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53铁骨铮铮赵王爷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15 2020-11-17 17:22

   三帝姬让赵官仁活生生气跑了,恐怕也是故意借题发挥,居然跑去皇宫里大哭了一场,到处宣扬赵官仁欺世盗名、抄袭剽窃,外加怪力乱神等等,号召各路文坛巨匠口诛笔伐。

  “顺国小儿!欺世盗名,有辱斯文,无耻之尤……”

  一大早怡红院外便人山人海,全是各路蹭热度的穷酸文人,打抱不平的狂生腐儒,还有特意来带节奏的文坛老将,以及一帮瞎起哄的问人,直接把怡红院围起来“圈骂”。

  “糟了!这些穷酸鬼要疯啊……”

  侍卫们各个如临大敌一般,怡红院门外是一条宽巷,对面人家的院墙都快被人挤倒了,但这么多读书人谁都不敢驱赶,皇上来了都得好言相劝,不然他们的笔就能让你遗臭万年。

  “咕噜噜……”

  赵官仁拿着茶缸跨出了怡红院大门,站在台阶上一边刷牙漱口,一边乐呵呵的望着酸生腐儒们痛骂,但怡红院本就地处闹市区边缘,估计一大圈围了能有上万人。

  “无耻!抄袭剽窃,你居然还有脸笑……”

  一名青袍狂生愤怒的冲过来指着他骂,赵官仁突然“呵”了一声,猛地将一口牙粉吐在对方脸上,瞬间让对方满脸白沫,四周猛地安静了下来,没想到他真敢动口。

  “你们蠢我还不能笑啊,这水平也敢来骂街,谁给你们的勇气……”

  赵官仁嘲讽道:“你们老尼姑念经——千篇一律!居然有脸自称文人,你们就是笼子里的八哥——只会说不会干!屎壳螂说书——全凭一张臭嘴!骂到我门前来也不带点脑子,上坟烧厕纸——糊弄你爹啊!”

  “你你你……”

  青袍狂生让他气的七窍生烟,生生被他骂街的功力逼退了好几步,根本找不出词来跟他对骂。

  “泼妇才骂街……”

  有人大声叫嚷道:“咱们读书人不干没脸皮的事,咱们是来质问你,为何要剽窃抄袭宝斋居士的诗,你今日必须给天下读书人一个交代!”

  “你算读书人吗,读过几天书就算人吗,窃玉偷香、扒灰掘墓,有多少读书人在其中……”

  赵官仁大声说道:“狗永远是狗,但人未必是人,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不是状元郎,别他妈冒充自己是读书人,本王都替你们害臊!”

  “好好好!我们不是读书人行了吧……”

  一位老儒生气急败坏的喊道:“那你总得给文坛泰斗,状元郎们一个交代了吧,跟他们好好说一说,你是如何剽窃抄袭,欺世盗名的!”

  “那你把状元郎叫来啊,你连书都没读过算老几,难道你是东海龙王,有多宽管多宽吗……”

  赵官仁泛指众人大声道:“这里有一个算一个,你们脑袋空没关系,关键不能进水啊,骂街、骂街不行,读书、读书又不会,我看你们真是寡妇夜叹气——没几把用啊!”

  “你才没几把用,有种跟我们讲道理……”

  一位书生恼终于羞成怒了,赵官仁立马指着他骂道:“哟呵你老母牛不下崽——牛逼坏了啊你!你是不是想骂街,骂街老子今日奉陪到底,不把你祖宗三代扒灰的丑事都说出来,你娘算我妾生的!”

  “噗”对方忽然喷出了一口老血,满脸憋屈的指着他倒在了地上,众人吓的赶忙把他往外抬。

  “看看!百无一用是书生吧……”

  赵官仁摊手嘲讽道:“骂人能把自己骂到吐血,这种货色还有什么卵用,真是站着浪费粮食,躺下浪费国土,拉泡屎都占着茅坑的位置,瞅啥瞅!

  说的就是你个二百五!”

  “啊!没有天理啊,没有王法啊……”

  一位书生哭喊着狂奔了出去,一副崩溃又抓狂的模样,赵官仁满嘴顺口溜和骂人诗,文的俗的都可以,连市井泼妇都退避三舍,文坛老将也不敢吱声了,实在是骂不过啊。

  “本王初来乍到也不欺负你们,但你们也别让我瞧不起,抬出来……”

  赵官仁气焰嚣张的招了招手,只看院里有人抬出了两只大箱子,打开后竟是满满两箱银元宝,瞬间就耀花了众人的双眼,乌泱泱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本王今日赏金千两,只求一首能上得了台面的诗……

  赵官仁指着对面的白墙说道:“这首诗得把本王骂进去,我媳妇仁福帝姬也带进去,要骂的雅而不俗,耐人寻味,状元赏三千,榜眼赏两千,哎?第三名叫啥来着?”

  “探花!第三名叫探花……”

  一脸白沫的狂生下意识开口,赵官仁立即拿出两锭银子扔给他,笑道:“你很有慧根嘛,这么多人本王就看你最有才,你去给大伙打个样,写的好我到皇上面前去举荐你!”

  “哎呀!多谢驸马爷赏识,晚生定不让您失望……”

  狂生欣喜若狂的连连鞠躬致谢,揣起两锭银子就跑到了白墙前,早有太监准备好了笔墨奉上,结果这货站在白墙前苦思冥想,愣是半天不见动笔。

  “你行不行啊,不行换咱们来嘛……”

  众书生怨声载道的催促起来,赵官仁已经坐在太师椅上喝起了茶,端着紫砂壶笑道:“大家都别闲着嘛,有好诗作尽管上,到时让大伙集体评分,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看我的!”

