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27卞小态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56 2020-11-17 17:22

  “张贤弟!为兄方才喝多了几杯猫尿,切莫怪罪啊……”

  肾虚公子站在二楼的厢房之中,亲手给赵官仁尴尬的斟酒,桌上还放了两张千两的银票。

  “不妨事!我一猜你就是喝多了……”

  赵官仁拍着他手臂说道:“大庭广众之下你让我怎么说,只能公事公办嘛,而且我特意先来你这,只为帮你家洗脱嫌疑嘛,万一让歹人栽赃了如何是好,这可是掉脑袋的死罪啊!”

  “贤弟说的极是,为兄莽撞了……”

  谢公子急忙拿起银票塞给他,跟着用力拍了拍手,四位盖着红头巾的姑娘立即推门而入,从头到脚一水红,默默地走到旁边站成了一排。

  “谢兄这是要给我介绍媳妇吗……”

  赵官仁十分玩味的点上了一根香烟,谁知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娇笑,有位女子笑道:“张大人的良配,定是国色天香、知书达理的千金大小姐,小女子不过是请大人歇歇脚而已!”

  “哟这位是……”

  赵官仁惊讶的朝外望去,只看一位美艳的小少妇走了进来,一袭拖地的紫色纱裙,一件真丝裹胸露出了事业线,这下是正儿八经的丰满美人,霸道的身材能让柳岩都掩面羞走。

  “呵呵伎妾柳氏,这馆子就是她的买卖……”

  肾虚公子很得意的坐了下来,赵官仁展开追魂眼一看,这小娘们的经历值仅仅只有两人次,看来除了肾虚公子之外,她只服侍过一人,果然是肾虚公子最宠的小妾。

  “妾身柳氏!见过张大人……”

  柳氏娉娉婷婷的走过来曲腿行礼,跪坐在矮桌旁笑道:“这四位都是妾身楼子里最漂亮的姑娘,全是清清白白的身子,虽不是良配,但定是良伴,大人可不要跟妾身客套哟!”

  “有你漂亮吗……”

  赵官仁轻佻的笑了一笑,摆手道:“说个笑!本官有公务在身,哪能办差办到青楼里来,万一明天州府的人问起,本官平白惹了一身骚,咱们还是聊一聊正事吧,谢兄!”

  “你们先下去……”

  肾虚公子挥手让四位姑娘离开了,倒是柳氏先笑道:“大人!您的属下已经查探清楚了,我们后院的枯井早已废弃,用石头堵了个结实,有人想投毒也投不进去,更何况后院不准外人进入!”

  “你们得跟我说实话,我才能帮你们……”

  赵官仁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应该打探清楚了,衙门里死了一堆人,如此大事定会惊动天子,但出事的地方并不是源头,而且两名女尸人身穿绸缎,所以才找到你们这里来了!”

  “贤弟!”

  肾虚公子疑惑道:“我并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我听闻,尸人在你家的老宅里被寻获,怎的找到这里来了?”

  “这还不是托你爹的福……”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昨夜有两个贼人潜入我家,竟是你爹派来打探消息的,后来我把他们剁了投尸枯井,血腥气引来了尸人,它们是顺着井道一路爬过来的!”

  “绝不是我们的人,观月阁……”

  “砰”肾虚刚想说话就被柳氏踢了一脚,柳氏笑道:“大人!妾身这里并无人员失踪或被害,不过上个月有位小公子,在我这赎走了两位倡优,那位小公子有不良癖好,喜欢折磨女人呢!”

  赵官仁惊愕道:“不会是卞家小少爷吧?”

  “大人果然消息灵通呢,这都知晓……”

  柳氏低声道:“那小废物人小瘾大,他老娘又管的紧,他时常借机溜到我这里来,我特别给他开了一个后门,但他喜欢邪门歪道,经常把我的姑娘打的死去活来,不是出手大方谁接啊!”

  “可卞家不在这附近啊,人家在城南好不好……”

  赵官仁摊手看着她,但柳氏又摆手道:“大人有所不知,那小鬼有座外宅,养了几个粉头,赎走的丫头也被他养在那,您猜那地方在哪,您家老宅旁边的马市街!”

  “你们这是要让卞家灭门啊……”

  赵官仁直起身来看着她,柳氏连忙叫屈道:“大人呀!您这可真是冤枉死奴家了,奴家只是给您提供消息,是不是卞家还不知道呢,您可不能把屎盆子扣在奴家头上呀!”

  “贤弟!”

  肾虚公子连忙起身说道:“您就当柳氏什么都没说,这事咱也不掺和,弄不好可就把脑袋搞丢了,为兄也希望你能秉公处理!”

  “放心!我不会瞎说的……”

  赵官仁爽快的起身往外走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灭门可不止这个价,你们懂的!”

  “大人慢走,得闲过来玩啊……”

  柳氏面不改色的把他送了出去,跟着迅速关上了房门,低声说道:“这姓张的可真够精明的,我让他吓出了一脑子的汗,他究竟是哪条线上的呀?”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早跟你说过,言多必失……”

  肾虚公子点上香烟猛抽了几口,皱眉道:“宋吃猪说的没错,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赶紧派几人过去打探消息,实在不行你就亲自去找他,我看他对你很有兴趣!”

