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33第1夜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412 2020-11-17 17:22

   一晃就是凌晨两点半了,地下一层的歌舞厅让人搜刮一空,家具全被搬去堵通道了,派了些人轮流值守之后,大伙还是愿意躲在更安全的旱冰场,用硬纸板打个地铺就能睡觉了。

  “嗝”赵官仁靠在老板椅上打着饱嗝,三间仓库他占了两间,最外面一间让给了曲妖精等人,大伙自制了不少简易油灯,还有手电和蜡烛可以使用,照明倒是不成问题。

  “老板!这么多代理人会不会搞事情啊……”

  周淼和张新月坐在办公桌对面,李诗诗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偌大的两间仓库仅有他们四个人,这就是赵官仁霸道的地方,他的地盘一定要最大最宽敞,妞也得比人家的漂亮。

  “废话!不搞事情他们来干吗……”

  赵官仁拿了根牙签剔着牙,说道:“白溟对我还是有所保留,没有跟我说实话,但我估计亡族是想守株待兔,等黑魂找到薄弱点之后,他们派人钻出去提供坐标,再一鼓作气入侵地球!”

  “代理人的魔纹真会失效吗……”

  张新月压低了声音,赵官仁摇头道:“代理人要是出去了,效果跟亡族出去一个样,有魔纹的人一个都不能回去,但他们要是知道魔纹不会失效,那可就得玩命了,所以这事千万不能说出去!”

  “明白!”

  张新月点头问道:“仁哥!我能拿些压缩饼干给秋姐和吕楠吗,她们肚子饿的咕咕叫了,说饿的都想喝油了!”

  “偷偷的给,不能让别人发现,不然会出大事……”

  赵官仁站起来说道:“咱们要是找不到裂缝的话,同样要在这里待上五天,确定了下一步任务才能行动,但五天足够把一个人饿到发疯,况且把代理人饿到腿软,咱们才好一一解决!”

  “你不会要把他们都……”

  周淼吃惊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们不死人类就得灭绝……”

  赵官仁认真道:“手枪|你们已经学会用了,发现不对立即开枪,这种地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尤其是月月,一定不能让人知道罗盘在你身上,明白吗?”

  “知道!我会多加小心的……”

  张新月用力的点了点头,赵官仁挎上个腰包就往外走,但周淼却诧异道:“你去哪呀,不睡觉了吗?”

  “你以为这里是度假胜地啊……”

  赵官仁回头说道:“这鬼地方内忧外患,我不趁夜做点分化工作,回头能被人宰了割肉吃,你们也等着被人轮流糟蹋吧,人心绝对比你们想象的更险恶,代理人可都是真正的邪恶之徒!”

  赵官仁说完就走了出去,打开外间仓库一看,男男女女睡了一地都是,跟当初在冷库里差不多,不过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大部分人都呼呼大睡了,只有零星几个还在窃窃私语。

  “赵总!”

  林蕊忽然从门边的地铺上坐了起来,原本睡在她身边的曲妖精不见了,她咬着红唇眼波流转,白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一副老娘屁|股都洗好了,你怎么还不来撩我的模样。

  “早点休息!”

  赵官仁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没想到这娘们如此胆肥,满地都是人也敢当众发骚,而旱冰场也是一样,地上密密麻麻的睡满了人,代理人们则占据了办公室和房间,魂体都被赶到了楼上。

  “小赵!”

  曲妖精正好从通道里走了下来,手里拎着一把生锈的剁骨刀,赵官仁知道他是操心的命,招招手带他走进了消防楼道,确认楼上没人之后,拔出一把手枪|递给了他。

  曲妖精惊讶道:“你给我枪|干吗,这东西能打死魂怪吗?”

  “我让你打|人,不是让你打魂怪……”

  赵官仁关上楼道门说道:“上次我去接严谨你正巧看到了,其实我跟她是地下情人,在她离婚之前我们就在一起了,为了保全她的名声,我才故意装作骚扰她!”

  “我猜到了……”

  曲妖精苦笑道:“我见严老师上车就亲了你一下,我就猜到你们可能是在演戏了,但我真没想到严老师会跟你……唉不说了!”

  “你是觉得严谨很正经,根本不像婚内出轨的女人对吧……”

  赵官仁笑道:“我要说每次都是严谨勾引我,甚至想让我杀了她前夫,恐怕会颠覆你的三观吧,所以没有人可以真正了解另一个人,哪怕是跟你同床共枕的老婆!”

  曲妖精愣怔道:“你拐弯抹角的想说什么,话里有话啊?”

  “老曲!其实你心里早就有疑虑了,只是不愿相信对吗……”

  赵官仁正色道:“林蕊已经不是你认识的好老婆了,严谨不止一次看到林蕊跟别人开房,而且都是不同的年轻小伙,林蕊刚刚还解开衣扣挑逗我,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

  曲妖精惊怒道:“不可能,你撒谎!”

