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92夜闯后宫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61 2020-11-17 17:22

  傍晚!

  皇帝后宫的小书房中,赵官仁和叶姬儿面对而坐,一小桌丰盛的酒菜摆在面前,欧阳锦独坐在侧面给两人斟酒,可叶姬儿却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为何还敢相信我?”

  “每个人都有两幅面孔,如果有人表里如一,只能说明你不了解他……”

  赵官仁端起酒杯咪了一口,说道:“我从来没有不信任你,你嘴上说着难辨真伪的谎言,可你的心却不想骗我,所以我都不需要听你说什么,你的眼神会告诉我一切!”

  “谢谢你!”

  叶姬儿泪流满面的哭泣道:“这世上有人能如此了解我,我真的好开心,但我害死了那么多无辜者,罪无可恕,我不想再贪恋红尘了,削发为尼就是我唯一的心愿!”

  “做尼姑可赎不了罪,你也超度不了别人……”

  赵官仁放下酒杯说道:“你们俩都去过阴间,阴间的恶鬼你们消灭不了,但可以消灭阳间的恶人,如果真想洗清自己的罪孽,那就在人间多做些善事,而不是躲起来自欺欺人!”

  “姐姐!我也这么认为……”

  欧阳锦满脸复杂的说道:“不说灭灵法王,只它手下的恶鬼就够恐怖了,吃斋念经根本消灭不了它们,更超度不了无数的冤魂,真想赎罪就多做好事,阳间少一些恶人,阴间就少一批恶鬼!”

  “那……”

  叶姬儿犹豫道:“你想让我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尸毒粉的下落,否则我早就告诉你了!”

  “我要你继续做长帝姬,继续控制锦衣卫……”

  赵官仁掏出两块腰牌放在桌上,说道:“锦衣卫中还有一支暗卫存在,他们都是皇上的死士,太子也是无意中得知,他认为暗卫手中定有一份尸毒,等他登基之后,锦衣暗卫应该会主动联系他!”

  “居然还有一支暗卫,皇上的心机可真够深的……”

  叶姬儿皱眉拿过了两块腰牌,说道:“如果你放我出宫削发为尼,太子定会全力挽留,让我在宫外秘密控制锦衣卫,而暗卫想面见新皇必须得通过我,你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整个皇宫都被我控制住了,我现在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赵官仁坦然道:“暗卫不一定得面圣,或许还有其它手段能联系,所以你得博取太子的信任,我会将你的家人全部罢官,再挑几个当众处决,只要用死囚顶替即可!”

  “不必!你得真杀几个,我叔父就真的该死……”

  叶姬儿正色说道:“你给我了赎罪的机会,我得为我兄弟父母积德造福,不让他们堕入恐怖的阴间,尸毒粉我会竭尽全力帮你查,但我想知道,你真的不打算做皇帝吗?”

  “赵子强的后人就像一股病毒,尸毒的出现就是在以毒攻毒……”

  赵官仁说道:“只要赵家人继续当皇帝,类似尸毒的东西就会不断出现,直到将他们彻底消灭,但是天道无情,其它生灵通通会被连累,所以我得抢先消灭他们才行!”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你做着篡位的事情,却没有当皇帝的苗头……”

  两女全都恍然大悟,但赵官仁又端起酒杯笑道:“谁坐江山我都无所谓,只要不是赵家血脉就可以,你们俩再陪我喝几杯,对了!沈晴文,你应该只有二十八岁,为何……”

  “闭嘴!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你要敢说我老,我就跟你拼了……”

  叶姬儿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可捂着嘴咯咯一声娇笑,拿起酒杯跟欧阳锦双双敬了他一杯,等酒足饭饱之后赵官仁便站了起来。

  “沈晴文!宫内的事你可与罗檀联系,她会接管龙禁卫……”

  赵官仁擦擦嘴说道:“明天你去东宫找太子告别,有欧阳锦帮你易容,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反正尸毒一事不能硬来,逼的狗急跳墙可就不好了,我去后宫摸摸几位宠妃的底细!”

  “你还是叫我叶姬儿吧,我喜欢听你这么叫我……”

  叶姬儿上前用力的抱住了他,闭着眼抱了足足半分钟才松开手,赵官仁摸了摸她的长发才开门走了出去,出了书房大院就是后宫,但前后左右都是皇上的禁地,没有吩咐连靠近都不行。

  “王爷!奴才复命来啦……”

  总管太监忽然从巷子里走出,正是之前给太子汇报的老太监,身后跟着四名女卫统领,老太监点头哈腰的说了几件事,女卫们很自觉的背对着他们。

  “干得不错!不过还是得委屈你一阵子,好好干……”

  赵官仁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太监喜笑颜开的勾着腰跑了,赵官仁便走到四名女卫面前,掏出一大叠银票笑道:“幸苦了!这些银子给姑娘们分了,可不要让小白脸骗跑了!”

  “嘻嘻谢王爷恩赏,咱们都是您的人,幸苦也是应该的……”

  四名女统领美滋滋的屈膝感谢,赵官仁这个拉拉手,那个拍拍腰,一些看似不经意的暧昧小动作,让四个女卫全都受宠若惊,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堆秘密才离开。

  “女人啊!没有真正的友谊……”

  赵官仁背着手继续前行,上回夜游后宫还是在顺国,虽然两国皇宫的样式不同,可规章制度却是大同小异,太子没登基前也不能住进来,他又成了后宫里唯一的男人。

  “殿下!”

  一队宫女在前方让路跪地,两名太监更是连忙叩头,赵官仁几乎把管事的给换了个遍,还宰了一批作威作福的家伙,谁见到他都是胆颤心惊。

  “叫陛下!”

