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673迷幻杀阵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41 2020-11-17 17:22

  “啊!!!”

   一阵惨叫响彻了山林,猛冲而来的乌族人被射翻一片,全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他们甚至连射来的弩箭都没看见,而赵官仁的骑兵全都带了折叠盾,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后,顿时发现了“暗箭”。

   “自己人!不要杀……”

   赵官仁赶紧拍打身边的属下,生怕自己的声音传递不出去,但悬崖边的人都听见了,只是对面的自己人却充耳不闻,两名大宗师同时一跃而起,竟然凌空朝他们轰击过来。

   “小心!大招……”

   赵官仁玩命的释放体内玄气,可要命的事马上就出现了,他的追魂眼能够看到对方,但在普通的肉眼当中,两名大宗师根本没有出手,除了他没人发现两人已经跃上了半空。

   “天上!”

   欧阳锦一看赵官仁朝天攻击,赶紧大叫一声出了手,可他俩叠一块都不是大宗师,等两名大宗师的攻击到了近前,剩下的人才猛然察觉不对,慌乱之下只能顶盾硬扛。

   “咚咚” 强悍的攻击一下把他们炸飞出去,三名土夫子当场碎体而亡,牛筋长绳一下就崩开了,众人被炸的东倒西歪,葛洛洛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她的族人更是狂吐鲜血。

   “栗子!在你面前,快打晕他们……”

   赵官仁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赶紧一刀砍断了腰间的绳索,但幻境明显是在偏帮对方,他们看到的全都是假象,可对方却把他们看的清清楚楚,两帮人直接冲杀在了一起。

   “老爷!你不要过去,快回来啊……”

   欧阳锦急声大叫了起来,赵官仁下意识回头一看,立马发现她就像睁眼瞎一样,竟冲着一名骑兵猛冲了过去,对方双眼血红的高举长刀,也不知把她看成了什么,凶狠地朝她头上砍去。

   “躲开!那不是我……”

   赵官仁猛冲过去一记刀芒,晃了个虚招将对方打晕在地,可欧阳锦却突然朝他劈了过来,赵官仁气的差点骂娘,该死的幻境居然实时监控着他们,不断用障眼法骗他们自相残杀。

   “砰” 一颗信号弹突然射在了地上,非常罕见的变色烟花,欧阳锦等人见到烟花立即后退蹲下,刚来的骑兵们也是一愣,同样做出了后退下蹲的动作,还将长刀挡在了头上。

   “杀啊!!!”

   十多个乌族人不认得烟花,疯狂的朝其他人攻了过去,唯一不受阻碍的赵官仁立即出手,很快就将他们打晕在地,剩下的人全都互相分开,不停用刀背在身边挥舞。

   “当!当当当……”

   赵官仁有节奏的用刀敲击地面,即使幻境可以遮蔽敲击声,但地面的震动感却改变不了,被迷惑的骑兵们纷纷竖起了耳朵,只有赵家军的人才知道,这是按兵不动的命令。

   “老板!你在哪,有个假货在骚扰咱们……”

   吕大头手按地面急声大喊了起来,赵官仁喊了几声他也听不见,只能走上前挨个拽起他们腰间的绳索,将他们重新拴在了一起,他们互相一接触,幻象立刻自动破除了。

   “他娘的!原来是自己人啊……”

   大伙全都气急败坏的咒骂了起来,几名乌族人更是痛哭流涕,他们杀的都是自己兄弟,而幻境似乎也知道骗不下去了,刚来的骑兵们也脱离了迷惑,十几个人这才懵逼的站了起来。

   “洛洛!你快醒醒啊……”

   吕大头心疼的抱起了葛洛洛,骑兵们则瞠目结舌的环顾左右,幸好他们的身手都不错,除了几个昏迷的也就轻伤,等赵官仁解释了一番之后,新来的人这 才恍然大悟。

   “好狠毒的迷魂阵啊……”

   一名新来的大宗师怒骂道:“多亏王爷早有提醒,让咱们做好了应对幻境的准备,否则非得杀个你死我活不可,而且光这一座悬崖峭壁,就能害死绝大多数的人!”

   “老爷!”

   欧阳锦急声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幻境蒙蔽了咱们的视觉和听觉,要是再把更多的人诱骗过来,咱们又会变成睁眼瞎,而且听到的都不能相信,肯定会死伤惨重!”

   “吴启康!响片列阵,石头为记……”

   赵官仁立即下了命令,战士们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响片是很简单的预警装置,只要踩上去就会咔咔响,脚感也不同寻常,只要在响片旁摆出石头暗记,自己人看到或摸到就会明白。

   “分成两队,绳索不要松开……”

   骑兵们立刻行动了起来,悬崖边有几十米宽的空地,他们将响片在森林外摆成两排,石头暗记更是堆了十几堆,剩下的事就是等了,但此时的日头已经快落山了。

   “妈蛋!不会不来了吧……”

   赵官仁揉了揉酸胀的眼珠子,追魂眼虽然不会消耗太多玄气,可一直开着会充血难受,他为了不让自己变瞎,只能开一会歇一会,但一直等到天黑都没看到有人过来。

   “老板!”

   吕大头搀着苏醒过来的葛洛洛,上前问道:“不是说想啥来啥,还会有很恐怖的东西吗,怎么一样都没出现,而且这跟葛楚楚说的不一样啊,什么自成一个世界,其他人不也过来窜门了吗?”

   “哼哼” 赵官仁表情古怪的笑了一声,说道:“可能幻境也没遇过咱们这样的吧,你们觉得什么东西最可怕?”

