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170心机魔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866 2020-11-17 17:22

  住【MM .mm.】,!

   “拜托!你能不能别研究这破刀了,就这么想看你师父脱衣服啊……”

   一行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离开古战场已经有一个来小时了,但赵官仁还在反复翻看着黑色残刀,惹的邱意寒醋意大发。百度MM,更多好看。

   赵官仁摆手道:“这不是脱衣服的事,我今天要是不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以后还怎么在鉴定界混饭吃啊!”

   “你本来就是个半吊子好吧……”

   高洁挎着弓弩好笑道:“这刀锋利度一般,不能释放刀芒,甚至不如你手上的沧澜,沧澜好歹有个加速度,能把攻击力放大百分之五十,你这破刀顶多就是运气好,才没有让别人砍断!”

   “难道这是把幸运之刃……”

   赵官仁很困惑的举起了残刀,可残破不堪的样子看上去悲催极了,他只好插&进随手捡来的刀鞘中,说道:“不管了!以后谁要敢惹我,老子就拿这刀割他,让他一刀破伤风,两天见祖宗!”

   “赵老师!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陈冉抬起腕上的手表说道:“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六个小时了,到达云溪县估计还要两个小时,哪怕我们回去一路不睡觉,什么战斗不发生,恐怕也得要十几个小时,万一再耽误点时间,咱们可就得变僵尸了!”

   “等等!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赵官仁将残刀斜挎在背上,说道:“赵元帅既然知道寺院在云溪县,并且说去了没找到,这就说明云溪县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黑魔有心掩盖寺院的地址,为什么还把豹雾图放在石头村呢?”

   邱意寒皱眉道:“你是说黑魔故弄玄虚,放出一个假地址引人过去,好设局进行伏杀吗?”

   “没错!黑魔可不是什么傻鸟……”

   赵官仁抠着下巴说道:“哪怕豹雾图无法摧毁,找个坑把图埋了就是,何必弄个战斗力不强的女鬼看守,而且女鬼脱裤子放屁,跳出来把咱们吓跑,云溪县摆明是个坑啊!”

   “让你这么一说,不是完犊子了么……”

   吕大头抱着一面虎头盾说道:“咱们唯一的希望就在云溪县,不去那还能去哪,现在折回头去营地,白溟要是一怒之下,砍了咱们的脑袋怎么办,我看他跟你搞基,只是缓兵之计而已!”

   “白溟好忽悠,关键是我也想找到寺院,拿出里面的宝贝消灭亡族……”

   赵官仁指着天说道:“你们有注意到闪电的走向吗,我不瞒你们说,我中了黑魔的诅咒,动用魂力就会遭雷劈,但之前几道闪电除了劈向我的,其余都是自南向北!”

   高洁茫然道:“寺院跟闪电有什么关系?”

   “有东西把电给吸走了,不然电子产品怎么会没电……”

   赵官仁却说道:“这里的情况跟黑暗区一样,电力都让骷髅塔吸走了,所以闪电往哪个方向跑,吸走电力的东西就在哪,我怀疑吸电的要么是白玉寺院,要么就是第十九座镇魂塔!”

   陈冉说道:“那你总不能再让雷劈几下吧,没找到寺院你先被劈死了!”

   “动动脑子!咱们可是懂科学的现代人……”

   赵官仁从兜里掏出一只杜蕾斯,撕开后把安全套吹成了小气球,将上面的润滑油全部擦 干净之后,说道:“哪位美女贡献一点碎头发出来,咱们来做个静电实验!”

   “我来吧,我头发长……”

   余小鱼很干脆的解开马尾辫,用刀割了一小截下来,打开一张纸巾放在了中间。百度MM,更多好看。

   “举到脑袋边上……”

   赵官仁用气球在她脑袋上一顿摩擦,迅速转移到纸巾上方,一片碎头发马上就被静电吸了起来,可眨眼间又落了回去。

   “哈哈看出什么了没有……”

   赵官仁来回做了几次试验,可大伙全是一脸懵逼,唯有许雅蓉惊呼道:“我明白了,总是右边的头发先落下,说明右边的静电先被吸走了,右边是……东北方向!”

   “聪明!”

   赵官仁笑着说道:“吸电器肯定在东北方向,那是乌云遮天的元凶,而且闪电的时候是朝着正北方,咱们现在已经走过头了,更加说明云溪县是个坑,黑魔耍了所有人!”

   “可以啊!你还真是个天才……”

   高洁笑着捶了他一拳,赵官仁泄掉气球后说道:“接下来咱们要是看到了人类,绝对是白溟的总代理,白溟能感知你们的方位,只要她的代理人没死,她一定会派过来跟踪我们,她对我可不放心!”

   “来一个就宰一个,打不过白溟还打不过他们吗……”

   高洁很傲娇的举起了弓弩,赵官仁便招手往东北方向走去,走上一段距离便做个小实验,直到静电方向变成了正东方,他们才再次转向。

   “这是要往回跑啊,黑魔可真够鸡贼的……”

   吕大头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赵官仁则说道:“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东走,一定能找到目标,咱们加快速度吧,再耽误下去真得变僵尸了!”

