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72真凶疑团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44 2020-11-17 17:22

   “砰”红色的刀芒猛然刺穿了窗户,金铁交鸣声和倒地声几乎同时响起,木格窗户也轰然破碎,赵官仁整个撞出来又凌空一刀,狠狠斩向了地上的黑色身影,对方也不甘示弱的抬手一剑。

  “唰”一股耀眼的剑气陡然蹿出,好似一条火蛇直抽赵官仁,可赵官仁根本不闪也不避,刀芒与剑气硬生生交击在一起,居然发出了一声爆响,双双在空中消失不见。

  “砰”一道黑影忽然从斜刺里杀出,一下撞在黑色身影的胸口,对方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猛然撞在房子上口吐鲜血,衣襟全都被撕裂了,留下了三道浅浅的狼爪印痕。

  “住手!”

  叶姬儿披头散发的冲了出来,卡蛋“嗖”的一下溜进黑暗处消失不见,赵官仁也掸了掸肩头的灰尘,对方的剑气非常强悍,与他对拼了一刀还有余力,魂甲弹出才把剑气给挡下来。

  “你干什么?为何好端端的袭击锦儿……”

  叶姬儿满脸心疼的抱住了欧阳锦,黑衣人正是她的捕头媳妇,可赵官仁却上前用刀指着她,冷声道:“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再敢蹲我房外偷听,我让你身首异处!”

  “什么?你听墙根啦……”

  叶姬儿吃惊的看着欧阳锦,欧阳锦被卡蛋一爪拍的不轻,满脸煞白的瘫在她怀中,颤声道:“夫君!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听到驸马屋里有异响,我担心出事才过来查探!”

  “你还敢嘴硬……”

  赵官仁上前指着她鼻子,质问道:“你特么是在查探吗,一会上房顶,一会蹲墙根,不好好守着你家夫君,一晚上都在老子身边上蹿下跳,你是想行刺还是想找死?”

  “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侍卫们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让叶姬儿愤怒的赶走了,一把怀中的欧阳锦喝问道:“欧阳锦!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若是有什么歹心,在我发现之前赶紧滚,不要逼我杀了你!”

  “夫君!你说过不喜欢男人的,为何变了……”

  欧阳锦靠在墙上泣声道:“你让我给他生孩子,我可以的,但你自己不要去好吗,你是风流倜傥的五爷啊,看到你低声下气的找他求欢,我心都碎了,你不应该这样啊!”

  “贱/货!你连我也敢监视,谁给你的胆子……”

  叶姬儿猛抽了她一个嘴巴,怒声道:“我告诉你,找谁求欢是我的事,你没资格过问,天一亮你就给我滚回去,以后我们俩互不相干,不要再叫我夫君,我没你这种肆意妄为的娘子!”

  “不要啊!”

  欧阳锦痛哭流涕的拽住她,哭求道:“夫君,奴家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胆大妄为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行啦!你俩就别在这演苦肉计了,我都肉麻了……”

  赵官仁鄙视道:“叶姬儿!你忽然带个女捕头在身边,不就是想让她查清,双湖县的尸毒是否与我有关嘛,否则我说这个娘们有问题,你为何还要带着她一起来,因为我越排斥她,你越觉得有猫腻!”

  “不是这样的,她确实……”

  叶姬儿急忙起身想解释,可赵官仁又抬手说道:“好了!咱俩已经尿不到一个壶里了,再说下去朋友都没得做,到了双湖县你让她跟着我查,查清楚之后你好自为之,叶如秋!”

  赵官仁说完扭头就回房了,叶姬儿悲哀的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拉起欧阳锦往回走去,但太子妃忽然斜对面出来了,招手喊道:“姑母!你们来一下,我有话对你们说!”

  “太子妃!你快睡吧,一场误会而已……”

  叶姬儿牵着欧阳锦走了过去,可太子妃却硬把她俩拉进了房,说道:“什么误会呀,我全都听清楚了,有贱/人诓骗太子,可你这么聪明也跟着上当,真是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

  “关门!”

  叶姬儿惊疑道:“谁在诓骗太子,你以前从不关心这些事,为何突然开始妄议朝政了?”

  “人家要害我呀,再不动动脑筋,我岂不成傻子了……”

  太子妃愠怒道:“柳飘飘说双湖县的尸毒是赵云轩在搞鬼,可双湖县那么多人家,为何就我娘家出事了,因为她怀了太子的种,她想做太子妃,所以把毒下在我娘家了!”

  “等一下!”

  叶姬儿震惊道:“柳飘飘哪来的毒,你若知道为何不早说?”

  “我没证据啊,太子爷现在对我一头恼火,我说了岂不是找打……”

  太子妃低声道:“赵云轩的妾室跟我说,柳飘飘有一晚盗/窃尸毒粉,让她在府中抓了个现行,赵云轩念她伺候的用心便放了她,但她若是带走了一点点,谁都发现不了!”

  “夫君!太子妃说的有道理啊……”

  欧阳锦皱眉道:“若是柳飘飘真怀了太子爷的子嗣,她最想除掉的就是太子妃,否则双湖县不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尸毒,还恰巧是太子妃娘家,而且柳飘飘在赵王身边待过,她也相当了解尸毒!”

