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40不死不退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03 2020-11-17 17:22

  下雨了……

  没想到魂界之中也会下雨,只不过下的都是黑雨,但赵官仁却呆呆的站在一条小河中,几近干涸的河水只没过了他的脚面,他仰头望着闷雷阵阵的天空,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

  赵官仁迷迷瞪瞪的眨着眼,秦碧青急声说道:“我不是白溟,我是青冥,你的魂到底丢在哪了,再不找回来你就要变成傻子了!”

  “白…白溟!你来了……”

  秦碧青带着尸将们飞射了过来,一群人全都是浑身浴血,他们赶紧抱起赵官仁和司命等人,用最快的速度朝另一面逃去。

  “快走!撑不住了……”

  朴碧池赶紧跑去捞起了几样零碎,摇头道:“不在!它应该没有撒谎,它身上没有锁魂珠!”

  朴碧池震惊的落在了赵官仁身边,赵官仁“噗通”一声跪在了水中,捂着胸口痛苦道:“不要问这么多,快看我的魂在不在,我已经忘记了很多事,快把我的魂找回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

  大骷髅发出了一阵渗人的奸笑,弯下腰来轻轻一吸,将飞灰尽数吸进口鼻之中,然后缓缓后退直到消失不见。

  “嘿嘿嘿……”

  阴阳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古怪的身体轰然炸成了一蓬飞灰,只有镰刀和几样零碎掉进了水中。

  “啊!!!”

  赵官仁举起旗枪竖在面前,狠狠地往下一拉,玩命挣扎的阴阳人全身都在颤抖,但它还是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只不过它拿的是一把大镰刀,刀刃一下就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再见了!蠢货……”

  赵官仁缓缓的直起了身体,阴阳人竟然也跟着垂刀站直,两人的动作几乎是整齐划一,而大骷髅就像木偶操控师,随着赵官仁的动作而动,完全把阴阳人弄成了提线木偶。

  “哼哼”十几根血线忽然当头射了下来,全部扎进了阴阳人的头颅和四肢,跟着就看赵官仁嘴角露出了狞笑,而阴阳人这时候才注意到,他竟然跟自己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唰唰唰……”

  一道庞大的身影突然耸立在它身后,看不见具体的形象,只有用血色红线勾勒出来的轮廓,看着像是一个穿着斗篷的大骷髅,手里拿着一个操控木偶人的吊架。

  “呼”一阵古怪又低沉的哀鸣响起,只听“吱呀”一声响,好似打开了一扇看不见的大门,阴阳人突然双眼暴突,看得出它已经非常拼命了,但全身上下却动弹不得。

  “呜”赵官仁突然一踩地面停了下来,死神镰刀瞬间停在了他的头顶上,只看阴阳人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忽然颤抖的身体像是恐惧又像挣扎,让镰刀都在不住抖动。

  “摄魂!!!”

  阴阳人抡起长长的死神镰刀,毫不犹豫的朝他劈去,朴碧池大叫着从远处射来,烈火刀上还插着一颗无脸怪的头颅,但她远水解不了近渴,只看阴阳人狠狠一挥大镰刀。

  “唰”赵官仁拔出倒插在淤泥中的旗枪,悍不畏死的冲向了阴阳人,可阴阳人却嘲讽道:“你自己丢了魂问我要,真是傻的可以,去死吧,小白/痴!”

  “快把我的魂还给我……”

  赵官仁用力捶了拳自己的胸口,竟然让满脸痛苦的司命呆滞了起来,但阴阳人却突然落在了水中,用不男不女的腔调狞笑道:“果然丢了魂就变傻了,我送你们一起上路吧!”

  “你是我兄弟,不死不退……”

  赵官仁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竟然没有丝毫要退缩的打算,完全不像他从前的作风,而司命就倒在河岸边的草地上,吐着黑血颤声喊道:“走……走啊!你打不过它!”

  “狗/杂/种!老子要弄死你……”

  赵官仁刚坐起来就听见了惨叫,他知道是司命和玄夜都中招了,可他也被伤的不轻,落汤鸡一样坐在污水里,嘴巴一张就吐出了淤血。

  “啊……”

  强烈的冲击波好似一股风暴,一下就把赵官仁轰飞了出去,他清楚的看见魂盾闪现又破裂,整个人就像被打飞的高尔夫球,“噗通”一声砸进了小河,深深的插/进了淤泥之中。

  “轰”火云邪神猛地从珠子里被炸了出来,阴阳人绝对够资格让他出手,可老家伙只骂了一声“丢你老母”,身体眨眼间就被双剑刺穿,在空中砰的一声炸裂。

  “砰”赵官仁惊呼一声知道要完,凭身上一件魂盾根本挡不住这样的攻击,更没本事逃出攻击范围,他完全下意识的掏出了一颗“从良珠”,本能的朝着冰火双剑用力一砸。

  “卧/槽!”

