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65谁主沉浮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55 2020-11-17 17:22

   噗通”赵官仁一个猛子扎进湖里,冒了几个泡泡人就不见了,罗檀也穿着短袖短裤跳了下去,但秋宁和两位郡主不会游水,只能眼巴巴的坐在湖边,永宁更是在阁楼里急的团团乱转。

  “哟大才子!睡到大中午才起啊,拯救失足妇女了吧……”

  秋宁戏谑的转过了头去,只看吕大头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只穿着短裤和背心,从牙缝里抠出根卷毛后笑道:“日行一善嘛!更何况不深入裙中,岂能让她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呢!”

  “接着!”

  赵官仁忽然从湖里蹿了出来,猛地扔上了两只大螃蟹,吕大头连忙摁住后大喊道:“这月份的螃蟹不好吃,你捉两只王八上来补补,咱们中午就吃王八炖蝲蛄了!”

  “蝲蛄能好吃吗,好恶心的样子……”

  两位小郡主满脸的嫌弃,定国公府的湖泊属于通天江支流,在整个金陵城的上游,一湖的活水清澈无污染,跟小龙虾差不多的蝲蛄满地乱爬。

  “云轩!”

  忽然!

  一艘红色小船从斜对面驶来,只看叶姬儿亲自撑着小船,仁福帝姬坐在船边摆着一张臭脸,赵官仁立即扭头游了过去,“哗啦”一下趴在船边,笑道:“你俩来蹭饭的吗?”

  “我帮你要来了这里,吃你一顿饭不行啊……”

  叶姬儿放下竹篙笑道:“我先去问问锦衣卫的审问结果,你们小两口增进一下感情吧,卿卿知道自己错了,你个大老爷们也拿出点气度来,怎么说都是你媳妇嘛!”

  “嘁他媳妇多着呢,我才不是呢……”

  叶若卿不屑的扭过脸去,叶姬儿笑着跳进湖里游走了,赵官仁则趴在船边说道:“你去跟你爹说啊,我又不是非你不娶,更不想破坏你的清规戒律!”

  “写信的人不是我,我守什么清规戒律啊……”

  叶若卿扭头怒道:“与郑一剑通信的人是我侄女,她不方便出面才说我是写信的人,但嫁给你这种人,我宁愿守一辈子活寡,你除了一张油嘴滑舌,还有什么本事,没有法术你屁都不是!”

  “哟你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嘛……”

  赵官仁满脸讥诮的看着她,谁知话没落音,小娘们忽然一拳打了过来,赵官仁慌忙抬手阻挡,但这一拳竟然力道十足,居然一下就把他打进了水中,让他猛喝了一口湖水。

  “哈果然是个废物点心,没仙术你连我都打不过……”

  叶若卿嚣张的站起来叉着腰,赵官仁忽然扑上来用力一掀,叶若卿立马惊叫着摔进了水中,手忙脚乱的想往回扑腾,但赵官仁又一个猛子扎过去,一把拽住了她的双腿。

  “救命,咕噜噜噜……”

  叶若卿只喊了一声就沉进了水中,没一会又被赵官仁猛地拽了上来,她惊慌失措的抱住了赵官仁,大叫道:“我不会水,有本事咱俩上岸去打,你别欺负,咕噜噜……”

  “哈哈就是欺负你不会水……”

  赵官仁按着她脑袋哈哈大笑,谁知道叶若卿忽然一阵抽搐,没几下就软绵绵的不动了,他惊的急忙把叶若卿拽了上来。

  “砰”叶若卿突然给了他一记封眼锤,一拳将他打开之后,七手八脚的往小船上爬去,结果下半身忽然一凉,她趴在船边惊呼道:“撒手!你个臭无赖,不要拽我裙子啊!”

  “哈哈”赵官仁猛地从水里蹿了出来,手里举着一条纱裙和短裤,得意的坏笑道:“这就是你打我的代价,你不是很牛掰嘛,有本事光屁^股上岸,让人看看你仁福帝姬的风采!”

  “你混^蛋!不要脸……”

  叶若卿硬生生让他气哭了,缩在水里怒道:“好!反正我已经逃不出你的魔掌了,名义上也是你的妻,我就光屁^股上岸,让人瞧瞧赵王妃的身段,看你丢脸不丢脸!”

  “去啊!谁不去谁是狗……”

  赵官仁得意洋洋地笑着,叶若卿怒的在水里连拍了几下,可终究没好意思往岸边游,只能气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打不过我就脱我裙子,碰上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我说!”

  赵官仁游到船边单手抓住船,好奇道:“我究竟哪点让你瞧不上了,本王玉树临风,文采斐然,能文能武,你比我大六岁我都不嫌弃,你还有脸嫌弃我,你真当你金枝玉叶啊?”

  “我找的是夫君,比的是人品,你有人品可言吗……”

  叶若卿怒声道:“月牙仙子可是个娼妓,你居然连娼妇都要,而且你为了霸占卞家大小姐,差点把她整的家破人亡,还有件事我都没脸往外说,你把永宁郡主脱了个精光,让人画她的肖像,是不是你干的?”

