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60漏网之鱼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78 2020-11-17 17:22

  “呜”卞小态悲痛欲绝的跪在了地上,望着自己缩在草丛里的亲娘,他在地上猛磕了几个响头,哭喊道:“娘!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被那个恶人玩弄了,孩儿再也不学他了,你快站起来啊!”

  “你现在知道错了吗,祁半斤他根本不是人,他是个人形的畜生……”

  赵官仁在他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跟着用力拉起他说道:“你到外面去等着吧,你娘被折磨了十几年,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咱们得循序渐进,你以后也得好好开导她,懂吗?”

  “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娘,我再也不做那种事了……”

  卞小态哭哭啼啼的鞠了一躬,抹着眼泪往外走去,赵官仁便缓缓走到了三姨娘面前。

  “主、主人……”

  三姨娘失魂落魄的趴在地上,像个崩溃的精神病人一般,哆嗦道:“不要当我儿的面打我好么,狗狗不想让他学我,但狗狗一定乖,狗狗给您舔|脚了,您打狗狗的屁屁吧!”

  “跪起来看着我……”

  赵官仁用力拍了拍她的脸,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赵家的了,以后你叫小蝴蝶,自由的小蝴蝶,跟着我念,我只有你一个主人,绝对忠诚于主人,我是自由的小蝴蝶,重复十遍!”

  “我只有你一个主人,绝对忠诚于主人,我是自由的小蝴蝶……”

  三姨娘毫无抵触的开始重复,整个人就像进入了一种自我催眠的状态,可等她重复完了以后,马上又兴奋的学起了狗叫,还趴在赵官仁脚边不停磨蹭,毫不嫌弃的舔着靴子。

  “小蝴蝶!祁半斤的化尸粉藏在哪了……”

  赵官仁用力托起她的下巴,三姨娘在他手心里舔了一口,说道:“狗狗不知道,狗狗的化尸粉被偷了之后,主人……不!祁半斤打了我一顿,再也没跟我说东西在哪了!”

  “不知道?”

  赵官仁问道:“你觉得有可能在哪,卞家两个男丁是不是他害死的?”

  “主人!狗狗真的不知道……”

  三姨娘迟疑道:“祁半斤喜欢买宅院,宁州到处都有他的宅子和女人,或许根本不在兰台,卞家两个男丁是他找人杀的,还让我给老不死的下毒,一种慢性毒药,说能让他肾衰竭!”

  “你儿子究竟是谁的种……”

  赵官仁凝视着她,三姨娘低声道:“主人!其实就是卞家的种,小狗崽后腰的胎记就是遗传,但祁半斤让我从小教育他,让他以为自己是野种,将来卞家就能归祁半斤了!”

  “起来吧!”

  赵官仁解开她脖子上的腰带,起身说道:“小蝴蝶!从现在开始你做回人,没我的命令不许暴露狗狗的身份,我马上把你娘也套过来,但你要是敢跟祁半斤眉来眼去,我打断你的腿!”

  “不要!小蝴蝶听主人的话,不会让人知道我是狗……”

  三姨娘惶恐的连连摆手,赵官仁很满意的拍了拍她的脸,只要他不再去折磨三姨娘,那么小蝴蝶这个带着自由的名字,一定能让她做出些改变。

  “小蝴蝶!尸毒真不是祁半斤放的吗……”

  赵官仁疑惑道:“朝堂打压卞家对他并没有好处,为何这么多年他一直要藏着毒粉?”

  “他在等着我儿接管卞家,否则他没有靠山,拿出去就是死……”

  三姨娘挺直腰杆说道:“尸毒一事他也想不通,尸毒被盗已经是四年前了,不过他说有可能是张天宝私藏,否则朝堂怎会没有,说不定毒粉还在张家,让张家人不小心释放了!”

  “张天生!”

  赵官仁下意识嘀咕了一句,张天生失踪就是在他到来前半个月,刚好符合尸人出现的时间,而且他拿到的毒粉只有两瓶不到,并没有装满一只盒子。

  “你被盗的毒粉有多少,祁半斤还有多少……”

  赵官仁抱起了双臂,三姨娘答道:“奴家被偷了四个小瓷瓶,祁半斤手里应该还有七瓶,奴家亲眼看见的!”

  “妈的!果然是张天生……”

  赵官仁看看已经擦黑的天色,赶紧找到巡疫班头说道:“你立即带人去张天生家,将张家母子带去属衙,多带几个人过去,防止张天生反抗逃跑,但是不要吓到他母亲!”

  “知道了!”

  大二立即带人往外跑去,此时卞小态正蜷缩在不远处哭泣,赵官仁立即走过去将他拽了起来,拉到了骂骂咧咧的卞家人面前。

  “卞员外!我已经审清楚了……”

  赵官仁拍着卞小态肩膀说道:“这就是你的亲生儿子,但祁半斤为了谋夺你的家产,让三姨娘骗他说是野种,你可以看他后腰上的胎记,你们卞家人应该都有吧!”

