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66谢府魅影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14 2020-11-17 17:22

  赵官仁会把尸毒交给朝廷吗?

  当然不会!

  除了自己他谁都信不过,毒粉基本都被他销毁了,只留下一丁点以备不时之需,毕竟他还在吃着大顺朝的饭,交上去的不过是加了料的炭粉。

  碳粉当时看着见血封喉,实际上在太阳底下晒上一晒,个把小时不要就没毒性了,相信贴上封条之后,京里没人敢乱开这东西。

  “我去!什么情况啊……”

  赵官仁跨入了满堂挂白的谢家老宅,一进门就是浓烈的硫磺味,还有艾草放在铜盆里燃烧,十多名防疫员则全副武装,口罩、手套、白大褂和木头护目镜都戴上了。

  “大人!您快戴上口罩,谢大少的尸首出瘟了……”

  一名防疫员赶紧拿来了整套护具,赵官仁闻言也给吓了一跳,赶紧穿戴整齐拿上壶酒精往里走去。

  “酒精不要乱洒,想把屋子给烧了啊……”

  赵官仁走到堂屋外呵斥了一声,堂屋已经没人敢进去了,谢大少正光溜溜的躺在一块门板上,身边躺着两个同样没穿衣服的女人,三人全都满脸扭曲,死前看起来非常惊恐。

  赵官仁退后几步走到了通风处,喊道:“这家伙什么情况,谢家人隔离了没有?”

  “大人!已经分批隔离观察了……”

  一名巡疫官跑来说道:“不过谢家说他们从卞府出来后,谢大少并没有跟家人分开,只是跟妻妾待在内宅,并且三人是一同暴毙而亡,谢家娘子吓的拉了裤子,硬说看到了女鬼!”

  “女鬼?”

  赵官仁狐疑的走到了堂屋前,三具尸首都透着不正常的青灰色,只是等他屏住呼吸走进去一看,谢大少胸口有好几道发黑的抓痕,两个暴毙的女人身上也一样有。

  ‘他妈的!阴阳师……’

  赵官仁想起了手臂上的抓痕,中毒的颜色跟他们一模一样,只不过已经让他用玄气清楚了,于是他又问道:“谢家娘子在哪,同房的还有几个活口,快领我过去看看!”

  “只余正房一人,三小姐听声赶了过去,被一起隔离在东院……”

  巡疫官急忙领着他前往东院,刚进院子就听到了哭泣声,赵官仁走进去推门一看,顿时就给吓了一跳,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站在厢房中,恶狠狠地瞪着两个小女人。

  “赵大人!不是发瘟,有鬼啊……”

  肾虚公子的老婆连忙爬下了床,拽着她小姑子一起跪在了地上,她俩显然看不见身后的女鬼,但女鬼已经伤害不到她们了,双爪凶狠的在她们身上乱抓乱挠也没用。

  “不要慌,我问你们……”

  赵官仁盯着女鬼问道:“有个约莫十七八岁左右的姑娘,个头到我下巴,嘴角有一颗痣,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大人!就是那只女鬼……”

  两女双双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谢家娘子惊恐道:“大人!您、您说的是一个下人,昨夜我夫君恼她乱说话,将她吊在后院喂蚊子,当时也就抽了她几下而已,不知怎的就断气了,凌晨就变鬼来寻仇了!”

  “姑娘!看着我,你会说话么……”

  赵官仁推开了腿边两个女人,两女一看他盯着空气说话,吓的惊叫一声躲到了屋角,但女鬼跟昨晚的祁半斤一样,已经成了没有意识的疯子,只知道追着仇人张牙舞爪。

  “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人家来找你们报仇了……”

  赵官仁走过去一拳轰在女鬼身上,女鬼在他面前轰然破碎,化成一股灰烟消散而去,谢家娘子“嗝”的一抽,软绵绵的晕倒在了地上,谢二小姐也吓的当场尿了裤子。

  “丫鬟的尸体在哪……”

  赵官仁踢了一脚三小姐,她惊恐的指了指后院,嘴里一个劲的说对不起。

  ‘怪了!阴阳师怎么会出现在谢家……’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朝后院走去,现在宁州卫的军队都出动了,正在到处搜捕泰平天国的人,胆子再肥也不敢留在城里吧。

  “嗯?”

  赵官仁一看丫鬟的尸体任被吊在树上,周围都是修建整齐的花草,可一只苍蝇或蚊虫都没有趴伏,肚皮圆滚滚的像怀了孕一样。

  “他妈的!原来是留给老子的礼物,贱/人还挺记仇……”

  赵官仁用追魂眼一看就知道了,尸体的肚子里全是毒虫,毒虫同样是有生命的东西,密密麻麻的挤在肚中十分恶心,估计上去碰一下就会炸开,摆明是针对他这个疫病提举的陷阱。

  “丫头!我让你家少爷来给你陪葬,怨气就散了吧……”

  赵官仁朝着丫鬟鞠了一躬,这种陷阱很难对付,毒虫炸出来肯定会四处乱飞乱爬,到时候也不知道会咬伤多少人,而且谢家大少爷死了,阴阳师知道他一定会亲自来查看。

  “董成!速去棺材铺抬口薄棺来,再带两桶煤油来……”

  赵官仁走出去叫来了巡疫官,他准备让尸体落进棺材里封存,在后院挖个大坑直接烧掉,谢大少等人的尸体也不能放过,鬼知道他们体内会有什么。

  “儿啊!我的儿啊……”

  当小院里燃起熊熊大火时,谢夫人哭的撕心裂肺,但谢员外只是象征性的嚎了两嗓子,毕竟他有三个嫡子,庶出的儿子也有整整六个,死个败家子对他来说反倒是种解脱。

  “大人!究竟是谁害我儿啊……”

  谢员外悲愤的看着赵官仁,赵官仁嫌弃道:“问问你家大媳妇吧,你儿子打死了一个丫鬟,人家变成厉鬼来找他复仇了,尸首里都聚了一股子怨气,不烧掉能毒死你们全家人!”

