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2318层地狱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620 2020-11-17 17:22

  “司命!我们可是你邀请过来助阵的,你现在要背叛承诺吗……”

   蛇精气急败坏的瞪着司命,终于说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但他们也是被逼急了,铁三角最多能打一个半,可人家足足有六个大魔王,吊打他们还能闲出三个斗.地主。

   “我可没有食言……”

   司命满不在乎的笑道:“我承诺会分你们一杯羹,绝不向你们下黑手,但你们自己没脑子,非要找赵官仁的麻烦,总不能让我替你们挡灾吧?”

   “司命!”

   赵官仁笑着说道:“咱俩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你宰了这条小母蛇,算是给我的见面礼,我带你们下去开棺,黑魔棺材里的宝贝不会多,多一个人就要多分一份!”

   司命回头狐疑道:“你真有办法走出去?”

   “悬魂梯听过没……”

   赵官仁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是一种专门防盗墓的机关,不是幻术也不是迷魂阵,完完全全的科学设施,要通过精密的计算才能走出去,但这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懂科学!”

   “白溟!你夫君对你可真好……”

   司命很痛快的一拍手,居然缓缓从手心中拉出一把黑色的勾刀,狞笑道:“他在这种地方居然还不忘给你做皮裙,那我就干脆成&人之美,帮你们准备一点蛇皮材料吧!”

   此刀一出!

   几位大魔王竟然全都下意识退了半步,黑海铁三角更是骇然色变,而白溟则震惊道:“司命!你什么时候拿到的巫钩,隐藏的好深啊!”

   “你拿到英魂战戒的时候,好像也没通知我吧……”

   司命狞笑举起了黑色巫钩,这把武器就是传统的护手钩,前端是个锋利的弯钩,有一个月牙形的护手,通体墨黑如同喷过漆一般,但是看魔王们的脸色就知道,这东西绝对非同小可。

   “快跑!我拦住他们……”

   蛇精冷不丁的从上方疾射了下来,两个同伴放出一招撒腿就跑,几位魔王立即举刀格挡。

   “死吧!”

   司命直接一钩子劈了出去,上百根黑刺竟然从地上冒了出来,完全无视蛇精的魂盾,“砰”的一声将她此成了飞灰。

   “不好!蜕皮换影……”

   司命突然惊呼了一声,黑般若也急忙回身攻击,只看一条蛇影猛然出现在赵官仁身后,并且躺在地上用大尾巴一扫,躲过攻击的同时,一下就卷走了满脸懵逼的赵官仁。

   “卧&槽!”

   赵官仁惊呼一声往后倒去,蛇精的大尾巴粗壮有力,缠住他的身体连手都抽不出来,只能下意识发动了“火凤翎雨”技能。

   “砰” 一声爆响在蛇人之间炸开,盘圈的蛇身下立即爆出了火焰,一下就把两人给炸飞了出去,在墙壁上弹了两弹之后,顺着楼梯咕噜噜的滚了下去,直接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人呢?去哪了……”

   一群魔王急吼吼的冲了下去,结果来回跑了几圈都不见人,铁三角另外两人也懵圈了,但白溟却怒喝道:“阿瑟!你们把他弄哪去了,不把人交出来我就把你们碎尸万段!”

   “我先宰一个,剩下一个做人质…

   …”

   青冥惊怒万分的举起了黑刀,可阿瑟却疾呼道:“不要动手!他们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我感应不到杜莎的存在了,这不是我们干的!”

   “慢着!”

   司命急忙敲打着墙壁,说的:“赵官仁说这里有机关,他们一定是误打误撞摔进去了,大家赶紧找,机关一定在他们消失的附近!”

   ……

   “呃呃要死要死!投降投降……”

   赵官仁伸着舌头脸色发青,蛇尾这才松开了他的脖子,蛇精直接将他整个人都给缠了起来,俯身在他头上狞笑道:“我的水蛇腰好玩吗,要不要再玩玩我的毒牙啊?”

   “不玩了!我妈妈从小教育我说,玩蛇的孩子会尿炕……”

   赵官仁的表情如同哭丧一般,他真没想到大母蛇的脾气这么暴躁,话没说完就玩命了,硬拼着失去一层坚硬蛇鳞的代价,把他从众魔王中掳走了,现在变成了一条软鳞的大白蛇。

   “快说!这是什么鬼地方……”

   蛇精满脸困惑的升起了身体,他们竟然摔进了一座黑森林,已经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地方了。

   黑森林里薄雾缭绕、寂静如死,花草树木全部都枯萎了,但每一棵树都高达上百米,根本不像祭魂塔内,反而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你到树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赵官仁很尴尬的横躺在地上,蛇精一把拎起他缠住了大树,盘着圈迅速往树上游去,赵官仁立即偷偷抬起了一只手。

   ‘火遁!菊杀之,我去……’

   正阴坏的赵官仁忽然傻眼了,这才想起蛇精压根没有菊花,就算有他也不知道在哪,毕竟他不是许仙。

   “呼” 蛇精蹿上树梢突破了雾气,这鬼地方居然大到无法形容,不但有森林还有矮小的山脉,远远看着似乎还有一条河,而且天上还有点点繁星,只是看不到月亮而已。

   “恭喜你!我亲爱的海族皇后……”

   赵官仁笑着说道:“你省了我计算的力气,让我们来到了祭魂塔第四层,但以我对祭魂塔的了解,这下面应该还有十四层,合起来就是十八层地狱,黑魔的棺材在地狱的最深处!”

