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58白衣心魔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15 2020-11-17 17:22

   趴女澡堂窗户这件事,赵官仁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姑娘们见了他都是同一副表情,男人嘛,不用解释,我们懂!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啊……”

  赵官仁带着两行悲怆的泪水,走进了成列文房四宝的小展厅中,独自站在一张古朴的书桌后,拿起一枚珍贵的墨锭,在一方具有几百年历史的砚台上,轻轻的研磨了起来。

  墨锭缓缓化作墨汁,墨香味扑鼻而来,他看着古人留下的痕迹,忽然想起了某人的一句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珍贵的东西你都不是它的主人,只是它暂时的保管者而已。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赵官仁挽起袖子拿起了一根狼毫,在宣纸上工工整整的写起了《道德经》,这抄写了将近上百遍的字句,他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时不时也会琢磨这其中的深意。

  “你的心很乱哦……”

  忽然!

  一道倩影出现在了门口,只看罗子萱缓缓走到了他身边,看着他刚刚写下的十几行字,苦笑道:“你想借写字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越写心越乱,说明你心中的杂念太多,所以字……写的很丑!”

  赵官仁抬头笑道:“罗博士真是高风亮节啊,不怪我偷看你洗澡,还想给我做心理辅导啊?”

  “看都看了,我还能把你眼珠子挖了呀……”

  罗子萱凝视着他说道:“你是我见过性格最复杂的人,很多极端的优缺点都集中出现在你身上,我看不懂你就没法开导你,但我可以帮你静下心来,你想试试吗?”

  “求之不得!”

  赵官仁很爽快的点了点头,罗子萱便转身关上了小厅的大门,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根香薰蜡烛,点燃后放在了书桌的一角,关掉了原本的应急灯,最后搬来一张椅子让他坐下。

  “这气氛有点暧昧啊……”

  赵官仁望着淡粉色的香薰蜡烛,昏暗的光线只能笼罩在他俩身上,罗子萱身上还传来阵阵好闻的香气,很容易就让人浮想联翩。

  “何为暧昧?点根蜡烛就暧昧了吗……”

  罗子萱笑着走到了他身后,双手轻轻按揉着他的肩膀,谁知赵官仁却一把握住她的双手,猛地拉到自己背上,侧头笑道:“暧昧拆开反过来念,那就是它真正的含义!”

  “反过来念?未日爱日,唉呀你好恶心啊……”

  罗子萱羞愤的跺着脚,可双手扔被赵官仁紧紧的抓着,她歪下头问道:“你是不习惯有外人站在你背后吧,我一站过来你的肌肉就收紧了,你放松一点,不然会显得我很没用哎!”

  “你不会是想催眠我吧……”

  赵官仁松开了她的双手,罗子萱又按揉起他的肩膀来,笑道:“催眠也是一种治疗手段,不过想催眠你可不容易,你的心理防御机制太强了,本老师得拿出十成功力才行!”

  “好!我也想试试,被催眠是什么感觉……”

  赵官仁很配合的放松了身体,罗子萱用双指轻轻刮动他的耳蜗,同时很温柔的说道:“闭上眼!全身放松,这里是竹林小屋,外面小桥流水,月朗星稀,诗情画意!”

  罗子萱她的按摩手法十分独特,让赵官仁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眼,而罗子萱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双手缓缓抚上了他的脖子、脸颊和耳垂,灵动的花指挑动着他每一根神经。

  “下雨喽!细雨绵绵,微风拂面,好舒服啊……”

  罗子萱轻轻在他脸颊上吹着气,赵官仁很享受的靠在了椅子上,罗子萱便悄悄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紫金钵,用木棒在钵上缓缓的旋转,奇妙的震荡声让他整个脑袋都空灵了起来。

  “爽!”

  赵官仁迷醉的嘟囔了一声,罗子萱轻轻放下了紫金钵,稍稍用力按住他的双肩,轻声耳语道:“你是个盖世英雄,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挡你,杂念都是你的信念,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叮”罗子萱轻轻弹了一下钵盂,退后两步隐匿在黑暗中,赵官仁缓缓睁开双眼眨了眨,望着面前的笔墨纸砚,立即起身泼墨挥毫,这一次他运笔如飞,眼神前所未有的专注。

  “唰”一篇道德经完整的写完,赵官仁脑海中立即弹出一副画面,他以为是“狡兔三窟”的技能又增加了一次,这技能的条件就是抄写十遍道德经,而他之前已经写完了九遍。

  谁知道竟然跟上次不一样,画面上同样是毛笔留下的几句话——忘了它!走你自己的路,不要被任何思想束缚,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黑可以是白,白也可以是黑!

  ‘什么意思?写了上百遍的东西让我怎么忘……’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抱住了脑袋,他一直以为赵子强让他抄写道德经,只是为了提升他的品德,结果又让他忘掉这些东西。

  这可不是忘掉一本书这么简单,道德经早就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甚至改变了他的观点和观念,否则他也不会挺身而出,做他曾经最不以为然的救世主了。

  ‘非黑即白!黑白,白……’

  赵官仁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心魔,一位穿着白衣的邪魅高僧,一个亦正亦邪的灵魂。

  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拯救世界,善良的愿望绝不应该化为魔障,变成心魔来影响他,能在追魂天眼中改变形象的灵魂,肯定是邪恶或者堕落的。

  ‘难道郑十八才是正确的不成……’

  赵官仁抱着头怔怔的想着:‘现在的人类不值得拯救,如果不毁灭一半以上的人口,他们永远都不会长记性,对!阻止入侵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只有彻底改变人类的贪婪和自私,才能真正的拯救人类!’