  “奴家这身子谁没有兴趣啊……”

  柳氏傲娇的挺了挺胸脯,说道:“少爷!您赶紧回去让老爷拿个主意,张天生嘴大吃四方,我送上门不打紧,可别便宜让人占了,回头再翻脸不认账,这可是灭门的大事啊!”

  “呸少他娘的乌鸦嘴,我这就回去……”

  ……

  “屋子围起来,一个都不要放跑……”

  赵官仁站在一座雅致的小别院外,十几名衙役迅速翻.墙而入,手里全都拎着军用的弓弩,两名班头更是一脚踹开了院门,冲进去就制住了门房老太,捂住嘴不让她叫喊。

  “大人!这就有口枯井,压了石头……”

  一名衙役举灯站在角落的花园中,内宅已经被人包围了起来,不过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亮了这么多灯也没惊醒屋内的人,但是从晾晒的衣服来看,应该全都是女人。

  “你们把石头搬开查看……”

  赵官仁抽出了一把军用钢刀,走到正屋前用追魂眼左右一看,两侧的卧房内居然睡了七八个姑娘,他立刻一脚踹开了屋门,举着煤油灯大步而入。

  “啊!!!”

  屋里瞬间响起了一片惊叫声,姑娘们手忙脚乱的往床下爬,赵官仁立即大声喝道:“官府办案!全都穿上衣服到外面来,谁敢逃跑,杀无赦!”

  “官差!是官差……”

  姑娘们惊恐的点亮了油灯,披头散发的套上衣服后,颤巍巍的走到堂屋中一瞧,门外全都是举着弓弩的衙役,八个女孩赶紧跪在地上磕头。

  “屋主是谁?这里没男人吗……”

  赵官仁皱眉打量着八个女孩,她们身上都带着各种新旧伤痕,有的伤口甚至尚未痊愈,但她们全都穿着绫罗绸缎,身子养的白白胖胖,伙食一看就不差。

  “卞、卞家小少爷的私宅,他不常来……”

  一位姑娘垂着头答话,赵官仁蹲下来说道:“抬头看着我,你们往井里扔过几个死人,什么时候扔的,除了人还扔过什么?”

  “不是我们扔的,与我等无关……”

  八个女孩全都惊恐的摇着头,等赵官仁又呵斥了一声后,领头的姑娘又颤声说道:“那、那都是小少爷打死的,他已经向官府交过罚银了,如何处理的我等并不知晓!”

  “你嘴硬是吧,给我把她押回大牢,好好招呼……”

  赵官仁将她一把拽趴在地上,这小娘们身上几乎没什么新伤,肯定是最受宠的一个,但对方立马惊叫道:“不关奴家的事,小少爷不准我们乱说,奴家不敢不听话呀!”

  “那你还不照实说,想进大牢吗?”

  “我说、我说!少爷打死了好几个……”

  姑娘哀声说道:“少爷喜欢听女人惨叫,经常用不同法子折磨我们,还逼我们互相折磨,前后共有六人不堪折辱,死的死、逃的逃,死了的都弃到那、那口井里了!”

  “他妈的!这个小变态……”

  赵官仁怒不可遏的咒骂着,一名班头忽然跑了进来,抱拳说道:“大人!在枯井中发现两具骸骨,一只被石头压住的女尸人,已经被我等射杀,这里应该就是出尸人的源头!”

  “不要这么武断,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

  赵官仁退到他身边耳语道:“你去请卞家大小姐过来,只带一个人去,不要跟下人说什么,只说有紧急要务,见了大小姐再点一下,明白吗?”

  “卑职明白!”

  班头立即带上伙计跑了出去,赵官仁让女孩们全都去院里蹲着,只留下了领头的姑娘,说道:“你要想活命就老实交代,你们在井里扔过什么东西,尸首为何会诈尸?”

  “奴、奴家不知啊……”

  姑娘哆哆嗦嗦的说道:“我等日前听到井里有怪声,以为是冤死的姐妹化作了厉鬼,入了夜都不敢开窗,不知是有人诈了尸,要不大人去密室中看看吧,小少爷不准我等入内!”

  “带我去!”

  赵官仁拎起了地上的油灯,姑娘赶紧爬起来往后院走去,后院中还有间很大的屋子,推开门便闻到了一股尿臊味,只看空旷的地面上,扔满了各种折磨人的工具。

  “我擦!”

  赵官仁捂着鼻子跨了进去,惊讶道:“这小子很时髦嘛,红绳都会玩,咦?这是什么东西的尾巴?”

  “大人请随我来……”

  姑娘满脸通红的往里屋走去,进入了一间简单的书房后,她用力推开了一组书架,露出了一扇挂着铜锁的木门,赵官仁立即上前劈开了挂锁,一脚踢开木门躲到旁边。

  “唰唰唰……”

  一排钢钉突然从密室中射出,险些射中了门边的姑娘,吓的她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惊恐的摆手道:“奴家不知啊,奴家真的不知啊!”

  “他妈的!老子就知道小变态不是好鸟……”

  赵官仁不屑的走到了门口,可等他提灯进门一看,瞬间被里面的东西给惊呆了,失口说道:“不会吧!难道穿越者是这小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