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35乐极生悲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679 2020-11-17 17:22

  “来吧!三十条命,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赵官仁站在石门前一顿小操作,十八扇石门突然同时亮起了光芒,将整个空旷的大厅照射的一片雪亮。

   “我去!”

   赵官仁惊讶万分的后退了几步,原来这是个拱形的大圆厅,顶部悬挂着一个类似降魔符的大金字,但是除了黑龙锁棺啥也没有,摆明是为了镇压黑魔而设计的地方。

   “没点通关奖励什么的吗,放个彩蛋也行啊……”

   赵官仁摊着手来回转圈,可等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奖励,看来这地方就是黑魔的囚室,自然不会弄出一堆陪葬品来。

   “尼玛!屎壳螂碰见拉稀的——白跑一趟……”

   赵官仁只能郁闷的推开了一扇石门,一看外面居然是祭魂塔的龙头大厅。

   “好像不是进来的地方啊……”

   赵官仁贼头贼脑的走了出去,忽然发出一跨出去就恢复了魂力,再退回去魂力又没了,看来墓室里有压制魂力的东西,怪不得黑龙在里面都作不了妖。

   “吱” 赵官仁轻轻拉住外石门的把手,厚重的石门立刻应声而开,等他贴在门缝上往外一看。

   果然!

   外面是一座残破又昏暗的大城市,骷髅塔的黑罩像大碗一样倒扣着,散发着一片诡异的黯淡荧光,让他面前可以看清街道上的景象。

   “上沪?吞拿天的地盘……”

   赵官仁扫了一眼车辆的号牌,马上就分辨出所在的城市了,于是他悄悄走出去左右看了看,空旷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连尸骸都让尸兵啃了个干净,到处都是被大火焚毁的建筑物。

   ‘对了!开塔……’

   赵官仁暗喜了一声,连忙顺着台阶跑到了骷髅塔前,可一推门才想起来,每个月只有一次开塔的机会,时间没到就开不了门。

   “啾” 一声响亮的鸣叫忽然从空中响起,一头鹰身人当空扑了下来,赵官仁回身拔刀已经来不及了,一下就让鹰身人扑了个正着,身上的魂盾金光一闪,让他跟鹰身人双双滚下了台阶。

   “我弄死你!”

   赵官仁下意识拔出了蓝冰匕首,猛地往鹰身人脑袋上刺去,谁知冰匕忽然射出了一道寒气,一下就把对方的脑袋冻住,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冰疙瘩。

   “哈哈神器啊……”

   赵官仁惊喜的滚到了一边,鹰身人挥着翅膀在地上乱滚,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他立即抽出灭魂刀上前补刀,可惜冰疙瘩实在太硬,灭了它的魂火也没能把冰敲碎。

   “啾啾” 大批鹰身人迅速往此处飞来,赵官仁赶紧钻回了祭魂塔里,展开追魂眼朝外一看,魂火全都展露无疑,而石门一关连缝隙都没有,鹰身人们全都困惑的在周围乱转。

   “怎么回事?谁杀的……”

   一声怒喝从塔外响了起来,居然来了个紫上等的小魔王,鹰身人叽叽嘎嘎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绝不可能是人类,一定是血姬搞的鬼,快给我分开去找……”

   小魔王在外面气急败坏的大骂,鹰身人连忙成群的散开去搜寻,赵官仁立马悄悄的打开了塔门,小魔王正背对着他 检查尸体,距离大约有二十多步的样子。

   “唰” 赵官仁举起冰匕射向了对方,悄无声息的寒气迅猛如电,可对方身上却猛然弹出了魂盾,谁知道寒气连魂盾都给冻住了,一下就把他给包成了大冰球。

   “砰” 小魔王急忙爆开冰球站了起来,可一股寒气又在同时杀到,一眨眼就把他冻成了冰雕,只剩一双紫火眼疯狂燃烧,显得急的他要拼命了。

   “金遁!开瓢之术……”

   赵官仁笑嘻嘻的跑到他身后,用灭魂刀在他天灵盖上一敲,两团紫色鬼火瞬间泯灭,敲完之后立马撒腿跑了。

   “谁干的?究竟是谁干的……”

   一大窝小魔王惊怒的冲了过来,大批尸兵也将骷髅塔团团包围,赵官仁躲在门后差点笑破了肚皮,但很快一团白火也赶到了,显然是吞拿天本尊来了。

   “寒冰之力!北境之王的绝招……”

   吞拿天凝重的走到尸体边,沉默了一会说道:“派狗去搜周围的地道,工兵给我把周围的地面都挖开,再叫阴司使者过来巡查,偷袭者一定在这附近,不要让他跑了!”

   “是!”

   大批尸兵领命而去,吞拿天也围着塔转悠了起来,忽然听到有人喊道:“傻狗!我是你爷爷!”

   “哪里跑!”

