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087鉴婊手册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653 2020-11-17 17:22

  赵官仁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血姬骑着他在天上飞,揪着他的头发抽着他的屁%股,累的他筋疲力尽连连告饶,这才一脚把他踹下了天空……

   “机长大人!今天还飞么,您的私人空乘已经准备好了哟……”

   一条雪白的手臂缠住了赵官仁,一只要命的女鬼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贴在他耳边媚声诱惑,将大汗淋漓的赵官仁吓得一哆嗦,猛地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

   “不飞了!人家好车顶多是费油,你这飞机是费命啊……”

   赵官仁有些惊恐的将周淼给推开,坐起来一看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但周淼却揶揄道:“怪我吗?你个土豹子没坐过飞机,上上下下的来回折腾,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去浪,哈哈” “我浪还是你浪,你就是故意的……”

   赵官仁没好气的爬了起来,赶紧从货箱里翻出几瓶蜂王浆,一股脑全喝下去之后,又拿出一盒鹌鹑蛋打碎了生吞,反正什么补就吃什么。

   “赶紧洗洗出去吧,我听到有几个人过来找你了……”

   周淼蹲到他身边帮他穿裤子,从头到脚贴身服务,连袜子跟鞋都亲手帮他穿上,弄得赵官仁苦笑道:“你是我女人又不是我佣人,不要把姿态放的这么低,我又不会提上裤子不认账!”

   “我乐意!以前天天在飞机上伺候别人,现在总算能伺候我老公了……”

   周淼开心的站起来亲了他一下,有些犹豫的问道:“你去不去见新月啊,她肯定还在竹林里等你,她要不是想跟你分手,你就让她回来呗,反正我俩都不介意对方,三人一起睡都习惯了!”

   “去肯定是得去的,不过要待会再去,冒然过去不是送死么……”

   赵官仁蹲到水桶边开始洗漱,将胡子也给刮了个干净,这才套上一件特警战术背心,带上两把枪%跟妖刀打开了门。

   周淼突然在后面喊道:“喂!我算你老婆么?”

   “算!死了都是前妻……”

   赵官仁回头望着她笑了笑,周淼也娇羞的笑道:“算你有良心,那你以后还会偷人么?”

   “抓的住才叫偷,抓不住我就是清白的……”

   赵官仁嘿嘿一笑撒腿就跑,一只拖鞋瞬间从后面飞了出来,气的周淼在后面破口大骂。

   “小赵!我有话跟你说……”

   曲妖精面色阴沉的走了上来,跟赵官仁走到一边说道:“生活用品已经处理完了,应该把第二批东西放出来了,你要是没事咱们待会就出去吧,中午还能赶回来吃午饭!”

   “吃完午饭再去吧,我上午有不少事……”

   赵官仁拉过他低声交代了几句,曲妖精木讷的应了一声就走,赵官仁有些怪异的皱了皱眉头,跟着便往下走去,将自己的地盘巡视了一番之后,这才走进了大厅。

   大厅的人就跟行尸走肉一般,排成长龙来回绕圈走动,外面不适合放风,他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进行活动,而舞台上也有演员在做准备,跳舞、唱歌、说相声什么的,为一群幸存者苦中作乐。

   “你们在周围放哨,谁敢靠近就干他……”

   赵官仁领着一大帮小伙出了侧门,李云腾和几个男生都拎着枪,到了楼后便分散开来巡视,赵官仁则独自往小竹林里走去,竹林里只有三间活动板房,三扇门全都是开着的。

   “呵我以为你不来了……”

   张新月从中间的屋里走了出来,赵官仁直接走进第一间办公室,坐到办公桌后面说道:“我知道你想跟我聊什么,纪天齐可以带你走对吧,你既然想走那就走,跟着我可没前途!”

   张新月立即走进来关上了门,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他能带我走?”

   赵官仁点上一根烟笑道:“我不但知道他能带你走,我还知道他要你过来当内奸,打听我的货和武器究竟藏在哪,我应该没有说错吧?”

   “你不会在他身边有耳目吧,不过如此隐秘的事外人不可能知道……”

   张新月疑惑的走到了桌边,说道:“一定是他收买的内奸露出了马脚,让你猜到了他的意图,而我昨晚没有去你那边,你就料定他也是魔纹拥有者,所以能带我出去,对吗?”

   “我们这种人叫做代理人,八魔王的代理人……”

   赵官仁吹出一口烟气笑道:“不过纪太太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小空姐凭自己就能拿下大集团的老板,这心机跟手段让我都自愧不如,但我没别的意思,纯粹就是佩服!”

   张新月气结道:“你非要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吗,你是笃定我会跟纪天齐走,甚至出卖你是吧?”

