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109镇魂珠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010 2020-11-17 17:22

  “轰” 玉石拱门毫无征兆的开启了,赵官仁直接仰头摔在了地上,抱着他的李诗诗也惊呼了一声,一骨碌滚进了骷髅塔,可她居然没有被爆头,骷髅塔就这么放她进来了。

   “吼” 一头赤鬼伸手抓向了赵官仁,凶狠地想要捏爆他脑袋。

   可就在它的大手探进门内的同时,它自己的脑袋却“砰”的一声爆了,甚至把它狠狠炸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进了群尸之中。

   “吼吼吼……”

   几头不信邪的僵尸又伸手过去抓,可无一例外都被炸掉了脑袋,连尸首都被一起轰飞了出去,好似被骷髅塔给嫌弃了,不想弄脏自己的台阶。

   “……”

   挤满僵尸的广场猛然安静了下来,乌泱泱的僵尸们竟然全都傻了眼,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姐夫!你快醒醒啊,咱们进来啦……”

   李诗诗赶紧把赵官仁拖进了塔内,赵官仁歪着脑袋已然昏迷,她只好跳起来把塔门给关上,谁知塔门又恢复了固定状态,她拼了命去推也推不动。

   “吼” 突然!

   一头巨尸战将用粗犷的嗓音大喊道:“全体代理人听令,立即进入光明塔顶层夺取镇魂珠,在塔门关闭前出来,镇魂珠一定不能落到血夫人的手上!”

   “全都让开,让我们进去……”

   不知是谁在后方大喊了起来,僵尸们赶紧让开了一条路,三十多名代理人全部冲了出来,可急吼吼的跑到台阶上一看,竟然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

   骷髅塔内看不到任何骷髅,整体都是用玉石垒砌起来的,晶莹剔透的样子跟大门一个材料。

   塔内也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场景,只是一个摆满灵牌的灵堂,点着几根正常的白蜡烛和白灯笼。

   “镇魂塔!”

   全体代理人震惊的望向灵堂上方,上面挂着一块金字匾额,“镇魂塔”三个繁体字连小学生都能认出,马上就有人惊疑道:“这怎么是我们的文字啊,不是光明塔吗?”

   “别管这么多,杀了赵官仁再说……”

   黑衣男拎着环首刀就要往塔内冲去,可林琪却急忙拽了他一把,黑衣男慌忙停在门口转过身去,竟然一把抓过身边的少妇往里扔去。

   “啊” 少妇惨呼一声摔趴在了地上,可脑袋没被炸掉也没有受伤,黑衣男这才壮起胆子走了进去。

   果然!正常人类都可以毫无阻碍的通过,三十多名代理人陆续走了进来,好奇的在灵堂内四处打量。

   “杀了他!”

   黑衣男凶狠地指向了前方,赵官仁已经被拖到了灵桌旁,李诗诗挡在他面前厉声叫道:“我是兽人,兽人……兽人都是野兽,你们要抢东西就上去抢,谁敢伤害我姐夫,我就跟他拼了!”

   “哼小丫头片子!就你还野兽……”

   一个老男人拎着古剑上前,轻蔑的朝着李诗诗一挥,李诗诗吓的急忙抱住了脑袋,谁知道屁事都没有发生,老男人也举起剑愕然道:“我的剑怎么失灵了,快看看你们的!”

   “嗡” 代理人们纷纷挥起了自己的武器,果然一个刀芒都没有发出,林琪则皱眉说道:“这塔有古怪,我们的装备全都失灵了,还是赶紧上去拿镇魂珠吧,反正赵官仁也废了!”

   “你们快看……”

   贾不纯指着上百个灵牌说道:“这灵牌上全都是繁体字,姓名也都是正常的百家姓,这塔应该是我们古人的东西!”“奇怪!”

   一个小伙也疑惑道:“最上面这些人怎么都姓赵啊,显考赵子强之神位,显考赵顶天之神位,这不会是赵家的祠堂吧,难怪赵官仁可以进来,他搞不好是这些人的子孙后代!”

   中年人摆手道:“胡扯!祠堂哪有摆外姓人灵位的道理,这种宝塔基本都是祭祀用的地方!”

   “呀!”

   一名少妇突然撸起了袖子,震惊道:“我手臂上的魔纹没了,你们快看看身上的魔纹在不在了,这塔肯定是克制僵尸的法器!”

   “魔纹没了!我的魔纹也消失了……”

   不少人都惊喜的大喊了起来,林琪也赶紧把裤子解开了,后腰上的魔纹果真消失不见了,其他人也通通消失的一干二净。

   “哼有什么可高兴的……”

   黑衣男冷声说道:“门外僵尸大军包围,塔门很快就会关闭,我们不拿到镇魂珠只有死路一条,不管这塔曾经属于谁,他们都已经战败了,现在是亡者一族的天下!”

   林琪跟着说道:“常永杰说的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再抱着任何侥幸的心理了,拿上镇魂珠交给八魔王,这样我们才能活着离开!”

