”

  赵官仁下意识直起了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珠子。

  “呵呵傲气不见了是吧……”

  卞香兰轻笑道:“未出阁我自然要脸面,傲气也是摆给外人看的,可我已经是你的娘子啦,为你做任何事都是理所应当,只要夫君能开心,妾身愿做回卞大小姐,让您糟蹋一辈子!”

  “嘿嘿”赵官仁讪笑道:“我这么点坏心思都让你瞧出来啦?”

  “可不么!”

  卞香兰娇嗔道:“老爷花了这么的大力气把我娶进门,不让你好好的糟蹋一番,怎么对得起老爷的一番苦心呀,反正我这辈子就你这么一个男人,还不由着您来么!”

  “这话听着真舒坦,早这么听话哪会遭这份罪啊……”

  赵官仁拍着腿笑道:“不过我真不是故意搞臭你,教乐坊那也是皇上的意思啊,我就是想把你丢上床好好折腾一下,看着你肚子慢慢变大,想法特单纯,特纯洁!”

  “坏蛋!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缺德鬼啊……”

  卞香兰嗔怪的在他脚趾上咬了一口,没有半点嫌弃的意思,问道:“老爷!您是如何说服皇上的呀,竟能将我从教乐坊里落了籍,他金口玉言怎么说改就改了呢?”

  “当然是小郡主的手笔啦,那丫头鬼精着呢……”

  赵官仁笑道:“她爹排行老九,如今能跟太子斗的旗鼓相当,全靠小郡主给皇上吹耳旁风,她现在帮你落了籍,等你去了京城还不得念她的好啊,你就成我身边的眼线啦!”

  “天呐!小小年纪就如此心机,真是太小看她了……”

  卞香兰吃惊的看着他,但卞玉蕾也开心的跑了过来,一边帮赵官仁擦脸,一边腻声说道:“夫君!您别盯着我姐一人糟蹋呀,我也是卞家六小姐呀,您也糟蹋糟蹋我吧!”

  “看到没有,咱家也有个小妖精……”

  赵官仁馋的将她一把抱进了怀中,摸着她的大长腿笑道:“你是怕我把你姐糟蹋坏了,你想帮她分担点火力是吧,不过你得叫姐夫,还得给姐夫好好亲一个才行!”

  “不要嘛!你别乱摸啦,不行了啦……”

  卞玉蕾面红耳赤的挣扎了起来,卞香兰娇羞的掩嘴一笑,体贴的帮他擦干了双脚,跟着起身咳嗽了一声,陪嫁丫头和玉娘立即钻进了古床,将两块洁白的丝巾铺在了床上。

  “夫君!您歇着抽根烟,我们两姐妹去准备一下……”

  卞香兰羞答答的拉起了妹妹,可赵官仁忽然起身说道:“不急!外面的宾客还在吃喝,让外人听到你俩的叫声可就尴尬了,你们俩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看样东西!”

  “好的!”

  姐妹俩好奇的跟他往外走去,来到了后院的独立书房之中,只看他走到墙壁前推开了一组书架,蹲在地上摆弄了一会后,一间密室立马被打开了,里面摆放了好几箱金银珠宝。

  “老爷是要将私库交于我么……”

  卞香兰跟进去左右看了看,姐妹俩皆是豪门出身,这几箱金银自然不放在眼中,可赵官仁居然又用机关打开了一扇暗门,拎起一盏煤油灯走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呀……”

  姐妹俩好奇的跟了进去,空旷的密室中没有窗户,地上铺着厚厚的榻榻米草垫,只放了一张摆有茶具的小茶桌,可等她俩朝前一看便惊呆了。

  墙上居然贴了两大排人体素描画,足足二十多个婀娜多姿的美人,并且大部分画像下都钉着肚兜或胸衣,好似战利品一般铺开了炫耀。

  “老爷!你何时拿走我胸衣的呀……”

  卞香兰惊讶万分的走到了墙边,第一张素描便是她的美人出浴图,下方钉着她贴身的蓝色抹胸,而且赵官仁的画工明显精进了许多,画中美人的神态几乎跟她一模一样。

  “哇!这是我的肚兜吔,原来被姐夫拿走了呀……”

  卞玉蕾也跑过来惊呼了一声,她的素描同样挂在墙上,金色的小肚兜是初见时她自己脱下来的,而且赵官仁的记忆力特别好,将她曼妙的身材完美勾勒了出来。

  “姐夫啊!您这画的也太逼真了吧,让外人瞧见可怎么得了……”

  卞玉蕾捂住了火红的俏脸,卞香兰则苦笑道:“我便是被他用这画敲走了两千两,没想到他连我胸衣都给拿了,你是不是有收集胸衣的癖好呀,这都是与你有关系的女子吧?”

  “咦?”

  卞玉蕾走到了一副画前,纳闷道:“这女子是谁呀,瞧着有些眼熟呢,肚兜居然是黑色的!”

