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19终极菊/爆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29 2020-11-17 17:22

   ( )咚咚咚……”

  一道道闪电劈的让天地为之色变,一声声巨爆烧红了天际,一栋栋大楼更是轰然倒塌,一时间鬼哭狼嚎、风声鹤唳,谁都没想到赵官仁玩起命来,居然会如此的可怕。

  “咣”一栋气派的写字楼垮塌了下去,烟尘和瓦砾冲天而起,几道黑影狼狈的从中射了出来,一连蹿出了好几百米远,灰头土脸的逃进一栋民居小院。

  “混&蛋!这个疯子……”

  一个俊朗的黑衣男怒骂起来,一拳轰断了院中的老槐树,他身后还站立着两男一女,分别是蒙面忍者玄夜,一名三米多高的雄壮兽人,还有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红甲女武士。

  “萨丹!你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杀白溟,还嫌麻烦不够多吗……”

  玄夜惊怒的看向了兽人,可萨丹却挥舞着板斧嚷嚷道:“我没有杀白溟,我的手下让他们识破了身份,只能挟持昏迷的白溟,而且那小子先斩后奏,我能有什么办法?”

  “司命!白溟究竟是男是女……”

  女武士看着俊男皱眉道:“赵官仁为什么说白溟是他媳妇,难道她一直在女扮男装不成,但青冥跟了她上百年,白溟还娶了北境公主为妻,总不会没人识破她的女儿身吧?”

  “赤炎!不管白溟是男是女,我们的麻烦都大了……”

  司命冷着脸说道:“赵官仁天雷地火齐发,尽管威力不强,但足以说明他的身份,怕是白玉寺院的传人,而且白溟是青冥的禁脔,让赵官仁这么一嚷嚷,青冥肯定会来找我们拼命!”

  赤炎困惑道:“青冥不是最想弄死白溟吗,怎么又要为她拼命?”

  “她杀得,旁人杀不得……”

  司命摇头道:“青冥是永夜唯一不会顾忌的人,你我突破了桎梏都会死,只有她不会,因为那个贱&货的脑子里只有白溟,而且是个疯婆子,白溟真要死了,她会跟我们同归于尽!”

  “主人!我抓到白溟了……”

  一道黑影从院外跳了进来,拎着昏迷的白溟跪在了地上,正是伪装成狗蛋的兽人。

  “砰”萨丹一拳将他砸翻在地,怒骂道:“谁他妈让你抓白溟的,抓个半死的白溟有卵用,赵官仁以为你把她给杀了,现在发狂了,我们的计划全让你打破了!”

  “主人!这不是坏事啊……”

  兽人捂着脸说道:“赵官仁是真把白溟当媳妇,为了不让白溟退级,他孤身一人去寻找黑般若,咱们可以用白溟要挟他啊,属下说句不中听的话,除了他恐怕没人能打开祭坛了!”

  “白溟真是女儿身吗……”

  赤炎惊讶的蹲了下去,谁知刚在白溟胸前摸了一把,白溟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睁开眼虚弱的怒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以为我受了伤,你们就可以随意欺辱我吗?”

  “哼我就欺辱你了,你奈我何……”

  赤炎一个大嘴巴扇在她脸上,狞笑道:“真没想到啊,玉树临风的白溟大魔王,居然是个束胸的小娘们,还记得我脸上这道疤么,这可是你的杰作,老娘今天也要让你破相!”

  “赤炎!大敌当前,何苦手足相残……”

  司命拦住她弯腰说道:“白溟!你伤了根基,我们不动手你也废了,不过我可以稳住你的伤势,让你挺过这一劫,甚至开棺之后还能分你一份,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当然明白……”

  白溟寒声说道:“你想用我要挟赵官仁,但你觉得他会这么傻吗,他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市井之徒,我们不过是在互相利用,他绝不会为了我犯险!”

  “你看看这周围……”

  司命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笑道:“赵官仁以为你死了,为了你甚至不惜暴露自己,将这里炸了个天翻地覆,你只需要配合我,让他打开白骨祭坛即可,否则你从此就是个废人了!”

  “……”

  白溟望着烈火四起的城市,面色复杂的说不出话来。

  “白溟!你不会也学青冥,搞起男欢女爱了吧……”

  司命皱眉道:“你可是白无情,当年青冥天纵之才,对你死心塌地,你连眼都没眨一下就把她给出卖了,现在为了个人类你居然犹豫了,我看你是真不配当魔王了!”

  “少跟她废话!只要有她半条命在,咱们就能要挟赵官仁……”

  赤炎忽然一刀挑了上去,只听“哧啦”一声,白溟的白袍瞬间一份为二,连同束胸的纱布都断开了,原本这只是赤炎一个侮辱的举动,可却让四位大魔王齐齐瞪大了双眼。

  “哈哈哈……”

  赤炎跺着脚狂笑道:“白溟大魔王真的思春了,居然穿人类女人的内衣裤,还是这么风骚的款式,永夜要是知道了,我看你也活不成了,他的得力干将竟然喜欢上人类了,真笑死我了!”

