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25买命钱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39 2020-11-17 17:22

  “你们是一帮穷鬼,穷鬼都该沉河……”

  斗篷人一句鄙视让六魔王目瞪狗呆,心中羞愤欲死却又无言以对,鬼才知道在这种地方还要花钱,花的还是买命钱。

  “哈哈”白溟则挑着柳眉轻笑道:“没想到啊!我居然嫁了个有钱人,人家该不会说我拜金吧?”

  “哈哈哈……”

  青冥捧着肚皮笑弯了腰,嘲笑道:“你们居然还有脸当魔王,连一张船票都买不起,我们赵家才是豪门大户,我们都是小富婆!啦啦啦……”

  “你们怎么回事啊……”

  黑般若焦急的喊道:“我一个和尚身无分文,出门都是化缘,可你们怎么也不带钱啊,谁有值钱的东西,赶紧说出来啊!”

  “哪有值钱的东西,我们要钱干什么,谁不是抢啊……”

  司命急的鬼火眼都燃烧起来了,玄夜急吼吼的喊道:“有钱有钱!我身上有块玉佩,金镶玉,买船票总够了吧?”

  “……”

  斗篷人根本就不为所动,六个大魔王开始越陷越深,眼看着就要被拉进血河里了。

  “哦!我明白了……”

  青冥突然恍悟道:“死人当然是要死人钱啦,能烧的冥纸,夫君之前给他死去的朋友汇款,没事叠了好多金元宝,难怪有钱买船票呢!”

  “闭嘴!”

  白溟凌厉的瞪了她一眼,谁知两道金光突然闪现在船上,居然是两只威武的上古英魂,玉霄宫主也同时大吼道:“快救我们!”

  “哪里跑!”

  白溟瞬间抡起巫钩劈向英魂,谁知对方非但实力不弱,还悍不畏死的用脑袋挡了一下,陨灭的同时震的白溟倒退了半步。

  “唰”一只英魂顺势抄起了三魔王,竟然夹着他们直接往河对岸跳去,三人正是司命、玄夜和玉霄宫主,早就已经沆瀣一气了。

  “砰”青冥连忙出手也打了个空,木船已经划过了河中央,三魔王脱离船体后全部恢复了实力,迅速爆出三团光芒之后,直接凌空射到了岸上,脚尖一点就不见了踪影。

  “你这个蠢货……”

  白溟惊怒的瞪着青冥骂道:“死人的世界就是魂鬼的世界,要不是你多嘴提醒他们,他们怎么可能跑掉,幸亏我当初没把你留在身边,否则早被你的口无遮拦给害死了!”

  “你才是蠢货……”

  青冥不甘示弱的叫嚷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当我稀罕留在你身边啊,我现在嫁人了,有我夫君爱我就够了,你去死吧,黄脸婆!”

  “噗通”黑般若忽然仰头倒在了地上,铁三角两人也一起倒下,三人不但全都解除了束缚,连粉化的船板也重新完整了。

  “怎么回事……”

  白溟吃惊的看向了斗篷人,谁知这货手里居然多了几个银元宝,收进袍子里才说道:“赵老板替他们三人买了船票,岸上凶险,两位夫人请慢走,有缘再乘小人的船!”

  “替我们买?”

  两个铁三角难以置信的对视了一眼,黑般若则心有余悸的跳了起来,指着白溟骂道:“愚蠢!愚蠢的妇人,平白无故树敌,看看你们夫君多会做人,你们俩根本配不上他!”

  “她干的!又不是我……”

  青冥满脸心虚的让到了一边,白溟则面色复杂的望向了岸边,实在不理解赵官仁为什么放过他们三个。

  河岸很快就在雾气中显现了,只看一条高高立起的美女蛇站在岸边,只穿了一件蛇皮小抹胸,脖子上骑着个大马猴,正趴在她脑袋上东张西望。

  “赵官仁?”

  阿瑟跟克里又震惊的站了起来,美女蛇头上的大马猴居然是赵官仁,但海后杜莎可是众所皆知的刚烈,居然愿意放下皇族的脸面,让赵官仁像坐骑一般的骑着她。

  “阿瑟!你们快上来……”

  杜莎兴奋的朝着他俩挥手,五位大魔王立即飞身跳上了岸,杜莎立即把赵官仁从脖子上拎了下来,赌气似的用尾巴扫了他一下。

  “哈哈”赵官仁上前拍着黑般若的胳膊,笑道:“老黑!实在对不住啊,撑船的就是个奸商,我的金元宝让他给坑完了,看到你们也上了船,我只能临时叠了几个,没事吧?”

  黑般若捏着两根手指愤恨道:“只差一点!我就让你媳妇给害死了,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唉”“别跟女人家一般见识,回头我打她俩屁/股,帮你出气……”

  赵官仁搂着他有说有笑的往前走,前方依旧是一大片丛林,青白双娇只能满脸古怪的跟了上去。

  “杜莎!”

  阿瑟拉住了蛇精,问道:“这究竟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救我们,而且你为什么没有制服他,这不合乎常理啊!”

  “他不是帮我买了一张船票嘛,我发誓不伤害他……”

  杜莎顺了顺披散下来的长发,低着头说道:“我没想到你们俩也在船上,发现你们遇险之后,我就答应让他……让他骑一下,然后他就帮你们买船票了,只是让他骑一下,没什么的!”