   吞拿天大喝一声猛杀了过来,可到了塔门前却看不到人,他在外面“乒乒乓乓”的一阵乱打,累了个半死也没打到一根毛。

   “混账!有胆出来一战,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

   吞拿天叉着腰气的都快爆炸了,赵官仁身上的锁魂链疯狂燃烧,不过吞拿天根本想不到赵官仁有多猥琐,悄悄从门缝里射出两股寒气之后,一口老痰又射了出来。

   “砰” 吞拿天猛然炸开冰结的魂盾,转头间正好被老痰吐了一脸,悄无声息的老痰根本引不起魂盾的反应,等他惊愕的顺手一摸,立马恼羞成怒般的发了疯。

   “咚咚咚……”

   吞拿天疯狂的挥拳轰向塔座,谁知道所有攻击全部反弹了回来,一下就把他自己轰飞了出去,仰头摔在街头中央,四脚朝天。

   “傻狗!我是你爷爷……”

   猥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紧跟着又是两道寒气连射,吞拿天再次被冻成了大冰球,冰球将他的视线全部遮挡住了,他抓狂一般嘶吼了一声,猛然爆开冰球一飞冲天。

   “咔嚓” 一道绿色闪电轰然劈落,正好把天空中的他劈了个正着,吞拿天带着一声惨叫摔落在地,可突然又听到有人奸笑道:“傻狗!我是你爷爷!”

   “滚开!”

   吞拿天彻底发了狂,一声巨响之下横扫整条街道,将周围上万个平方都炸了个底朝天,最后满头长发都倒竖了起来,面目扭曲的站在大坑中。

   “傻狗!我是你爷爷……”

   猥琐的笑声又从坑上响了起来,这回吞拿天是彻彻底底的疯了,一下射出去撞进栋大楼里,披头散发的捂着耳朵疯跑,嘴里还歇斯底里的喊叫,好似被人欺负的孩子,哭喊着回家找妈妈。

   “哈哈傻狗!跟我斗……”

   赵官仁贼笑着钻回了祭魂塔 内,吞拿天已经被他折磨成了神经病,再留下去也没啥意思了,于是他又跑回墓室推开了另一扇石门。

   “我擦!外国……”

   赵官仁惊讶的伸出了脑袋,发现塔外是一条国外的街道,情况自然跟国内差不多,他也不知道这是谁镇守的地盘,反正如法炮制,一顿骚操作下来,再次逼疯了一个大魔王。

   “不对!这是小白白的地方,换一家继续……”

   “嗯?这是和尚的老窝吧,居然在市中心盖寺庙……”

   赵官仁一连开启了九扇门,逼疯了四个大魔王,弄死了一堆小魔王,最后钻到杜莎的老窝里,差点让一窝小蛇给咬了。

   “吼吼再来一条傻狗,第六条锁魂链就要解开喽……”

   赵官仁兴高采烈的搓着手,大魔王的怒火就是非同寻常,半天工夫就快解开一条锁魂链了,而他每开一扇门就用笔做个记号,拼音字母也就他自己能够看得懂。

   “吱” 赵官仁偷摸打开了第十扇塔门,做贼似的朝外面望去,谁知道外面居然是一片荒野,远远的只能看到一座破落的村庄,根本分不清这是什么地方,只能确定没有出国。

   “不会跑到狗蛋老家来了吧……”

   赵官仁钻出去轻轻推上了石门,这石门他现在想开就能开,但骷髅塔一般都出现在人最多的地方,如此荒凉的骷髅塔还真没见过,而且周围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赵官仁有种不祥的预感,嘀咕道:“不对劲啊,怎么有股阴谋的味道,还是先撤为妙!”

   “唰” 正在他转头想要开溜的时候,一道浑身冒着黑烟的人影突然从天而降,一下挡在了骷髅塔前,狞笑道:“哼哼赵官仁!我就知道是你个小滑头在捣乱,你这算是自投罗网吗?”

   “永夜!”

   赵官仁吓的往后一蹦,全身的汗毛孔都倒竖了起来,这下真是彻底的乐极生悲了。

   “哈哈大佬!我正找您呢……”

   赵官仁点头哈腰的笑道:“这不是端午节了嘛,我寻思着您照顾我这么久,总不能缺了礼数吧,于是过来给您送点粽子,祝您端午安康,还跟你手下开了几个小玩笑,过节嘛!”

   “你这张破嘴啊,死人也能被你说活了……”

   永夜似乎没有发现祭魂塔的暗门,回头上下打量着骷髅塔,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莫非这祭魂塔内有什么传送阵不成,但你又是如何进入的祭魂塔?”

   “我这不是让萨丹给抓了嘛,还有玄夜跟赤炎……”

   赵官仁偷偷将冰匕收进了腰里,说道:“那几个倒霉东西逼我去白骨祭坛,结果他们跟玉霄宫主串联了,那娘们一通乱搞,不小心启动了传送阵,我眼睛一眨就到这来了!”

   “你觉得我会信吗……”

   永夜轻蔑的一挥手,说道:“既然是端午节,那我也送你一份礼物,省得你不见棺材不落泪!”

   “唰” 几道人影忽然从远处飞射了过来,落地后他定睛一看,来人正是猫人女王七煞,如今她已经换了身火红色的束腰皮甲,手里拎着一个四肢乱划的女人,见到他便惊呼道:“老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