   蛇精狐疑道:“十八层地狱?出入口在哪?”

   “素贞!你见过有出口的地狱吗,这里只有入口……”

   赵官仁摇头晃脑的说道:“正所谓一入地狱深似海,从此没有回头路,你只能闯入地狱的最深处,从那里寻找出去的路,但我劝你还是在这等同伴吧,或许他们很快就能进来!”

   “哼你想等人来救你吗,我可没这么傻……”

   蛇精忽然张嘴亮出了两颗毒牙,一口咬在了赵官仁的脖子上,赵官仁立马疼的惨叫道:“啊有话好说啊,你特么咬人干什么,你是狗吗?”

   “哇哦你的味道倒是不错,真想吸干你的血……”

   蛇精昂起头舔了舔嘴角的血液,托起赵官仁晕晕乎乎的脸庞,单手在他眼前舞弄着花指,笑道:“我的奴隶!快快告诉你的主人,出入口究竟在哪,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我不知道……”

   赵官仁迷迷 瞪瞪的摇头道:“我没有来过这里,但……但我是开塔人,英魂都不想让我来这里,这里……这里一定有活路,为开塔人准备的活路,我觉得活路就在那条河上!”

   “哈哈很好!真是个听话的好奴隶……”

   蛇精很得意的笑了一声,拎着他跳下树往河边游去,同时自语道:“阿瑟他们恐怕已经死了,我必须要找到墓葬里的宝物,杀掉那些该死的叛徒,为阿瑟他们报仇雪恨!”

   “这……”

   蛇精很快就来到了波光粼粼的河边,可定睛一看却色变了。

   宽阔的河面一眼望不到头,但河里的根本不是河水,居然全是粘稠腥臭的红色血液,许多白骨在其中浮浮沉沉,还不断冒着恶心的泡泡,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河。

   “噗通” 蛇精拾起一根骨头扔进了河里,溅起一股血泡的同时,一只枯黑的大手瞬间就把骨头抓走了。

   “咕噜噜……”

   一大片黑乎乎的脑袋又冒了出来,露出一双双血红眼球,半沉在水里阴毒的盯着她,惊得她倒退几步皱眉道:“什么鬼东西,不是水中生物也不是亡族,这该如何过去?”

   “呜” 一阵沉闷的号角声忽然响了起来,远远就看到一艘大船,突破了血河上的雾气,而船上则立着一个硕大瘦高的斗篷人,撑着一根白骨径直朝他们驶来。

   “怎么会有船?快看看……”

   蛇精连忙拍打起赵官仁的脸颊,谁知道这货居然昏迷了,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了一脸都是。

   “该死!”

   蛇精懊恼道:“你修为差也就罢了,为什么连体质都这么弱,我只用了最小剂量的毒素啊,你可千万别死了,不然我就出不去了!”

   “哗” 破烂不堪的木船缓缓靠在了岸边,无帆无仓,斗篷人也是一身破破烂烂的麻衣,身体高达十多米,漆黑的斗篷中亮着两团青绿色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蛇精也不说话。

   “你是……”

   蛇精有些惶恐的举起了赵官仁,问道:“你是摆渡人吗,这是……这是开塔人,他能开启镇魂塔!”

   “呜” 斗篷人发出了一声似哭似笑的怪声,瓮声瓮气的说道:“黄泉路上无老幼,冥河船上无贵贱,罪孽深重之人将会沉入河底,积德造福之人可平安过河!”

   “罪孽深重?”

   蛇精心虚的咬了咬嘴唇,亡族有谁不是罪孽深重之人,亡族存在的价值就是四处杀戮,但她想了想后突然把赵官仁往船上一扔,说道:“你载他过河吧,我不过去了!”

   “哗” 斗篷人二话不说就撑船往回划去,昏迷的赵官仁半点反应都没有,蛇精高高的撑起身体翘首以盼,嘴里还嘀咕道:“如果这种人都没事的话,我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糟了!要沉了!”

   “咕噜噜……”

   大破船越划越往下沉,血河中也荡起了无数的涟漪。

   很快就看到一大窝黑漆漆的脑袋,迅速将大破船给包围了,“嘎嘣嘎嘣”的咬合着血盆大口,迫不及待的要将赵官仁吞进肚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