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00后会无期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66 2020-11-17 17:22

   傍晚……

  棺材钉门前的大街被清理一空,路中央摆了足足三十桌席面,每一桌都有口热气腾腾的红油火锅,张灯结彩就跟过年一样热闹。

  “吱吱吱……”

  十几台大巴车接连停在了路边,开门就看李诗诗当先冲了下来,兴奋的扑进了周淼怀中,后面又陆续下来了六七百人之多,全是从魂界逃出来的幸存者,以及他们的家属。

  这次他们只因为赵官仁的一句话,集体包机又飞了回来,有的甚至从外省自驾过来,拖家带口也在所不惜,只有一些出国的人没能赶来,其他人都义无反顾的回来了。

  “多姐!月姐!咱老板呢……”

  大伙热热闹闹的走了过来,曲妖精夫妻俩被他们簇拥在中间,可吕大头和高洁他们都在现场,只有赵官仁始终不见踪影。

  “大家稍等一下,老板马上就过来……”

  张新月笑着说道:“咱们还是老规矩,想吃什么桌上要是没有,自己到超市里去找,现在已经没有黑魂会袭击我们了,咱们东江全世界最安全,大家放开了热闹吧!”

  “哦!”

  大伙欢呼着分开坐下,他们都是有过命交情的人,再次重聚之后感情又升温了,大家欢天喜地的笑闹,谁都不把谁当外人。

  “冬子!上桌给兄弟们跳个脱/衣/舞,这里就属你最靓……”

  男人们拽着个漂亮姑娘大声起哄,大伙都知道这是个鸠占鹊巢的阴阳人,但马上就有女人骂道:“你们要死啊,这么多孩子在场也瞎胡闹,还以为是无法无天的时候啊?”

  “你还好意思说咱们,谁当初一晚上钻仨被窝啊……”

  “四个!她也钻我被窝了,让我一脚踢出来了……”

  “哈哈哈……”

  大伙肆无忌惮的哄堂大笑,张新月和曲妖精等人站在路边谈话,曲妖精望着大伙由衷的感慨道:“真没想到这么快又重聚了,同生共死过的人,感情就是不一样!”

  “周淼!你们跟我说句实话……”

  林蕊低声问道:“仁哥突然把我们全都给叫回来,应该不只是为了活尸的事吧,我觉得一定有大事要发生,否则他不会这么大动干戈!”

  “这次是为了你们好……”

  周淼无奈的说道:“国外的活尸其实是尸魔,同样是来自魂界的一种怪物,迟早会入侵到国内来,所以老板就想让你们动手,把这里打造成一座堡垒,万一他败了人类也不至于灭绝!”

  “败了?不是说黑魂的事解决了嘛……”

  曲妖精困惑的看着她,但张新月却叹气道:“唉其实我们是联盟了,有更强大的敌人出现了,所以亡族和黑魂也联手了,后天仁哥就会率军出征,去找敌人决一死战!”

  “附身者!”

  突然!

  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热闹的人群一下就炸了锅,慌忙抄起桌椅板凳就准备进攻,谁知道附身者不是两三个,一出现就是乌泱泱的一大群,几乎把整条街都给包围了。

  “大家不要慌,它们不是来杀我们的……”

  张新月赶紧跳上椅子喊叫,大伙本能的躲到了桌后,可面目狰狞的附身者们却越聚越多,很快就达到了好几万的规模,然后在大伙吃惊的注视下,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叩见主人!”

  开了灵智的附身者们齐声大喊,大伙震惊的回头一看,只见天师堂中出现了一位黑裙轻熟女,生的是肤白貌美、个高腿长,一身成熟的女人味,气质更是上乘。

  然而……

  这女人头上竟然长着一对黑色犄角,萦绕着黑气的眼眶自带烟熏妆效果,性感的嘴唇也是乌黑乌黑,冷峻的眼神中带着一种漠视苍生的感觉,仿佛来自地狱深渊的黑罗刹一般。

  “以我血姬之名,号令众魂……”

  女人高傲的昂起头开口了,用冰冷且能让所有人听到的声音,说道:“从今日起,我将封禁壁垒裂缝,尔等速速回归魂界,不准踏入人界半步,若敢违抗,杀无赦!”

  “血姬!原来她就是血姬啊……”

  大伙又是一阵骚动,惶恐又有些激动的望着血姬,而附身者们则齐声磕头领命,跟着便是一连串的闷响,几万名附身者全部倒地抽搐,体内的黑魂通通回归了魂界。

  “哦”大伙再次欢呼了起来,谁能想到血姬突然出现,居然是来“鸣金收兵”做好事的,少了这么多附身者捣乱,人类的压力可就要小多了,否则内忧外患定会乱成一锅粥。

  “血姬可真美啊,这种尤物要是能睡上一觉,减寿十年也值了……”

  有个小伙子垂涎欲滴的望着血姬,不少人纷纷点头赞同,血姬虽然令人望而生畏,可她身上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能够轻易挑起男人的原始欲望,以及从骨子里涌出来的征服欲。

  “自由的感觉好么……”

  一只手按在了血姬的肩膀上,血姬望着楼外冷淡的说道:“性命攥在别人手里谈何自由,你也好,杨华勇也罢,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件工具,用完了随手一扔也不可惜!”