  “呃”赵官仁张着嘴无言以对了,没想到柳飘飘连这些事都跟她说了,要是她再聪明一点的话,搞不好能猜到他跟永宁有一腿。

  “你如何当上的王爷,你自己心里明白……”

  叶若卿厉声道:“我叶若卿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可我也是个品行端正的大家闺秀,奈何我生在皇家,嫁给你我也认了,但我得让你知道,不是我不懂事,而是瞧不上你!”

  “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看我,我无话可说……”

  赵官仁忽然正色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想看着你这张苦瓜脸,但我跟长帝姬谁也不嫌弃谁,回头我把她娶了,依然可以完成两国的和亲大业,你找个好人嫁了吧,再见!”

  赵官仁说着就把裙子还给了她,这下轮到叶若卿傻眼了,急忙叫道:“你给我站住,你把我裙子脱了就想走,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你爱嫁不嫁,关我屁事……”

  赵官仁一头闷进水里迅速游走了,任凭叶若卿如何叫喊也不理会,叶若卿当他之前是欲擒故纵,实际上他压根没泡妞的想法,一堆女人都消化不掉,哪有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混^蛋!”

  叶若卿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可也只能在水中穿上裙裤,爬上小船朝岸边划去,可纱裙已经变成半透明了,她上了岸赶紧钻进竹林之中,悄悄脱下裙子在林中拧干。

  “我觉得皇叔好像不太喜欢帝姬哎……”

  两位郡主忽然从林外路过,并肩而行的罗檀说道:“老爷最讨厌任性的蠢娘们,叶若卿也不撒泡尿照照,草原人长的本来就显老,看着就像咱老爷的大婶子一样,她还当自己是小丫头呢!”

  “就是!”

  永维鄙夷道:“吉国也真是没人了,拿个二十六岁的老姑娘出来恶心人,皇叔说不过是走个过场,娶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太烦人!”

  “我也不喜欢她,一副自以为是的蠢样子……”

  小永平也点头道:“二十六岁了没嫁人,指不定有什么毛病呢,还等了什么情郎十年,娶了她可就是个‘剩王八’了,她肯定让男人玩过!”

  “对!说不定还不止一个……”

  三个女人满脸鄙夷的走了,叶若卿蹲在竹林里面色铁青,拧着纱裙的手不住发抖,最后失魂落魄的穿上纱裙,没头没脑的顺着小路往前走去。

  “谁不想当皇帝,说不想当皇帝的人都是伪君子……”

  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从前方传来,惊的叶若卿慌忙蹲在了草丛中,只看竹林深处有一栋独立的小屋,袁家的二公子不知何时来了,正跟赵官仁面对面的坐在屋中。

  “我们若是想造反,没人可以阻挡,包括红鸾老祖宗……”

  袁老二肆无忌惮的说道:“可我们不能大逆不道,而且老祖宗已经表态,等灭完毒她就云游四方,再也不管谁死谁活,所以我们才是最想灭毒的人,我们把毒粉藏起来有何用?”

  “你们或许不会藏,但你能保证你们的手下吗……”

  赵官仁沉声说道:“张天生跟虎烈将军有秘密交往,虎烈将军可是你爹的心腹爱将,张天生在他外宅进出过,那小子手上还有一瓶尸毒粉,漏出去你们国都会完蛋!”

  “我们当然知道厉害,否则我就不会来找你……”

  袁老二说道:“老虎的宅外是锦衣密探,我爹察觉到异常之后,已经把他们父子叫了过去,他们说张天生莫名其妙的来送口罩,甚至连他们父子的面都没见到,更何况老虎根本不敢欺瞒我爹!”

  “哼”赵官仁冷笑道:“照你这么说的话,只能是基佬三私藏^毒粉喽?”

  “赵王爷!你是外乡人,不了解我们的情况,不要胡乱揣测……”

  袁老二摆手道:“我可以用人头向你担保,我们家连毒粉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若是叶家皇帝在贼喊捉贼,你永远也找不到张天生,除非我们家出手,你才有可能查个水落石出!”

  赵官仁笑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寻找尸毒粉还有条件喽?”

  “不是条件!只是一个公平的请求……”

  袁老二认真道:“如果我们查出是叶家在贼喊捉贼,或是刹帝罗起了谋反之心,请你把玉娇龙放归大海,你师父可没让你来干涉朝政,谁主沉浮皆是我们赵家的家事,您说对吗?”

  “说的在理!”

  赵官仁点头道:“我也没想插手你们的家事,玉娇龙不过是份聘礼而已,你若查实我随时可以收回,相信他们也没脸再要!”

  “对嘛!这才是您该有的态度,我们可都是赵家子孙啊……”

  袁老二笑道:“您也别急着和亲,说不定灭完毒之后,您就该跟我们袁家和亲了,我嫡出七妹美若天仙,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比叶家的老烂货可强多了,您就等着咱们的好消息吧!”

  “为何是老烂货?”

  赵官仁愣了一下,袁老二笑道:“您还不知道哇,叶若卿是个蛇蝎美人,她为了拉拢草原部族,让多少王子摸过又亲过,利用完之后她就会把人宰了,您可当心着点吧!”

  “是么?这可真是个烂货啊……”

  赵官仁缓缓转头看向了竹林,叶若卿连忙趴在了地上,脸色铁青的比青竹更加难看……

  (这两天作息时间混乱,有心加更却瞌睡连天,明日起尽量恢复三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