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17顺吉昌泰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76 2020-11-17 17:22

  “有贼人啊,快来抓贼啊……”

  妇人的尖叫声响彻了整座园林,八名强壮的刀手纷纷跳将出来,凶神恶煞般要剁了那小贼,可定睛一看却傻了眼,空荡荡的花园里哪有小贼的踪影。

  “快!分头寻找……”

  刀手们急眼般的分开寻找,妇人回头一瞧也懵了,跺着脚急声喊道:“快去后面的老宅里找,他定是逃进去了,可不能让他逃了,定要杀他灭口,不不!不能留他活口!”

  “你们俩跟我来……”

  刀手头目急匆匆的跑向深处老宅,谁知赵官仁并没有跑远,发现埋伏后他就先一步绕过了假山,此时猛地从假山后面跳出来,一把勒住妇人的脖子,捂住她的嘴拖到了假山后。

  “不要动!再动弄死你……”

  赵官仁气势汹汹的把她压坐在地,用一块碎瓦片抵住她的脖子,幸好这妇人不会什么武功,吓的狂打哆嗦又点头,谁知赵官仁又低喝道:“快把肚兜脱下来给我!”

  “……”

  妇人浑身一僵,顿时想起这是个胆大包天的变态淫贼,敢光身子跳进她家小姐的澡盆里,只能闷声哀求道:“小兄弟!你饶了我吧,我年老色衰,实在配不上你啊!”

  “你当然配不上我这种小鲜肉,我只要你的肚兜……”

  赵官仁又抵紧了瓦片,妇人立马断定这是个变态,恋物癖在古代自然也不少见,她只能羞愤的咬住嘴唇,哆哆嗦嗦的把手伸进衣服里,一阵摆弄后拽出件画布肚兜来。

  “很好!现在咱俩就有一腿了……”

  赵官仁拿过肚兜松开了她,蹲到她面前坏笑道:“我要是被人给抓了,我就说你是我的老相好,你把我带进来幽会的,这肚兜就是咱俩私通的证据,看你以后怎么见人!”

  “你你你……”

  骇然色变的妇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原来赵官仁是打的这种主意,实际上这妇人至多三十五六岁,在这种时代算是老女人了,但风韵犹存,体态丰腴,能诱惑小鲜肉绝不会让人怀疑。

  “送我出去,不然我连你家小姐的事也说出去……”

  赵官仁将妇人从地上拽了起来,得意洋洋地把肚兜收进怀中,妇人只能一脸屈辱的护着胸脯,满脸苍白的领着他往后走。

  妇人在府中的身份显然不低,路过的家丁和丫鬟都站到一边行礼,赵官仁低着头也没人觉得奇怪,两人一路进院子出院子,穿过一扇月亮门之后,终于来到了大宅院的后门口。

  “五婶!这是来新人了吗……”

  两名家丁正坐在门房外聊天,五婶僵笑着点了点头,亲自上前把后门给打开了,可赵官仁却拽着她笑道:“五婶!我记性不大好,大小姐交代的事,你再跟我说一遍可好!”

  “好、好的!”

  五婶满脸僵硬的跟了出去,外面是一条青石板小路,隔壁也是栋大宅院,赵官仁往前走了一截之后,五婶面红耳赤的说道:“你快把肚兜快给我,还想怎么样呀你!”

  “借点盘缠吧,日后定然加倍奉还……”

  赵官仁笑着伸出了手,五婶冷着脸掏出了一只绣花荷包,从里面拿出了几两碎银子。

  “小气!我又不是不还你……”

  赵官仁一把将荷包给抢了去,笑道:“告诉你家大小姐,我会把她沐浴的画像,仔仔细细的画下来,特别是她胸口的红痣,屁%股上的胎记,然后配上她跟我幽会的故事,分成上中下三集,到大街逢人就送!”

  “你、你想干什么,想逼死我家小姐吗……”

  五婶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看上去这个时代是很注重名节的,但赵官仁却冷笑道:“这就是她出尔反尔的下场,待会我就去找个最好的画师,保证不遗漏任何细节!”

  “你要多少银两才肯罢休,你出个价……”

  五婶连忙抓住他的手腕,但赵官仁又抽开手说道:“我又不是敲诈勒索,心情好了我放在家慢慢欣赏,心情不好我画她一万张,让她彻底臭大街,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赵官仁说完扭头就走,急的五婶在后面抓心挠肺,可他却迅速消失在一条热闹的大街上,看天色应该是大中午,可惜他没能戴块手表来,现在看个时间都得靠猜。

  “店家!给我来碗牛肉面……”

  赵官仁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一间面馆,可老板却纳闷的眨了眨眼,笑道:“客官可不要跟我说笑,我这小店哪有牛肉吃啊,要不给您来碗三鲜打卤面,卧个荷包蛋如何?”

  “行吧!再给我来一瓶脉动,呃米酒,米酒有吧……”

  赵官仁这才想起古代不能随便杀牛,看来这里也是一样,但他这一坐下来烟瘾又犯了,只恨赵子强比他还猴急,直接把他光屁%股送来了,还能不能回去都是个未知数。

  “三鲜打卤面来啦……”

  老板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份量多到吓了赵官仁一跳,这至少是两个大碗的份量,他下意识问道:“你这面多少钱啊,这么大一碗想撑死我啊!”