   大伙全都加速小跑起来,如今除了赵官仁这个修炼废柴,其他人最低也是绿三等,完全可以把魂力转化成体力,一路跑起来不停也没有多大问题,甚至连吕大头都不再喊累了。

   “我擦!这又跑回镇远县了啊……”

   大伙陆续停在了一座小山上,远远就能看见火光冲天的城池,只不过身在他们的右侧,要么翻山过去,要么就得绕回城里再走老路。

   “他妈的!”

   赵官仁做完实验后便骂道:“黑魔那个老不死的,居然来了个南辕北辙,咱们还得一直往东跑,这下真是屎壳螂碰上拉稀的――白跑一趟!”

   “妈呀!我估计得跑过营地了……”

   大伙全都郁闷的要死,一整天的路都算白跑了,那么多人也算白死了,但也只能跟着赵官仁继续前进。

   不过他们猜的一点都没错,这一顿跑硬是接近了出发时的营地,要不是大家全都晋级了,这么下去非把腿给跑断不可,饶是如此也歇了两次,吃了顿干粮后才有力气。

   “白溟肯定在奇怪,咱们怎么往反方向跑了……”

   苟货小队走入了第一次劫道的山林,赵官仁拎着残刀说道:“我不担心八魔王,只担心撞到魔人大军的屁&股上,营地后方的区域没被人清理过,稀奇古怪的东西肯定不少!”

   “咦?山下怎么有火光,难道还有人没走吗……”

   余小鱼突然抬手示意大家停下,赵官仁立即 掏出了望远镜,猫腰跑到了山腰间的空地上,可举起望远镜一看却惊呆了。

   营地里居然杀的血流成河,偏偏还不是魔人大军动的手,满地都是堡垒人的尸体,甚至从衣着上他就能一眼认出来,一共是三方在混战,红枫小堡和麒麟大堡在围殴江东军团。

   “怎么现在就掐起来了,不对啊……”

   赵官仁纳闷的嘀咕着,其实三方人马说白了只有两家,江东霸主郑家在打赤山堡的蓝家,不过蓝家人好像逆袭了,尸体大多数都是郑家的人,有几个人他还见过。

   “啊” 一声尖叫突然从营地中响起,只看两个女人被拖到了火堆旁,让一大群汉子给围在了中间,撕开她们的衣服就要霸王硬上弓。

   “我擦!这不是小丁么,怎么让江修军团的人给抓了……”

   吕大头惊讶的蹲到了赵官仁身边,两个即将被糟蹋的女人他们都认识,一个是学院小领导,另一个则是新任会长赵壁虎,从红枫堡带来的女秘书。

   “祸不及妻儿!你们别碰我女人……”

   林子里忽然传来了一声悲愤的叫喊,只看赵壁虎被人给押了出来,老脸都让人打成了猪头,鼻血流了一胸口都是。

   “哈哈” 王幺幺也带着贾奶莎走了出来,挥手笑道:“弟兄们待会再玩,咱们先听听赵会长怎么说!”

   “啪” 贾奶莎上前抽了赵壁虎一个大嘴巴,揪住他头发狞笑道:“蠢猪!凭你也想偷袭咱们,你当你是赵贱&人啊,赶紧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白溟的总代理?”

   “你眼睛瞎了吧,好好看看我的后颈……”

   赵壁虎怒不可遏的歪过了头去,贾奶莎看了眼便惊呼道:“姐!白溟给他的魔纹没有了,他肯定是其他魔王的人!”

   “什么?”

   王幺幺快步走上来查看,跟着皱眉道:“赵刚!你究竟是谁的代理人,白溟是不是你们放进城里来的,只要你老实交代,我就放过你的女人!”

   “王妖精!你要蠢到什么时候……”

   赵壁虎跪在地上怨毒的瞪着她,说道:“江东大堡除了我们郑家,只有蓝家人才能把白溟放进来,白溟的总代就是你们蓝家人,否则蓝千秋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你这个外戚连屁都不知道!”

   “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王幺幺怒声说道:“蓝千秋是我大姨,她联合白溟我能不知道吗,你们到底是谁的人,为什么要偷袭我,快说!”

   “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告诉你……”

   赵壁虎昂起头说道:“我们的靠山是黑暗之主,他的得力干将血夫人,一直在跟我们红枫堡合作,白溟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让我阻止你们寻找寺院,你还敢说蓝千秋不是白溟的人吗?”

   “哼是就是吧!反正现在大家都是代理人,但我只能送你去见阎王了……”

   王幺幺冷冷的挥了挥手,她的手下抬起刀就要结果了赵壁虎,谁知道秘境大门却轰然被撞开了,一道黑影急速从外面射了进来……

   (我知道我超时了,不过总算是在凌晨补上了,同时感谢9527书友的盟主打赏,谢谢支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