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97午夜招魂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82 2020-11-17 17:22

  怎样?朕的御龙池还不错吧……”

  顺尧帝敞着布袍走进了御用澡堂,长发随意绾在头顶上,完全由名贵石料堆砌的御龙池热气腾腾,外间八名宫女只穿抹胸跪在两侧,梳妆台上不但有明亮的玻璃镜,还有各式精致昂贵的梳妆用品。

  “肯定不错啊,在这地方做大保健,谁敢来抓嫖……”

  赵官仁同样穿着件纱衣东张西望,等两名宫女跪着推开浴池的大门后,里面竟有三口大浴池,一口冷水池,一口汤药池,还有一口清水池,里面任有八名宫女跪在池边迎候。

  “这思想真龌蹉,朕在自己后宫嫖什么嫖……”

  顺尧帝笑着走了进去,赵官仁跟进去笑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散客零售,一个是包年独享,同样都是花钱找乐子,本质上没有区别,皇上还能不给她们发银子么?”

  “啊!说话总是开膛破肚,非将肠子里的屎掏出来说……”

  顺尧帝哭笑不得的伸开双臂,宫女们赶紧上来为他脱去袍服,递上柔软的毛巾扶他跨进汤药池,可赵官仁的脸却唰一下红了,尴尬道:“脱/光下去啊,这人也太多了吧?”

  “哈哈也有害臊的时候啊,快给朕把他扒光喽……”

  顺尧帝像抓住了他的软肋一样,竟一时童心大起,赵官仁慌忙捂着浴袍跳进了池子,缩在水中才脱掉了浴袍,宫女们想笑又不敢笑,纷纷跪在池边摆好茶水以及糕点。

  “们先下去,叫们再进来……”

  顺尧帝轻轻挥了挥手,赵官仁拿了杯酸梅汤,点了根烟惬意的靠在池边,而顺尧帝也点了根特/供雪茄,问道:“皇后交代了什么没有,有何遗言?”

  “下辈子不想生在帝王家,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民妇……”

  赵官仁吐了口烟说道:“无后者殉!这是个非常吓人的规矩,六年前您御驾亲征腹部受伤,娘娘们就发现自己不能再生了,但她们大多二三十岁,后宫争宠也厉害,借种生子也就不奇怪了!”

  “朕好像成了暴君,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顺尧帝仰起头惨笑了一声,居然留下了两行清泪,可见他与皇后多少也有些感情,只不过感情胜不过皇权而已。

  “一入侯门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赵官仁仰躺在水中说道:“宫内和宫外是两个世界,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说穿了皇宫就是画地为牢,做皇上也不是一种眷顾,我觉得更像一种惩罚,只是其中的辛酸,没有一个皇帝敢往外说!”

  “唉”顺尧帝摆着手说道:“我真的不喜欢听说话,总是往人心窝子里戳,说些开心的事吧,再听说下去我就得出家了!”

  “最后说一件不开心的事吧……”

  赵官仁说道:“线索果然指向了端亲王,今夜玄阳天师若是招魂成功,确定邪术是端亲王所为,那后宫里就有个我们谁也没料到的黑手,太子、老六、老九都是受害者!”

  顺尧帝直起身问道:“为何就不能是老六所为,就这么确定他无事?”

  “老六倒是想折腾,可惜他没有这个能力……”

  赵官仁摇头道:“不过我倒希望罪责能指向老六,最怕的就是落到端亲王头上,那么这个人就太可怕了,很可能亲手参与了谋害太上皇!”

  “把朕说糊涂了,除了他们仨还有谁……”

  顺尧帝困惑不解的看着他,赵官仁递了杯冰镇米酒给他,笑道:“一切都处于猜测阶段,晚上您将所有皇子和妃嫔都叫出来,让他们看着玄阳天师招魂,说不定就能看出点什么端倪来!”

  “好吧!朕就再耐心等上几个时辰……”

  顺尧帝喝完米酒拍了拍手,浴室们立即被人推开了,居然有十多个妃子裹着浴巾排队而入,尽管都只是嫔级往下,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后宫娘娘,见了赵官仁全都臊的面红耳赤。

  “这御龙池除了朕,是第二个进来的男人……”

  顺尧帝轻笑着招了招手,娘娘们只能红着脸跨进了池中,不过她们明显已经得到了吩咐,有四个游到了赵官仁身旁,羞答答的为他揉肩捏脚,还有两个跪在池边喂他喝酒吃水果。

  “皇上!”

  赵官仁敞开双臂靠在池边,望着在池边跪了一圈的美貌宫女,笑道:“我收回之前年少无知的话,其实做皇帝大部分时候还是很爽的,此时此刻给个神仙也不换!”

  “哈哈”顺尧帝仰头大笑道:“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么,不爽谁做皇上,不过今晚的赏钱得自己掏腰包,以后她们就是的包年独享啦!”

  ……

  “娘哎!这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看什么招魂啊,吓死人了……”

  妃嫔们满腹牢骚的聚集在天和大殿外,广场上悬挂了不少煤油灯,将大广场照的黑一块白一块,禁军全都撤到了很远的两侧,玄阳天师则在广场中央摆起了祭坛。

  “为什么把我们都叫出来呀……”

  小郡主和妖月公主也都出来了,侍卫将她们的奴婢都拦了下来,不过能算妃嫔的也就一百来位,加上十几位皇子和公主也没多少人,全都聚在楼梯基座旁的背风小角落。

  “太子和端亲王来了……”

  妃嫔们纷纷散开了曲腿行礼,只看太子昂首挺胸的走了过来,端亲王则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各自领着自家的女眷。

  “永宁!这是要做什么,大半夜的开坛捉鬼么……”

  端亲王被关了几天啥也不知道,小郡主走出人群说道:“招魂!有人在后宫设下邪术,皇爷爷请了个天师来招魂,想查出幕后真凶究竟是谁,今晚有人要倒大霉喽!”

