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想长居你心上

全部章节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别墅的气压很低

我想长居你心上 林空白 11117 2020-10-17 19:00

  “什么!”叶心怡惊呆的差点跳起来,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尹学文和贺君君?同父异母?

  吃惊的看着贺岐,她的表情告诉她,贺岐并没有骗她。

  “据我所知,君君的父亲不是吴天康吴叔叔么?怎么和尹学文?”叶心怡不解这其中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这般惊讶,是在贺岐的意料之中的,平静的说:“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存在疑问也是正常,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变的深邃,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

  好像过去的事让她并不开心。

  “姐,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了。”叶心怡不想强人所难,也不愿意看到她难过。

  “不,我要说。”贺岐将桌上的水壶热了热,到了两杯茶放在面前,“其实我挺对不起天康的,若不是他的出现,我早就被人唾骂不知道多少遍了。”

  说到这,她轻声自嘲的笑了笑。

  叶心怡默默的抓着她的手,仔细的听着她继续说。

  “其实君君恋爱我是一点都不反对的,反而希望她能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哪怕不能结婚,至少经历过感情,懂得感情带给她的酸甜苦辣,也算是成长了。”

  “可是,我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和尹兴权的儿子恋爱,真不知道是该说这世界太小,还是命运弄人。”

  叶心怡接上她的话茬,“所以,你看到尹学文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他们父子俩有些相像,才问他的父亲是谁?”

  “没错。”贺岐承认,“毕竟是父子俩,说话的神情和长相还是有点像的,我第一眼就觉得眼熟,果不其然。”

  这下就能解释了,为什么贺岐会说那样的话了。

  叶心怡喝了口茶,又给她添了些,继续听。

  “我和尹兴权认识于二十二年前……大学期间我就帮我父亲的公司工作了,那一年刚好在国外留学,也顺便拓展公司的业务,在众多的合作伙伴中认识了他,比起那些大腹便便的商人和青涩的大学生,他的成熟吸引了我,和别人不一样,他是个风度翩翩的男人,长得也好看。”

  说到这的时候,贺岐的脸上有小女孩般幸福的笑容。

  叶心怡想,在她的心里,对尹兴权还是有感情的吧?

  “我们认识的方式挺俗套的,为了争夺一个合作的名额,后来他让给我了,我为了感谢请他吃饭,那晚我们聊了很多内容,一直到饭店的人都走了都没有尽兴……”

  “恐怕我这一生都没有遇到这样一个可以聊很久的人,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能接上,说话方式也很幽默,深深的让我着迷。”

  随着她的叙述,叶心怡已经在脑海里勾勒着尹兴权的样子。

  虽然面部是模糊不清的,不过应该也像她口中的那样吧。

  “你知道吗?人与人之间相恋其实不需要花多少时间的,有些人只是一眼就能确定是否喜欢,我们从相识到相恋,中间也不过是三天的时间,我觉得他是可以让我托付终身的人。”

  叶心怡的眼底闪过惊讶,“你和家里人说过吗?”

  贺岐摇摇头,“没有,准确的说根本来不及。”

  “为什么?”叶心怡很疑惑。

  “我父亲是个很古板的老头,他是不会同意我和一个比我大十岁的男人在一起的,何况那时的我那么年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经历,我也不想那么快的就成为别人的妻子。”贺岐笑着说。

  叶心怡看得出来,她是个很有事业心的女人。

  家里又有企业,应该是想拼搏的。

  “而且,除了忙着公司的业务我还有学业,尹兴权也很忙,我们只有通过电话去交流,偶尔才能见上一面。”

  说到这,贺岐喝了口水,忽然叹气,“相处一年后,他忽然消失了一段时间,那段日子我不管怎么打他的电话都无人接通,信息也不回,在国外的住所也去找过很多遍,依旧找不到,后来他告诉我,是他家里发生了变故。”

  随即,她苦涩的笑笑,“哪里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是他的妻子给他生了个儿子,家里欢天喜地,让他暂时不要出差罢了,我当时完全被蒙在鼓里不知情。”

  叶心怡的心跟着揪起,最爱的男人有了家室,该是多么的难过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已经结婚了?”

