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99大头之战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876 2020-11-17 17:22

  “咻” 一道嘹亮又奇特的哨声突然响起,欧阳锦蹿出窗户抬头一看,老槐已经站在了院墙上,手里正捏着一枚黑色骨哨,不用猜也知道他在给手下发信号,不是转移毒粉就是要放毒。

   “站住!”

   欧阳锦极快的射了过去,她吃了一颗大力丸之后,战斗力早已接近了大宗师,但老槐也非常的狡猾,突然砸了骨哨爆出一大团烟雾,整个人一下就从墙头上消失。

   “雕虫小技!”

   欧阳锦毫不犹豫的跳出了院墙,可酒楼里却猛然跳出三名伙计,手持钢刀惊疑不定的张望,而老槐的儿子也突然踹开后门,指着小屋外目瞪口呆的媳妇,质问道:“怎么回事?”

   “救命啊!”

   吕大头忽然拽开了小屋的房门,竟然满脸是血的趴在地上,他小姨子连忙蹲过去扶住了他,他妹夫也跑过来急声问道:“姐夫!究竟是何人袭击了你,我爹去哪了?”

   “强子!有、有个黑衣人,藏在屋子里……”

   吕大头靠在小姨子的怀里,指着屋后哀声道:“我无意中发现了那人,幸亏你爹替我挡了一下,不然我就让他打死了,但那人是冲你爹来的,你爹打不过就跳窗跑了,我的护卫已经去追了!”

   “快追!”

   强子急忙大喊了一声,三名伙计迅速跳墙追了出去,可就在强子也站起来的同时,一头黑狼冷不丁从屋里蹿出,一爪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一下就把强子拍晕了过去。

   “啊!!!”

   小姨子一屁~股摔坐在地,吕大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手忙脚乱的将她拖进了屋里,拔出腰刀怒声道:“妖怪!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我小姨子,否则老子跟你玩命!”

   “哼” 卡蛋没好气的打了个响鼻,一口叼起强子往屋里大步走来,把人扔在地上后居然鄙视道:“不要演啦,你小姨子已经吓晕了!”

   “啊?浪费我感情啊……”

   吕大头竟然的回头一看,小姨子果然直挺挺的晕了过去,他赶紧拿起桌上冒泡泡的茶水,把强子扶起来靠在怀中,将整杯茶都灌进他的口中,结果半点反应都没有。

   “卡蛋!你下手不能轻点吗,打晕了我怎么问,快到门外守着去……”

   吕大头满头恼火的拿起茶壶,将一壶茶都泼在妹夫脸上,强子终于呜咽一声醒了过来,迷迷瞪瞪的傻笑了起来。

   “儿子!尸毒粉在哪,皇上亲自来了……”

   吕大头抹了把脸上的红颜料,而强子果然也是暗卫之一,笑道:“爹!咱们终于可以光宗耀祖了,毒粉孩儿藏的好好的,您快带皇上去老宅,祖宗牌位下面有个暗格,打开就是!”

   “咱们的上线是谁,还有一份毒粉在哪……”

   吕大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强子微微摇头道:“您不是说肯定在金陵城吗,上线……上线是驿臣曹大人,他上次说顺国的那份,一定会在胡瑞琪手中,毒尸若是在边关爆发,顺国就完了!”

   “公子!快走,咱们中计啦……”

   外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叫喊声,三名伙计竟然又翻了回来,可马上就被卡蛋阴了个正着,而吕大头也露出了一抹罕见的狠辣之色,居然“咔拉”一声拧断了他妹夫的脖子。

   “三妹!快醒醒……”

   吕大头急忙拍醒了小姨子,小姨子惊的一把抱住了他,望着她已经躺尸的夫君,惊恐道:“姐夫!我、我相公他怎么了,那头大黑狼去哪了?”

   “你相公让它拍死了,大黑狼正在吃伙计,咱们赶紧走……”

   吕大头猛地将她横抱而起,直接从窗户上跳了出去,自从他吃了颗大力丸之后,实力终于暴涨到了正四品,虽然依旧是三流货色,但翻个两三米的围墙已经不成问题了。

   “呼” 吕大头在墙边的水缸上用力一踩,跳过院墙来到了巷子里,抱着小姨子边跑边说道:“三妹!你公爹和夫君不是普通人,不知惹了什么仇家,咱们赶紧去他们家老宅躲一躲,你知道在哪吧?”

   “知道!在庙市口……”

   小姨子六神无主的点着头,吕大头赶紧把她放下来牵着跑,卡蛋也迅速从后方追了上来,悄无声息的化作一道黑光,钻进了吕大头的体内。

   “这里……”

   小姨子飞快的跑进了一条小路,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了,两人借着民居前的灯笼光芒,来到了小路中段的一座宅院前,里面黑灯瞎火的不像有人。

   “这里没人看门吗,你有没有钥匙……”

   吕大头上前拽了拽铜锁,小姨子摇头说道:“没有!这里早就不住人了,公爹偶尔会带人来打扫一下,咱们从墙上翻进去就行,可不能把锁弄坏,否则会让仇家发现的!”

   “聪明!”

