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712无人生还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893 2020-11-17 17:22

  不大的土城却是惨烈的战场,硝烟笼罩着土城内外,可硝烟也盖不住冲天的血腥气,城外早已尸骸遍地,数不清的尸体堆的跟土墙一样高,粘稠的尸血彻底染黑了土墙。

   可最惨烈的还属城内,将士们的尸体跟尸人纠缠在一起,破碎的鳞甲满地都是,很多处都有爆炸过的痕迹,但他们却没有让帅旗倒下,堆成小山一样的尸体撑起了旗杆,有尸人的,也有他们的。

   “兄弟们!你们都是好样的,我不会让你们白白牺牲的……”

   见惯了生死的赵官仁也不禁热泪盈眶,他们撑起的不仅是帅旗,还有对自己生死相随的承诺,但他却无法让弟兄们入土为安,至少有上万尸人盘踞内外,贪婪的啃食着将士们的尸体。

   “哗” 一堆尸体忽然从城头滚落,露出一位高举手臂的年轻骑兵,他只剩下一条左臂了,可他手上却高高的举着一枚信号棒,从红色的骷髅标记就能看出,这是一颗“无人生还”的光荣弹。

   “他妈的!你们敢吃他,全都给老子滚开……”

   赵官仁突然疯了似的大吼一声,竟然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土城,但不是赵家军不能理解这颗“光荣弹”的意义,他们是留下来为大部队断后的死士,射出光荣弹就代表着即将团灭——无人生还!

   “吼” 大批尸人都被赵官仁惊动了,全部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可赵官仁眼中只有高举手臂的小骑兵,以及用身体围住他的战友们,他也不知哪来的力量,疲惫的身躯突然间力量十足。

   “滚开!”

   赵官仁疯狂的砍杀着尸人,尸血不停在他身边喷涌,一具具尸体不断倒在他身侧,他几乎爆发出了所有潜力,冲上庞大的尸山后一跃而起,猛地跳上高竖帅旗的土城墙。

   “唰” 赵官仁一刀劈飞了两颗头颅,可他却突然惊讶的发现,墙头的尸人全都跟傻子一样,反应极其的缓慢,他连续砍翻了七八个,居然还没一个扑上来,但城外的尸人已经快爬上来了。

   “兄弟!跟我走……”

   赵官仁一把抱起独臂骑兵,谁知用力往上一拖才发现,小伙的双腿都已经没了,不过他的胸口却塞着好几根光荣弹,那全是兄弟们最后的嘱托,仿佛要让他告诉所有人,他们不是孬种。

   “走!”

   赵官仁扛起骑兵往侧面跑去,他这么做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城里至少还有上千具骑兵尸体,但很多事本来就没有意义,只要能尽力给兄弟们一个交代,他就算死在这也值得了。

   “噗通” 赵官仁从土墙上一跃而下,差一点就虚弱的跪在了地上,不过他再一次震惊的发现,城里的尸人一样动作迟缓,他扛着尸体跑了几十米远,尸人们才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疫苗!’

   赵官仁忽然心里一动,这些尸人不会平白无故变迟缓,一定是吃了注射过疫苗的将士,疫苗在它们体内产生了副作用,包括之前的叶云辰也是一样,它的反应明显比吃了免疫者前迟钝许多。

   “他妈的!让你们吃,活该……”

   赵官仁大骂一声翻出了后城墙,可体内的虚弱感越来越强,眼前也开始一阵阵的发黑,但他只能硬着头皮狂奔,朝着部队撤离的反方向冲刺,一路跑进了一座小山村。

   “兄弟!咱们今晚就在这歇了……”

   赵官仁气喘吁吁的跑进了一座小院,院里的木屋早已空无一人,不过家具摆设都还在,他将小骑兵的尸体放在大炕上,拿起柜子上一坛黄酒就喝,冰冷的身体这才有了些热量。

   “呼” 赵官仁疲惫不堪的坐在了炕上,从小骑兵的腰里摘下只皮囊,里面果然装着统一发放的压缩干粮,还有香烟、糖果和疗伤药等物,不禁让他佩服起自己当初的英明决定。

   “马林!十九岁,爆破手,双潭县人……”

   赵官仁摘下小伙脖子上的铜吊牌,放进皮囊里装好,点上一根烟笑道:“双潭我去过,不大!但是很漂亮,有一艘红画舫常年停在岸边,你等着瞧吧,咱们一定会把尸人赶走,重建你的家乡!”

   “……”

   小骑兵自然不能回答他的话,四周围也安静极了,连虫啼鸟叫都听不到一丁点,可赵官仁却絮絮叨叨的跟他说着话,抽完了烟吃干粮,吃完干粮找了身旧衣服穿上,直接睡倒在他身边。

   “兄弟!你放哨,我眯一会,真的撑不住啦……”

   赵官仁迷迷瞪瞪的闭上了双眼,一点也不在乎惨不忍睹的尸体,仿佛睡在身旁的不是个死人,而是一位活蹦乱跳的小兄弟……

   “哗” 一声异响惊醒了赵官仁,他天昏地暗不知睡了多久,微微发亮的天色也不知是傍晚还是凌晨,但他却不动声色的躺在床上,轻轻抽开怀中抱着的灭灵刀,三个呼吸后猛地抽刀就砍。

   “嘎” 一声怪叫从床边响起,一个人形东西摔在地上乱滚,赵官仁立即跳起来补了一刀,等他点燃小骑兵的火机一看,居然是一只黑瘦的小尸人,满嘴都是尖利的獠牙,两只爪子也特别锋利。

   “哈哈谢了兄弟,不愧是咱们风林军的好将士……”

   赵官仁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原来异响是小骑兵的鳞甲散开了,帮他化解了夺命的危机,他也不管是巧合还是灵异,眼看窗外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他便笑呵呵的扛着尸体走到了屋外。

   “兄弟!你幸苦啦……”

   赵官仁把尸体放在了前院当中,找来刨坑的农具后笑道:“眼下这条件不允许,你先在这里凑合一下,回头我给你修座大墓,抬棺舞和坟头蹦迪都给你整一套,让你风风光光的去投胎!”

