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35瓮中之战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80 2020-11-17 17:22

   “咣咣咣……”

  一阵阵撼天动地的爆响,好似给大地安上了弹簧,三面大山都已经燃烧起来了,漫天的浓烟和草木灰在四处飘荡,此时连商队的护卫都加入了战斗,集体涌向东山口狙杀敌军。

  “呜为何会这样啊,咱们会不会死啊……”

  三名郡主躲在马车中瑟瑟发抖,小永平已经吓到尿了裙子,震天的喊杀声让她心肝都在颤抖,大姐永维也好不到哪去,只有永宁还算比较镇定,可小脸也是煞白一片。

  “不要怕!后勤队尚未出动,没到生死关头……”

  罗檀抱着刀坐在她们身边,皱眉说道:“敌军来的皆是蛮族和胡人,这是吉国朝中有人在借刀杀人,不管成功或失败都可推个干净,我估计那两个夜叉国的野人就是借口!”

  “哗”秋宁忽然一把掀开了布帘,急声说道:“吉国的骑兵出大问题了,主将的虎符都调不动兵,随时都有可能反戈一击,你们要做好随时逃离的准备,而且必须骑马才行!”

  “为何会这样?吉国要全面开战吗……”

  罗檀震惊的看着她,但秋宁说道:“按理说不应该,可敌军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保守估计在五万人左右,若是四面同时发动攻击的话,咱们区区几千人根本挡不住!”

  “他妈的!我看你们都不想活了……”

  赵官仁带着人从边上冲了过去,吉国文武全被捆在大车上,他怒气冲冲的冲出了南山隘口,吉国五千骑兵尽数驻扎在山外,已经全部整装待发,堵着他们回大顺的道路。

  “你们这群狗&杂&种,老子的话你们也不听了吗……”

  吉国将领怒声嚎叫了起来,谁知营中忽然射出一片箭雨,一帮人连忙停在了隘口的山坡上,有文官哀嚎道:“你这个蠢货啊,怎么带的兵啊,一个副将就把你架空啦!”

  “老子上贼当啦,这支部队我刚接手啊……”

  主将躺在板车上欲哭无泪,此时一名副将骑马来到了阵前,大喊道:“顺国赵王!你竟敢绑票咱们将军,我不管你是何居心,速速退回营地,听候我朝皇上发落!”

  “吉国的将士们,你们的副将造反啦……”

  赵官仁拿过了一只扩音筒,跳到巨石上大喊道:“这家伙收了我大顺太子的巨额白银,想将我杀害于此,你们千万不能跟着他倒霉啊,我死了你们通通都得被砍头!”

  “编!继续编,我就是造反了,你奈我何……”

  副将不屑的望着他冷笑,可赵官仁又叫嚷道:“你们这群蠢货啊,他已经把家小都送去大顺了,五十万两够他潇洒一辈子啦,但你们都得被灭九族,大顺也容不下你们啊!”

  “五十万两?这么多……”

  将士们瞬间一片哗然,副将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可刚回身喊了一句话,突然就听“嗖”的一声响,脑门上赫然多了一个血洞,直接一头从马上栽了下去,倒在地上直抽抽。

  “不好!大宗师……”

  将士们手忙脚乱的抄起了武器,只看贾不假从草窝里猛然蹿出,面对齐射过来的箭雨只一挥剑,一眨眼就蹿进了大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一连砍杀了十多个副将的亲信。

  “哈哈拜拜啦!你们这群蠢货……”

  贾不假一个风骚的走位之后,像只兔子一般逃进了山林之中,他固然能够杀个三进三出,可玄气并不是无限供应,一旦后继无力再碰上高手,他也得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全部给老子住手……”

  吉国主将忽然策马冲了过来,手里高高的举着一枚帅印,怒声叫道:“老子才是你们的主官,人家收银子造反,你们也想一起死吗,全部随我出营杀敌,一颗贼头重奖五十两!”

  “遵命!”

  将士们一看大势已去,毫不犹豫的转变了态度,纷纷上马随主将去了,赵官仁也长松了一口气,这帮人若是从背后发动攻击的话,他们今晚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来人!快马通知我大顺边军,让他们即刻返程支援……”

  赵官仁大喝一声后立即返回,沿途护送的大顺军队中午时分离去,自然赶不及支援他们,但凡事都有个万一,要是守不住这山谷盆地的话,他们还能冲过去求保护。

  “殿下!西边开始进攻了,全是草原骑兵,不下三千骑……”

  一名传令兵骑马飞奔了过来,不过话未落音就听震天巨响,西山隘口再次被山纹军炸塌了,人马纷纷在爆炸下嘶叫惨嚎,但西山地势较缓,炸了山口也容易翻山过来。

  “殿下!让商队先撤吧,西山撑不了多久……”

  传令兵焦急的望着烟尘冲天的西山,但赵官仁却狠声道:“撤个毛!两条腿可跑不过四条腿,让龙骑兵过来顶上,后勤队镇守北山口,战忽队开动,亮哥!随我出击!”

  “好嘞!”

  贾不假毫不犹豫的跳上了战马,两人居然又调头往南边跑去,远远就看到前方尘土飞扬,吉国骑兵也是卯足了力气,借着山火之光策马奔腾,飞速绕向西山夹击敌军。

  “锵锵锵……”

  突然!

