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18冒牌少爷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69 2020-11-17 17:22

   “身份!怎么才能混个合法的身份呢……”

  赵官仁一路上都在琢磨这事,在这个时代没有身份寸步难行,特别是他这种空降到城里来的外星人,连进城记录都没有,分分钟都可能被抓去砍了头。

  “我不是你儿子,你认错人了……”

  一个小伙忽然从巷子里跑了出来,满脸晦气的骂骂咧咧,赵官仁诧异的伸头一看,只见一位老妇正瘫在地上哭喊:“田生啊!你快回来吧,娘在等你啊,我的儿啊!”

  “大姐!这咋回事啊……”

  赵官仁走到一位中年妇女身旁,妇女嗑着瓜子说道:“想儿子想疯了呗,听说她俩儿子都战死了,小儿子来城里领恤银,结果半道让贼人给杀了,她就天天来这喊魂了!”

  “这么惨啊……”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句,妇女转身回了自家小院,他立即上前试探性的喊道:“娘!”

  “……”

  老妇忽然浑身一颤,哆哆嗦嗦的抬起了头来,仔细瞧了瞧赵官仁之后,突然爬起来一把抱住他,嚎啕大哭道:“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娘等的你好苦啊!”

  “娘!我没事,只是银子被贼人抢了,我追了几天没追着……”

  赵官仁拍着老妇的背小声安慰,老妇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道:“回来就好!银子没了还能再挣,人没事比什么都重要,快跟娘回去吃饭吧,娘做了一桌子好菜等你呢!”

  “好嘞!”

  赵官仁喜气洋洋的搀着老妇,做了一回好人好事不说,落脚地也算有了,搞不好还能把身份给混到手,到时候去北方找霸山灵塔,再跟吕大头汇合,一路上就能畅通无阻了。

  “娘!这什么地方啊……”

  赵官仁惊疑不定的望着一座宅院,宅院的占地面积倒是不小,可显然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房门烂成了两块破木板不说,透过缝隙还能看到杂草丛生的破院子。

  “你怎么忘了,这是你大哥家啊,你哥家不就是咱家么……”

  老妇欢天喜地的推门而入,赵官仁一进门心都凉了,这破地方居然比鬼宅还恐怖,鬼宅好歹没有那么多蚊子,两侧的平房都塌的差不多了,倒是正中的大屋还能凑合。

  “娘!”

  赵官仁郁闷道:“咱家还有钱吗,乡下的老屋还在吗?”

  “怎么能没钱呢……”

  老妇从怀里掏出了两串铜钱,还有一小块碎银子,塞给他笑道:“儿想老屋啦,等你做了大官咱再买回来便是,饭菜都在锅里热着,你自个先吃,娘去把下人叫过来!”

  老妇喜滋滋的跑了出去,一副老娘身缠万贯的模样。

  “下人?你可别去刨人家坟啊……”

  赵官仁苦笑一声走进了大屋,充分领略到什么叫做家徒四壁,除了一堆破桌椅之外,只有两张古床像点样子,但被褥脏的都不能见人了。

  “唉果然便宜没好娘啊……”

  赵官仁走进厨房里看了看,解开锅盖就几个窝头,一盘腊肉都生蛆了,好在他之前吃了个顶饱,今晚不吃问题也不大。

  “卞倪妮!遇上我算你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嘿嘿……”

  赵官仁从炉膛里抽出几根木柴,拿上菜刀里外一通翻找,竟然找出了一叠泛黄的画纸来,跟着把烧焦的木柴削成了炭笔,然后找来一块木板当画架,兴匆匆的坐到了桌子旁。

  “嗯!先画一个美人出浴图……”

  赵官仁猥琐的开始运笔,想当年他也是豪门富二代,各种艺术培训班他都参加过,可琴棋书画几乎都不行,也就画画初窥门径,没想到多年以后,竟在大顺王朝搞起了人体艺术。

  “儿啊!今晚就让玉娘伺候你吧……”

  老妇忽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赵官仁还以为她领了个鬼进来,可转头一看却惊呆了。

  门外竟然站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穿着一身红底碎花的布衣,眉清目秀,身材娇小,自然的空气刘海,长发尾端扎了根红头绳。

  “玉娘见过三少爷!”

  小丫头娉娉婷婷的走了进来,很端庄的掐腰屈膝,面对冒充的田三公子也没露出诧异之色。

  “呃”赵官仁有些看不懂了,这丫头看上去至多十四五岁,于是他盖起人体素描后问道:“玉娘是吧!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号丫鬟啊?”

  “三少爷可能不知,大少爷过世前买下奴家的……”

  玉娘上前笑道:“大少爷说要给您找个通房丫环,可夫人说我太小,不会伺候人,便让我去卞府学做事,后来大少爷阵亡,这一待便是四年,直到今日夫人方才想起奴家来!”

  “卞府?卞香兰他们家吗……”

  赵官仁眼珠子一转,问道:“你在卞府做什么,我听闻卞府今日好像出了点事,五婶你也应该认识吧?”