   “尸人大军吧!”

   一名骑兵看了看战友们,说道:“除此之外好像也没啥可怕的了,反正鬼魅不就那么回事嘛,敢来咱就干呗,况且尸人大军不可能出现在这,真要来了肯定是幻觉!”

   “嗯!”

   吕大头也点头道:“之前我还挺怕毒蛇,可是有玩蛇的乌族人在这,来多少毒蛇咱也不怕,估计这就是没出现恐怖场面的原因吧?”

   “没错!我要是幻境的操控者,我也拿你们没辙……”

   赵官仁点上一根香烟笑道:“江山已经在咱们手中,财色诱惑对你们不起作用,而且咱们又无所畏惧,玩恐怖片就是徒增笑柄,但这么牛掰的幻境,肯定不止这点把戏!”

   “王爷!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咱们,只是看不见……”

   栗子男忽然认真的看向了他,而吕大头也附和道:“我早就有这种感觉了,说不定就是黑木轲在附近,否则他们不会让咱们独闯仙女墓,老杂种正等着坐享其成呢!”

   “走吧!幻境识破咱们的伎俩了,不会再来人了……”

   赵官仁打开手电站了起来,他的手下仍有六十多人不知所踪,但眼下的情况只能继续前进,骑兵们已经做好了火把,还有人拿出了马灯,在黑夜里赶路倒是不成问题。

   一行人沿着山路往悬崖下走去,欧阳锦削了一根长木棍探测路面,居然平平安安的走了半个多小时,但路边不时出现遗骸,说明不止他们是聪明人,最致命的地方还没到。

   “卧^槽!不是说不玩恐怖片的吗……”

   吕大头停下脚步骂了一声,前方竟然出现了一大片沼泽地,可沼泽地不但被黄色的毒瘴所笼罩,还有无数的手臂在其中摇摆,好似地狱中的恶鬼在朝他们招手,看的人连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难道有尸人在下面吗……”

   欧阳锦狐疑的射出了一颗信号弹,红光照亮了漆黑的沼泽,惨白且浮肿的手臂也被照亮了,密密麻麻的在冒泡的沼泽里摇晃,黄色的毒瘴笼罩其上,让整片沼泽显得朦胧又阴森。

   “不是尸人,否则一定会死气冲天……”

   赵官仁用手电左右照了照,忽然发现左前方有一条石板路,石板下面都垫着大量岩石,两侧也没有见鬼的死人手在招摇,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王爷!我来开道吧,我先上桥试试……”

   一名骑兵戴紧脸上的口罩,松开腰里的绳子就想上前,但赵官仁却一把拽住他说道:“这么快就忘了吗,不要相信你希望看到的东西,你要是走过去,恐怕就会变成下面的一员!”

   “那如何过去,这片沼泽太大了……”

   骑兵无奈的退后了两步,赵官仁上前抬起了刀来,轻轻戳了戳沼泽地里的一只手,有弹性的触感分明不是假货。

   “哗” 突然!

   一颗泥呼呼的人头从沼泽里冒了出来,居然是个有鼻子有眼的女人,但她却惊恐的叫喊道:“狗儿子快救我,我是妈妈呀!”

   “操!”

   赵官仁愤怒的爆了粗口,想也不想就猛然退后,但他愤怒的原因不是有人冒充他老娘,而是被窥探到了心底的秘密,对方既然能模仿他老娘,自然会知道他所有的事情。

   “儿子!官仁!不要丢下妈妈不管呀,快救救我……”

   沙小红哭喊着从沼泽里爬了出来,能看到她的不止赵官仁一个,大伙全都吃惊的望着她,欧阳锦更是结巴道:“这、这是我婆婆的样子吗,幻境为何连这种事都知道啊?”

   “娘!”

   一名骑兵突然惊呼了起来,刚想说话的赵官仁一怔,沼泽地里居然接二连三的往外爬人,男的女的全部都有,而大伙也接连的喊爹喊娘喊媳妇,甚至连吕大头的老娘都出现了。

   “不要管!这全都是假的,咱们原路返回……”

   赵官仁急忙大喊了起来,谁知众人对他的话居然充耳不闻,他的声音显然又被“屏蔽”了,而大批的死人不断从沼泽地里爬出来,尽管大家都知道陷入了幻境中,但心理和生理全都有本能的反应。

   “儿啊!快把娘扶起来,娘想你啊……”

   泥人们全都爬到了众人的脚边,一个个哭喊着卖惨博同情,赵官仁急忙拉扯着绳索往后退,但突然就听“呼啦”一声,沙小红竟然猛地站到了他身后,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狗儿子!不要相信你希望看到的东西,那你为何还要走上这条路呢……”

   沙小红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周围的环境也为之一变,赵官仁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根本不是站在旷野中,而是站在大沼泽的中间,一条泥路只有几米宽而已。

   “哗哗哗……”

   此时手臂也全部变成了灰色触手,好似无数的大章鱼在沼泽里招摇,还有数不清的骸骨在其中浮浮沉沉,但在大伙的眼中,那全是亲人和兄弟们伸出来的求援之手。

   难怪他会觉得不对劲,荒山野岭本来没有路,也不应该有路,但他们却习惯性的走上了一条山路,并且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到了这里,进入了为他们准备好的陷阱之中。

   “快走!”

   赵官仁挥刀砍向了“沙小红”,然而就听“轰”的一声,来时的泥土突然塌陷了下去,触手纷纷朝着战士们靠拢,而沙小红又阴笑道:“好狠心的狗儿子,快下来陪妈妈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