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 > 都市言情 > 宠妻狂魔:爱你没商量
宠妻狂魔:爱你没商量 方寸月光
12.16万 字 总点击 7 推荐票 0

三年前,她遭人算计,被关进精神病院受尽折磨。三年后,她狼狈出逃,却在婚礼上受尽侮辱。 前任冷眼旁观,绿茶满面窃喜,亲戚幸灾乐祸,在她心如死灰之时,一位仅数面之缘的男子,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陪葬!&......rdquo;【展开】【收起】

书友评论
三年前,她遭人算计,被关进精神病院受尽折磨。三年后,她狼狈出逃,却在婚礼上受尽侮辱。    前任冷眼旁观,绿茶满面窃喜,亲戚幸灾乐祸,在她心如死灰之时,一位仅数面之缘的男子,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陪葬!&......rdquo;【展开】【收起】
最新章节 :   第155章 快刀斩乱麻 更新时间 : 2020-10-18 04:18

同类推荐
  • 农家福女,有点甜

    作者 :

    (1v1, 团宠甜文)一朝穿越,叶青雨成了嫁不出去的丑姑娘,家徒四壁,穷的吃了这顿没下顿。 叶青雨一撸袖子,表示又丑又穷,那都不是事! 谁叫她有医术又有福气呢! 采草药,做豆腐,开饭馆,办医馆……日子过的风生水起,人也越来越美。 可是,叶家人数着越来越多的银钱,看着越来越多的田地,却是一个个为了叶青雨的婚事愁容满面。 这时,高大俊朗的山里汉子徐靖南站出来了,“青雨只能嫁我!” 叶家人,“为啥?” “我救了落水的她,我俩有了肌肤之亲。” 叶青雨:“别被他骗了,他是用猪笼套住我,把我拽上来的,没碰我!” 徐靖南:“媳妇,我可以抱着你,再跳一次河。” 叶青雨,“……呸!谁是你媳妇,你自己去跳吧!”

  • 你来一下子,我念一辈子

    作者 : 榴芒

    年少无知的楚乔错把谎言当真情,怀胎十月,却只是背叛一场。 六年后,一个叫尚方彦的陌生男人出现在楚乔的面前,他说,只要她做他一年合格的妻子,他就让她的儿子回到她的身边。 为了夺回儿子,楚乔毅然和这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签下了婚姻契约。 第二天,一个缩小版的尚方彦出现在楚乔的面前。 楚乔指着孩子问尚方彦,“他是谁?” 尚方彦挑了挑眉梢答,“我儿子,尚方叙。” …… 一年后。 楚乔一手拉着行礼一手牵着儿子,“儿子,咱们走。” 尚方彦可怜巴巴地望着楚乔,“老婆,咱别闹了。” 楚乔斜睨着尚方彦嗤了一声,指着桌上的婚姻契约书道,“先生,契约昨天已经到期了,所以,别乱叫。” 尚方彦敏捷地拿过桌上的契约书撕个粉碎,目光愉悦地道,“契约作废,我们再结一次婚。” 楚乔下巴一扬,“先生,谁说我,非嫁你?”

  •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作者 : 一夜盛夏

    十年前。温知夏是安静寡淡的乖乖女,顾平生是放荡不羁带着痞笑的校霸。 温知夏一酒瓶爆头了小巷内想要对她施暴的流氓,让顾平生惊叹、惊艳,原来小书呆也有脾气。 青春年少,好像全世界都知道顾平生爱温知夏,情深难抑。他为她喝过最烈的酒,淋过最大的雨,发过最炽烈的誓言,给过她最缠绵的吻。 顾平生用浓情蜜意偷走了少女最干净的一颗心。十年后。大雪纷飞的傍晚。 瘦弱的温知夏看着车前跟另一个女人拥吻的顾平生,手中的化验单无声的飘落在地上,被雪花掩埋。 顾平生许是认定了、赖定了,事事顺着他的温知夏,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他好像是忘记了,当初是谁求着哄着温知夏爱他。她疼到了极致,为了保命,便是要将名为 “顾平生”的这块腐肉剜去,即使伤痕累累,即使鲜血淋淋。后来——温知夏在门口看到靠着墙吸烟的男人,他的身旁带着一个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奶娃娃:“妈妈,团子好困~~”温知夏皱眉:“?!”青雾色的烟雾将男人的神情遮盖,他耍起无赖:“看什么?亲子鉴定在这里,你儿子,也是我儿子,负责吧。”

  • 状元郎他国色天香

    作者 : 知我情衷

    柯明叙二十二岁成了状元,打马游街,赴琼林宴,春风吹到了燕京少女的梦中去。 他是九千燕京少女的梦中人,可不是她景瑚的。 无法无天的小县主要反过来,她要做他的梦中人。 * 小县主一双凤目微挑,艳光慑人,“柯世兄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柯明叙不敢看她,只是翻动着手中的书页,正色道:“知书达理。” 小县主按住了他翻书的手,迫他看着她:“能不能加一个‘倾国倾城’, 这样,我至少就占了一半了。” 他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发髻,她还插着及笄礼上的簪子,那是他亲手为她插上的。 “景瑚的瑚,是哪一个瑚?” 她把她的下巴,搁在他仍然按在书页上的手背上。“是珊瑚花的瑚。” 他的手轻轻抬起,她的唇离他不过寸余,“不,是狐狸的狐。” 原来不是状元郎他国色天香,是状元郎他铁树开花。 * 扮猪吃虎小狐狸小县主X正人君子大白兔状元郎

  • 花开十里,不如你

    作者 : 榴芒

    此格详采福泽宏,诗书满腹看功成。丰衣足食多安稳,正是人间有福人。 简伊出生的时候,一个算命的老头送给了她这四句话。可是,她一出生就没有爹,六岁的时候母亲带着她嫁人,继父却从来不以正常的眼神看她。 十六岁的时候,母亲为了她一怒之下杀了继父,然后自杀,留给她一个异父异母的妹妹,终日拖累她。 十九岁的时候,为了报恩,她借出了自己的子宫,却不想因此,人生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日,清贵冷俊的许先生长指挑着她的下颔,一双灼灼的桃花眼睨着她,笑容讨好又魅惑地道, “许太太,老大和老二都是人工受孕的,从老三开始,我们该自然受孕了吧?”简伊斜睨许先生一眼,一把拍开他的手, “哎呦喂!老大和老二可不一定是你亲生的,你最好再去做个鉴定确认一下。”许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