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47恶魔郡主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51 2020-11-17 17:22

   欧阳千户!”

  端亲王果然看向了欧阳仁杰,眯着双眼问道:“们白衣卫查的如何,可有卞家确凿的罪证啊?”

  “……”

  欧阳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黑衣卫已经不需要任何功劳了,光查出尸毒就很牛掰了,赵官仁这个大功臣更得力保,所以陈千户给他穿小鞋,完是做给他们白衣卫看的。

  “回殿下的话!”

  欧阳千户慌忙上前了两步,硬着头皮说道:“此事已有眉目,只待钦差大人定夺,然而大庭广众不便细说,以防未到案的贼人闻讯而逃!”

  “咦?”

  赵官仁忽然惊疑道:“卞家上下已尽数软禁,莫非还有更深层次的牵连,白衣卫果然名不虚传啊,一下就挖到了他们的根脚,看来白衣卫面接手此事,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不知内情,莫要多嘴……”

  欧阳千户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陈千户立即上前怒道:“赵云轩!白衣卫稽查我等无权过问,等他们查完了我等才有复审的权力,殿下与阁老大人都在此,容不得多嘴多舌!”

  “抱歉抱歉!下官心直口快,请诸位大人海涵……”

  赵官仁慌忙拱手后退,彻底将黑衣卫与此事撇清干系,但夏首辅却做了个有请的手势,笑道:“殿下!我等还是移步,听听各方汇报再做定夺吧,此事万不可草率啊!”

  “阁老言之有理!”

  端亲王负手上前两步,冲着围观的群众大声说道:“咱们大顺绝不会冤枉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坏人,皇亲国戚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件事本王定要给百姓们一个交代!”

  “好!亲王殿下说的好,殿下来为民做主啦……”

  赵官仁立即拍手欢呼了起来,这条街的居民都形成条件反射了,一时间掌声雷动,欢声如潮,甚至连锣鼓队都出来了,还有人噼里啪啦的放起了鞭炮。

  “好好好!”

  端亲王一下就上头了,可能是头一回碰上自发出来欢庆的百姓,他爽朗的大笑道:“兰台果然人杰地灵,民风淳朴啊,本王不坐车了,要代我父皇好好看看这鱼米之乡!”

  “殿下先请!”

  夏首辅自然不会扫他的兴,与他一起并肩而行,而赵官仁也没有让老百姓们失望,从属下手里接过一个铁皮桶,抓出一把纸包冰糖不断泼洒。

  “大伙都沾沾喜气,幸运糖果,不要抢啊……”

  赵官仁一路走一路洒糖,老百姓都知道这不止是糖,糖果纸里有明晚的开奖号码,可以到米记糖果铺里看开奖,虽然奖品不是真金白银,但家畜、香烟和首饰等物也很值钱了。

  “这是什么呀?给我一个……”

  一位娇俏的小姑娘忽然挤了过来,看上去至多十四五岁,将手伸进桶里就要抓糖,赵官仁笑着弹了她一个脑瓜崩,将一把糖果塞进她衣领里。

  “……”

  小姑娘捂住胸脯惊呆了,赵官仁又往她嘴里塞了颗冰糖,谁知突然就听“噌噌噌”一阵响,周围的侍卫们竟然集体拔出了钢刀,齐刷刷的冲过来围住了他们几人。

  “大胆逆贼!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一名宫女连忙拉走了小姑娘,侍卫们立即把赵官仁按倒在地,连宋吃猪和师爷都没放过。

  宋吃猪趴在地上哭丧道:“要死啊!那是端亲王家的小郡主,圣上最宠爱的小孙女啊!”

  ……

  “腿抬高一点,屁/股撅起来,说呢!死胖子,再骚一点……”

  小郡主坐在谢家内宅的大院里,裙子被她拉到了腿弯处,小太妹似的踩着凳子啃着苹果,手里还拎着一条长长的皮鞭,几个太监跟宫女伺候在旁,都捂着肚皮笑翻了。

  “郡主!微臣已经很骚了,骚到不能再骚了……”

  宋吃猪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裙,浓妆艳抹还披散着长发,赵官仁也是同样的肚兜加红唇,满脸苦逼的拉着他翩翩起舞,师爷则成了瞎子阿炳,蹲在一边悲催的拉着二胡。

  “他妈的!老子不过喂她吃了颗糖,犯得着这样折磨人吗……”

  赵官仁一边跳一边低声咒骂,他看小郡主可可爱爱又萝莉,以为这是个善良的小天使,谁知道居然是个小恶魔,先逼他们穿女装跳舞,估计下一步就要逼他们搞基了。

  “他妈是喂糖吗,手都伸到人家衣领里了,老子让害死了……”

  宋吃猪欲哭无泪的瞪着他,结果小郡主一鞭子抽了过来,骂道:“们两个贱/人在咒我是吧,没听到本主也能猜到,们俩坐下来互相拔腿毛,不拔干净休想离开!”

  “我这……”

  赵官仁拉起裙子低头一看,毛不算太浓可也不少,宋吃猪就更是一身的大黑毛了,但他却哀声说道:“可柔着点,奴家身子骨孱弱,吃不住力啊!”

  “滚一边去!”

  赵官仁实在受不了了,上前指着小郡主怒道:“不就是想找刺/激嘛,有本事咱们互相出题考问,我答不上来拔我十根毛,答不上来我拔一根就行,敢不敢?”

