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607惊人身份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87 2020-11-17 17:22

   “你们先出去……”

  赵官仁挥手让侍卫们出去了,捏住欧阳锦的下巴问道:“你从荣马县逃出来的吗,为什么不顺手救了他们?”

  “我救不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埋伏仁福帝姬,想绑了她交换长帝姬,可我无意中发现了暗卫曹汝阳……”

  欧阳锦说道:“当时他们只有六个人,我没多想就动手了,结果六个人全都是好手,我只抓住了一个小角色,得知郑一剑他们被关押荣马县地牢,但仁福帝姬也在那里,我一个人连县城都进不去!”

  “哈你们可真会挑地方啊,我们刚刚才研究过荣马县……”

  赵官仁笑道:“荣马县是个无关紧要的小县城,有个几千人就能攻下来,但要是有一支伏兵堵住后路,以黄羊山的险峻地形来看,一千人就能堵死几万人,你是想让我去送死吗?”

  “没有!我真的只是想救人……”

  欧阳锦急声说道:“我知道有我娘参与其中,我已经说不清楚了,可你知道我最在乎的就是沈晴文,我盗#窃尸毒粉也是为了救她,你相信我吧,我真不是他们的同伙!”

  “哼你这个没脑子的蠢货,人家说什么你都信……”

  赵官仁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很暴力的把她拖到了软塌旁,抄起根马鞭怒声说道:“人家千方百计的诱我过江,你也跑来当帮凶,背叛我,你说你该不该打,该不该抽?”

  “该抽!”

  欧阳锦哀声哭了出来,抽噎道:“可我真的没有背叛你,只要你能救出沈晴文,抽死我都可以!”

  “砰”赵官仁一脚把她踩趴在软塌上,用鞭子抵住她的脑袋说道:“该抽是吧,那你说我该抽你哪,抽几下?”

  “抽、抽哪都行,抽死我都是活该……”

  欧阳锦双手被反绑了起来,哭的泪流满面也不反抗,赵官仁毫不犹豫的抡起了马鞭,在她屁#股上横竖抽了十多下,欧阳锦咬着牙关一声不吭,只是把头埋起来呜呜的哭。

  “说!我抽的是哪……”

  赵官仁抬起脚踩在她脸上,迫使她歪起头看向自己,欧阳锦泪流满面的望着他,泣声道:“屁#股!”

  “抽的对不对?”

  “抽的对!”

  “蠢货!抽的对为什么不叫出来,你不叫老子怎么解气……”

  赵官仁又抡起鞭子横抽竖打,欧阳锦终于应声哭叫了起来,可抽了十几下赵官仁又拔出匕首来,贴在她脸上怒声问道:“你这么蠢是不是该杀,我在你脸上刻个蠢字好不好?”

  “不、不要刻我的脸,我知道错了,呜……”

  欧阳锦居然吓的瑟瑟发抖,她堂堂的超一品女侠,竟然全无反抗意识,否则她调转玄气护体,刀砍在屁#股上也不会出血。

  “你这么蠢要这么漂亮的脸干毛……”

  赵官仁拍拍她的脸割开了绳索,蹬掉皮靴后将脚放在她面前说道:“哭什么哭?给爷把袜子脱了,为它找个合适的地方摆放,放好了再抽你一顿,这次想要抽多少鞭?”

  “二……三十鞭!”

  欧阳锦仍保持着趴伏的姿势,哆哆嗦嗦的抬手脱了他的袜子,可用双手托起他的脚之后,她忽然哭着说道:“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不想这样,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放好!贱#人……”

  赵官仁又一鞭子抽了下去,抽的欧阳锦勾起腰惨哼了一声,跟着哭哭啼啼的捧起脚,主动压在了自己的脸上,双眼从脚下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哀声道:“不要骂我贱#人,求求你了!”

  “你在教我做事吗,贱#人!小贱#人……”

  赵官仁把鞭子抽的啪啪作响,实际上他抽的并不算狠,可就好像抽在了欧阳锦的心灵上一样,欧阳锦突然崩溃似的大声哭嚎,双手猛地握住他的脚,想要推开却怎么也使不出力气。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赵官仁扔下马鞭松开了脚,居高临下的说道:“如果你想做我的贱#人,你就把鞭子叼起来保持原样,以后你就是只属于我的贱#人,否则就从这里爬出去,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啊”欧阳锦一屁#股摔坐在地,疼的眉头猛皱了一下,跟着哭哭啼啼的抬起头,看了赵官仁一眼便触电般躲开,然后抹了一把眼泪趴在地上,乖乖的叼起马鞭递到他手中。

  “沈晴文是你什么人,你还爱她吗……”

  赵官仁面无表情的抬起了脚,欧阳锦顺从的趴在软塌上,托起他的脚用力压在自己脸上,泣声道:“沈晴文是我姐姐,我……现在把她当做家人,不是夫妻那种了!”

  “这就对了!不要找借口,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赵官仁轻轻抽打她的背部,蔑笑道:“你跟沈晴文是有感情,可还没有到昏头的地步,你不断的犯错就是想让我找你麻烦,因为你犯贱,想让我抽你,是不是啊小贱#人?”

  “呜我不想变成这样,我真的好害怕……”

  欧阳锦闭上眼哭道:“我想远远的躲着你,可你就像个梦魇一样,我一闭上眼就会看到你,梦里你总是拿棍子电我,但我被电的好开心,我就是个贱#人,跟我娘一样的贱#人!”