  “一年半的时间吧。”贺岐回忆道,“我偶然一次去他家,发现了他家里有女人的痕迹,你知道的,在恋爱中的女生很有警觉性的,稍微一点的蛛丝马迹就能发现。”

  “他跟我解释,说那些只是他助理的东西,直到我无意间看到了他和一个女人相拥在一起,那一刻我才知道,他其实有了老婆。”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岐的眼眶里泛着泪光。

  虽然叶心怡和她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从她做事的风格可以判定,贺岐是个很骄傲的女人。

  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家庭让她有骄傲的资本,又是长女,自然比别人多很多没有的东西。

  “我怎会甘心做别人的小三?而且还是被小三!我痛恨他!”贺岐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现在想想还是很气的,“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果断分手离开渣男,学业什么的也都不在乎了,直接回国,我才发现我有了君君。”

  叶心怡非常能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有些事情总是来的意外,又猝不及防。

  就像当初她和沈初墨一样,明明只是谈一场恋爱,谁又能知道后面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贺岐看着她,两个都是有过去经历的人,不免都会同情。

  “还记得一开始我反对你进我们家吗?”贺岐苦笑着说,“可能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不愿意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在身边,更不愿意走我的老路。”

  “姐,你可是比我幸运多了,至少你第一个孩子保住了,而我……”

  得亏贺岐是出生在贺家,不管她是否未婚有孕,都能保全孩子,可是她呢?根本没有能力。

  两人同时伸出手紧紧的攥紧对方的手。

  “后来啊,我回了淮城后遇见了吴天康,他对我很好,也知道我怀孕的事,答应和我结婚给我和孩子完整的家庭,只是……对于他的感情,我没办法回应。”

  说白了,贺岐的心里还有尹兴权的,感情哪有那么容易忘记?

  贺岐笑着继续说:“我知道他家庭情况,空有自己的梦想没有能力实现,他的帮助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我愿意去帮他一把,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就有了现在的情况,当然,我也不想一直绑着他。”

  叶心怡表示明白,也就有了为什么吴天康一直在外面工作很少回来的原因。

  一开始只是觉得是他们的感情出了问题,现在看来,并不是。

  “我一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君君,怕她接受不了。”

  “姐,我能理解你的……”

  叶心怡的话还没说完,书房的门忽然被推开。

  贺君君满脸泪水的站在门口,泣不成声的说:“我不能理解!”

  “君君,你怎么……”贺岐慌乱的起身,过去要抱她。

  贺君君后退一步躲开了,问:“我全部都听到了,妈,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我和学文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看着她躲避自己的样子,贺岐的心中一痛。

  “君君,你听我跟你说……”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贺君君擦了把脸上的泪水,等着她回答。

  贺岐心痛的不得不点点头,“是的。”

  贺君君不愿相信的苦笑着,“你真的不是骗我的?不是想要拆散我和学文故意编出来的故事?”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如果不是,我~干嘛还要反对你和他恋爱?”贺岐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几分,“你若是和别人恋爱,我高兴都来不及,可是他不行,你们不能在一起的!”

  “我爸呢?他又算什么?”

  提到吴天康,贺岐满满的都是愧疚,低下头不好意思看她,“他是个好人,救了我也救了你才没有受到流言蜚语的议论,是我对不起他,所以我也给了他一个自由之身。”

  贺君君的眼泪再一次下来,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比起父母的离婚,她更不能接受这样狗血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

  “先前你骗我你和我爸离婚的事,现在又告诉我我爸不是我亲爸,你到底还隐瞒了我什么?”

  “君君,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我只是……”

  她只是想给君君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啊,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贺君君不想听她的解释,转身就跑回了楼上的房间反锁在里面。

  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心怡听完了她们的对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贺岐看着跑走的贺君君,要过去追,走了两步没撑住跌倒在地。

  “姐!你没事吧?”幸好叶心怡搀扶了她一把。

  “我没事,你去看看她吧,我有点担心……”

  贺君君这二十年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大事,害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叶心怡两边都放不下,叫来了佣人扶着贺岐起来去沙发上坐着,才到了楼上贺君君的房间门口。牛吧文学网

  开了下把手,里面反锁了。

  敲敲门,轻声喊着:“君君,你开开门好么?我们聊会儿天。”

  “小舅妈,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里面是她很小声的回应。

  叶心怡怎么能放心得下,依旧站在门口说:“我知道你现在没办法接受,但你不能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就让我见一眼,看你没事我才能放心。”

  房间里没有回应,安静了好一会儿。

  房门开了一丝的缝隙,贺君君站在门口,声音里还带着哭腔,说:“现在你看到了应该能放心了?”

  “君君,你妈妈她不是有意要隐瞒的。”

  “你别说了,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贺君君看到了她眼底的担忧,又宽慰她,“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再一次锁上了房门。

  她平时确实挺好说话的,可是内心里也是个倔强的女孩。

  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想通的,还要给她时间。

  叶心怡下楼,贺岐担心的问:“她还好吗?”

