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81后宫浑水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78 2020-11-17 17:22

  “啦啦啦……”

  小郡主蹦蹦跳跳的走向后宫,看上去就像个天真无邪的美少女,妖月公主一脸不爽的斜眼看着她,可自身还是摆出一副傲娇的架势,怎么看都像只骄傲的小母鸡。

  “田公公!”

  赵官仁与大太监并肩而行,问道:“皇宫夜里应该会宵禁吧,何人能在晚上或凌晨出没御花园?”

  “宵禁!每晚准时落锁宵禁……”

  田公公点头道:“除携带腰牌的值夜内臣外,一般任何人都不准擅自离开寝宫,有侍卫会进行盘查,天黑之后更不会有人出入御花园,御花园同样会落锁封闭,防止有刺客在其中躲藏!”

  “公公!咱俩互帮互助的时候到啦……”

  赵官仁低声道:“吃空饷这事你找人顶缸,我负责往他身上查,无头女尸你也得帮我个忙,凭你的经验给我指条明路,万一天黑了还查不出,皇上一怒砍了我可就麻烦啦!”

  “元春!吃空饷他是主谋,往他头上查就对了……”

  田公公小声道:“其实主子们打死个把奴婢,根本不算个事,报个病故就能抬出去埋了,隐瞒不报的都是奴婢害奴婢,但御花园都有本事埋人,你说埋哪不好啊,埋御花园不是等着杀头嘛!”

  赵官仁郁闷道:“您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嘛,给点干货行不行?”

  “老奴给你透个底吧……”

  田公公又低声道:“吃空饷的人我有数,名单上都是老空饷啦,真正失踪的只有一人,便是刘皇妃宫中的小太监,她是自己上报的失踪,所以女尸何来,我真不知道啊!”

  “刘贵妃?”

  赵官仁愣了一下道:“端亲王的生母,小郡主的奶奶吧,这宫里有没有进出的密道,你悄悄告诉我,我绝不外泄!”

  “断无可能!有密道还得了……”

  田公公连忙摆手道:“端亲王生母是刘皇贵妃,刘贵妃是她族中子侄,不入宫小郡主得叫她一声表姑,五年前诞下一名皇子,近些年算是比较受宠,不排除有人故意嫁祸于她!”

  “公公!麻烦您上前领路……”

  赵官仁故意喊了一声,妖月很默契的停了下来,他走过去低声道:“公主!你倒是给下官透个底啊,我也好帮你瞒过去,别最后查到你头上,你倒霉把我也牵连出来!”

  “你尽管去查,关本公主屁事……”

  妖月目不斜视的说道:“男尸定然是刘贵妃的小太监,上月她就报了一个失踪,她刚刚的脸色都变了,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我也不怕告诉你,刘贵妃最喜稚嫩的小太监,如狼似虎着呢!”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郡主!你的糖掉了……”

  赵官仁停下来掏出了一颗糖,妖月冷哼一声跟上了田公公。

  “糖给我!”

  小郡主跑过来夺过了糖,边走边蔑笑道:“老娘们在诋毁刘贵妃吧,百分百是她们干的好事,嫉妒咱娘家人受皇上宠爱,皇子也比她们生的多,她娘家人都是一帮丑鬼!”

  “事情没这么简单……”

  赵官仁摇头道:“有人故意要把事情闹大,可能不止冲着后宫去的,只是我正巧嘴贱,把事情给捅出来了,但愿你爷爷别把我灭了口!”

  “我爷爷既然让你一个外臣查,说明他已经不相信宫里的任何人了……”

  小郡主低声说道:“你又是初出茅庐的少年,只要你不犯忌讳,他绝不会轻易杀你,对了!死妖月究竟送了你什么,肯定不止银两吧,她可是个不达目的不罢手的贱%人!”

  “我说过要睡你姑姑,她让我当驸马……”

  赵官仁得意的挑了挑眉头,但小郡主却不屑道:“你就扯吧!妖月根本不喜欢男人,甚至可以说讨厌男人,她喜欢跟女人磨镜子,寝宫一个太监都没有,女相好一大堆!”

  “我去!难怪是个老处女……”

  赵官仁吃惊的明白过来了,正好刘贵妃的寝宫到了,四进的院子还没有他家大,不过在皇宫里算是地位超凡了。

  一进门就看刘贵妃抱着个孩子,坐在院中冷声道:“我就知道,有贱%人要陷害本妃!哼”“娘娘!得罪了,奉旨查案……”

  赵官仁上前拱手行礼,小郡主立马使了个眼色,两名宫女缠住妖月公主请她饮茶,田公公也识相的坐到了石凳上,刘贵妃便快步走进了屋里,将赵官仁他俩领进了后堂。

  “真不是我%干%的,那小死鬼失踪半个月了都……”

  刘贵妃气的直跺脚,赵官仁搂住小郡主笑道:“娘娘!咱可是自己人,不然太子妃能被打入冷宫么,你尽管跟我说实话,咱知道你喜欢让小太监伺候,我又不会害您!”

  “哎哟你跟咱家永宁可真般配呢……”

  刘贵妃宠溺的摸了摸小郡主,酝酿了一会情绪后终于说实话了。

  “赵大人!本妃跟您实话实说,自打我生完龙子就开始邪乎了,一到夜里就翻来覆去的想男人,敷冰都压不住……”

  刘贵妃吱唔道:“太监嘛!后宫里都心照不宣,反正也玩不出什么事,但失踪的小死鬼口风不紧,我一怒之下就派人去灭口,可他居然提前跑了,找了三天都没找着!”