  一阵有节奏的敲击声从远处响起,同时还有急促的号角声伴随,然后许多人在大喊大叫,只是喊的不是官话,一口古怪的惨呼。

  “达达部落!他们首领死了,鸣金收兵了……”

  吉国将士们一片哗然,等他们绕过一座小山之后,正好看到仓皇撤退的草原骑兵,谁知道一阵战鼓声又从前方响起,还有一杆战旗从山腰上伸出,拼命的在空中摇晃。

  “这群鸟人疯了么,一会收兵,一会进攻……”

  吉国将士们全都被弄糊涂了,同样草原人自己也懵圈了,人马混乱的冲撞在了一起,吉国主将立即大喊道:“好机会,快分头包抄,今日他们不死咱们就得陪葬,全部给老子冲!”

  “锵锵锵……”

  铜片的敲击声更加欢快了,号角也是卯足了劲的吹,甚至盖过了战鼓的催促声,等草原骑兵惊觉有人在冒充时,吉国骑兵已经杀到了眼前,一个个凶狠地从田野间冲来。

  “战忽队!走人……”

  一群人贼头贼脑的蹲在树丛间,披着吉利服迅速离开了,他们的专业就是忽悠敌人,不仅学习吉国的方言,连各种部落方言都有涉猎,自然不会放过他们收兵的方式和方法。

  “亮哥!咱俩去砍大旗,活捉部落首领……”

  赵官仁带着贾不假直奔大旗而去,大旗在哪主帅就在哪,两人到了山下立即舍弃战马,用最快的速度飞身上山,很快就发现了守山的哨兵,贾不假悄无声息就将几人解决了。

  “我先去砍了大旗……”

  贾不假拎着仍在滴血的长剑,猛地跃上树梢踏空而行,赵官仁拎着青白长刀在树林间穿梭,估计有上千人盘踞在山腰间,各个都焦急的伸着脑袋,打死也没想到有人敢摸过来。

  “唰”贾不假忽然从半空中杀了出来,一剑荡出十几米长的剑气,连同大旗和几名将领一同斩断,草原人一下就炸了窝,全都震惊的大喊大叫,更有射手慌忙拉弓射箭。

  “爷爷在此!”

  赵官仁挥手扔出了狼头盾牌,卡蛋直接在空中化身为狼,与他一起冲进了敌阵当中,黑般若师徒也化作黑色山文甲,附在赵官仁身上连连出招,为他挡下各种刁钻的攻击。

  “唰唰唰……”

  赵官仁疯狂的挥舞刀芒,所过之处无人能敌、人树俱断,他也分不清究竟谁是首领,反正首领肯定在大军当中,穿的也会跟士卒们不一样,他跟贾不假里外夹攻,杀的敌人纷纷哭爹喊娘。

  “抓住骑马那个,他是头……”

  贾不假忽然大喊了一声,猛地震飞了一大群战士,可几匹快马却疯狂地冲了出来,沿着山路不要命似的往下狂奔,不用赵官仁出手就有人栽了下去,连人带马滚下了山坡。

  “哪里跑!”

  赵官仁挥刀劈翻一群草原战士,如同老鹰一般往山下跃去,看准一个戴首饰的中年人,一记刀芒砍断他的马腿,让对方狼狈的滚下山去。

  “不是那个,女的、女的……”

  贾不假飞射过来大喊大叫,可赵官仁却懵逼了,他真没发现谁是女的,等他施展“桃花眼”后才注意到,居然有个大辫子“老爷们”,脑袋上顶着六十多人的经历值在狂奔。

  “卡蛋!拦住那个大辫子……”

  赵官仁急忙大叫了一声,卡蛋瞬间从山下一个狼扑,直接连人带马一起扑倒在地,对方果真发出了一声娘们似的尖叫,叫的卡蛋都愣了一下,愣是没认出这是个大老娘们来。

  “谁敢过来,老子杀了他们……”

  赵官仁一把揪起中年男人,将他敲晕后扔上战马,卡蛋也把大老娘们甩给了贾不假,两人大摇大摆的骑上战马,刀剑就架在人质的脖子上,一帮草原战士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大旗!”

  贾不假将一面红旗隔空扔了过来,赵官仁抬手一把抓住,反着穿在刀上举向天空,一边冲向西山,一边高声喊叫,草原人见状纷纷跪地投降,如丧考妣般望着他们的女首领。

  “快!支援东山……”

  赵官仁从吉国骑兵面前呼啸而过,直接纵马跑上了西山,山纹军连忙跑出来接过人质,可等他跑到山后一看,东山已经全面短兵相接了,连民夫和送嫁的侍卫都上了战场。

  “龙骑兵在哪?为何没回来……”

  赵官仁震惊的大喊了一声,一名山纹军急声说道:“不知道啊,咱们发了信号弹也不见人,北山的连队也没了踪影,后勤队守着北山不敢动,现在就等您的命令啦!”

  “快!你们全部去支援东山,这边交给吉国骑兵……”

  赵官仁赶紧骑马往山下跑去,低缓的地势骑马也不成问题,只是等他跑到营地中的时候,三名郡主已经全部骑在马上了,罗檀率领着女侍卫们保护,各个都惶恐不安的望着他。

  “不要怕!我们能赢……”

  赵官仁飞速从她们面前跑过,此时能出击的士兵都出击了,宋吃猪等使臣也拿起了刀枪,纷纷守在大车后眼神凶狠,随时都准备玩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