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35我是个初哥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89 2020-11-17 17:22

   卞家的老狐狸出手了……

  赵官仁可以断定这是卞员外的手笔,卞香兰虽然也擅长耍阴招,可跟他比起来还是太嫩了一点,卞家若是跟谢家狗咬狗,最后只会斗的两败俱伤,卞香兰可看不透这一点。

  “阴我是吧!看咱们谁阴谁……”

  赵官仁不管宋吃猪那边如何了,他快步穿过两座小院,来到了县衙最南侧的大牢外。

  “张大人!您怎么来了,有何贵干啊……”

  牢头屁颠颠的迎了上来,狱卒们也点头哈腰的跑过来行礼,赵官仁可是个挥金如土的“败家子”,衙门上上下下都拿过他的赏银,现在看到他简直比亲爹还亲。

  “来审一审那几个冒充黑衣卫的骗子……”

  赵官仁笑着往门房里走去,县衙大牢跟电视剧上的完全不一样,分轻重两个监区,轻刑犯关在窑洞一样的地方,独立单间还有土炕睡觉,重刑犯则是半地下的地牢,任你武功再高也打不*穿。

  “来!哥几个抽烟,待会帮件事……”

  赵官仁掏出香烟散给六名狱卒,交代了几件事情之后,一百两银子又撒了出去,狱卒们立马喜笑颜开的跑了出去……

  “咚”沉重的大铁门被打开了,让阴暗的地牢有了些亮光,谭千户从小单间里缓缓抬起头来,入眼便是比她胳膊还粗的铁栅栏,还有一个沉甸甸的大铁球锁在她脚上。

  “唉”谭青凝幽幽的叹了口气,她身上的东西全都被搜走了,甚至连靴子都给人扒了,赤着脚靠在墙边,地牢中连张床都没有,只有草垫子和破棉絮,还有一个肮脏的马桶。

  “呼呼呼……”

  一阵奇怪的滑动声响起,四名狱卒竟然推了一架木驴过来,木驴类似孩童骑的摇摇马,只是上面有四排血淋淋的钢钉,还有碎肉和肠子挂在上面。

  “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黑衣卫副千户……”

  谭青凝吓的浑身一哆嗦,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平常都是她用在犯人身上,从未想过用在自己身上。

  “死到临头还敢说大话,我让你他娘的千户……”

  牢头忽然拿起一只水瓢,从过道上的粪桶里舀了一瓢尿水,猛然泼了谭青凝一头一脸,气的她疯狂嘶吼大叫,玄气跟不要钱一样轰在铁栅栏上。

  “啪”一条皮鞭精准抽了进来,正好抽在她的脑门上,谭青凝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沉重的脚镣让她躲都躲不开,脑门上瞬间出现了一条大血印子。

  “他娘的!给脸不要脸……”

  牢头皮鞭指着她骂道:“老子告诉你,哪怕你真是黑衣卫也死定了,各位大人已经联*名*上*书,尔等殴打众官,阻碍治毒,激起民变,不出五天你定会被判个活剐,到时你这身嫩肉啊,嘿嘿”牢头色眯眯的舔了舔嘴唇,三名狱卒则打开了对面的牢门,从半月门被抓来的老鸨一声尖叫,当场就吓的尿了裤子,跪在地上拼命磕响头。

  “拖她起来先剐一顿……”

  牢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去,狱卒当场就扒光了老鸨的衣服,可剐之前被糟蹋一顿是免不了的,能干老鸨子多少有点姿色,三个狱卒也不背人,当着谭青凝面便行起那苟且之事。

  “畜生!”

  谭青凝怒不可遏的爬了起来,望着那不堪入目的场面,她悲愤的坐起来面朝墙壁,可娇躯却无法控制的打起了哆嗦。

  她杀敌时向来流血不流泪,鞭打火烧她都能咬牙挺过来,乃是出了名的铁娘子,但光身子骑木驴,还有被人给轮番糟蹋,这是每个女人最恐惧的事,她也不例外。

  “啊!!!”

  老鸨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俨然被按在了木驴上,谭青凝吓的把头埋进了双腿中,娇躯抖的就跟筛糠一样,心中最后的希望火苗都被掐灭了。

  “头儿!这老娘们玩的不过瘾啊,把这小娘们也拖出来快活吧,反正过几天就剐了……”

  有狱卒淫笑着打开了牢门,提着裤子走了进来,谭青凝又吓了个机灵,花容失色的爬到角落里哭喊,可马上就被人用套狗的绳棍,套住双手和脖子,用力的把她叉在了地上。

  “不、不要……”

  谭青凝躺在地上完全使不出力气,狱卒们可是对付武人的行家,压住她脖子的绳棍构造特殊,不会把她压死却能让她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牢头,将自己衣服一点点的剥开。

  “住手!”

  一声大喝突然从门外响起,四名狱卒立马吓的松了手,只听有人喝斥道:“你们在干什么,老子的犯人你们也敢动!”