   “啊!姐夫,你别死啊,不要丢下我啊……”

   李诗诗突然大哭了起来,趴在赵官仁身上又是吹气,又是按压心脏,但赵官仁始终直挺挺的躺着,看上去已经死透了。

   “哈这家伙子死了,咱们上去拿镇魂珠……”

   不少人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林琪和贾不纯也冷冷一笑,直接跟着众人往木楼梯上跑去。

   谁知道楼上根本没有隔层,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镇魂塔好似被一根大柱子给撑了起来,木楼梯一直旋转往上,恐怕有上百层楼房之高。

   “我的天呐,这也太高了吧……”

   三十多个人爬的气喘吁吁,幸亏玉石墙壁散发着荧光,否则不但得累死还什么都看不见。

   可爬着爬着突然有人惊疑道:“吔?我后面的人都去哪了,不好!有人在下面杀人,大家快……”

   “噗” 一把环首刀猛然刺穿了他的脖子,男人“咕咚”一声滚了下去。

   “你……”

   上面的女人惊愕的看着常永杰,可常永杰却猛然回过身来,一刀刺穿了她的胸口,把她扔下去就大喊道:“兄弟们快动手,镇魂珠是我们的!”

   “老大!九狱的人在偷袭……”

   “玄夜的人跟我上,咱们跟他们拼了……”

   “七煞的人不要管他们,往上冲抢珠子……”

   楼道里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女人们抱头尖叫逃窜,男人们则乒乒乓乓的打成了一团。

   没有了异能和剑芒的加持,一群人完全就是原始的近身肉搏,不断有人从楼梯上滚下去,或者被当场砍死,还有人在浑水摸鱼,仗着体力好飞快的往塔顶跑去。

   “我什么都不要,不要杀我……”

   几个女人趴在楼梯上连哭带喊,可杀红眼的男人们根本不管性别,直接将几个女人钉死在了楼梯上,跟着一窝蜂的往上跑去,领头的便是砍翻赵官仁的常永杰。

   “好亮!快停下……”

   七八个人猛然冲到了塔顶,气还没喘匀就差点亮瞎了眼,他们慌忙横起兵器并排靠在了墙边,赶紧用手遮着光亮朝前看去。

   原来顶层是个空旷大厅,圆形的空间没有窗户,抬头就能看到金灿灿的琉璃塔顶,有一道阳光从尖顶中射下来,正好打在中间一根盘龙柱上。盘龙柱足有五六米之高,顶端上悬浮着一团耀眼的白光,可能镇魂珠就在那团白光之中,只是究竟有什么根本看不清。

   “快看地上……”

   林琪突然惊呼了一声,地上居然横七竖八躺了几十具尸体,非但全是古装或者身披甲胄,而且通通都是陈年干尸,身上不是插着刀剑,便是身首异处,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批进入这里的人。

   “哼常永杰!你可真够阴险的,估计你也接到了同样的密令,要把珠子交给自己的主子是吧……”

   三男一女靠在对面的墙上,另一侧也有几个男女,其中一个就是贾不纯,三方人马全都气喘吁吁,可仍旧举着冷兵器虎视眈眈,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玩命的架势。

   “林琪!”

   贾不纯指着跟常永杰站在一起的林琪,怪异道:“你是黑般若的总代,为什么要跟九狱的人混在一起,你就不怕他们宰了你吗,八魔王都想得到镇魂珠,必然要分个你死我活!”

   “这是我老公,他赢了就是我赢了……”

   林琪很得意的挽住了常永杰,但贾不纯又嘲笑道:“哈居然又是一个绿帽子大乌龟呀,难怪你老公追着赵官仁砍,原来是知道你们俩的奸#情了,当心你老公把你也给宰了!”

   “贾玉纯!你不用在这挑拨离间……”

   林琪蔑笑道:“我老公始终都跟我在一起,赵官仁连我的手都没碰过,你们要是不想死就赶紧放下武器,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贾不纯立即对另一帮人说道:“几位大哥!他们人多势众,咱们先联手干掉他们,最后再决胜负如何?”

   “好!大家一起上……”

   对方很痛快的举起了武器,两帮人加起来足有十来个,比常永杰他们还多出两个。

   可常永杰眼珠一转后却说道:“你们没觉得这些古人死的很蹊跷吗,我看咱们还是联手把珠子先取下来,确定能拿走再商量也不迟啊!”

   一名黑脸汉子立即说道:“好!我们各出两个人叠罗汉,先把珠子给取下来试试,剩下的话待会再说!”

   “你们俩去当底座……”

   常永杰很爽快的挥了挥手,两个大男人立即上前趴在了盘龙柱上,剩下四人也挨个走过叠罗汉,最上面是一个削瘦的小伙子,他双手一撑便爬上了龙柱的顶端。

   “太亮了!我什么都看不见……”

   小伙子捂着眼睛往前摸索,柱顶不过两三个平方,他凭感觉把手给伸进了光团,忽然摸到了一颗圆圆的珠子,暖烘烘的像个小苹果,轻轻一拿就从空中取了下来。

   “喔” 众人在下方同时低呼了一声,耀眼的光芒忽然消失不见,大厅里瞬间变得一片昏暗,只剩玉石墙壁发出的荧光。

   “这里面好像有东西……”

   小伙将镇魂珠举到眼前细看,镇魂珠此时就像颗夜明珠似的,散发着绿油油的亮光,可他却突然惊叫道:“不要!不要拽我进去啊,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们快放开我啊!”

   “怎么回事?快把珠子扔下来……”

   下面的人急声大喊了起来,谁知道小伙突然双眼一翻,整个人好似晕厥了一般,竟然直挺挺的从龙柱上摔了下来。

   “咚” 小伙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砖上,直接后脑勺着地,当场摔的头开骨裂,鲜血溅了一地都是,手里的镇魂珠也滴溜溜的滚向了楼梯口。

   “抢珠子!!!”

   “邦邦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