  “呵呵”老板脸上透着农民式的狡猾,搓着手笑道:“我看客官您饿的都想吃牛了,自然给您上了碗最大的,特地多给您放了几只大虾,只要三十五钱,米酿只收您三钱!”

  “你狠!上来就宰我……”

  赵官仁瞥了眼墙上的挂牌,一碗葱花面只要四钱而已,这货直接给他来了个豪华套餐,看来不论什么时代,做生意的人都很鸡贼,不过他也是奸商出身,非常理解。

  “我刚到这里来投奔亲戚,坐下来陪我聊聊……”

  赵官仁摸出了一小颗银豆子,很大方的抛给了老板,老板喜出望外的坐下来陪聊,其实老板的口音偏向吴侬软语,他爹要不是苏杭人他肯定听不懂,所谓的官话才近似普通话。

  ‘兰台县!’

  赵官仁终于知道这里是兰台县了,可绝对不是平行时空,因为这是一个叫做大顺王朝的时代。

  大顺这名听起来吉利又土气,可人家已经存在一百多年了,跟李自成建立的农民王朝,同名却不同命。

  ‘完犊子了!穿越到外星空间了……’

  赵官仁边吃面边跟老板聊,兰台县是中南部的大县之一,水运发达,鱼米之乡,但之前没有什么五代十国、唐宋元明清,更没有长江与黄河,最要命的不是天启年间。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霸山灵塔……”

  赵官仁放下半碗面打了个饱嗝,谁知老板居然点头道:“霸山灵塔谁人不知啊,出神仙的地方嘛,以前是咱们大顺的疆土,现在让大吉国的人占领了,十几年了也拿不回来!”

  “大吉?是不是还有个大利国啊……”

  赵官仁差点把嘴里的米酒喷出来,这国名起的也太随便了,居然是怎么吉利怎么来。

  “没听说过,你是不是刚从山里出来的……”

  老板摇头道:“顺吉昌泰!这四个字,乃是仙人留在霸山灵塔上的,我朝开国就取了第一个顺字,大吉国盗用了一个吉字,还有西南的昌安国,以及番邦的泰平天国,他们都是贼,偷咱们的字保平安!”

  ‘莫不是来早了,还没到天启年间吧……’

  赵官仁暗自嘀咕了一句,不过既然有霸山灵塔,说明他没有来错地方,说不定过几年就会换个天启皇帝了,毕竟赵子强要送他们去天启二年,说明新皇帝才刚刚登基不久。

  “斜对面那座宅邸是谁家啊,好气派啊……”

  赵官仁指向了小娘们家的大宅院,老板说道:“卞府!卞员外家,他家本是咱宁州府首屈一指的大财主,领着朝廷俸禄的皇商,但这些年没落了,就靠着这座大宅撑脸面喽!”

  “哦!”

  赵官仁故作恍悟般的说道:“原来是卞府啊,他家有个挺漂亮的大小姐,叫卞什么来着,嫁人了没?”

  “你说的是卞香兰,卞大小姐吧,她算什么漂亮啊……”

  老板轻蔑道:“卞大小姐面无三两肉,人高马大,八字又硬,二十多岁了都嫁不出去,卞家又无成年男丁,生生败在了她手上,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娘们当家,房倒屋塌!”

  “品味不一样,聊不来……”

  赵官仁擦擦嘴就往外走去,卞大小姐超模的身段跟姿色,搁这时代居然会被人嫌弃,不过他也不能逮着老板一人聊,再聊下去肯定得让人生疑。

  “吃鱼喽!新鲜的大鲤鱼喽……”

  “瞧一瞧!看一看啦,包治百病的虎皮膏药……”

  “客官!上好的火晶柿子,要不要买几个尝一尝……”

  大街小巷充斥着各种吆喝声,赵官仁觉得跟进了横店影视城差不多,古人也没有他想象的落后,路边不但有排水沟,随地大小便还会被打,而且还有专门救火的防隅军。

  “好!漂亮……”

  赵官仁一会挤进人群里看杂耍,一会钻进茶馆听说书,看什么都新鲜,完全没有人家穿越过来的孤独感,连遍地尸体的鬼城他都能习惯,在这拥有三十多万人口的大县城,他跟旅游一样轻松。

  “大朗!来两炊饼……”

  赵官仁笑嘻嘻的来到一家店铺外,东张西望的想找潘金莲,结果人家居然递给他两个蒸馍,他这才明白炊饼不是烧饼,可一摸袖兜却傻眼了,袖子竟然被人割了条大口子。

  “他妈的!敢偷老子的钱……”

  赵官仁愤怒的扔下了炊饼,可他刚刚去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根本不知道在哪被人割了袖兜,十几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没了。

  不过他现在还面临一个最棘手的问题,现代人开房要身份证,古代人也需要官方证明,他一个外星人别说投店,普通百姓都不敢收留他,到了晚上宵禁的时间,他露宿街头都会被抓起来。

  “惨了!真得回去敲诈卞倪妮了……”

  赵官仁满脸哭丧的往回走,这个时代各国都崇尚武力,各种修炼的秘籍宝典满大街都是,很多都在吹嘘可以修炼成仙。

  尽管赵子强保证过没有修仙者,可架不住人家能打啊,卞香兰一个女商人都能打的他满地找牙,老百姓的武力值可见一斑,他真怕卞香兰买通几个高手,把他给大卸八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