  “你说的是这个吧……”

  赵官仁拔出了腰里的电棍,欧阳锦的眼珠子瞬间就直了,瑟瑟发抖的嗯了一声,等赵官仁打开开关的时候,她居然猛吞了一口吐沫,满脸通红的摆了个顺服的姿势。

  “噼啪”“啊”欧阳锦惨叫一声翻起了白眼,双手死死揪着软塌不停抽搐,可她却没有丝毫挪开的意思,没一会便瘫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哆嗦道:“原来不是梦,你早就电过我,对吗?”

  “少说废话!爬过来给你的爷磕个头……”

  赵官仁走到行军床边大马金刀的坐下,他手下有一票兰台县的小护士,全都有欧阳锦这种心理疾病,不过她们都是后天被调教出来的毛病,但欧阳锦似乎是遗传而来。

  “爷!奴家想做您的小贱#人……”

  欧阳锦抹着眼泪爬了过来,趴在他脚边磕了个头,但赵官仁又问道:“欧阳贱!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今晚想给你的爷侍寝吗?”

  “……”

  欧阳锦的脸色一片血红,咬着红唇根本不敢看他,羞赧万分的点了点头,可赵官仁又用脚挑起她的下巴,说道:“说出来!求爷让你侍寝!”

  “爷!求、求您让奴家侍寝吧,奴家求求您了……”

  欧阳锦彻底撕下了矜持,大眼睛里充满了雾气,赵官仁便满意的笑道:“你以后只能是我的贱#人,生是我的贱奴,死是我的贱鬼,如果你再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听到了没有?”

  “奴家对天发誓,我生是您的贱奴,死是您的贱鬼,绝不敢有二心……”

  欧阳锦迫不及待的指天发誓,眼神中满是敬畏与渴望,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审问她时,那颗“送人#妻女笑呵呵”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但她这心理问题大了,不亚于卞香兰家的三夫人。

  “上来吧!我的小贱#人,把你伺候沈晴文的本事都拿出来……”

  “谢谢爷!奴家一定好好伺候您……”

  欧阳锦喜形于色,惊喜万状的爬上了行军床,等赵官仁像大爷似的躺下去之后,欧阳锦激动的双手直抖,哆哆嗦嗦的脱下了他的衣服……

  ……

  “你娘应该是个傀儡吧,控制她的男人是谁……”

  赵官仁靠在软塌上抽着事后烟,披头散发的欧阳锦只穿小衣,跪在塌边为他奉茶,头上的经历值已经变成了1,只不过她没有落红,真正的第一次算是落在了长帝姬手上。

  “应该没有!除了我爹之外,她没有过任何男人……”

  欧阳锦黯然道:“我爹在我小时时就离开了,我娘说是让她气跑了,因为她跟我有相同的毛病,她很喜欢被我爹鞭打,甚至故意犯错去找打,我爹就骂她是个贱#人,所以我打小就害怕变成她那样!”

  “我以为是沈晴文调教的你,没想到你这毛病竟是遗传……”

  赵官仁捏住她的下巴笑道:“不过我不嫌弃,看你贱贱的样子我特过瘾,咱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多般配啊!”

  “可我瞧不起我自己……”

  欧阳锦抱住他的腿哀求道:“爷!我愿做您一辈子的小贱#人,但求求您不要告诉外人,特别是沈晴文好吗,我曾经对她发过誓,永远不会变成我娘那样,我不想让她失望,她是真心对我好!”

  “这是我们主仆俩的秘密,只要你乖乖听话……”

  赵官仁拍着她的脑袋说道:“其实罗檀玩的比你更过分,不过陪自家男人怎么疯都没关系,只要出了闺房正正经经的就行,对了!你觉得不动明王究竟是什么人?”

  “我怀疑我爹追随了不动明王……”

  欧阳锦说道:“能让我娘利用我的人,恐怕只有我爹了,而且我爹消失了二十多年,我娘提起他时总是面带笑意,所以她一定知道我爹的下落,只不过在为他保守秘密!”

  “你爹叫什么……”

  “我随我娘姓,我娘叫欧阳天枢,我爹跟你同姓……”

  欧阳锦的脸蛋一红,说道:“我爹叫赵四海,我娘有时也叫他赵大官人,不过赵四海应该不是我爹的真名,有一次我娘睡迷糊了,叫了他一声云辰,我爹甩手就给了她一嘴巴,我印象颇深!”

  “云辰!天枢!怎么听起来有些熟悉呢……”

  赵官仁疑惑的抠着下巴,欧阳锦笑道:“云辰天书是皇家秘册,太祖高皇帝留下来的一本奇书,只有当朝皇上、太子以及皇太孙可以翻阅,所以听起来才有些耳熟!”

  “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外人可不知道云辰天书……”

  赵官仁皱眉说道:“我在册封大典上听到过一句,云初子冠,九方天成,这是叶家嫡子的字辈,当时谁嘀咕了一句,说皇上祖父跟云辰天书同名,还不是横死街头,那皇上他祖父岂不是叫……”

  “叶云辰!”

  欧阳锦的脸色猛然一变,赵官仁也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爹不会就是叶云辰吧,莫非老皇上没有死,一直躲在神隐门修炼请神术不成,那你岂不也是……大长帝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