  “林蕊穿的是黑色文胸,对吗……”

  赵官仁摇着头说道:“不过这不能怪她,她控制不了自己,严谨早就跟我说过,她判断林蕊的精神出了问题,她是一个非常偏执的精神病人,所以你得帮助她,而不是生她的气!”

  “我早就应该猜到,这全都怪我……”

  曲妖精颓然倒在了墙上,哀声说道:“其实早有人跟我说过,在上班期间看到她从酒店出来,我还发现她偷偷藏起的丁字裤,可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亏我还是个医生!”

  “老曲!你是医生,你明白这种病人有多极端……”

  赵官仁说道:“林蕊的人格已经扭曲了,她想让所有人都膜拜她,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在这种地方又没有药物治疗,你一定要把她看紧了,不要相信她说的话,等出去了再想办法!”

  赵官仁掏出了几袋压缩饼干,递给他说道:“不要让孔处长那帮人接近她,代理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再检查一下林蕊的全身,看看有没有魔纹!”

  “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

  曲妖精红着眼满脸复杂的走了出去,而赵官仁又轻叹了一口气,林蕊是不是精神病他不知道,但要不这么说的话,曲妖精根本接受不了,为了帮他自己也是操碎了心。

  “吱”赵官仁拽开地下一层大门走了出去,空旷的停车里仅有两台破面包,几个男人躲在车里点了盏油灯,放哨的任务都交给了魂体。

  “做了鬼胆子还这么小,滚到出入口守着去……”

  赵官仁用手电照向了角落,几个魂体慌忙散开了,面包车里的人见他出来查岗了,赶紧打开门表示自己没偷懒。

  “机灵点!听着外面的动静……”

  赵官仁四处看了看之后,便举着手电走进了歌舞厅,老旧的舞厅里空无一人,家具几乎都被人搬光了,最深处的储藏室也被反锁了起来,魂体全部被关在了里面。

  “吱”赵官仁推开了一间K房的门,一位红衣空姐正靠墙而坐,面前点了一根香薰蜡烛,正是张新月的长腿小徒弟吕楠,见他来了急忙起身说道:“哥!我……我以后就听你安排了!”

  “你这样的怎么会是代理人,魔纹让我看看……”

  赵官仁关上门坐到了破木箱上,白溟选择代理人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一般人可入不了她的法眼,特别是这种未经人事的小处子,放不开又没有经验,根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我也不想啊,我纯粹是凑数的……”

  吕楠急忙蹲到了他面前,撩起披散的长发转过身去,露出了后颈上的一小块魔纹。

  “哈白溟怎么会选你啊……”

  赵官仁差点没笑喷出来,这小空姐显然是把青冥跟白溟搞混了,这分明就是他小老婆秦碧青的印记嘛,一般人不细看倒是分不出来,但他这个一家之主自然能轻易分辨。

  “当时只有我跟秋姐在一起,白溟突然从窗户外面跳进来,一身黑袍跟死神一样,秋姐当场就被吓晕了……”

  吕楠郁闷道:“白溟看到我就鄙视我,说怎么就剩你这么个玩意,不想死就照我说的做,然后就让我来这里等命令,我谁都没敢说,秋姐也不知道这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了!”

  赵官仁掏出罐八宝粥递给她,问道:“我让你在邓火火身边打探消息,你打探的怎么样了?”

  “谢谢哥!”

  吕楠坐到他身边说道:“你猜的真准,邓火火果然也是个代理人,我看到他身上的魔纹了,还有些代理人也没站出来,躲在暗中不知道搞什么鬼名堂,他们还有人暗中结盟了,说不能任由你摆布!”

  “啊”突然!

  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赵官仁连忙拽开门跑了出去,可跑到厕所门口声音却消失了,只看一个女人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拍着胸口笑道:“没事、没事!一只老鼠吓了我一跳!”

  “老鼠?”

  赵官仁走进女厕所来回照了照,忽然发现地上有打斗挣扎的痕迹,他立即回身大喊了一声站住,谁知对方居然拔腿就跑。

  “拦住她!”

  赵官仁大喝一声掷出了旗杆,可对方竟然“唰”的一下人魂分离,旗杆瞬间刺穿了女人的后心,但灰色的魂体却贼快的顺墙跑了,冲过来的哨兵们根本就没注意到。

  “光头强!”

  赵官仁震惊的冲了出去,他刚刚看的非常清楚,那只特殊的灰色魂体,正是被他一枪|打|死的光头强。

  “老婆!!!”

  一名哨兵痛心疾首的嘶喊了起来,赵官仁眉头一皱,心知上了“光头强”的当了,在别人眼里看来,他又无缘无故杀了一个女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