  “姑母!你知道媳妇从来不搬弄是非,可这回我真的不能忍了,柳飘飘竟敢陷害我的亲人……”

  太子妃瞪眼道:“据我所知她之前跟锦衣副使睡过,还不知道肚里是谁的野种,而且她又说尸毒跟赵云轩有关,我看她不只想当太子妃这么简单,她想让咱家跟赵云轩决裂啊!”

  “太子妃!”

  叶姬儿质问道:“这话你是不是跟赵云轩说过,否则他不会这么敏感,刚刚都差点跟我翻脸了!”

  “我哪能在背地里跟他说话,让人撞见还了得……”

  太子妃摇头道:“我不是跟罗贵人聊的挺投缘嘛,柳飘飘的事都是她告诉我的,她说了这么多我也不好意思不说,昨日便跟她提了一嘴,说柳飘飘怀疑赵云轩投毒!”

  “你真是个妇道人家,差点让你坏了大事……”

  叶姬儿愤怒道:“罗檀何许人也,她是顺国密探出身,跟你卖好就是故意套你话,否则赵云轩岂会如此防备我,你看锦儿让他打的,没有你这句话,他怎会下此重手!”

  “这不能怪我呀……”

  太子妃委屈巴巴的说道:“欧阳你大晚上不睡觉,跑去人家房外听什么墙根啊,谁发现不打你呀,再说……你不是一品高手么?”

  “赵云轩的修为顶多二、三品,正常情况下他绝不是我对手……”

  欧阳锦郁闷道:“可他用的全是邪路子,让人防不胜防,我也不是故意去听墙根,而是发现他在跟人说话,我就想去听听是谁,结果刚到窗下就被察觉了,不是反应快脑袋都没了!”

  “你就是不信邪……”

  叶姬儿用手指戳了一下她脑门,说道:“我早就告诉过你,赵云轩的五感特别敏锐,还有只看不见的哮天犬在守护他,你偏偏把我的话当放屁,对了!与他说话的人是男是女?”

  “女的!不过女的在哭……”

  欧阳锦摇头道:“哭的什么我没听见,反正听起来像在撒娇,可是院里就咱们几个女人,四周都是精骑在守护,他屋里哪来的女人呢?”

  “唉呀他在跟龙魂说话……”

  叶姬儿郁闷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他砍你的那把刀叫龙牙,里面封存着一个龙女的魂魄,他无聊时就会跟龙女说话,当初我在船上无意中听见,吓的我以为闹鬼呢!”

  “唉呀”欧阳锦懊恼的一拍脑门,说道:“我太冒失了,怎么连这事都给忘了呀,真是蠢死了!”

  “算啦!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以后不要再招惹他了……”

  太子妃绷着脸也不敢笑,说道:“明天到了我娘家,我做和事老摆桌酒,你们好好陪他喝几杯,他那种性情中人,说说笑笑不就算了嘛,反正我觉得人家没有要害咱家的意思,咱不该得罪人家!”

  “太子妃!很多事不是非黑即白,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叶姬儿摇头说道:“你好好的休息吧,若是查实柳飘飘在害你,我们定会还你一个清白,以后不要跟赵云轩家的人乱说话,赵云轩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嗯!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太子妃惶恐的打开了房门,等两女走出去之后,她靠在门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一个劲的拍着胸脯。

  “主子!”

  贴身宫女偷偷溜了进来,关上门问道:“您照我的话说了么,驸马爷看您都上吊了,应该答应帮您了吧?”

  “说什么呀……”

  太子妃坐到床边郁闷道:“我刚哭诉了几句,欧阳锦就跑来听墙根了,若是让她发现我大半夜在男人房里,我真得找根绳子吊死了!”

  “这可是好事呀……”

  宫女坐过来说道:“驸马爷不顾体面把您拉进房,显然是动了恻隐之心,加上柳飘飘那个贱/货出卖他,他肯定会帮您出了这口气,对了!您跟他说了我的分析么,铁定是柳飘飘放的毒!”

  “我跟长帝姬说了,她居然没想到这茬,还是你机灵……”

  太子妃轻笑道:“她跟欧阳锦都觉得有道理,答应还我一个清白,我得找个机会偷偷跟云轩说一声,不过……要是让人发现我跟他背着人,人家会不会以为我偷汉啊?”

  “不可能!只要是驸马爷,人家铁定不会往这方面想……”

  宫女摇头道:“驸马爷今年才及冠,身边美女如云,虽然您也是风华正茂,可终究大了他十四岁,当他娘都足够了,但也不能让人发现你俩偷摸说话,不然人家肯定说您是他同党!”

  “大十四岁怎么啦……”

  太子妃瞪眼说道:“长帝姬也就比我小一岁,还不是把他勾引了,撅着个大腚趴在他身上,那副馋相我都替她害臊,再说她就比我漂亮吗,当年我可是公认的四大美人,她都排不上号!”

  “主子!她自然不能跟您比,您看着也比她年轻啊……”

  宫女轻笑道:“可人家是出了名的不要脸,您好意思往妹夫床上爬吗,再说等您将来母仪天下了,名声比什么都重要,这种事可千万不能再说了,提都不能提一下!”

  “哼皇后!我能渡过这一劫就不错了……”

  太子妃脱了鞋躺在床上,眉目含情的咬住红唇,不知觉就红了脸,而赵官仁也从窗外悄悄的离开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朵红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