  “哼哼老九!待会可不要吓到尿裤子啊……”

  太子拢起大袖一脸的冷笑,腰杆笔直的站到了大殿台阶旁,而端亲王则撇嘴说道:“谁干的好事谁心里清楚,可是东宫太子,老子设邪术有个屁用,当我二百五吗?”

  “喂!们听说了没……”

  有娘娘忽然道:“听说郡王爷去御龙池洗了澡,皇上叫了十几位贵嫔和淑女去伺候,郡王爷一口气要了六个,李贵嫔和钱贵嫔都在收拾了,明天一早就出宫去赵王府!”

  “什么?赵王去御龙池啦,皇上也在么……”

  大部分人都让这消息惊呆了,太子和端亲王也竖起了耳朵,还推着自己妻妾过去偷听。

  “废话!皇上不在谁敢去侍浴啊……”

  一位消息灵通的娘娘说道:“们没发现她们几个都没来么,钱贵嫔简直美的不行,拿着一盒金瓜子给下人发赏钱,说赵王赏了她一堆宝贝,王贵妃也被废了,扔给她做了奴婢!”

  “那王贵妃还不得上吊呀……”

  一位妃子惊恐道:“王贵妃平常可没少欺负她,当众抽过她的耳刮子,这回落她手里当奴婢,肯定比死了还惨,娘吔!神仙保佑啊,我可不是皇后一党,跟我可没关系啊!”

  “发生何事啦,赵云轩怎么都下御龙池啦……”

  端亲王惊愕的看着小郡主,小郡主撇嘴道:“皇上把他当成马桶了呗,不要的烂货都往他府里扔,反正他虱子多了不怕咬,忤逆跋扈的名声在外,白淑妃今早就滚去他府里磕头啦!”

  “哎!永史郡王来了……”

  娘娘们齐刷刷露出了乖顺的假笑,只看赵官仁一身红色龙袍,甩着两只大袖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谭青凝以及段指挥,但此时谁都不敢上前套近乎,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

  “时辰差不多了!开始吧……”

  顺尧帝背着手从大殿后走了出来,金无命和田公公跟在身后,妃嫔皇子们纷纷上前跪迎,而顺尧帝只是轻轻抬了抬手,径直往广场上的祭坛走去。

  “诸位!请速速进入圈内……”

  玄阳天师换了一把正经的七星铜剑,四男四女八名弟/子正拿着簸箕,用石灰粉在祭坛周边画了个大圆圈,最后将剩下的石灰粉都洒在大殿台阶前,连大殿的台阶都没有放过。

  “皇上!您请坐在这边,千万莫要起身……”

  玄阳将顺尧帝请到左侧的圈椅上坐下,大声说道:“诸位仔细听好了,未经人事的童女站皇上右边,童子站皇上左边,男人站祭坛左边,妇人站祭坛右边,非男非女请站在圈外!”

  “嗯哼田公公!请吧……”

  段指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与田公公并肩走出了圈外。

  “皇爷爷!我来陪您啦……”

  小郡主开心的蹦到了皇上身边,妖月公主也走了过去,还有几十位守活寡的妃嫔,一同站到了顺尧帝右手边,但童男子居然只有四人,全是半大懵懂的皇子和皇孙。

  “哼看看们怎么管教的孩子……”

  顺尧帝不悦的冷哼了一声,谁知话没落音,赵官仁居然也走了过来,一帮女人跟皇上全都惊呆了,妖月更是没好气的骂道:“要不要脸啊,也好意思冒充童男子?”

  “我冒充也得有人信啊,但事关重大,我也不能让人冒充啊……”

  赵官仁拽过一名十来岁的皇孙,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小屁孩马上面红耳赤的跑了,气的太子破口大骂,揪过熊孩子的老娘连扇了几个耳光。

  “座下童男童女听令!跪上前去,逆转阴阳……”

  玄阳天师挥起七星铜剑大喝一声,八名弟/子立即男右女坐,齐刷刷的跪在了最前方,但赵官仁又上前拽住两个女弟/子,苦笑道:“俩算什么童女啊,想犯欺君之罪吗?”

  “什么?们何时破的身,竟敢欺瞒为师……”

  玄阳天师又惊又怒的走上前去,两女的脸色一下就白了,惊恐的趴在地上磕头认错。

  “玄阳!行不行啊,朕看还没云轩在行……”

  顺尧帝很不爽的看了过去,玄阳天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陛下!贫道也是受这两名孽徒蒙骗,能否请您叫两位童女出来助阵,只需跪在地上即可,不会有任何危险!”

  “永宁!永泰!们俩上前跪着……”

  顺尧帝慢悠悠的抬了抬手指,小郡主和妖月公主的脸色微微一变,端亲王也急忙喊道:“父皇!此事凶险万分,岂能让她们俩跪上前去,儿臣帮您叫两名宫女来吧!”

  “要不也上前跪着,看那恶鬼认不认得……”

  顺尧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端亲王立马不敢说话了,小郡主和妖月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跟两名女弟/子跪在了一起,“千万莫动!贫道会护们周全……”

  玄阳天师端起一碗朱砂水,上前在妖月郡主背上画下诛鬼符,可刚轮到小郡主就听“咔拉”一声,好好的瓷碗忽然裂成了四瓣,一碗朱砂水尽数洒落,让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