  “哈”卞香兰掩嘴笑道:“这是千户谭青凝,没想到她也被老爷给拿下了,后面这是罗檀和玉娘,还有观月阁的柳氏、月牙仙子,好哇!三姨娘,我就知道她不会放过你,她瞧你的眼神都不对!哼”“姐夫!三姨娘可是我养母呀,你好坏哦……”

  卞玉蕾气哼哼的皱了皱小鼻子,但卞香兰又叫道:“哇噻你连小郡主的肚兜都有啊,你们俩果然有一腿,嗯?这不是五婶吗,你为何会有五婶的肚兜,五婶可是我舅母,有夫之妇啊!”

  “没有!”

  赵官仁坐到地上笑道:“我跟她没到那一步,纯粹是艺术交流!”

  “你到底在我家干了多少坏事啊,没嫁给你我准得吓死……”

  卞香兰拍拍胸口又往前走去,突然震惊道:“这不是谢家小娘子吗,三夫人的弟媳啊,我的天老爷!为何还有她大嫂呀,你怎么能碰寡妇呢,回去赶紧用艾水好好洗洗,晦气死了!”

  “这些个又是谁啊,为何没有肚兜,尚未得手吗……”

  卞玉蕾指向最中间的几幅画,赵官仁笑道:“这是我另一个世界的媳妇,怕时间长了会忘记她们的样子,还有几个没画完,想她们了就来这里看看,有她们陪着我能静下心来!”

  “另一个世界?她们去世了吗……”

  姐妹俩一脸困惑,赵官仁摇头道:“知道祁半斤为什么叫我老乡吗,因为我跟他都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从另一个世界中穿越过来的,他的发明都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东西!”

  “……”

  姐妹俩吃惊的张大了小嘴,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老二!你不是一直奇怪,我为何会掉进你的澡盆里嘛……”

  赵官仁说道:“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来之前衣服被人烧了,不是砸到你家屋顶上恐怕就摔死了,所以你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认识的第一个人,可能真的是缘分吧!”

  “嗯!我现在也相信是缘分了,你是老天爷派来拯救我的……”

  卞香兰羞涩的咬了咬红唇,赵官仁又说道:“记住了!我的本名叫赵官仁,大官的官,仁义的仁,两个世界拥有很多相同的文化,而我来这是受朋友所托,消灭尸毒!”

  “现在毒没有了,你会回去或者带我们走吗……”

  姐妹俩眼巴巴的看着他,赵官仁摇头道:“没这么简单,张天生已经失踪很久了,他身上可能还带着一瓶尸毒,而且我跟我的小伙伴失散了,他恐怕落到了吉国境内,我得找到他才能回去!”

  “那最好永远别找到……”

  卞玉蕾缩起脖子吐了吐舌头,赵官仁笑道:“不急!一时半会走不掉,你们俩过来倒杯茶,面对墙壁跪下,中间那些都是你们姐姐,你们敬杯茶吧,但是不要磕头,她们都是大活人!”

  “哎!”

  姐妹俩爽快的跑过来倒茶,规规矩矩的跑回画像前,冲着张新月等女下跪敬茶。

  “月月!多多!你们都还好吧……”

  赵官仁点上一根烟,幽幽的望着画像说道:“不要着急,我在这边一年,你们那边不过才几天而已,孩子没出生我就回去了,等着我!我一定会活着回去找你们!”

  “姐夫!你的身份为何没被看破呢……”

  卞玉蕾好奇的回过身来,赵官仁笑道:“赵家村遭遇了山洪,一个村的人都死光了,我在衙门里拿了赵云轩的户贴,他的年龄和身材都与我相符,关键是他基本没出过村,外面没人认得他!”

  “赵官仁!姐夫这名字起的好讨巧哦……”

  卞玉蕾跳过抱住他笑道:“官宦家女眷也称夫君为官人,宫里的娘娘还称皇上为官家呢,咱家的喜婆就叫你赵大官人,咱们就算偶尔叫错了,人家也不会起疑呢!”

  “我问你们啊,姐妹同嫁一人的情况多么……”

  赵官仁好奇的抱住了她,卞香兰答道:“多啊!一般小户嫁大户,多是姐姐出嫁,妹妹陪嫁,姐妹俩一起进府不容易被欺负,也不会争风吃醋,你们那个世界没有这种情况么?”

  “呵呵我们只准娶一个老婆,纳妾都会关大牢……”

  赵官仁尴尬的竖起了一根手指头,姐妹俩瞬间被惊呆了,六六更是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规矩呀,陪嫁丫头也不行吗,而且姐夫你不是有很多妻妾吗?”

  “不到官府登记就不作数嘛……”

  赵官仁痛心疾首道:“咱们那个时代只有小姐没有丫鬟,娶个老婆得花上万两,嫁过来了还不跟你姓,但房契她得占一半,与人通奸非但不会被浸猪笼,被休还得分你一半家产!”

  “什么?这还有没有天理啦,通奸不去死还有脸分家产……”

  姐妹俩气的怒眉瞪眼,卞香兰更是怒道:“你们那是女皇帝当家吧,真是厚颜无耻,老爷你莫生气,明个我就去把陪嫁丫头叫来,再添一个贴身丫鬟,老爷您随便使!”

  “唉哟真是我的两个好宝贝啊,走走走!随老爷入洞房,不糟蹋你们了,老爷要好好疼爱你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