  “混账!我杀了你……”

  白溟怒发冲冠一般的嘶吼了起来,可萨丹却一把将她拦腰握住,马上就让她动弹不得。

  “白溟!”

  司命冷声说道:“如果你就此成为一个废人,以后耍你辱你的人还多着呢,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乖乖的跟我们合作,我保你不退级,往后你还能逍遥自在!”

  “咯咯咯……”

  白溟把满嘴银牙咬的咯咯作响,一群僵尸自然不会毁她清白,对她的身体也不会有兴趣,但来自尊严上的打击却是毁灭性的,可以说她自打有记忆以来,还从没被人这样侮辱过。

  “她不配当魔王……”

  玄夜摇头说道:“情感是最致命的弱点,我们亡族一旦拥有了感情,我们就离灭绝不远了,所以任何拥有感情的亡族都应该被消灭,不能让这种恶心的东西传播出去!”

  “你们也不配当战士……”

  白溟忽然冷笑道:“你们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这,企图用一个亡族去要挟一个人类,这是懦夫的行径,有本事就出去跟赵官仁大战一场,赢了输了我都算你们有种,否则休想让我对你们低头!”

  “让我废了她吧!浪费口水……”

  赤炎冷着脸举起了火红的长刀,谁知一道青芒突然从后方射来,“砰”的一声把她给打飞了出去,一下撞塌了院墙。

  “青冥!”

  司命等人全都吃惊的转过了身去,只看青冥站在院墙上方,穿着一身黑裙披散着长发,手持一柄黑刀斜指着地面。

  “白溟!”

  青冥阴冷的说道:“如果你刚刚向他们低头了,就算我青冥当年瞎了眼,认了个孬种当主人,但现在看在你还有几根硬骨头的份上,我……带你离开这!”

  “凭你也想带走她,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赤炎愤怒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但青冥却用刀指着她说道:“你算什么东西,老娘当魔王的时候,你还在给吞拿天当狗,识相的就给我滚开,不然我扒了你的裤子,让你尝尝菊杀之术的厉害!”

  “菊杀之术?”

  赤炎愣了一下,可白溟却摇头道:“青冥!这不管你的事,去告诉赵官仁不要管我,千万别中了这几个鼠辈的奸计!”

  “我管定了,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自己……”

  青冥直接一刀刺向了司命,速度之快居然留下了一道残影,可就听“砰”的一声响,青冥突然凌空倒飞了回去,一下撞在了院墙上,嘴巴一张就吐出了一口黑血。

  “哼不自量力……”

  司命收起手冷声说道:“你自己也受了重伤,居然还敢来逞能,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我就收了这个下&贱东西的魂火,给自己好好补一补!”

  “你才贱!你全家都是贱&人……”

  青冥拄着刀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谁知话没落音又遭到了袭击。

  “砰砰砰……”

  玄夜直接三连击把她打上了半空,然后一脚把她跺在了地上,踩住她的头狞笑道:“司命!这种贱&货就交给我吧,我是真的需要补,身体太虚了!”

  “交给你了!”

  司命不屑一顾的挥了挥长袖,青冥吐着血趴在地上,望着白溟惨笑道:“我们俩没完,如果还有下辈子,你跟赵官仁做不了夫妻,我会把他抢走,顶多让你当个小妾,哈!哈哈哈……”

  “疯婆子!”

  玄夜举起刀就要结果了她,谁知两道黑影却接连从前方蹿过,迅速消失在黑死之气当中,司命立刻叫道:“黑般若!老秃驴一定在追赵官仁,赤炎你们看好白溟,玄夜跟我去追!”

  “八嘎!上当了,赵官仁自己跑去开棺了……”

  玄夜急忙一脚踢开了青冥,赶紧跟着司命飞射了出去,赤炎便走到青冥的面前,拽着她的头发从地上拎了起来,蔑笑道:“你个贱&货当年可没少欺负我,我今天一定会让你加倍偿还!”

  “呸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杀就杀吧,我皱一下眉头就跟你姓……”

  青冥猛地往她脸上吐了口吐沫,赤炎立刻一巴掌将她抽翻在地,转身狠狠一脚跺在了她的胸口,让青冥“噗”的一声,再次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青冥!对不起……”

  白溟悲哀的闭上了双眼,可突然就听砰的一声爆响,赤炎屁&股冒着火高高飞上了天空,嘴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轰”同时两道惊雷轰然从空中劈落,“咔咔”两声劈爆了她的魂盾,电的她浑身一片焦糊,冒着黑烟往下坠去。

  “菊杀!!!”

  白青双娇一同惊喜的呼喊了起来,赤炎也终于知道什么叫菊杀之术了。

  “火遁!终极菊&爆……”

  “砰”尚未落地的赤炎再次遭袭,这次一头撞破了小屋的墙壁,“轰隆”一声腾起一大股烟尘,火星子“噗噗”的往外直冒,还有一股恶臭的气味涌出。

  “呃”萨丹站在不远处惊呆了,只看赤炎像死狗一样被人从屋里拖了出来,扔在地上一脚踩住脸,她嘴里喷着烟哀嚎道:“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反抗不了,他戳我屁&股啊!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