   赵官仁这心态简直无人能及,他一边刨坑一边跟尸体说笑,并且等尸体安葬完毕之后,他又泡了一大碗压缩干粮,坐在墓碑前继续边吃边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脑子坏了。

   “兄弟!保佑哥哥百战百胜,无往不利……”

   赵官仁用力拍了拍简易的墓碑,简单洗漱了一下后便出发了,此时天色早已大亮,他好好的睡了一整夜,虽然伤势远没有恢复,可体力总算是有了,高烧也退掉了。

   “不行啊!没有十来天走不到天通关,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赵官仁嘀嘀咕咕的往山外走去,顺手将马尾长辫盘在了头上,没多久便爬上了一座山头,远远看到了姑苏城。

   庞大的姑苏城并没有被摧毁,将士们早在尸人过江前就撤离了,如今的姑苏已经成为了尸人乐园,到处都是零散的尸人在晃悠,还有来不及带走的牲口,尸变后漫无目的的乱走。

   “哼啊哼啊……”

   忽然!

   一阵驴叫从山脚下响起,赵官仁诧异的低头一看,居然有头尸变的小毛驴朝他冲了过来,他立马取出一条汗巾反冲下去,躲过小毛驴的一口撕咬,灵活的抱住驴颈翻了上去。

   “来吧!我的小毛驴……”

   赵官仁一把蒙住两只驴眼,夹紧双腿牵住了缰绳,小毛驴嘶叫着往山下狂奔而去,但他在草原上学了一套驯马的本事,虽然不可能制服这东西,不过想把他甩下来也不容易。

   “哈哈这边、这边……”

   赵官仁紧紧拽着缰绳策驴狂奔,小毛驴不仅被蒙住了眼,连鼻孔都被臭烘烘的汗巾遮住了,只能顺着缰绳的牵引瞎跑,不仅速度胜过了马匹,耐力更是不知疲倦。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

   赵官仁悠闲的哼着小曲,普通尸人根本追不上毛驴,不普通的见到毛驴也是一愣,等发现它背上有个活人时,四蹄狂尥的小毛驴已经跑的没影了,一路上简直畅通无阻。

   将士们撤离的非常匆忙,一路上到处都是丢弃的粮草和物资,进入山区之后更是到处塌方,为了阻截尸人大军的追击,工兵们几乎是一路炸山,逼的赵官仁不得不绕远路。

   一路上赵官仁累了就拴上小毛驴,找个草窝子和衣而睡,醒了就随便啃点干粮,骑上小毛驴继续赶路,跑了两天两夜才终于追上尸人大军。

   “妈蛋!我究竟昏迷了多久,尸人怎么到这了……”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停在山坡上,放眼望去前方尽是乌泱泱的尸人,正接踵摩肩的往前移动,距离天通关不过大半天的路程,但现在只是尸军的屁|股,先头部队应该早就攻到了天通关。

   “火山军!阵在人在,阵亡人亡,不退……”

   “不退!!!”

   一阵惨烈的吼叫声突然响起,赵官仁急忙调转驴头,朝着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可等他绕过侧面的山头一看,居然只有十几名骑兵挡在山谷中,大批尸人正成群结队的冲向他们。

   “兄弟们好样的,咱们来世再见啦……”

   一声壮烈的嘶吼从山腰上响起,原来还有一批雷震军躲在林中,正在火速的安放炸药,看来是想炸掉两侧的山体,堵住尸人从侧翼包抄的道路,但他们也不过几十人而已。

   “火山雷震!听我号令……”

   赵官仁猛地冲出去全力大吼,可他距离对面有好几百米,只听“咚咚”两声巨响,两侧的山体同时爆开了。

   “噗通” 赵官仁被震的仰头摔倒在地,小毛驴直接滚下了山腰,只看轰然倾泻而下的山石,如同泥石流一半将雷震军全体吞没,作为诱饵的火山军也被一口吞噬,无一幸免!

   “兄弟们!一路走好……”

   赵官仁泪流满面的跪在了草地上,这些都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兄弟,一路陪着他从草原上杀回京城,没想到最后竟死在了这种地方,作为诱饵跟尸人同归于尽了。

   “王爷!”

   忽然!

   几十个灰头土脸的骑兵走出了山林,血液早已浸透了他们的铠甲,他们拎着卷刃的钢刀,断裂的马槊,一个个失魂落魄的走过来跪下,突然间嚎啕大哭了起来。

   “王爷!天通关丢了,一天就没了……”

   汉子们全都痛哭流涕的捶着地面,哭声中充满了懊恼与不甘,但赵官仁却用力抱住了两人,狠声道:“兄弟们!咱们流血不流泪,跟老子一起杀回去,找尸人决一死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