   吕大头带着她跑到了院墙侧面,小姨子自然也是从小习武,轻松的跟他翻进了院里,吕大头掏出煤油打火机点燃,来到堂屋前推门一看,空空如也的房间里落满了灰尘。

   “姐夫!我现在成寡妇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小姨子走进屋里又哭了起来,吕大头搂住她笑道:“你可是姐夫的心头肉,姐夫还能嫌弃你吗,以后你就是我的三夫人,皇后见了你都得客客气气,难道不比你从前好吗?”

   “我不图荣华富贵,只想要我相公,我才成婚一年多呀……”

   小姨子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吕大头将她抱在怀里说道:“傻丫头!以后姐夫就是你相公,你姐跟你爹娘都在金陵等你,到时候咱们一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多好啊!”

   “你让我想想吧,我得去京里问问咱爹……”

   小姨子心乱如麻的推开了他,吕大头哄了她几句之后,一口叼住她的小嘴猛亲了一下,小姨子立马害羞的躲到一边,嗔怪道:“讨厌!人家心里乱死了,你又来欺负我!”

   “哈哈以后姐夫定会好好疼你,你在这等着,我去后面看看……”

   吕大头独自往后堂走去,推开灰扑扑的东厢房之后,果然是一座打扫干净的小灵堂,几块祖宗牌位就摆在供桌上,他立即上前取下中间一块,在底座上用力一推。

   “咔” 一个小暗槽瞬间露了出来,一根竹管放在里面,他惊喜抠出来拧开,竹管里竟然套着一只小瓷瓶,再把瓷瓶盖打开之后,果真是一小瓶尸毒粉,跟他在皇宫里见到的一样。

   “姐夫!”

   小姨子突然在外面惊呼了一声,吕大头猛地扭头一看,竟然是老槐用刀把她架住了,揪着她的头发站在门外,厉声说道:“小杂种!快把毒粉扔出来,不然我宰了这个小淫.妇!”

   “你说你好好的,作什么死呢……”

   吕大头将手背在了身后,见他左臂正在往下滴血,便摇头说道:“皇上就是个废物,咱们不点头他都出不了皇宫,你不就是想光宗耀祖嘛,我让皇上封你个国公爷,如何?”

   “呸” 老槐怒声说道:“我老周家时代忠良,自开国以来便忠于皇家,岂会与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同流合污,你再不把毒粉交出来,我就割了她的喉咙!”

   “爹!不要啊……”

   小姨子吓的泪流满面,可老槐却用力扇了她一巴掌,骂道:“贱~货!你当我刚刚没瞧见吗,居然背着你相公与此贼偷腥,我周家有你这种儿媳,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有事你冲着我来,不要欺负女人家……”

   吕大头上前半步说道:“你们早被袁家密探盯上了,李东来的下线把你给出卖了,要不是我及时将他截杀,来找你的可就是袁老二了,要不咱俩一起进宫面圣,好不好?”

   “不好!”

   老槐瞪眼道:“进了宫我就插翅难逃了,只有毒粉在外面,皇上才能与你们这些贼子周旋,我数到三,你再不把毒粉丢过来,我就宰了她!”

   “你先放了她,我给你……”

   吕大头无奈的举起了竹管,老槐立即把小姨子往旁边一推,吕大头便猛地将毒粉扔向窗户,竹管正好砸破窗户纸掉了出去。

   “唰” 老槐双腿一蹬撞开了后门,急吼吼的跑去捡毒粉,可吕大头却箭步冲出了灵堂,一把拽起地上的小姨子就跑。

   “混~蛋!你给我站住……”

   老槐在后院爆吼了一声,原来吕大头把瓷瓶抠了出来,扔出去的只是一根空竹管,但在老槐冲进屋子的同时,卡蛋突然从灵堂里蹿出,凌空一口咬住他的脑袋,“嘎嘣”一声就碎了。

   “哈哈跟我斗……”

   吕大头得意的大笑了一声,谁知话没落音周围突然火光冲天,几十条黑影接连跳到了两侧的院墙上,惊的他连忙跑进了屋里,但后门居然也被人堵住了,大门更是被人一脚踹开。

   “哈哈郑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袁老三带着人从院外走了进来,只看大批官兵手持火把,已经将整个院落包围了起来。

   “哈!老三,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吕大头搂住小姨子走了出来,靠在大门边笑的有些僵硬。

   “郑兄!”

   袁老三停在院中也笑道:“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到老弟的地盘上来也不说一声,害的老弟一顿好找啊,快把东西给我吧,我给你安排了姑苏最美的姑娘!”

   “老弟!你怕是误会了吧……”

   吕大头苦笑道:“这是我小姨子,倒后面那个是她公爹,哥哥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跟我小姨子有一腿,让她公爹给发现了,实在逼的没辙了,只能杀人灭口啦!”

   “老哥!咱哥俩关系一直不错,让我动手可就难看了……”

   袁老三冷笑着招了招手,谁知袁老二竟搂着欧阳锦走了进来,欧阳锦一身的鲜血十分狼狈,摇摇欲坠的靠在袁老二身上,而且她带来的捕快们,通通被人给押了进来。

   “我对不起你,我手下出了个死叛徒……”

   欧阳锦面若死灰的抬起了头,只看一名捕头阴笑着站了出来,拱手说道:“郑大人!您还是将毒粉交出来吧,两位王爷是不会为难您的,不然的话……您怕是回不了京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