  书生们纷纷踊跃上前作诗,几十杆毛笔已经摆成了一大排,这些狂生腐儒跑过来骂大街,无非就是为了蹭个热度,搏一个虚名而已,根本没几个真为打抱不平而来。

  赵官仁如今又出钱又挨骂,连文坛老将们都闻风而动,争先恐后的准备一展身手,反正左右骂不过人家,能找回点脸面也是好的。

  “切敢堵老子门口骂街,真是屎壳螂打灯笼——找死(屎)……”

  赵官仁靠在椅子上得意的饮茶抽烟,宫女们纷纷拿出长凳让人落座,还客气的送上茶点,狂生们又吃又喝又拿的,再也不好意思骂街了,诗作通通从调侃变成了调情。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忽然!

  两扇朱红色的大门打开了,随着一阵白烟缓缓飘荡了出来,琴声瑟瑟、余音绕梁,只看三位郡主面戴白纱,身穿统一的白色纱裙。

  三女一琴、一箫、一二胡,坐在大门内齐声吹奏歌唱,烘托气氛的香炉白烟袅袅,让郡主们就好似仙子一般,仙气飘飘、出尘脱俗。

  “哇!好美啊……”

  众才子纷纷发出了惊叹之声,赵官仁起身笑道:“这是我顺国的三位郡主,得知诸位才子前来聚会,特意为大家献曲一首,如果有人愿为美人们即兴赋诗,作的好一样有重赏!”

  “我来!如此仙音美人,岂有不赋诗一首之理……”

  文人骚客们全都激动了,寻常人哪有看帝姬和郡主的机会,见顺国三位郡主美到如此冒泡,连老成持重的先生们都是心花怒放,纷纷跑去墙边泼墨挥毫,争着在郡主们面前表现。

  “弹琴的应该就是永宁郡主吧,真是位画中人,跟小乔一模一样啊……”

  骚客们垂涎欲滴的望着永宁,卞记的香烟在吉国也很畅销,“三国群英卡”更是人人追捧的新潮玩意,而赵官仁当初设计小乔的画像时,正是以永宁为模板创作出来的。

  “各位才子幸苦了,我们在门后等待各位的佳作……”

  三位郡主一曲奏罢,盈盈起身谢客,在大门缓缓关闭的一刻,长长的巷子里竟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惋惜声。

  “哎呀呀!如此盛况实属难得,本王也是诗兴大发啊……”

  赵官仁走到墙边大声说道:“总有小人说本王剽窃,本王今日就要用实力告诉大家,剽窃之事本王不会做,更不屑去做,本王的诗别人也模仿不了,请大家共同评鉴!”

  赵官仁抄起一根毛笔就开始写,顿时就有人拍着马屁喊道:“好笔力!驸马爷真是运笔如刀,字字刚硬,铁骨铮铮呐!”

  “大家都听好了,我来为驸马爷念诗……”

  白沫狂生跟着诗句大声念道:“狼烟千里乱葬岗,乱世孤魂无人访,无言苍天笔墨寒,刀剑春秋以血偿……嗯!怪不得外人模仿不来,此诗杀气冲天,大气磅礴,实在是耐人寻味!”

  “不错!”

  一位老者捋着胡须夸赞道:“不是战场上的杀伐之人,浴血拼杀过的猛将英帅,岂能作出如此豪血的诗句来,寻常人根本想都不敢去想,驸马爷真是文武双全,大才也!”

  “厉害!此时竟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驸马爷真是文采斐然……”

  乌泱泱的读书人纷纷点头称赞,许多人更是反复念叨品味,大有为赵官仁鸣不平的趋势。

  谁知赵官仁又跟着写了一首——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嘶”满巷书生齐刷刷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连侍卫们都惊为天人,如此霸气又洒脱的诗句,一般人可作不得。

  作出来了锦衣卫也得敲你的脑瓜子,问问你究竟是咋想的,你丫也配皇图霸业?

  不过赵官仁可是亲王、驸马一肩挑,如果他都不配谈皇图霸业,天底下就没几个人有资格了。

  “驸马爷的诗才和胸怀,真是了不得啊……”

  众人纷纷钦佩的竖起了大拇指,整条巷子瞬间掌声雷动,这下真没人再怀疑他的才华了,再也找不到证据说他抄袭诗词了,这货可是抄了一段歌词,还抄了一部电影台词。

  “发生何事了,为何欢声雷动……”

  巷外的一辆马车中,仁福帝姬悄悄掀开了车帘,一名便装小太监急忙钻了进去,递上抄录的两首诗,说道:“赵王现作了两首诗,人人都夸他了不得,您快看看吧!”

  “这……”

  仁福帝姬连忙捧诗阅读,惊叹道:“此两首好大的格局,好重的杀气,当真是他所作不成?”

  “活诗经老先生就在跟前,岂容他作假……”

  小太监无奈的说道:“况且不是久经沙场的猛将,根本作不出如此豪迈的诗句,赵王可是一路砍了几万颗人头啊,士林才子们的风向全变了,墙上都是写给您和赵王的情诗!”

  “混账!”

  帝姬气急败坏的咒骂道:“文人风骨都哪去了,一见了银子各个都成了软骨头,居然把这里给我弄成了诗会,哼我就不信弄不臭这个无耻之徒!”

  “殿下!”

  小太监低声说道:“赵王在里面到处说,宝斋居士才是真正的剽窃大家,好多人都起疑了,说他的诗风格迥异,不似一人所作,现在都吵吵着让宝斋居士出来对质!”

  “走!”

  帝姬连忙说道:“赶紧去找宝斋先生,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