  “错了!你应该是个尿壶……”

  赵官仁笑着说道:“尿壶很有用,特别是一把趁手的好尿壶,每个人男人都想要,但尿壶终究是尿壶,永远上不了台面,尿完了就会把你扔在地上,一脚踢到床下!”

  “哼”血姬用力挣开他的手,冷声道“这道理我懂,不需要你特意提醒我,如果你还想继续羞辱我,尽管使出来就是,尿壶、粪桶、抽魂、蚀骨都可以,我血姬绝不皱一下眉头!”

  “你现在就像一条被人抛弃的狗,自卑又无助……”

  赵官仁走到她身边说道:“其实我认识你很久了,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异族,但曾经的你就算被人打成狗,笑容也一直会挂在脸上,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失去笑容!”

  “你想说什么……”

  血姬侧脸看着他,赵官仁摇头道:“如果你长的不像一个尿壶,别人又怎么会把你当成尿壶,你的思想决定了你的命运,所以不要怨天尤人,不论走到哪一步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十六岁就跟了杨华勇,久到已经忘记自己的模样了……”

  血姬忽然流下了两行血泪,泣声说道:“我的世界只有他,一心只想着把他伺候好,主人开心了也就是我开心了,从来都没想过背叛他,但他说把我送人就送人了,一点都没有犹豫!”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说的就是你啊……”

  赵官仁叹息道:“唉小姬姬!你应该进过堕落池吧,进过堕落池的人很难悔改,但我也不管你的眼泪是真是假,只要你愿意重新开始,我就放你自由,希望你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什么?”

  血姬抹了把眼泪吃惊道:“我真不是哭给你看的,可你既然愿意还我自由,为什么还把我要过来?”

  “唰”血姬的眼前突然一花,两人又回到了祭魂塔中,赵官仁用力拽开通往外界的石门,一片荒芜的魂界便出现在眼前,他毫不犹豫的领着血姬走了出去。

  “有个人对我说,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人都忘了你,就像你不曾来过一样……”

  赵官仁感慨道:“后天我就要出征了,这一去也许就是永别,而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我不想让所有人都忘了我,如果有个故人能偶尔想起我,也算我没有白活一场!”

  “你……”

  血姬面色极其复杂的看着他,有些吃力的问道:“难道你仅仅是想让我记住你?”

  “不然呢?我不缺女仆,更不缺打手……”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从头开始吧,当鬼也好,做魔也罢,不要再跟黑魔有任何联系了,那个人不爱你,再给你一万年也不可能感动他,这是一个朋友给你的最后忠告!”

  “你把我当朋友?”

  血姬大大的瞪圆了双眼,赵官仁给了她一个拥抱,松开后笑道:“没有你当初的选择,就没有今天的我,既然不是敌人了,为什么不能做朋友呢?”

  “谢谢你!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血姬落下了大颗漆黑的泪珠,哽咽道:“可是我不知道该去哪,我这一辈子都是在为杨华勇效命,从没有想过自己的事!”

  “首先!你得改个名,不要再叫血姬了,晦气又不好听……”

  赵官仁笑道:“我看你就叫雪凝儿吧,下雪的雪,凝聚的凝,这名听起来就让人觉得舒服,然后再去换身白衣服,弄掉你的犄角,剪了你的长发,找一个没有黑魔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待上一段时间,你就会有梦想了!”

  “梦想?”

  血姬喃喃的念叨着,忽然抬头问道:“如果你凯旋而归了,我又找不到自己的梦想,可以回来找你吗?”

  “你把裙子拉起来……”

  赵官仁抬了抬手,血姬纳闷的把裙摆给拉了起来,谁知赵官仁竟然从兜里掏出了一枚私章,啪唧一下盖在了她的右臀上,只看上面红彤彤的写着――天师堂赵官仁!

  “如果迷失了方向,你就把裙子掀起来看一看……”

  赵官仁轻笑着说道:“这个红印就是指引你回家的路标,但你要是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你就把它从你身上抹掉,朝着新的方向出发,去认识更多的朋友,加油吧,雪凝儿!”

  “嗯!我知道了……”

  血姬握紧拳头用力点头,脸上的杀伐之气尽数消失,成熟的脸上露出了清纯少女的笑容,跟着退后几步笑道:“我尽量不麻烦你,可要是我回来了,你一定要收留我哦!”

  “我这没有吃干饭的,回来就得给我当秘书……”

  “什么是秘书?”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懂了吧……”

  赵官仁坏笑着眨了眨眼,血姬捂嘴“噗嗤”一笑,忽然原地旋转了一圈,身上的黑色长裙赫然变成了纯白色,她俏皮的挥手笑道:“秘书是我强项,祝你百战百胜,再见了!”

  “向前走!别回头……”

  赵官仁也用力挥起了手,目送血姬化作一道白光飞向了远方,但七煞却突然出现在大门口,古怪的说道:“我真是看不懂你啊,这么好的打手你居然给放跑了,你就不怕她又回到黑魔身边吗?”

  “一个痴情的傻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赵官仁走过去搂住了她,说道:“你也该上路了,我的猫女王,带着你的小兽人去找一块青青大草原,远离部族的纷争,我们后会无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