  “爹!真的有鬼啊……”

  三小姐哭喊着跑了过来,将赵官仁驱魔的事说了一遍,但赵官仁又说道:“聚德就是聚财,不要想着吃斋念佛就能保平安,你们谢家得多做点好事才行,不然再多的家产都守不住!”

  赵官仁在谢家人的千恩万谢中离开了,骑上马直奔卞家大院,卞家已经撤销了软禁,大院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封禁的铺面也都重新开张了。

  “大人!您来啦……”

  卞员外亲自带人迎接赵官仁,吃了解毒药后精气神明显好了不少,一家人都迎出来千恩万谢,卞小态更是直接给他磕了三个头,但唯独少了卞香兰那高挑的身影。

  “老爷子你放心,卞香兰在小郡主那当歌姬,不会亏待她的……”

  赵官仁笑着跟他们一起往前走,卞员外泪目道:“大人!我知道您帮了大忙了,您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以后也不求家财万贯,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小女今晚就送入您府中为妾!”

  “我当时就一句气话,您怎么还当真了……”

  赵官仁笑呵呵望向了卞家六小姐,卞玉蕾羞答答的垂着头,娇羞的模样实在令人垂涎欲滴,卞员外连叫了几声他才听见。

  “啊?韩冬生也来啦,那正好……”

  赵官仁下意识抹了把口水,随着卞员外一起进了会客厅,做口罩的韩天生早已等在其中,韩记和谢家的大掌柜也来了,卞玉蕾亲自拿过茶壶,上前给赵官仁泡茶。

  “六六!你真愿意委身做妾么,少爷用轿子把你抬进门好不好……”

  赵官仁偷偷拉住了卞玉蕾的衣角,其实卞玉蕾比她姐长的更美,皮肤雪白还有一张混血儿的脸蛋,稍微打扮一下便是个明星胚子,关键只有十六岁的稚嫩年纪。

  “不委屈的!”

  卞玉蕾羞怯的低声说道:“奴家当日便与大人您说了,只要能您帮咱家,奴家愿从后门入府,一辈子与您为奴为婢,但……能坐轿自然是好的,奴家还想带个丫头,穿嫁衣披盖头,行么?”

  “来来来!老爷跟你说……”

  赵官仁拉过她一阵耳语,卞玉蕾捂嘴小嘴咯咯直笑,屋里七八个大老爷们哭笑不得,居然把他们晾在一边撩起妹来了。

  “东家!”

  谢家大掌柜苦笑道:“您看看大人多喜爱六小姐,早几日送进赵府,这些破事又何苦来哉!”

  “不说啦!我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卞员外也算看出来了,赵官仁早看上自己女儿了,当初要是好好的说,不要说什么做妾,恐怕做妻他都会乐呵呵的娶回家。

  “人家不跟你说了,你好坏……”

  卞玉蕾娇羞万状的跺了跺脚,咬着红唇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惹的众人哄堂大笑。

  赵官仁这才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卞小姐太可人,一时情不自禁,你们聊到哪了?”

  “自然是请大人定夺,丹书铁券花落谁家……”

  韩记大掌柜拱了拱手,但赵官仁却不屑道:“爱谁谁!你们为一块破牌子打的头破血流,这是朝廷分化你们的手段,如果你们能联合在一起,朝廷敢把你们整的死去活来吗?”

  “大人!这、这话不能乱说吧……”

  几人都吓的变了脸色,韩冬生更是箭步跑去关上了门。

  “原本谢员外也该过来开会,但他刚死了儿子,托我转达他的意思……”

  赵官仁说道:“替卫所打造兵器本就不挣钱,不过是为了块皇商的牌照,所以我建议你们三家合资,成立一个兰水河商行,所有生意拿到一块做,拧成一股绳做成全国第一!”

  “这怕是不成吧……”

  卞员外吃惊道:“咱们三家背后都站着诸位大人,挣到的银子都得往外分,况且他们派系不同,根本拧不到一块啊!”

  “人分派系,银子可不分……”

  赵官仁笑道:“你们挣得多,他们拿的多,谁都不会有意见,况且怕你们不带他们玩,他们会反过来巴结你们,连皇上都指望你们多交税,腰杆子硬了就不会任人宰割,钦差来了他也得客客气气!”

  韩冬生立即说道:“我听大人的,大人说的定然没错!”

  “听我的就对了,你手上的专利不能廉价卖了……”

  赵官仁忽然从兜里掏出土疙瘩,笑道:“这东西叫土豆,从祁半斤家里抄出来的宝贝,还有杂交水稻、铁皮罐头、青霉素和手雷,这就是你们成为世界首富的资本!”

  “大人说的咱听不懂,大人准备分多少……”

  谢家大掌柜眼巴巴的看着他,赵官仁又摆手笑道:“我分文不取,只要等我用到你们的时候,你们能全力支持我就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