  “对!小弟有胎记,我们都有……”

  卞玉蕾兴奋的喊了一声,卞员外更是一把拉过了卞小态,在他后腰上的胎记搓了又搓,最后激动道:“这就是我儿子,我女儿身上都有这种胎记,我竟然把这事给忘了,真是糊涂透顶啊!”

  “我、我不是野种,我娘在骗我……”

  卞小态同样激动的直打哆嗦,看得出他已经打心底开始厌恶祁半斤了,对卞家也有很深的感情。

  “你当然不是野种,以后不要再相信那个混|蛋的话了……”

  赵官仁说道:“你娘被祁半斤用药物给控制了,我刚刚给她解了毒,我会把她带去属衙再治疗几次,到时候接不接她回家,卞员外你们自己决定吧,她也是个可怜人!”

  “全凭大人做主,您的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

  卞员外羞愧难当的九十度鞠躬,赵官仁又说道:“你两个大儿子是祁半斤找人杀的,他还在你的茶里下毒,让你的肾脏衰竭,但是你先不要激动,我看看端亲王那边什么状况!”

  “赵云轩!”

  端亲王忽然在后方大喊了起来,赵官仁急忙跑过去一看,祁半斤正得意的跟在端亲王身后,谈判看上去非常成功。

  “你是防疫提举,你随他去取药粉……”

  端亲王点着他胸口说道:“本王会派黑白两卫跟着你,不要做蠢事,药粉拿回来也只是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办好钦差大人交于你的差事就行,本王保你日后平步青云!”

  “走吧!赵大人……”

  祁半斤得意洋洋地往外走去,上百名旗卫将他保护在中间,赵官仁只能咬牙切齿的跟上去,他不相信朝堂得到尸毒会不用,无知者无畏,见了棺材他们才知道后悔。

  “大人!”

  刚到门口大二就翻下了马来,将他拉到边上说道:“张天生跑了,家中只剩老母和一位下人,下人说他三天没回来了,家里的银子也被他拿光了,有人看到他骑驴出了城!”

  “他妈的!狼心狗肺的东西……”

  赵官仁愤怒的咒骂了一声,张天生手上绝对还有一瓶尸毒粉,他便说道:“你去找老宋,让他下发海捕公文,直说张天生传播尸毒,畏罪潜逃,悬赏二百两现银,这钱由咱们疫病署来出!”

  “是!”

  大二赶紧骑马离开了,谁知祁半斤却走过来笑道:“你在抓捕张天生吧,这就是我不敢把毒粉拿出来的原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年杀他哥的人恐怕又要出手了!”

  赵官仁眯眼问道:“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张天宝从出城到战死不过半个月……”

  祁半斤笑道:“这么短的时间部队根本赶不到边关,除非他是八百里加急去送死,而且连他二弟都给处理了,所以杀他的定是个大人物,否则哪能欺上瞒下做的如此干净!”

  “走吧!去拿毒粉……”

  赵官仁皱着眉往前走去,祁半斤与他并肩而行,笑道:“莫急!毒粉距离这并不远,倒是你得多加小心了,大人物要是知道你查到了张天生,说不定也会灭你的口哟,哈哈”“你别笑!万一旗卫中就有他们的人,等你拿出毒粉的那一刻,他们就会一刀宰了你……”

  赵官仁歪起嘴角狞笑了一声,但祁半斤却不屑道:“你莫要吓我,那人抢毒粉不过是为了邀功,可他从端亲王手上抢功劳,岂不是不打自招,连带灭口的事一并泄露了!”

  “有道理!”

  赵官仁拍着他肩膀笑道:“你是不是没文化啊,这么多年就搞出些小发明,诗词歌赋也不创作几首出来,不然可就是大才子喽!”

  “你少在这指桑骂槐,你又能背出几首诗啊,而且我告诉你,大顺的穿越者远不止咱俩……”

  祁半斤低声道:“大顺施行的是明代政策,只不过改动了一些,很多唐诗宋词都有,比如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但大顺哪来的黄河,这些诗词到了明初才戛然而止,所以定有明朝穿越者!”

  “早看出来了,不过你是混的最惨的一个……”

  赵官仁嘿嘿一声坏笑,祁半斤臭着脸加快了脚步,居然来到了一座富人区的雅致小院外,等他用力拍了拍院门之后,一对貌似母女的人打开了门。

  “老爷!您这是……”

  母女俩惶恐的让到了一边,屋门前还有三个鼻涕娃在张望,祁半斤快步走进后院也不解释,最后居然翻开了茅厕的门槛石,从下面取出了一只用油布包裹的石匣。

  “三瓶?”

  赵官仁打开石匣看了一眼,果然跟他家的化尸粉瓷瓶一样,但他却眯起眼说道:“数量不对啊,你手上至少有七瓶才对!”

  “哼小贱狗把我出卖了吧,没想到你也挺有本事,居然能把我训了十几年的老狗给降服……”

  祁半斤冷笑道:“不过我已经跟端亲王说了,这三瓶只是样品,等我拿到我应得的东西后,剩下的四瓶将会如数奉上,而且我一旦出事,尸毒将会在大顺遍地开花,不信你可以试试看,我可没这么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