  “认得!五婶是大小姐的管事……”

  玉娘惊讶的说道:“少爷是如何得知出了事,中午有飞贼进了府,几十个护院都没抓住呢,不过奴家在外院做洒扫,具体事情不得而知,但五婶不许下人们碎嘴谈论,说的可凶了呢!”

  “玉娘!这是两天的饭钱,你看着买……”

  赵官仁将所有钱放在了桌上说道:“你再买几床被褥回来,不管新旧,干净即可,油灯蜡烛也买点,要是还有剩下的,再给我买点烟丝和草纸,对了!你一个月工资多少?”

  “工资?”

  “那个月例,例钱……”

  赵官仁拍了拍脑壳,玉娘可怜兮兮的说道:“卞府像奴家这样的下人,每月最少也有五百钱,但他们说我不是卞家的人,只有逢年过节才给点赏钱,平常分文没有!”

  “他妈的!”

  赵官仁拍桌怒道:“这帮吸血鬼,帮他们干活还不给钱,回头我连本带利给你要回来,以后每个月再给你两吊钱,零花!”

  “可不敢!卞家财大气粗,少爷不必为玉娘烦神……”

  玉娘惶恐的摆了摆手,小模样看的着实让人心疼,搁现代这种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谁不是一身的公主病,不要说伺候人了,能亲手扔个垃圾都算能干了。

  “去吧!早去早回……”

  赵官仁轻轻挥了挥手,玉娘干劲十足的跑了出去,他转头就开始忽悠起便宜老娘了,老妇显然是精神出了问题,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关于她儿子的事却清清楚楚。

  ‘靠!原来姓张啊,差点以为姓田……’

  赵官仁终于明白了,原来老妇叫张李氏,小儿子叫做张天生,小名田生,大哥和二哥原本都是军官,结果先后战死疆场。

  唯有小儿子吃喝嫖赌,生生败光了家产,要不是老太太一直压着他,他早把这间宅院给卖了。

  “嘿嘿搞定!”

  赵官仁躲在卧房里搞定了人体素描,不过想了想又觉得一张不够,于是又趴在床上连画了两张,一张画的比一张风骚,病人每张都附上了一首调情诗,色香味俱全。

  “赵子强!你个缺德的老狐狸……”

  赵官仁忽然惊觉不对,调情诗他用的都是繁体字,写的也极为顺手,这完全归功于他抄写了上百遍《道德经》,但同时也可以证明,赵子强早就想把他弄过来了,还特意逼他练了字。

  “三少爷!晚膳准备好了,请您用膳……”

  玉娘规规矩矩的进房行礼,这大户人家出来的婢女就是不一样,赵官仁便扔下炭笔爬了起来,可玉娘刚想上前收拾一下床铺,突然惊呼道:“这……这不是大小姐吗?”

  “吔?我画的这么传神吗,你一眼就认得出……”

  赵官仁惊讶的看着她,小丫头的脸刷一下红了,羞赧道:“少爷的画工出神入化,如此神似的画作,奴家自然认得出,可……可少爷如何得知,大小姐臀部有块胎记呢?”

  “你怎么也知道……”

  赵官仁坏笑着挑了挑眉,小丫头面红耳赤的说道:“有一回我随大小姐出城迎接督造,大小姐突然内急,我侍奉时不小心看到了,但如此隐秘之事,一般人可不知道的呀!”

  “你家少爷可不是一般人,她脱了裤子让我看的,哈哈……”

  赵官仁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吃饭了,小丫头也不好意思收拾了,低着头跟在他后面。

  这时代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玉娘居然做了五菜一汤出来,但他满心都在盘算,究竟该讹卞香兰多少钱,出国可是要花很多钱的。

  “玉娘!不要站着,坐下来一起吃,咱家可没这么多规矩……”

  赵官仁忽然发觉玉娘站在旁边,可小丫头刚惶恐的摆了摆手,他便宜老娘也皱眉说道:“这叫什么话,下人如何能上桌,说出去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咱张家虽不是书香门第,但也得知道礼数!”

  “娘!您一说起规矩就不糊涂了……”

  赵官仁笑着摇了摇头,可等他们吃完饭之后,玉娘还是不能吃饭,硬是帮老太太擦脸洗脚,铺好床之后又来伺候赵官仁,等赵官仁洗完脚上了床,玉娘才敢去厨房里吃残羹剩饭。

  “真是封建社会啊……”

  赵官仁躺在床上望着床顶,此时他心里又泛起了嘀咕,这里跟他的世界并不是平行时空,但说话写字都是一样,甚至很多成语和神话故事都相同,比如玉娘刚刚就说了句大禹治水。

  “莫非还有更早的穿越者来过这不成……”

  赵官仁眨着眼胡思乱想,习惯性的用追魂眼四处扫了扫,谁知突然发现后院里蹲了两个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往茅房摸去,而玉娘就在茅房里方便。

  “他妈的!找上门来了是吧……”

  赵官仁惊怒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两人自然不可能是采花贼,十有八九是卞倪妮派来灭他口的人,有可能还是两个高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