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38赵督旗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110 2020-11-17 17:22

  一秒记住【MM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醉仙楼以最快的速度送来了外卖,可“丹书铁券”一出,官员们哪敢在“皇上”面前吃东西,让人参一个“大不敬”之罪可不是开玩笑的,于是外卖全都便宜了老百姓们。百度MM,更多好看免费阅读。

   “这玩意犯什么罪都能免死么……”

   赵官仁靠在柱子边吸烟,全场除了卞员外一人敢坐着之外,其余官吏和嫌犯通通只能站着,免死金牌则被放在了最高的“官台”上,如同皇上亲临一般高高在上,连王知府都只能站在台下。

   “非也!谋逆不宥,子孙不宥……”

   宋吃猪低声说道:“外戚封爵分七等,公爵一等,侯爵二等,伯爵三等,卞家这是最小的三等宁怀伯,可再小他也有丹书铁券在手,只要他不谋逆,任何死罪都可赦免!”

   “切原来是拿出来装个逼啊,谋逆不赦有鸟用……”

   赵官仁抠了抠下巴问道:“这免死金牌给钱就能有吗,你们之前知不知道他有这块牌子?”

   “谁人不知啊!老家伙恨不得顶在脑袋上,尽管免死金牌非军功不予,不过军功这东西嘛,肯花银子就能买到……”

   宋吃猪说道:“但爵位不能世袭,老家伙一旦蹬腿离世,这铁券就得随他一起入土,所以他得为自己儿子也弄一块,新的铁券就在督造大人手上,据说是一等兰台公,谁抢到谁就是宁州首富!”

   ‘怪不得谢家打破头也要抢,这可是好东西啊……’

   赵官仁终于弄懂了其中的原由,可满堂的人已经鸦雀无声,卞员外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其他人只得耐心等待,肚子饿的咕咕叫也没办法,今晚很可能是角逐生死的一晚。

   “千户大人到!!!”

   突然!

   门外有人大喊了一声,赵官仁的眼珠子猛然一亮,谭青凝果真把陈千户给请来了,其实之前来报信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偷偷放跑的李百户。

   李百户溜出城外又折回来谎报军情,当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不然他一介白身肯定会被王知府给打出屎来,至于谭青凝会不会按计划行事,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黑衣卫来了!”

   围观的人群慌忙让开了一条道,上百名骑兵径直朝衙门奔来,到了衙门口也没停下,居然把马给直接骑了进来,嚣张程度可见一斑。

   “嗒嗒嗒……”

   领头者是一名鲜衣怒马的中年男子,高大魁梧,白脸八字胡、吊额眉,一身暗红色的五品官袍外,套着一件锃亮的铁甲,手里拎着把沉重的三尖两刃枪,用倨傲的眼神打量着众官吏。

   “千户大人吉祥,卑职赵云轩幸不辱命……”

   赵官仁一个滑步溜到门口,麻溜的抱拳单腿下跪,众官吏也慌忙迎上前,齐齐弯腰行礼,连卞员外都起身拱了拱手。

   “免礼!”

   陈千户一直把马骑到了堂门口,居高临下的傲然道:“听说!有贼人胆敢冒充我黑衣卫,还激起民变,可有此事?”

   “是是是!贼人已经拿下,锁在大牢之中……”

   宋吃猪已经是紧张的汗如雨下,尽管黑衣卫千户只是五品官,实权还没有他这知县大,奈何人家是天子耳目,他还有把柄捏在人家的手上,此时不怕也不行啊。百度MM,更多好看免费阅读。

   “哼真是好大的狗胆……”

   陈千户瞪着赵官仁大喝了一声,跟着将三尖两刃枪抛给属下,直接翻身下马走进堂中。

   可众官吏忽然齐齐一愣,只看大批黑衣卫跟随了进来,可领头者竟是本该关在牢中的副千户——谭青凝!

   “听说还有人敢冒充本官是吧 ……”

   谭青凝气势汹汹的扫视着众人,她戴上了黑色面纱和头巾,遮住了额头以及脸上的伤势,可她的声音如何都改变不了,连个傻子都知道,这就是差点被扒光的谭青凝。

   “卞员外!圣上赐你丹书铁券,可不是让你拿出来显摆的……”

   陈千户规规矩矩的走到官台前,撩开官袍跪下来对铁券行礼,卞员外赶紧使了个眼色,等陈千户站起身来之后,卞香兰立即把“丹书铁券”给收了起来,让下人送回家里去。

   “还不将人犯押入大堂,更待何时……”

   陈千户不急不慢的走到台上坐下,赵官仁一溜烟的跑了上去,屁颠颠的给他倒了一杯茶,而众官吏对视了一眼后,宋吃猪赶紧挥手说道:“大二!速去将人犯提出来!”

   “回禀大人!”

   大二满脸犯难的说道:“百姓们下手太重,人犯尽数重伤而亡,方才仵作都验过尸了!”

   “什么?全死了……”

   宋吃猪的脸色猛然一变,但赵官仁却说道:“死了也得把尸首抬上来,让乡亲们好好看看清楚,是不是被他们打死的骗子,不然被你们调包了怎么办,得还咱们黑衣卫一个清白!”

   “是!”

   大二赶紧带人跑了出去,众官吏抄着手也不说话,全都以为七名黑衣卫被灭了口,只要来它一个死无对证,陈千户就不会因民变一事受到牵连。

   “大家可看好了,验明正身就能入殓了……”

   七具尸首很快就被人抬了上来,放在大堂外的院子里给人围观,百姓们立即围上前来。

   “没错!就是这几人,这一刀还是我捅的咧……”

   一位吃瓜大哥兴奋的嚷嚷了起来,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这些本来就是被打死的黑衣卫,但十五名黑衣卫,当时全都是被人抬走的,谁也分不清谁是死的谁是活的。

   “不对!”