   “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赵官仁摊开手说道:“你不是我老婆,我没资格要求你怎么做,你也不用对我负责,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我跟周淼在一起了,不仅仅是睡觉那种!”

   张新月忽然笑道:“我恭喜你们了,淼淼终于如愿以偿了,而你也终于打开心结了!”

   赵官仁诧异道:“我打开什么心结?”

   “我一直以为你讨厌周淼,是因为她总拖你后腿……”

   张新月轻笑道:“可直到昨天我才明白,原来她跟你前女友长的很像,还是同一个职业,周淼才是你真正喜欢的类型,但你让前女友背叛过,所以你不敢再碰那样的女人了!”

   赵官仁的脸猛然阴沉了下来,冷声道:“姓李的警察告诉你的吧?”

   “对!他当年侦办过你们的案件……”

   张新月说道:“你前女友跟东华大少偷情,双双死在他们的别墅中,女死者下身被捅了十三刀,男死者被砍的支离破碎,凶手是你最好的兄弟,虽然你有不在场的证明,但还是有人说你出现过!”

   赵官仁冷脸问道:“你什么意思,帮警察翻案吗?”

   “不!我只是想确定,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新月摇头道:“当年的事对你打击很大,所以我想知道真相是什么,什么样的事才会造就出今天这样的你,你是我唯一看不懂的人,了解你关系到我真正的决定!”

   赵官仁拿起武器就往外走,头也不回的说道:“我不关心你有什么决定,哪怕你还是在纠结,同样证明我们没有交往下去的必要!”

   “赵官仁!”

   张新月愤怒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在纠结什么吗,难道你真的只是想跟我上床,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感受吗?”

   赵官仁停下脚步冷笑道:“纪太太!你把我约到这里来,不会不知道纪天齐想伏击我吧,你还让我考虑你的感受,不觉得可笑吗?”

   “你的自信都上哪去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是在纠结该不该出卖纪天齐吗……”

   张新月哀声说道:“你跟纪天齐是生死局,不是打一架这么简单,我已经背叛他大哥爱上了别人,要是再害死他弟弟,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渣,你就不懂我的难处吗?”

   “你……”

   赵官仁吃惊的回头看着她,没想到张新月会亲口承认爱上他了,这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我确定我爱过纪天洪,可我一直不知道是不是也爱你……”

   张新月痛苦的说道:“纪天齐说能带我走,我心里一点犹豫都没有,只想把这件事弄清楚,让你带着我跟淼淼一起走,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心里早就没有纪天洪了,我就是个见异思迁的坏女人,呜” 张新月猛然靠在墙上泪如雨下,赵官仁呆呆的张着嘴不知所措,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下意识问了一句:“你就不问问我爱不爱你吗,这问题水多多烦了我一晚上!”

   “我管你爱不爱我,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

   这句话让赵官仁没有半点脾气,可张新月又抹去眼泪嗔怪道:“看你酸溜溜的样子,不放心我还把我往人家那里送,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无情无义的绿茶婊啊?”

   “你才不是绿茶……”

   赵官仁本能的摇头道:“绿茶都是很清纯的那种,严谨才是绿茶婊,陈冉那种是蜜糖婊,周淼是个茶水婊,而你只是个装纯心机婊,从吃小龙虾那会我就看出来了!”

   “……”

   张新月瞠目结舌的看着他,悲伤的情绪顿时化为了乌有,猛地扑到他身上撕打又怒嚎道:“我杀了你个王八蛋,你才是装纯心机婊,我婊你还亲我,还吃我小兔兔,你还我清白!”

   “来吧!宝贝……”

   赵官仁猛地把她拦腰抱起,一下顶在了窗边的墙上,张新月又羞愤的捶打他,可赵官仁却突然手起刀落,一刀捅穿了她腿边的墙壁。

   “咣” 窗外的空调外机突然爆裂,一头黑甲僵尸猛然从里面蹿了出来,双眼竟然冒着黄油油的火苗。

   可赤月妖刀正插在它的胸口,它这一起身直接被斜切成了两半,上半身仰头往后摔去,下半身则留在了被掏空的外机内。

   “横劈!”

   赵官仁突然把刀塞给了张新月,猛地把她转过去面朝窗户,只听“咣咣”两声爆响,其它两台外机又蹿出两头黑甲僵尸,一眨眼就跳到了窗外。

   “呀!”

   张新月一刀在手、天下我有,娇喝一声立即横劈了过去,摧枯拉朽的一刀斩碎了窗户跟墙壁,猛地将两头黑甲僵尸凌空腰斩。

   “唰” 张新月赶紧趴在窗框上补刀,可补完刀整张脸都白了,只不过不是失血过多,完全是紧张到满脸发白。

   赵官仁冷笑道:“纪太太!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虚情假意骗取信任,你果然是个心机婊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