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193亡命天涯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61 2020-11-17 17:22

   “全部都滚开,不然老子一刀剁了他……”

  赵官仁手持两把刀走在马路中间,满脸的污血连眼珠子都是红的,全身上下尽是横七竖八的刀口跟枪^眼,整个人显得煞气冲天,犹如刚从深渊中爬出来的恶鬼。

  “赵官仁!你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你跑不掉的……”

  大批军警已经将四周给封堵了,连主战坦克都开上了街头,但他们也是投鼠忌器,郑十八昏昏沉沉的趴在巨狼背上,断裂的左臂上扎着一根皮带,可血液任在往外流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那你开一枪^试试……”

  赵官仁用刀指着最前方的军警,大声说道:“郑堡长他们一帮人,已经被郑十八炸死了,郑十八现在是唯一的主事人,你们要想给我陪葬就尽管动手,反正老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来啊!”

  吕大头也用枪^指着郑十八的脑袋,凶狞的叫嚷道:“有种就赌一下,看你们能不能打爆老子的护盾,只要打不爆你们都得死,有你们和郑家的大少爷陪葬,咱们三个也够本了!”

  “呼”狗蛋突然张嘴射出了一颗大火球,一下轰在了主战坦克的炮管上,粗大的炮管居然“砰”的一声炸成了喇叭花,吓的周围人全都四散逃窜,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让开!”

  领头军警气恼的退到了马路边,剩下的人也慌忙让出了道路,眼睁睁看着赵官仁大摇大摆的从面前走过,但郑十八忽然呻吟道:“帮……帮我止血,不然我会死的!”

  “死就死呗!反正出了城也得弄死你……”

  吕大头拍着他脑袋冷笑了一声,但郑十八又虚弱的说道:“我……我出不了城就会死,你们可就没有人质了,快叫个医生来帮我止血,耽误不了你们多少时间!”

  “来个女医生给他止血,车里的人都出来……”

  赵官仁忽然停在了一辆装甲车旁,车里的人迅速跑了出来,两人一狼立即钻进了装甲车,等了没一会就来了一辆救护车,一名女医生带着护士下来了,拎着两个大医疗箱钻进了车里。

  “大头!去开车……”

  赵官仁伸手就把舱门给关了起来,吕大头赶紧发动装甲车往城外驶去,但赵官仁却用刀架住了小护士,冷笑道:“你们医院可真了不起,一个小护士的修为都是黄二等,你是不想活了吗?”

  “我……”

  小护士满脸僵硬的看着他,等赵官仁一把扯开她的护士服后,只看她的腰上不但插着魔纹匕首,甚至还挂了两颗手雷。

  “唉”郑十八轻叹了一口气,很无语地歪头躺在地板上,估计他叫人来止血就是为了逃跑,结果赵官仁一眼就看穿了。

  “滚下去……”

  赵官仁伸手打开了舱门,小护士只能硬着头皮跳了车,但女医生却连忙扯开自己的白大褂,急声说道:“我不认识她,身上什么都没有,我真的是个医生,只是过来救人的!”

  “你继续!”

  赵官仁面无表情的关上了舱门,十分疲倦的靠在了座位上,可这一松懈他就感觉要晕倒了,连忙在腿上狠掐了自己一下,还点上一根薄荷烟来提神,但脸色却苍白的跟纸一样。

  “赵官仁!”

  郑十八躺在地上问道:“你究竟是怎么跑到我身后的,我明明看到你被炸碎了,断手断脚都飞出来了,我确定那绝不是幻觉!”

  “对啊!我看到你的屎都炸出来了……”

  狗蛋也好奇的跟着点头,赵官仁没好气的白了它一眼,蔑笑道:“我要是没点真本事,怎么跟永夜他们斗,你真当我是靠嘴皮子混到今天的,要是把你搁在骷髅塔前,你连大门都摸不到!”

  “你放了我吧,杀了我对你没好处……”

  郑十八正色道:“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肯定会被调回麒麟堡休养,新来的堡长为了给公众一个交代,一定会全力追杀你们,只有我活着才能帮你们调停,否则你们永远都是通缉犯!”

  “我大牢都坐过,还会在乎被通缉吗……”

  赵官仁不屑道:“况且现在是我要找你们郑家的麻烦,我会从你开始一个一个的杀,不要以为躲在堡垒里很安全,到时候我拆了你们的城墙,连血姬一块干掉,这就是你们招惹我的下场!”

  “我承认这次是我的错,但我已经断了一只手,你应该解气了吧……”

  郑十八说道:“我从来都不想让人类灭绝,更不想做个叛徒,我跟血姬合作只是为了对抗亡族,有很多堡垒都让亡族暗中控制了,但绝大部分人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亡族不敢离开黑暗区!”

  “你现在知道跟我讲大道理啦……”

  赵官仁讥诮道:“之前你干什么去了,一会唯我独尊,一会君临天下,不就是想借血姬的手壮大自己的实力,然后成为一个奴役百姓的狗皇帝吗,你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死活,装什么大尾巴狼?”

  “对!我就是想成为一个皇帝,手握天下生杀大权……”

  郑十八激动的说道:“可我至少不会吃人,不会滥杀无辜,只会让我的江山越变越强,况且我已经找到对付亡族的方法了,我一方面牵制血姬,一方面对付亡族,有什么不好?”