   有人突然质疑道:“怎么少了个女的,那小婊子可是领头的,被咱们打的直叫爹呢!”

   “……”

   谭青凝的脸色顿时黑了几分,躲在柱子后也不敢露头,但一名狱卒却站出来说道:“那女的下午骑了木驴,身子被戳的一片稀烂,已经送去了殓房,你们想看就去殓房看吧!”

   “噫不去!晦气死了……”

   吃瓜群众们纷纷摇着头嫌弃,不过官吏们可不傻,自然知道这是被人给调包了。

   “嗯哼” 一名小吏在知府的暗示下,上前说道:“我等先前验过这些贼人的腰牌,几可以假乱真,将他们的腰牌一并呈上来吧,免得被百姓说我等老眼昏花!”

   “大人!贼人物件尽数在此……”

   狱卒们将衣物和佩刀全都抱了出来,特意将十五块铜牌放在了托盘里,一名百户立即上前查验。

   “蠢材!”

   百户猛地举起了腰牌和佩刀,怒声喝道:“此乃边军淘汰佩刀,还有如此劣质腰牌,三岁小儿都能辨出是假货,我们副千户大人也亲身在此,尔等居然会被如此把戏所蒙骗,简直岂有此理!”

   “哗” 百户将一盘的铜牌都泼了出去,连佩刀都扔出去给群众们查看,王知府的脸色瞬间一变再变,黑衣卫这是要彻底翻脸不认账了,连激起民变一事都要怪在他们头上。

   ‘嘿嘿’

   赵官仁差点笑破了肚皮,他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偷龙转凤,自然是要让黑衣卫欠他一个人情,同时认下他这个假密探,否则他们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砰” 一只茶碗猛地砸碎在堂中,将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兰台知县你可知罪……”

   陈千户怒喝道:“你属地之匪患竟如此猖獗,不怪百姓怨声载道,群起而攻之,若不是我黑衣密探及时出手,只尸瘟就能让你酿成大祸,我看你就是个昏庸无能的昏官!”

   “下官、下官……”

   宋吃猪浑身抖的就跟筛糠一样,下意识瞥了眼台上的赵官仁,赵官仁立即朝他使了个眼色。

   “大人!下官也是受人蒙蔽啊……”

   宋吃猪立即指向了胡县丞,怒声说道:“下官与胡县丞本是同僚,在此等大事上对他自然深信不疑,怎知他与贼人沆瀣一气,陷我于不义,请大人替下官做主啊!”

   “你胡说!我何时骗你了,那是卞、卞家……”

   胡县丞急赤白脸的喊了起来,卞员外则冷笑道:“胡县丞!你可别狗急跳墙啊,我卞家未曾与你有过任何瓜葛,你攀咬也得拿出证据,没有证据可就是口说无凭啊!”

   “砰 陈千户一拍桌子喝道:“全都住口!赵云轩你且上前来,将来龙去脉一一与本官道来,不许有所隐瞒!”

   “卑职遵命!”

   赵官仁站到台旁口若悬河起来,分析的自然头头是道、丝丝入扣,将自己的嫌疑洗的那是一干二净,尤其凸显黑衣卫的高大上,陈千户的英明领导,各种飞天马屁拍的不着痕迹。

   “谭大人!”

   一名百户低声问道:“这位赵督旗何时入的职啊,如此能人卑职竟未曾听说过,年纪轻轻就破了如此惊天大案,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嗯哼” 谭青凝闷咳了一声,轻声说道:“陈大人亲自招收的密探,我都不知,你又怎会知晓,尔等且看着便是,他的功劳也有我们一份!”

   “大人!事情经过大致如此……”

   赵官仁直起腰杆说道:“卞家与端亲王是姻亲,卑职不敢胡说,但我等在卞家外宅中人赃并获,卞家小少爷更是亲口承认,他怕玩死的姑娘尸变找他报仇,特意用大石头压在井底!”

   “你放屁!我弟什么时候说这话了……”

   卞香兰气急败坏的叫嚷了起来,这城府果然不及她家老狐狸,老狐狸仍旧气定神闲的说道:“你让他诬赖便是,若是有真凭实据,老夫任他处置!”

   “卞老爷子!你要证据是吧……”

   赵官仁冷笑道:“你卞府外宅有一密室,密室内藏有夺命机关,我武功低微没敢进去搜,但外宅的下人亲口说,尸变的女子皆被你儿带进去折磨过,拖出来之后便会投入井中,进去搜一搜便知真相如何了!”

   “密室?”

   卞员外看了他女儿一眼,卞香兰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只有穿越而来的三姨娘满头冷汗,急的都快把嘴唇给咬破了。

   “来人!去拆了机关,搜个清楚……”

   陈千户用力一拍桌子,赵官仁又抱拳说道:“大人!未免卞家狡辩,不能由我们一家去搜,卑职建议,县衙、府衙、卞家以及百姓各派两名代表,现场进行监督!”

   “如你所言!各衙署速速安排……”

   陈千户毫不犹豫的指向下方,赵官仁则缓缓走下台去,路过卞员外身边时低声说道:“老狐狸!我给你脸你不要,还想置我于死地,哼哼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上坟的!”

   “你……”

   卞员外猛地捂住了胸口,竟然气的当场晕了过去,吓的卞家人一片惊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