  “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想通了就好了。”

  贺岐叹气,责怪自己,“都是我的错,如果早一点告诉她就不会这样了。”

  “姐,你没错,你只是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

  贺岐靠着沙发悄悄的抹眼泪不说话。

  叶心怡让人给她倒杯水,自己拿着手机去了外面的庭院。

  思来想去,还是给贺言打了电话。

  贺言刚从公司出来,准备去现场看看进度,接到了叶心怡的电话。

  “你回来一趟吧,君君和贺岐姐之间出问题了。”叶心怡在电话里没说的太清楚。

  不过贺言一听到这句话,就明白了。

  吩咐田宇回老别墅。

  贺君君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哪怕贺言回来了也不定能出来,她只是觉得,贺言在这就安心了。

  叶心怡坐在庭院里的石凳上等着。

  不出几分钟,车就开进了院子里。

  贺言下车后看她一个人坐在那,走过去的同时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

  “外面凉,怎么在这?”

  带着他温度的外套在身上,叶心怡觉得暖和多了。

  “一两句话说不清,你先进去看看吧。”

  贺文华这几天都不在家,只有靠他撑着了。

  贺言进去后,就看到贺岐伤心的样子,没有过多的关心,拍了拍她的肩膀算是给了安慰,又上楼去看贺君君。

  不到片刻的时间他又下来了,果然,君君连他都不见了。

  “跟我说说情况。”贺言朝着书房走,叫上叶心怡。

  傍晚所有的聊天信息,叶心怡一字不落的和他说了。

  听完后,贺言也是惊讶了一番,“我竟也不知道,君君不是姐夫的孩子。”

  “贺岐姐瞒的真好。”

  “尹学文和君君……”

  贺言说到这抬头看她,叶心怡同样如此,两人的眼神对视,后面的话不用说也知道了。

  他担心的和叶心怡担心的是一样的。

  当然,也达成了共识,若是这个时候尹学文对君君怎样,那么别怪他们护短了。

  “让厨房准备晚饭吧。”

  叶心怡交代下去,洗了热毛巾给贺岐擦擦脸。

  厨房已经准备好晚饭端了过来,贺岐坐在那一口未动。

  叶心怡给她夹了菜,“姐,保重好身体。”

  “君君吃了没?”

  “刚才让人把饭菜送上去了。”

  闻言,贺岐才拿起筷子吃了两口。

  端着菜上去的佣人又端了下来,热腾腾的饭菜几乎没有动。

  “她没吃吗?”叶心怡问。

  佣人摇摇头,“小姐只吃了一点点就不再吃了,又锁在里面了。”

  听着这话,贺岐也放下筷子,“我没胃口,先回房间休息了。”

  看着她走了,客厅里就只剩下她和贺言两人。

  这样的气氛,让她也没食欲,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贺言夹了块排骨放在她碗里,说:“你可不能学她们,该吃还是要吃的,别自己也饿瘦了。”

  她想了想也是,贺言有公司事情忙着,不一定能有太多时间关照家里,这个时候只能靠他们扛着了。

  轻声叹了口气后,拿起筷子吃起来。

  老别墅的气氛不对劲,叶心怡和贺言决定这几天都在这里住着,也方便照看她们。

  而贝贝也送去了叶菲那边,让她帮忙带几天,毕竟这样的环境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白天,贺言要去公司处理工作,而叶心怡则是把笔记本电脑带回家工作。

  公司的事情都是通过蒂娜的电话,或者是视频会议解决的。

  就这样过去了三天,每一次送到楼上的饭菜都是只少一点点,而贺岐也差不多。

  叶心怡着急的都快上火了,两边也都劝了很多次始终没有结果。

  终于在第四天的清晨,贺君君开了房门下楼。

  餐桌上正在吃饭的三人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回头看的时候吓了一跳。

  贺君君整个人瘦了一圈,唇色惨白的站在他们面前。

  “君君!”贺岐和叶心怡同时过去。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叶心怡赶紧让人拿煮好的红豆粥过来。

  贺君君扯动嘴角笑了笑,说:“我没事,可能是吃的不多有点营养不良吧。”

  “君君,你还怪妈妈吗?”贺岐等着她的一句原谅,不想母女之间的感情淡了。

  佣人很快就拿了粥过来,先让她喝了点水才给她粥。

  吃了两口后,脸色稍微好了点,她才说:“妈,我不怪你,请你给我点时间,我想处理点事情。”

  贺岐松了口气,只要她不怪她就好。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不拦你。”

  贺岐怎会猜不到,她应该是想和尹学文道别吧。

  两人已经有半个月没见面了,她也没收到任何尹学文找过来的消息,猜测应该是凉了。

  贺言一直没吭声,离开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等客厅里只剩下她和叶心怡两人的时候,贺君君带着央求的语气说:“心怡,我想见尹学文。”

  “你想好了?”

  贺君君犹豫了片刻,点点头,“嗯,有些话还是要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