  “老板!到城门口了,他们不开门……”

  吕大头忽然停下车按了几声喇叭,赵官仁立即通过驾驶舱朝外望去,城防军全都把守在城门前,重型武器都对准了他们,一点让路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了吧!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每个人都是牺牲品……”

  郑十八忽然惨笑道:“这里的事我家里已经知道了,如果今晚让你们逃出去了,他们的地位就会动摇,还有一连串的麻烦,不如牺牲我这个小十八,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那你现在已经没用了,说什么都是白费……”

  赵官仁摊开手看着他,但郑十八又急忙说道:“不!只要你带我下车,我有办法说服他们开门,然后我会下令让城防军撤离,亲自送你们到城门外,你们直接离开就行了!”

  “不!我这人喜欢赌命……”

  赵官仁忽然笑着爬进了炮塔,直接打开了机炮电源,在郑十八震惊万分的注视下,他笑道:“咱们就来赌一下,你在郑家的地位究竟有多高,城防军敢不敢弄死你这个大少爷!”

  “通通通……”

  赵官仁突然朝着城门疯狂开火,厚重的钢铁城门瞬间火星四射,堵在门前的城防军立马吓的左右逃窜,而赵官仁又大喊道:“大头!加速给我撞出去!”

  “好嘞!”

  吕大头也满脸狠色的疯狂了,城门的门闩已经让机炮打烂,整扇门都被打的千疮百孔,等装甲车疯狂的冲进城门洞之后,只听“咚”的一声响,两扇城门一下就被撞开了。

  “不能撞呀!外城门是合金的……”

  女医生吓的大叫了起来,可装甲车已经冲进了瓮城之中,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机炮也瞄准了宽大的合金外城门,大有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吱”城门突然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如同千斤闸一般,竟然缓缓提起露出了一条缝隙,跟着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刚提到一半的时候,装甲车便“嗡”的一声冲了出去。

  “哈哈他们怂啦……”

  吕大头兴奋的大喊了起来,不过危险还远远没有解除,出了城仍在火炮的射程范围之内,更何况还有武装直升机能远程打击,至少要跑出几十公里才能算安全。

  “喔吼”一阵阵的欢呼声竟然从两侧响起,贫民窟居然涌出了大量的人,全都举着拳头朝他们欢呼,还有人肆无忌惮的朝天放枪,看来这些身在墙外的人,消息比墙内的人还要灵通,“杀太子爷的责任,可不是谁都敢担的……”

  赵官仁笑着从炮塔里钻了出来,面如死灰的郑十八彻底没了脾气,只能无力的说道:“你们跑不了多远的,他们在城里不敢杀我,那是因为有很多双眼睛看着,但在城外可以把责任推给僵尸!”

  “是么?那咱们就赌一把好不好……”

  赵官仁笑着掏出了一部备用手机,开机后顺手发出了一条信息,可突然有人冲到了路中间,挥手大喊道:“赵爷!停一下,有人要您赎身,您瞅一眼啊,价钱好商量!”

  “我靠!王幺幺,她怎么跑出来了……”

  吕大头下意识停下了装甲车,只看王幺幺正被人押着跪在路边,身边还有她衣不蔽体的老娘,但王幺幺已经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眉骨都裂开了一道口子,血液糊住了她的半边脸。

  “我就说有她哭的时候……”

  赵官仁拎着黑刀跳下了装甲车,路边上全都是贫民窟的亡命徒,一个个扛着刀枪棍棒嘻嘻哈哈,但是却没有人敢来挑衅他,等狗蛋从车里一冒头,立马吓跑了一批人。

  “怎么弄成这样啊……”

  赵官仁走到了王幺幺面前,王幺幺身后还躺着两具尸体,一具是她的养父王九鼎,另一具则是赵壁虎,赵壁虎被一枪^打爆了脑袋,早已经死透了。

  “让人出卖了……”

  王幺幺吐出口带血的吐沫,气喘吁吁的抬头说道:“你……你再帮我一次,只要把我妈……不!你只要把我姐送到赤山大堡,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要你的命有屁用,你以为你一个大光头很漂亮吗……”

  赵官仁蔑笑一声扭头就走,王幺幺又连忙大喊道:“我求你了,你的人都在赤山堡,把我姐送过去对你好处,蓝家人一定会感谢你的!”

  “蓝家人早就抛弃你们了,我去赤山堡找死啊……”

  赵官仁回身没好气的看着她,谁知王幺幺却弯腰磕了三个响头,哭着说道:“我求求你了,送我妈回去是我爸最后的遗愿,我已经什么都没了,只剩我自己了,求你帮帮我吧!”

  “什么价钱?”

  赵官仁看向了拦车的小伙子,对方笑着竖起了两根手指头,赵官仁便用手机转了两百万进钱庄,拽起王幺幺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披甲人,你的命归我了,我让你死你才能死!”

  “明白!我的命归你了,你让我死我才能死……”

  王幺幺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跟她养母一起钻进了装甲车,但赵官仁又把女医生推了出去,看了眼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城防军后,关上舱门让吕大头开车。

  不过装甲车刚离开东江大堡的范围,吕大头便凝重道:“老板!武装直升机起飞了,两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