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31黑衣卫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91 2020-11-17 17:22

  赵官仁是头一回出城,城外跟他想象的完不一样,原来城外也有一大片住宅区,只不过大部分房屋都是老破小,茅草屋更是比比皆是,但人马牛羊却在街道上川流不息。

  “这城门也太松懈了吧,混个贼人进来都不知道啊……”

  女黑衣卫用水壶冲了一把眼睛,怒不可遏的冲向赵官仁,可王知府却蹦起来怒吼道:“都给我住手,李百户!们究竟想干什么,当场伤及朝堂命官,太无法无天了吧?”

  “小贼!我宰了……”

  赵官仁气势汹汹的抹了把嘴角,对方连忙看向迷了眼的女黑衣卫,匕首并没有刺穿她的皮甲,只是插在了外层皮革上,但再补一脚肯定能要命,弄的其他黑衣卫都傻了眼。

  “不会玄气犯法吗,小爷照样能宰了女刺客……”

  出手的黑衣卫愣住了,这家伙腰里有块铜牌,显然是个队长,膀大腰圆像座铁塔似的,他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赵官仁,道:“张天宝那么好的武功,怎的连玄气都不会?”

  “……”

  赵官仁一屁|股摔坐在地,居然吐出了一口鲜血,可他还是速度极快的翻身跳起,猛地从一位衙役腰中抢过钢刀,蹦出去大叫道:“们黑衣卫要不要脸,有种跟老子单挑!”

  “唔”赵官仁灵活的躲开了这一拳,怎知对方的拳风竟把他震翻了,同时一拳轰烂了王知府的马车,马车就像挨了颗手雷一般,轰然从中间爆开,吓的马匹疯狂奔走嘶叫。

  “咣”一道黑影猛地从马上射来,竟然掀起了一股强烈的劲风,将一群官吏都给掀翻在地,直接一拳轰向了赵官仁。

  “住手!”

  一把沙土猛然洒在了对方脸上,对方惊叫一声就乱了身形,不仅被匕首命中了小腹,眼珠子也被洒的看不见了,隐约就看到一个大脚板,狠狠朝她腹部的匕首上踹来。

  “哗”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可这一声绝不是提醒赵官仁,行刺者闪过王知府刚单腿落地,一柄匕首又猛然朝她腹部掷来,对方赶紧横刀格挡,谁知道这竟是个阴招。

  “当心!”

  对方一刀就把长剑挑开了,可就在她偏头的一刹那,赵官仁已经把王知府给推了出去,王知府惊呼一声的同时,对方也赶忙凌空收刀翻转。

  “当”一声娇喝突然响起,第三辆马车猛地蹿出一人,竟然凌空跃起一刀刺向了赵官仁,正揣摩腹稿的赵官仁惊呆了,下意识拔出王知府的佩剑,劈手就往空中砸去。

  “张天生何在?纳命来……”

  王知府恍然大悟道:“张天宝当年战死沙场,二弟张天养千里走单骑,仅带十二名护卫前去复仇,斩下敌首百余颗,最后力竭而亡,饮恨边疆,这在我朝也算是一段传奇啊!”

  “哦!原来是张天宝的三弟啊……”

  宋吃猪连忙回头叫来了赵官仁,笑道:“张公子一家满门忠烈,他乃功臣良将之后,我一说他大哥您肯定会有印象,他大哥乃是虎威将军的副将,官拜五品飞骑校的张天宝!”

  “张公子!快过来,见过知府大人……”

  王知府背着手始终没发表意见,自然是不敢轻易表态,但不知宋吃猪说了些什么,他忽然疑惑道:“张天生?这名听起来有些许耳熟啊!”

  “嗯嗯!”

  子的是钱同知,明显是个文弱书生,可第三辆马车上的人却没下来。

  从官服的颜色可以分辨出,大红袍的是王知府,四十多岁的健壮中年人,腰悬佩剑倒像个武将,而绿袍赵官仁低着头走到了官道边,州府的官员部下马落车,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我擦!这不就锦衣卫么……’

  小吏紧张道:“黑衣卫和白衣卫同属京督卫场,白衣卫负责稽查通敌、谋逆等大案,黑衣卫负责捉拿以及复审,他们可以越过地方直接拿人审问,以密报形式呈奏给圣上,人称黑白无常,煞星啊!”

  “圣上的近卫,他们可直达天听……”

  宋吃猪等人的脸色齐齐一变,赶紧三步并两步上前迎接,赵官仁故意落后拽住一名相熟的小吏,低声问道:“黑衣卫是怎么个情况?”

  “不好!黑衣卫怎么来了……”

  赵官仁故作惊喜的行了一礼,正好知府一行过来了,大部分官员都是骑马或者步行,其中只有三架马车,由十多名身穿黑色皮甲的骑兵压阵,阴恻恻的凝视着他们。

  “谢大人!这段时间我可就靠您撑腰啦……”

  宋吃猪瞪眼说道:“放心!本官绝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同来的钱同知乃我舅父学生,待会我就替引荐,先把典史之职落实了,有了官身我看他们谁敢动,杀官等同于造反谋逆!”

  “他们敢!小小商贾还敢造反不成……”

  宋吃猪眯起了眼,赵官仁唏嘘道:“替皇家办差,办的好得罪同僚,办不好脑袋搬家,督造大人也是如履薄冰啊,但他不来我麻烦就大了,卞谢两家怕是要灭我的口啊!”