  “醒醒!快醒醒,你怎么了……”

  一阵焦急的呼喊声响了起来,赵官仁猛然睁开眼惊醒了过来,忽然发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桌上的笔墨纸砚根本没有动过,但蜡烛快要燃尽了,显然是过去一段时间了。

  “我、我这是让你催眠了吗……”

  赵官仁震惊的直起了身来,罗子萱站在他身边苦笑道:“你睡眠质量太差,我就想让你好好的睡上一觉,但你刚刚突然做噩梦了,挥着手大喊大叫,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去!难怪我出了一身的汗……”

  赵官仁心有余悸的擦了把汗,结果突然发现他的第三份大礼,狡兔三窟竟然更换了使用条件,从使用一次抄写十遍道德经,变成了给人家戴绿帽。

  只要给别人戴上一顶绿帽子,他就可以获得一次使用的机会,但前提是人家得自愿,关系不能建立在金钱和物质的基础上,说白了就是搞破鞋还不想给人家花钱。

  “搞什么飞机?这是想玩死我啊……”

  赵官仁彻底懵逼了,如果之前赵子强在逼他当好人的话,那现在就是让他去当无耻的采花贼,专门去挖人家院里的红杏,虽然过程很爽很刺*激,但肯定是道德沦丧,败人品的缺德事。

  “你怎么了呀,我没玩你啊……”

  罗子萱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他下意识抬头一看,罗子萱头上的情欲值竟然变成了绿色,还从先前的18分暴涨到了78,不过经历值的颜色没有变,任然是红色的小1。

  ‘真特么绿啊……’

  赵官仁暗自惊叹了一声,忽然将她拽到自己腿上坐下,说道:“罗博士!你把我脑子给搞坏了,我刚刚做了好多奇怪的梦,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现实了,这可是医疗事故,你得赔偿我!”

  “你歇歇就好了……”

  罗子萱有些心疼的掏出纸巾,擦着他额头的汗水说道:“你操心的事实在太多了,我催眠你就是想让你卸下心理负担,可现在看来效果并不好,你得接受长期的心理辅导才行了!”

  “那咱俩就长期合作,深入交流……”

  赵官仁猛地抱住她就亲,罗子萱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惊呼一声急忙偏开了脑袋,羞愤道:“你讨不讨厌呀,不是动手就是动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

  “难道你还想着郑十八吗,你已经单身了好不好……”

  赵官仁认真的看着她,罗子萱扭了扭身体委屈道:“可你不是单身呀,人家已经把话说的很难听了,我不想让那些谣言变成事实,算了吧!我们俩做个朋友挺好的!”

  “唉”赵官仁叹气道:“郑十八要是杀过来的话,我们俩可就做不了朋友了,甚至连鬼都做不成,何不趁着现在及时行乐呢,反正我就是这种人,喜欢你就不会管人家说什么!”

  “不行!我们俩刚认识一天,太快了……”

  罗子萱摇着头站了起来,可赵官仁一看她的绿色的情欲值,突然跳到了92的高分上,他立刻把罗子萱按在了书桌上,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不行呀!有人会进来的……”

  罗子萱娇弱无力的挣扎着,结果三两下就被吻住了小嘴,双手也被按在了桌子上,很快反抗声就变成了柔弱的喘息,双手被松开也没在反抗,而是迷乱的抱住了某人的脖子。

  “啊!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们在这……”

  林志玲忽然把门推开了,话没说完又赶紧关了门,赵官仁知道这是林志玲在提醒他,周淼她们要来捉奸了。

  “走开呀!”

  罗子萱满脸通红的推开了赵官仁,跳下桌子拽好散乱的裙摆,捶着赵官仁的肩膀嗔怪道:“坏蛋!大坏蛋!霸王硬上弓啊你,弄的我一裙子都是,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哼”“我待会要出趟门,喜欢什么衣服,我帮你弄两身……”

  赵官仁贪婪的擦了一把口水,罗子萱噘嘴道:“现在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呀,有什么就穿什么呗,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要逞能啊,我下去了!”

  罗子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可赵官仁望着她被墨汁弄脏的白裙,若有所思的说道:“再白的姑娘也有黑的地方,黑与白永远都是共存的,没有邪恶也就没有正义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里呀……”

  周淼故作惊讶的走了进来,身后带着一群马屁精,谁知道赵官仁的桃花眼彻底变异升级了。

  这些人头顶上竟然有的粉有的绿,周淼的情欲值都变得绿油油,而且赵官仁连男人都能看见了,不过男性只有一个经历值,看不到他们的欲望。

  “哦!”

  赵官仁终于明白了,原来绿色代表对方已婚或者恋爱中,这种分值才应该叫做出轨欲,而单身狗跟以前一样,仍旧是粉色的情欲值。

  ‘赵子强!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官仁忍不住暗自咒骂道:‘你一会逼我做人,一会逼我当鬼,如果你想让我忘掉《道德经》带来的思想枷锁,为什么又要让我去抄写,我他妈脑子都要让你弄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