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67谈派代表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008 2020-11-17 17:22

  

  赵官仁独自走进一间办公室,沙发上正躺着一位妙龄少女,有些虚弱的坐起来喝了两口水,然后摸着自己的身体问道:“阿来!这是谁的身体,我是不是变小了?”

  “年纪变小了,胸部可没小啊……”

  赵官仁拿起一面化妆镜递给她,同时又递上了一张身份证,说道:“这是我帮你在外面找的新身体,姚子珊,本地人,十八岁,身体健康没纹身,绝对的花黄大闺女,我亲手检查的!”

  “阿来!我被人下药了,还不是普通的药……”

  江楠没心情跟他说笑,认真的说道:“我记得当时在二楼找吃的,突然间脑袋就晕乎了,有个人在对我说,跟我来,然后就什么也记不得了,唯一的印象是有人在勒我脖子!”

  “谁在说话,是男是女……”

  赵官仁狐疑的看着她,可江楠却摇头道:“真记不清楚了,不过我在挣扎的时候,隐约听到一个女人在说,我的指甲断了,但我分不清是谁在说话,而且凶手不止一个!”

  “有断甲就好找了……”

  赵官仁说道:“不过别人杀你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仔细回想一下,除了凌波之外,杜斌还跟什么人接触过,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秘密?”

  “我真不知道他跟凌波有什么事……”

  江楠郁闷道:“不过杜斌跟我老板有一腿,他俩为什么会搞上我不清楚,刘老包那女人就是个公共厕所,稍微有点利益的男人她都来者不拒,所以我就没当回事了!”

  “又是刘老包……”

  赵官仁眯眼说道:“我有点小看这娘们了,好几件事都有她间接参与,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这间办公室不会有人进来,人家敲门你也不要开,楼上就有守卫在巡逻!”

  “阿来!如果再给我选择一次,我一定不会帮杜斌……”

  江楠郁闷道:“其实我并没有多爱他,甚至比不上对你的感情,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突然对他着了魔一样,我怀疑有人早就给我下药了,把我的脑子给弄乱了!”

  “放心!我会调查清楚的……”

  赵官仁说完便开门走了出去,来到三楼没看到周淼她们,倒是李诗诗神头鬼脸的冒了出来,拉着他噘嘴道:“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妈都怀孕了,你个当爹的也不问问呀!”

  “你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啊,哪有给自己找爹的……”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走进了卧房,张柔正坐在床上吃水果,她现在占据的身体叫黄真,年龄只有二十六岁,比她年轻了十几岁不说,身材和长相也比她原来要略胜一筹。

  “妈!你孩子的父亲来了哟……”

  李诗诗坏笑着把赵官仁往里推,张柔的俏脸一下通红通红,站起来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我擦!你怀了双胞胎啊……”

  赵官仁惊讶万分的盯着她肚皮,追魂眼简直就是人肉X光机,一眼就看穿张柔腹中有两个小生命。

  张柔捂着肚皮也惊讶道:“啊?我不知道吔,还没做检查!”

  “唉”赵官仁很郁闷的坐到了沙发上,点了根香烟愁眉苦脸,他真不想让张柔给他生孩子,当年她背叛自己那叫一个快,而且张柔要是生了孩子,李诗诗跟他的关系可就乱套了。

  “哥!”

  张柔羞赧的捂住了小腹,轻声说道:“你能把烟灭了吗,空气不流通,对宝宝不好!”

  “哦!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赵官仁慌忙把烟给灭了,问道:“张柔!你确定要把孩子生出来吗,出去之后你可以拿掉,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以后生活无忧,诗诗可以跟你生活,当然也可以跟着我!”

  “姐夫!孩子得生,我也得跟你……”

  李诗诗上前说道:“你成天打打杀杀的,万一哪天出了事,没个后人得多可怜啊,但我不想这么早就当妈妈,不然我肯定给你生一个,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我妈最合适,其她的野女人我不放心!”

  “诗诗!姐夫是亲人,不是爱人……”

  赵官仁正色道:“你情窦初开没遇过其他男人,自然觉得我哪里都好,咱俩规规矩矩的等四年,等你二十岁了以后,你要是还想嫁给我的话,咱俩再开始,好不好?”

  “哈我才不着急呢,你也别太自信了……”

  李诗诗晃着脑袋得意道:“本小姐青春美少女,四年后我风华正茂,你已经是三十多的小老头了,说不定我就开始嫌弃你了,到时候我跟帅哥跑了,你可别后悔哦!”

  李诗诗说完扭头就走了,一句话都不让赵官仁说,赵官仁当然知道小丫头在欲擒故纵,但他跟李诗诗之间的感情,复杂到他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有多少种成分在其中。

  “哥!我以为你对诗诗有邪念,不过看到这一幕我就放心了……”

  张柔欣慰的笑道:“你是真心对诗诗好,以后就让诗诗跟着你吧,反正我跟她已经没有血缘关系了,为你生孩子也没有伦理问题,帮你把孩子教育好,是我唯一能报答你的事了!”