  “是说,督造大人也不想蹚浑水么……”

  赵官仁靠到宋吃猪身边,低声道:“您可别高兴的太早,这未尝不是踩您一脚的好机会,我也跟您透个底,我来兰台就是为了卞谢两家,但突然闹出这么一档子事,督造大人绝不会如期而至!”

  “宋大人!胡县丞是知府的人吧……”

  宋吃猪赶紧带头跳了下去,远远就看到了知府一行,官吏们赶紧按照品阶站好队,宋吃猪和胡县丞自然站在最前面,但胡县丞却不自觉的往前走了几步。

  “来的正好!”

  两位大人敬佩的竖起了大拇指,说话间马车就停了下来,官道旁有座专门迎接大官的十里亭,兰台县不入流的小官小吏早就来了,几十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

  “公子才思敏捷,非我等可比啊……”

  赵官仁压低声说道:“在不明朗的情况下,咱们要是灭了端亲王的儿媳妇一家,他还不得秋后算账啊,所以不管灭谁咱都不能出头,这种得罪人的事千万别干!”

  “反正咱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谁出事都得受牵连……”

  两人连忙拉住他惊恐道:“可不敢瞎说!”

  赵官仁说道:“夏首辅把太子捧的那么高,皇上能他娘的开心吗,这时候就想起端亲王了,一瞧!这小子受排挤这么些年,一直本本分分,母慈子孝,好像比觊觎老子皇位的太子强嘛!”

  “捧杀捧杀!先捧而后杀……”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这回真是惊到了,急忙捂住嘴朝车外看了看。

  “废太子!!!”

  赵官仁掏出份古代小报展开,说道:“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皇上去山里避暑,陪同人员中竟然没有太子,明年春闱大考的主考官,与夏首辅也没有半毛钱关系,这说明什么?”

  ,没事多看看邸报吧,十钱而已……”

  “们的讯息太落后啦两人异口同声的对视了一眼,宋吃猪更是费解道:“我觉得不像啊,首辅大人次次都与他动真格的,端亲王能落到这步田地,是拜他所赐,否则他早就是太子了!”

  “首辅大人?”

  赵官仁说道:“们想想,端亲王跟哪位大臣交恶,为何卞家这些年银子越挣越少,当真是他们家生意不行了么,错!银子早都送上去啦,交恶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卞家头上可不止端亲王,们太小看那只老狐狸了……”

  胡县丞狠声说道:“卞家头上不过是个端亲王,八百年前就靠边站了,但谢家现在可是如日中天啊,昨夜又在卞家外宅搜到了尸瘟源头,不拿他们开刀,更待何时!”

  “要我说就拿卞家开刀……”

  宋吃猪说道:“此等大事岂能轻易了之,待知府大人查探清楚,定会八百里加急上奏朝堂,必须拉一个大个头出来扛雷,不过究竟是谢家还是卞家,得拿个主意!”

  “当然不是……”

  赵官仁竖起了两根手指头,轻蔑道:“交两颗人头上去了事?”

  胡县丞贼笑道:“咱们在他家搜到了一面贼旗,他夫人说是他的战功,但这分明就是通敌的证据啊,刚巧牢里有个犯事的吉国行商,咱们让他的伙计指认他是密探,人证物证俱!”

  “张公子!李典史家有意外之喜……”

  宋吃猪摆手道:“州府能来的大人都来了,虽然知府大人跟我不对路,不过他也明白,本官的乌纱帽要是被摘了,他也会受到牵连,所以这次他一定会力配合我!”

  “说个屁啊,得知后就往这边赶了……”

  宋吃猪和胡县丞满意的钻了回来,马车又赶紧往城外驶去,到了郊外后赵官仁便问道:“情形如何,州府那边怎么说?”

  “哎呀!多谢张公子提醒啊,险些吃了个大亏……”

  赵官仁算是看出来了,兰台并没有驻军,最近的部队是几十里外的卫所,整个兰台县的兵丁不过三百多人而已,可硬是把三十多万人给管住了,而且作威作福。

  “民风还是很淳朴的嘛……”

  宋吃猪赶忙叫停了马车,同胡县丞一起跳了下去,城门马上就加强了巡查力度,不仅城门被关了半扇,拒马、刀车等战争器械也都被拉了出来,连城墙上都站满了弓箭手。

  “对对对!言之有理……”

  赵官仁说道:“知府来了看四门大敞,马上就参一个玩|忽|职|守之罪,说查验不严才把密探放了进来,不然其它县城怎么没事,得做出防患于未然的姿态来才行啊!”

  “可不能让人抓到把柄啊……”

  宋吃猪靠在马车的木墙上说道:“反正天黑了就关城门,住驿站都会查验身份,还有差役在街巷里巡逻,贼人进来了也无处可躲,再说就咱大顺朝这彪悍民风,来多少贼人也给剁成肉泥!”

  “咱宁州可是大顺腹地,能混到这来的贼人少之又少……”

  赵官仁发现城门守卫根本就不查人,只检查商队或者马车而已,守卫都懒洋洋的坐着吹牛,他还以为进出都要查验身份。

  “知府大人请息怒,千户大人她……”

  黑衣卫队长为难的抱拳鞠躬,没想到小娘们的官职比他还大,而小娘们则用刀指着赵官仁,怒声说道:“张天生!给本官等着,到时候我新账旧账跟一块算,我们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