  “你在撒谎,你为什么要脱掉胸甲……”

  阿瑟握住她的手质问道:“杜莎!我们相爱一整个世纪了,我们的爱情都铭刻在宝石上,我们之间没有谎言,你不该欺骗我!”

  “哦阿瑟!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生气……”

  杜莎猛地抱住了他,泣声道:“赵官仁是个魔鬼,比永夜更可怕的魔鬼,他逼我给他跳一支蛇舞,否则就把我赶下船,我只能脱掉胸甲给他跳,但那是你的专属舞蹈,真的对不起!”

  “我就知道是这样,他就是个卑鄙的小丑……”

  阿瑟愤怒的咒骂了一声,可又柔声安慰道:“宝贝!我不要紧的,不过是一支舞蹈而已,等我们找到宝藏之后杀了他,这世上就没有其他人,再看过你的蛇舞了,对吗?”

  “是的!亲爱的,那支舞蹈只属于你……”

  杜莎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说道:“暂时不要去惹赵官仁,我们得靠他拿到宝藏,大决战开启时,永夜会把我们海族全部变成亡族,只有拿到宝藏才有反抗他的实力!”

  “捍卫你们是我的誓言……”

  阿瑟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已经受够了不死者的诅咒,受够了永夜的操控,我不会让他把你也变成亡族,死也不会!”

  “哦阿瑟!我的爱人……”

  杜莎又激动的吻了他一下,手牵着手往森林里走去。

  此时赵官仁正坐在地上吃东西,头也不抬的说道:“不急走!让司命他们先去探探路,有动静咱们再行动,你们三个分开放哨吧!”

  “我们不是你的昆仑奴,你没资格命令我们……”

  阿瑟杀气腾腾的瞪着赵官仁,小金毛也是一脸的不善,可终究是被杜莎给劝走了。

  “咦?”

  黑般若抬起头来疑惑道:“这阿瑟头上怎么冒绿气啊,莫非是受伤要降级了不成,可也不至于退步成绿火吧?”

  “吃毒蘑菇了吧,吃了毒蘑菇就会变绿……”

  赵官仁嘟嘟囔囔的啃着一袋牛肉,白溟则问道:“官仁!我们是被转移到其它空间了吗,这里不可能是祭魂塔,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地方?”

  “我觉得还是在祭魂塔内,或者是它的一部分……”

  赵官仁说道:“这地方就是座大监狱,通过层层检验才能进入囚室,留下这条后路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有条件符合者能将黑魔彻底消灭,否则直接摧毁所有进入者即可!”

  青冥也问道:“可为什么花钱就能渡河呢,这也太随便了吧?”

  “随便吗?要不是你们夫君,我们已经集体沉河了……”

  黑般若说道:“设计祭魂塔的人绝对是个奇才,想常人不敢想,反其道而行之,谁能想到烧几张纸钱就能渡河,唉多少年没这么刺/激过了,老衲感觉自己又活了一把!”

  “你们啊!就是太把这里当回事了……”

  赵官仁笑道:“你们认为镇压黑魔的地方,一定是庄严肃穆又神秘,不可能问你们要买路钱,人家正是利用了你们这种思维,将绝大部分人都弄死了!”

  “那你再叠些金元宝吧,我们一起帮你叠……”

  青冥笑嘻嘻的伸出了手,赵官仁白眼道:“你当人家弱智啊,一路花钱买过去还叫什么监狱,下一关绝对跟钱无关,对了!白素贞……哦不!杜莎为什么不是亡族?”

  “亡族缺少水军,海族的生育能力又不强……”

  白溟解释道:“杜莎跟永夜谈了条件,每年贡献一批最强战士成为亡族,剩下的就是拼命繁殖,杜莎作为海后自然有不被尸化的特权,说白了就是永夜的兵工厂,人类是他的养猪场!”

  “这样啊……”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问道:“我听说她跟阿瑟是恋人,他俩能生出孩子吗,或者杜莎给他下个蛋?”

  “杜莎是海皇名义上的遗孀,要为海皇守寡的……”

  青冥插话道:“每一世海后都在少女中选拔,至死都要保持贞洁,但海族已经半死不活了,阿瑟又是个亡族,所以海族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俩不公开秀恩爱就没人管!”

  “我擦!杜莎岂不是个黄花大闺蛇……”

  赵官仁惊奇的伸直了脑袋,但白溟却困惑道:“你为什么会对杜莎这么感兴趣,一直在打听她的事,难道你真对她动了心思不成?”

  “瞎说!”

  赵官仁起身笑道:“我又不是许仙,能对一条蛇有什么想法,她躺那我也掰不开腿啊,纯粹是没见过世面,好奇而已,你们聊着,我到后面方便一下!”

  赵官仁说完便往密林深处走去,寻寻觅觅的唱道:“我吻过你的脸,你尾巴盘在我的腰间……”

  “唰”一阵劲风突然从后方袭来,一把锁住了他的喉咙,用一根尖锐的破甲箭抵住他额头,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魔鬼,我要替阿瑟宰了你!”

  “呀呵!怎么是你啊……”

  赵官仁斜眼看着金毛弓箭手,诧异道:“阿瑟的手断了吗,为什么要你来替他动手,绿帽子不应该自己解决吗?”

  “关帽子什么事……”

  小金毛恶声说道:“杜莎受伤了,她的本命火受到了伤害,她嘴里还有你的气味,你玷污了她,玷污了我们圣洁的海后,我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件事,你给我去死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