  “张柔!其实咱俩很熟,我见过你最虚伪的一面……”

  赵官仁抬起头说道:“你怎么想的我很清楚,无非就是想找个依靠,反正我不会亏待诗诗,孩子你生不生我也无所谓,你自己做决定吧!”

  “哥!既然你把话挑明了,我也不瞒你……”

  张柔坐到他身边道:“你对诗诗这么好,我犯不着巴结你,离开这我们家也不差钱,我父母都在澳洲,我这身体也算个小富婆了,我真不图你什么,不是为了诗诗,我会把孩子拿掉!”

  赵官仁皱眉道:“关诗诗什么事?”

  “诗诗对你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可你的女人这么多,你敢保证没人欺负诗诗吗……”

  张柔说道:“女人撕破脸是很可怕的事,特别是谈到家产的时候,而我肚子里孩子就是她将来的保障,我是当妈的人,可以牺牲一切为子女,但我的女儿绝不能吃亏!”

  “你们女人啊,总喜欢畅想未来,刚怀孕连家产都分好了……”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站了起来,说道:“不管你怎么想的,孩子生出来我肯定认账,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尽快离开,送你们去国外,诗诗会跟你们一起走,记住听我安排,自己别作死!”

  “孩子都给你生了,不听你的听谁的……”

  张柔有些妩媚的看着他,赵官仁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张柔果然还是那个心机很重的女人,绕来绕去差点把他给绕进去了,他相信自己一旦出了事,张柔会第一时间把孩子拿掉。

  “下雨了!”

  赵官仁站在走廊窗边看了看,天色已经擦黑了,可整座城市任然安静的一塌糊涂,他不知道郑十八在憋什么大招,但他绝不甘心放弃罗子萱,这恐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刘老包!你们过来给我捏个脚……”

  赵官仁走到二楼餐厅坐下,懒洋洋的靠在了沙发上,刘老包颠颠的带着两个组员跑了过来,哪敢问为什么要她们捏脚,反正把会的都使了出来,一人按摩两人捏脚。

  “刘老包!你之前不是长指甲吗,怎么全剪了……”

  赵官仁眯眼看着刘老包,他很清楚的记得,刘老包之前的十根手指头都是豹纹美甲。

  刘老包抬起一只手说道:“之前救江楠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一根,我索性全剪了,不好看了吗?”

  “好看!”

  赵官仁仰头靠在了沙发上,刘老包这么说他挑不出毛病,而其她两个女人的指甲都很正常,没有断裂或者刚修剪的痕迹。

  “阿仁!有车过来了……”

  曲妖精忽然急吼吼的跑了出来,大声说道:“东边来了十几辆军车,还有两台装甲车,直接朝着咱们这边过来了,会不会是搜索部队?”

  “搜个屁!郑十八的人来了,全体备战……”

  赵官仁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迅速穿上鞋袜往楼下跑去,等他拿上武器戴上对讲机耳麦后,正好听到狙击手说道:“赵爷!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对方快要到红绿灯了!”

  “打一枪#示警,打车头……”

  赵官仁拎着枪#跑到了浴场后方,他们中午就已经制定过行动计划,护卫队的人很快就进入了战斗岗位,其他人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邦”楼顶发出了一声震耳的枪响,赵官仁冒着小雨蹲在巷子里,很快就有人拿着扩音器喊道:“不要紧张!我们是八爷派来的人,想找赵先生谈一谈,你们绑架罗子萱小姐的事情!”

  “告诉他们……”

  赵官仁捏着耳麦说道:“谈判可以,最多只准派三个人过来,如果有娘们可以多带几个,我们不差钱!”

  楼顶的狙击手很快就喊出了他的话,对方也答应的非常爽快,赵官仁确定周围没人包抄之后,嘱咐了附近的暗哨几句,便迅速跑回了浴场大厅,在十几名枪#手的簇拥下,坐到了一张宽大的沙发上。

  “吱”一台#军用越野停在了大门口,先是两名持枪#的壮汉跳了下来,谁知道后面真下来一个女人。

  短发、高挑、浓妆,二十五六岁岁,敞着白西装,露出了里面的黑色文胸,胸前一片黑凤凰纹身,一直延伸到了脖子上,带着一股很野性的味道,走到大门口冲着赵官仁歪嘴笑。

  “包夜多少钱?你这档次六百够了吧……”

  赵官仁叼着香烟懒洋洋的看着她,可对方却不耐烦的说道:“包你妹!老娘赶时间,快叫罗子萱出来,我把你的人交给你,我们一拍两散!”

  “啧啧个换一个,好像挺公平啊……”

  赵官仁弹了弹烟灰直起身来,他已经看到车里还绑着个女人,只是看不清究竟是谁,但对方招招手后又冷笑道:“不!你赚大了,五个换一个,这个只是样板!”

  “老板!”

  一道熟悉的声音喊了起来,两个壮汉将车里的女人拽了出来,赵官仁的脸色立马微微一变,居然是他的警校情人王若依。

  ‘糟了!棺材钉出事了……’

  赵官仁心里猛地一沉,王若依当初可是留守在棺材钉大厦的,她被抓就说明吕大头等人都被一网打尽了,并没有被陈冉带进祭魂塔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