  “大胆!殿下面前岂容尔等放肆……”

  一位小太监拿腔拿调的指着他,赵官仁瞪眼道:“蝙蝠身上插鸡毛——算什么鸟啊!家小主都没发话,个卖屁/股的阴阳人倒蹦出来了,不是身上没几根毛,老子一定把拔成秃驴!”

  “大胆!来人,快来人啊……”

  小太监气的连连跺脚,大批侍卫立即凶狠的冲进了院中,宋吃猪吓的连忙抱头蹲下,大叫道:“不关我事啊!”

  “哈哈哈……”

  小郡主突然笑的前仰后合,用力拍着腿说道:“没事没事!们都下去,这人说话好有意思啊,本主肚皮都快给他笑破了,再说一个好笑的,能让我再笑出来,我就放了们!”

  “好!那我问一个问题……”

  赵官仁拎起裙子蹲到她面前,说道:“有一天小母牛彻夜未归,小公牛急的四处找,第二天夜里小母牛才回来,夫妻二牛睡了一觉,公牛忽然怒道,贱牛!居然敢跟大象通奸,请问小公牛是如何发现的?”

  “大象那么大,母牛那么小,这如何通奸啊……”

  小郡主一脸困惑的摇着头,宫女和太监们也是苦思冥想,最娘炮的首领太监立即说道:“主子!咱家知道了,畜生的鼻子都很灵敏,定是那小公牛嗅出大象的气味了!”

  “肯定不对,这有啥好笑的……”

  小郡主摆了摆手,赵官仁便做了个圆形的手势,然后猛地拉大,说道:“因为牛……逼,大了呗!”

  “噗”小郡主猛地将苹果渣喷在赵官仁脸上,居然笑的滑到了地上,拍着椅子拼命的狂笑,宫女们虽然臊的满脸通红,可还是一个个笑的身发抖,连两个太监都背过去笑的直哆嗦。

  “来来来!我再问一个,答不上来得拔毛,敢不敢……”

  赵官仁在小郡主的胳膊上戳了戳,小郡主抹着眼泪笑道:“有何不敢,但我得先问一个,这天上有多少星星?”

  “九千八百六十二万三千两百二十一颗,不信自己数……”

  赵官仁指着天空一脸得意,这弱智问题他上小学就会了,但小郡主和宫女们都傻眼了,小郡主难以置信的说道:“怎知道的,我问过很多人,没有一人答的上来!”

  “编的呀!反正也数不出来……”

  赵官仁摊开手一脸好笑,小郡主立即捶了他一群,娇憨道:“这贱/人的狗胆可真大,这话要是敢在我皇爷爷面前说,他非定个欺君之罪不可,现在轮到了,赶紧问吧!”

  “听好了啊!”

  赵官仁盘腿坐在她面前,问道:“男有毛,女有毛,上面有毛,下面也有毛,晚上就来它一个毛对毛,请问这是在做何事?”

  果然!

  皇家的子女都早熟,小郡主嗔怪的瞪眼道:“房事啊!登徒子!尽跟本主说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要是让我皇爷爷知道了,非砍的狗头不可,给我拔掉他十根毛!”

  “郡主!思想为何如此肮脏啊……”

  赵官仁大惊小怪的说道:“我说的可是眼睫毛啊,毛对毛不就是闭上眼睡觉吗,把我当什么人了?”

  “……”

  小郡主眨着眼又傻了,宫女们也跟着恍然大悟,但小郡主却拉起裙摆不屑的说道:“拔吧!反正本主腿上没有毛,唉呀”赵官仁猛地拔了她一根头发,笑道:“我可没说拔腿毛,敢不敢再来一个啊,这回再输我拔腋毛!”

  “来就来!谁怕谁啊……”

  小郡主下意识抓了抓小腋窝,赵官仁立马火力开,简直就是老司机笑话大,偌大的宅院里就听小郡主不停浪笑,毛被拔了都在咯咯直笑,太监和宫女也被笑翻在地。

  “大人!咱还能活着出去吗,他拔郡主的腋毛啊……”

  师爷颤巍巍的爬到了宋吃猪身边,宋吃猪也笑的直抽抽,抽咽道:“他连郡主的胸都摸了,反正都是杀头的死罪,管他娘的呢,听到没?龙筋插错凤眼,插/进老臣、老臣……唉哟可笑死我了!”

  “咦?”

  端亲王和夏首辅正欣赏园林美景,夏首辅回身惊疑道:“何事如此可乐,小郡主已经笑了许久了!”

  “不应当啊!宁儿平日里虽活泼好动,可也不该笑的如此欢脱呀……”

  端亲王只差没说笑的太浪了,谁都能听出那笑声豪放又狂浪,还伴随着嗔怪的骂声,完是一副打情骂俏的状态。

  “启禀殿下!”

  一位老太监拱手笑道:“赵云轩先前冒犯了郡主,把她当做民间女子,往她嘴里塞了颗糖豆,郡主心地纯良,未与他计较,只是命他穿上女装跳支舞,老臣私以为,应是他跳的太好笑了吧!”

  “殿下!大事不好了……”

  一名女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声说道:“小郡主和赵云轩都不见了,老奴已经带人寻遍了谢府上下,定是让赵云轩那厮给拐跑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什么?这不是还在笑着吗……”

  端亲王急眼般大叫了起来,对方惶恐的说道:“那是郡主的婢女在笑,郡主说去跟赵云轩吃颗糖,然后一转眼就没影了!”

  “追!让禁军都出去给我追……”

  端亲王拎起袍子往外狂奔,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女儿,一个十五岁的大活人了,居然让人用一颗糖豆给拐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