  赵官仁肆无忌惮的喊了一嗓子,两侧宫殿里的灯立马就灭了,宫女们也吓的齐齐一哆嗦,只有两名太监连忙爬上前,满脸谄媚的喊道:“奴才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很好!你俩去找安总管,做个管事的吧……”

  赵官仁掏出几颗金豆子扔在地上,一名宫女见状赶紧爬了过来,猛磕三个响头喊着陛下万岁,赵官仁哈哈一声大笑,给她封了一个官才大步离开。

  “吱”一扇院门忽然被打开了,只见一位蓝裙娘娘走了出来,满脸紧张的跪在了门口,撅起屁^股脑门点地,颤声喊道:“妾、妾身敬德妃叩见……叩见陛下,陛下圣躬金安!”

  “爱妃请起!何事行此大礼啊,想给朕侍寝吗……”

  赵官仁坏笑着走了过去,敬德妃满脸通红的爬了起来,嗫喏道:“陛下!太子妃来主管后宫事务了,可她说妾身没子嗣,要让妾身出家为尼,但妾身想侍奉陛下,不想出宫!”

  “她说话算个屁,真当自己是皇后啊,我带你找她去……”

  赵官仁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大摇大摆的往前方走去,但敬德妃显然不止出家一点麻烦事,她鼓足勇气似的也搂住赵官仁,大有最后一搏的打算。

  两人来到了皇后的寝宫之外,辉煌的宫殿早已是灯火通明,上百位宫女站在院中两侧,见敬德妃抱着赵官仁走了进来,一个个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吭气。

  “赵王来了!”

  宫殿中传来了一阵压抑的惊呼声,正殿的大厅中跪了几十位妃嫔,有地位的全都坐在两侧,东宫的妃子们也来齐了,而太子妃则穿了一身华贵的凤袍,架势十足的端坐在正中央。“哟太子妃好大的威仪啊,这是迫不及待想当皇后了吗……”

  赵官仁牵着敬德妃的手跨进了大殿,两位皇贵妃立即低头喝茶,其余妃嫔有的唉声叹气,有的面露哀色,还有咬住红唇暗送秋波之人,反正一副大势已去的亡国模样。

  “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大丧之日,便是太子登基之时……”

  太子妃一本正经的说道:“本宫作为太子妃本就是皇后,况且皇后已薨,我掌管后宫不算僭越,倒是赵王牵着先帝遗妃进殿,是何居心?”

  “你不说她没子嗣嘛,她给我生一个不就有了……”

  赵官仁走到主位旁一屁^股坐下,点了根烟嚣张的笑道:“世人皆知!我在顺国都是后宫娘娘侍寝,反正你们家皇上已经崩了,这一屋子寡妇放着也浪费,干脆便宜我得了!”

  “哼”太子妃猛地一拍茶几,怒声道:“赵云轩!你可不要欺人太甚,袁家人都不敢擅闯后宫,你夜闯后宫还如此放肆,可不要逼的我们鱼死网破!”

  “你吓唬谁啊,你们家舍得这大好江山吗……”

  赵官仁轻佻的朝她吹了口烟气,冷笑道:“我可是拍拍屁^股就能走人,你要是不怕灭门就尽管放毒,否则就夹起尾巴做你的皇后,再说老子又没让你侍寝,你急个什么劲?”

  “无耻!”

  太子妃惊怒的起身就走,东宫一群妃子连忙跟着她跑了,两名皇贵妃也急忙带人离开,但大部分遗妃都留了下来,全都眼巴巴的望着赵官仁,坐在两侧的更是一个都没动。

  “哈哈爱妃们!朕在这谁都不用怕,快来给朕行个大礼……”

  赵官仁肆无忌惮的招了招手,可几十名娘娘对视了一眼之后,根本没人敢上前明目张胆的造反,只有敬德妃死猪不怕开水烫,跪上前去甩开大袖,规规矩矩的三叩首。

  “朕知道你们有所顾虑,怕太子秋后算账是吧……”

  赵官仁站起来背手笑道:“不过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太子只是个门脸,我才是真正的皇上,朕今晚就在这等着你们,想侍寝的趁早来,有秘密要告诉我的也尽管来,朕一定让你们满意!”

  赵官仁说完便大步往后堂走去,敬德妃屁颠颠的跟了上去,几名女侍卫立即挡在了门口,敬德妃则娇滴滴的说道:“陛下!臣妾为您侍寝,请容臣妾先行洗漱可好?”

  “洗干净一点,朕先四处逛逛……”

  赵官仁笑着走进了后院,来到书房内一阵翻查,坐下来等了半支烟的工夫后,小后门忽然被人打开了,只看太子妃姐妹俩钻了进来,靖王妃做贼似的把守住了后门。

  “我的哥!”

  太子妃熟稔的坐进他怀中,纳闷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呀,真想逼的太子狗急跳墙啊,最起码的面子要给他嘛!”

  “你把太子想的太简单了,我越是肆无忌惮,他越是高兴……”

  赵官仁笑道:“只有我小人得志,他才会轻视我,还会急着寻找三名死士,用来进一步跟我谈判,否则让三名死士藏起来,咱们很难找到!”

  “我拟了一份名单,你看看……”

  太子妃从怀中掏出了两张纸,递给他说道:“第一张是皇上的宠妃,据说皇上有说梦话的习惯,说不定她们会听到些什么,第二张是皇上的内臣心腹,你肯定能……”

  “快走!王皇妃从后门进来了……”

  靖王妃忽然低呼了一声,但赵官仁却是一愣,惊疑道:“那老货来干什么,不会想给我侍寝吧?”

  “哈哈让你浪!她能做你祖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