  司命和玄夜双脚一蹬就要跑,可赵官仁根本没明白什么是阴转阳道,不过下一秒就看“鬼头”大口一张,居然将他们的攻击全都射了回来,他这才明白是这招是——斗转星移。

  “不好!阴转阳道,快跑……”

  阴阳人突然仰头狂吼,全身上下喷出了大股黑气,在空中凝结成了一颗尖牙利齿的鬼头,竟然一口将所有攻击都给吞了下去,而阴阳人的肚皮也猛然鼓胀了起来。

  “嗷”玄夜见状也拼命了,猛然将自己的长刀射向空中,一眨眼便化为了上千把黑色飞刀,直接在空中形成了一条黑色巨龙,摧枯拉朽的往下轰去。

  “八嘎!”

  司命被激发了血性,一把白色光刀突然出现在他手中,瞬间暴涨到上百米的长度,真是百米大刀饥渴难耐,让他抡起来狠狠劈向了阴阳人。

  “上!”

  赵官仁竟然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他肩头上的血还在滴落,刚到手的两件魂器全被他用上了,一出手便是冰火双剑,以极快的速度刺向阴阳人。

  “上啊!不上大家都得死在这……”

  司命又急又怒的站了起来,看得出他和玄夜已经在打退堂鼓了,光一个白火级魂帅就很难对付了,更何况还有大批的魂怪即将赶到,秦碧青她们根本简直不了多久。

  “糟了!白火级……”

  黑气已经没有再包裹着它们,它们仍然是魂体的状态,可带把的身体还有两个大车灯,诡异的脸庞一半黑一半白,一边有胡子一边长睫毛,而两把锁镰已经合并成了一把死神镰刀。

  “我去!阴阳人烂屁/股……”

  秦碧青也在远处大叫了起来,她正跟朴碧池带人阻截黑魂大军,可赵官仁他们已经傻眼了,无法无天悬浮在半空中,竟然融合成了阴阳人。

  “魂将过来了!快干掉它们啊……”

  司命倒在污水中急声大叫,玄夜赶紧连射十几只飞镖,赵官仁也抄起旗枪/指向了天空,但无法无天却“唰”的一下融合了,猛然爆出一股黑气,一下就震飞了他们的兵器。

  “快拦住它们,不要让它们双魂合一……”

  小河里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嚎,只听“咚”的一声爆响,司命和玄夜居然被双双炸飞了,无法也一下顶翻了赵官仁,突然将旗帜撕开了一道口子,化为一股黑气直冲上天。

  “嗷”赵官仁摸起块板砖就拍,按住无法边拍边骂:“勾魂是吧!傻子是吧!杀我是吧!老子今天就让你装最牛的逼,挨最毒的打,哟呵你还敢给我动,老子拍死你个大沙雕!”

  “我让你叫……”

  无法疯狂的在旗帜中吼叫,不断将旗帜撑的忽大忽小,就好似不堪重负的气球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掉。

  “啊!!!”

  赵官仁躺在地上高举旗枪,高速坠落的无法直线朝他砸来,只听“噗”的一声闷响,无法发出了“哦”的一声怪叫,旗枪/一下刺穿了它的屁/股,钻风小旗也猛地把它包裹了起来。

  “来吧宝贝……”

  司命和玄夜同时从污泥中翻身而起,双双锁住了无天的四肢,做了窜天猴的无法也突然挨了一记飞刀,直接将它从半空中击落下去。

  “受死吧!”

  无天惊怒的大喝了一声,直接从河对岸猛射了过来,但漆黑的河流中突然爆出一团污水,一根软鞭猛地缠在它腰上,将它凌空往下一拽,“噗通”一声砸进了河里。

  “混账!”

  无法被炸的直飞上天,屁/股上就像插着一根大号穿天猴,而火焰本就是黑魂最忌惮的东西,包裹它的黑气几乎尽数被驱散,终于露出了它的本体,一个骨瘦如柴的大光头。

  “啊”一柄完全由火焰形成的烈阳剑,猛然从赵官仁手指间射出,一下正中无法撅起的大屁/股,黑魂有没有菊花他不知道,但这由内而外的一下,绝对够它好好喝上一壶。

  “砰”赵官仁挥舞着手臂哇哇哭叫,无法立即狞笑一声,弯腰按住他的天灵盖,谁知赵官仁也突然狞笑道:“火遁!菊/爆之术!”

  “你弄疼我了,放开我!快放开我,妈妈……”

  赵官仁倒在它身边发出了惨叫,肩膀被锁镰勾的一片鲜血淋漓,无法立刻一脚踩住他的胸口,大笑道:“哈哈真变成个傻子了,我来抽出他的魂魄,看看还有没有利用的价值!”

  “啊!”

  赵官仁可怜巴巴的望着它,可无法却从他背后猛地掷出了锁镰,一下勾住他的肩胛骨拽上了岸。

  “你们带我去哪?我想回家,我想我妈妈了……”

  无天横起手中的锁镰狞笑道:“弄丢了一魂两魄都不知道,不过能坚持到现在也算你有本事,乖乖的跟我们走吧,我带你去找丢失的魂魄!”

  “哈你这个蠢货……”

  谁知赵官仁就跟痴呆一样问道:“谁是赵官仁,你们是谁,我又是谁?”

  两道黑影手持锁镰从天空中射来,一左一右的站立在河床边,正是无法无天两兄弟。

  “赵官仁!这回看你往哪跑……”

  “什么魂?谁是傻子……”

  赵官仁脑袋一歪便晕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