  “贵妃!”

  赵官仁皱眉道:“小太监手里是不是有你什么把柄,想送给其她妃嫔以求自保,结果人给灭口了?”

  “绝对没有!虽是太监,可让人发现也是祸事……”

  刘贵妃笃定道:“我一向很谨慎,伺候完搜了身才让他们滚蛋,从不让他们进屋伺候,再说我也没有把柄可抓呀,不过大人可以查查六尚那边,她们有奶便是娘,消息比我们还灵通!”

  “问句题外话,皇上一般睡在哪,跟谁睡的最多……”

  赵官仁将里外扫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里外也就六个太监和宫女。

  “皇上一般睡炼气阁,翻谁牌子谁就过去伺候……”

  刘贵妃说道:“皇上近来去白贵妃宫里最多,小贱%人刚生了个皇子,下大本钱买通了太医院,告诉皇上人乳最能养生,最好是自己孩子他娘,弄得皇上时不时就跑过去喝奶!”

  “我去!这争宠的手段真是五花八门啊……”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摇着头,问了几件事之后便便离开了,而妃嫔们也是分派系的,主要就是太子生母皇后党,以及端亲王生母皇贵妃一党,还有两边都不沾的冷宫党。

  “周贤妃!我带赵大人来问几句话……”

  妖月公主领着赵官仁进了门,小郡主很识趣的坐在了院中,她俩现在配合的非常默契,谁的人就由谁带进去问话,田公公也是根超级老油条,站在葡萄架下研究蜗牛。

  “赵大人幸苦了,一点茶水钱……”

  周贤妃进门就掏出了两个金元宝,妖月公主有些不悦的想开口,但赵官仁却抬手道:“公主!本官问话请勿插嘴,我的脑袋可是系在裤腰带上,谁想迷我的眼我就跟谁玩命!”

  “这还不是你自找的,我看你就是真正的瘟神……”

  妖月公主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乖乖坐到了椅子上,可周贤妃拿着两个金元宝就尴尬了。

  “多谢娘娘厚爱,宫里人多口杂,微臣不敢乱收……”

  赵官仁婉拒道:“娘娘大概也猜到了吧,污水已经泼到您身上了,说后宫就您跟刘贵妃如狼似虎,死的太监有一嘴好功夫,想过渡到您这来贴身伺候,结果争宠被杀!”

  “胡扯!放他娘的猪瘟屁……”

  周贤妃立马露出一副泼辣模样,既不贤淑也不端庄了,可几句话就被赵官仁套出了老底,但她同样跟失踪的小太监无关,甚至都没见过对方。

  “走!下一家……”

  赵官仁加快了巡查速度,皇宫里足有九千多间屋子,光后宫之中就有恐怖的两千多,他一连查了十多个妃嫔的住所,依然是一无所获,连一点谋杀的线索都找不到。

  “唉我算是看出来喽……”

  赵官仁靠在宫墙上点了根烟,望着公主、郡主和大太监苦笑道:“没进宫前我以为娘娘们端庄贤淑,结果全都是表面工作,我感觉给她们一把刀,这群泼妇马上就能干起来!”

  “当然了!一等妃,二等嫔,三等靠边站,妃嫔分二十七个等级……”

  妖月淡然道:“端庄贤淑的不是在冷宫,便是在坐冷板凳,大部分终其一生都没伺候过皇上,能做上妃嫔的女人啊,各个都是人精,不是我们带着去见,你看到的娘娘们皆是大家闺秀!”

  “我不明白你们到底在争什么……”

  赵官仁指着地面说道:“你们争的根本不是江山,而是脚下这座大监狱,皇上就是这里的牢头,什么时候等你们把城墙给拆了,随便带几个护卫就敢上街,那才是真正的活着,否则就是蹲大牢!”

  “赵大人!老奴在宫里待了大半辈子,你是头一个敢说实话的人……”

  大太监也靠在墙上望着天空,说道:“可我们皆是这笼中鸟啊,进来了就必须得争,不争就是生不如死,深宫大内不讲感情,只讲利益!”

  “我恨这里,但我却想得到它,可笑不可笑……”

  妖月惨笑一声往前走去,小郡主则招手说道:“走吧!你刚刚看到的都是上等人,现在就带你去看看下等人,看完你就会知道,她们为什么打破头也要争着上位了!”

  “那就见识一下吧……”

  赵官仁跟着三人往前走去,可田公公却停下来问道:“赵大人!您是真想查个透彻吗,拔出萝卜带出泥,这后宫就没有屁%股干净之人,等您出去了她们一吹枕头风,您如何自处啊?”

  “公公!差事我要是不办个明白,皇上定会亲手给我开瓢……”

  赵官仁按住他的肩膀,说道:“这事我必须查个透彻,但是仅限于我,不然什么事都往上捅,我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比如小太监给娘娘们下药,这事我会烂在肚子里!”

  “……”

  田公公猛地一颤,脑门上瞬间渗满了冷汗,鞠躬说道:“有大人这句话老奴就有底了,老奴这就替大人去问话,谁敢不老实,老奴亲手撕烂他的嘴!”

  “多谢公公!但我要的是真相,不是顶包的人,公公费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