  “爹!救我啊,爹……”

  谭青凝又不顾一切的喊了起来,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而狱卒们慌忙解开绳索,系上裤子跑了出去,还将对面的老鸨子给拖走了。

  “唉你这张臭嘴啊,是不是又骂人了……”

  赵官仁一看她被泼的满身屎尿,赶紧从外面拎了桶水,满脸心疼的舀出一瓢清水,走到她面前缓缓浇在她头上,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真好像慈祥的老父亲一般。

  “啊”谭青凝再也憋不住了,崩溃一般掩面痛哭,其实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年纪轻轻就是个千户,肯定是靠关系走的后门,哪有多少真本事。

  “别哭啦!你说你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尽让我为你操心……”

  赵官仁蹲下来拉开她的衣领,谭青凝抽噎着也没反应,等一瓢水浇进她的胸口时,她才下意思捂住了胸口,泣声说道:“你放过我吧,我没想杀你,只是想给你一个难堪!”

  “我可以放你出去,但你出去还不是死路一条,你想落草为寇啊……”

  赵官仁取出一条布巾帮她擦脸,说道:“我了解过了,你也不是坏人,只是让一身小姐脾害了,不但连累了你同僚,皇上真要是怪罪下来,搞不好你亲人和师父都得受牵连!”

  “我错了!”

  谭青凝泣声说道:“我太任性了,可我自己死不足惜,但是连累师父和家里人,我死了都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唉”赵官仁帮她擦了擦泪,无奈道:“我最见不得姑娘家流泪,这样吧!我去跟各位大人求求情,看看能不能把这事压下去!”

  “可是死了七个黑衣卫啊,怎么压啊……”

  谭青凝可怜兮兮的抬起了头,赵官仁低声道:“你说让贼人杀了不就行,我再找几具尸体把你们换出去,后面的事我来运作,至于能不能成就看你的命了,但你有两个选择!”

  “哪两个?”

  谭青凝连忙直起身体,他说道:“一是落草为寇,从此浪迹天涯,二是跟我*干一票大的,事成你高枕无忧,事败你我粉身碎骨!”

  “我不想落草为寇,我选第二个……”

  谭青凝用力点了点头,赵官仁贴在耳边密语了一番,跟着便拍拍她的肩膀走了出去,留下谭青凝独自愣神。

  “你的腰牌,拿好了……”

  赵官仁抱着套布裙走了回来,将腰牌递给她后说道:“我可能干了件自取灭亡的事,万一有人把我卖了,我就得给你陪葬了!”

  “你……”

  谭青凝面色复杂的问道:“为何要帮我,你眼看着就要官运亨通了,为我冒这般奇险,岂不是得不偿失?”

  “当官的才考虑得失,我不是官,喜欢你就帮你……”

  赵官仁苦笑道:“李百户把我打伤后,我心里就憋了一口气,事后其实挺后悔的,我居然欺负你一个漂亮姑娘,真不是个东西,放你走就算补偿你吧,若是因你而死我也认了!”

  “我也有错,若不是我故意找你麻烦,也不会弄成这样……”

  谭青凝很诚恳的鞠了一躬,可赵官仁打开她的脚镣后,羞涩道:“青凝!我明日就可能脑袋搬家,你能在我死前满足我一个小心愿吗?”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绝不推辞……”

  谭青凝坚定不移的挺起了胸膛,赵官仁摸着鼻子低头道:“我是个初哥,没见过女人的那个……身子,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好喜欢你,你能让我看一下身子吗?”

  “什么?你……”

  谭青凝羞急的捂住了胸口,赵官仁急忙摆手道:“算了!你不愿意就算了,我知道这要求太过分了,赶紧换衣服走吧,当我没说!”

  “等一下!”

  谭青凝的俏脸“唰”一下红了,羞怯的说道:“你都愿意与我同生共死了,于情于理我都应当报答你,只是此处不方便,干脆留个念想,下次再让你看,但是只许瞧一眼,可好?”

  “青凝!你真好……”

  赵官仁猛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谭青凝娇嗔的捶了他几下,等赵官仁又交代了几句后,她便把赵官仁推了出去,匆匆的换上衣裙离开了地牢,院子里自然是一个人没有。

  “谭青凝!希望你别白费我一番口舌……”

  赵官仁幽幽的说了一句,抱起谭青凝的脏衣服走了出去,拐过弯来到地牢的最深处,七名黑衣卫挤在一间牢房中,伤口都已经被郎中包扎好了。

  “唉我以为你们黑衣卫很讲义气,谁知道……”

  赵官仁唉声叹气的蹲子外面,从衣服里抽出了一条黑丝肚兜,黑衣卫们立刻惊怒道:“谭青凝是不是自己跑了,这可都是她招惹的事,她不能拍拍屁*股就不管咱们了吧?”

  “我也是年轻啊,让她诱惑一下就受不了了……”

  赵官仁哀声说道:“我真不想为难你们,全是谭青凝惹的祸,还把你们一起连累了,她知道皇上会把你们斩首示众,所以刚刚脱*光了诱惑我,我一时没忍住就从了她,她哪管你们的死活啊!”

  “大人!求求你,把我们也放了吧……”

  黑衣卫们全都爬过来哀求,看似硬汉的李百户都磕起了头,这人一旦死到临头了,求生欲都非常强烈,尤其他们这帮当官的。

  “你们给我一个放了你们的理由,我这可是杀头的罪……”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们,同时掏出了一串牢门的钥匙,七名黑衣卫的眼珠子一下就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