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61章分歧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312 2020-11-17 17:20

  

  几个小时后。

  无双版纳机场。

  轻装简从的啊香、小张、颜昭兴一行三人见到了前来接机的这边的同志。

  “来,我们从这边下去停车场,车子就在下面。”

  同志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以后,伸手帮啊香拖着行李箱在前面带路,还不忘记解释到:“章队手里有个案子正在忙,所以就让我自己一个人过来了。”

  啊香微微颔首:“没关系,自己人不用客气,我们自己过去也是可以的。”

  “那怎么行,不能坏了规矩。”

  同志回了一句,双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上车以后直奔对方给他们准备的招待宾馆。

  这里比起上南市来,到底还是差了点感觉,但是问题不大,他们也不是来度假旅游的。

  晚饭时间。

  三人在公安食堂跟章也碰面了。

  “不好意思,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一天到晚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案子需要去办,也没有时间接待你们。”

  章也脑袋半低着大口大口往嘴里扒着饭菜,吃相相当的粗犷,好一会以后,他擦了擦嘴,点上了一根香烟:“不好意思,形象好像有点差。”

  “没事。”

  啊香打量着章也,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

  章也看着三十二三岁的样子,留着非常标准的板寸头,国字脸,衣着也非常的朴素,混进人群里能让你注意不到他的这种,但是这个人的成就却非常高。

  啊香看过他的资料。

  章也手里经办的大案子多了去了,他经手的案子缴获的洗衣粉得有几吨,可谓是经验丰富的缉毒警了,什么生死场面都经历过,比起啊香他们来,更让人敬佩。

  “这次你们过来的目的我也非常清楚。”

  章也擦着嘴角的油腻,右手夹着香烟忖着下巴:“简单来说,之前在你们上南市犯案的老四,目前我已经掌握到了他们的具体~位置,但是怎么说呢。”

  说到这里,章也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口细长的烟雾:“这个人现在暂时还不能抓。”

  啊香皱了皱眉:“为什么不能抓?”

  “他现在跟我们盯着的一个洗衣粉贩子集团的人混在一起,跟着一个叫闸哥的人。”

  章也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但是哈,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摸透闸哥这个团伙的运营模式是什么,可能是制洗衣粉贩洗衣粉的,也可能是贩洗衣粉的。”

  “前几天,我们刚刚抓获了他们下面的一个马仔,也只是贩卖洗衣粉而已,但是我们从已经抓获的团伙的口供中得知,他们既自己制造也自己贩卖,只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们得等等,等到合适的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啊香闻言不由沉默。

  她从章也的口中基本能听明白个大概。

  闸哥团伙可能是制洗衣粉加贩洗衣粉,老四是跟着他们一起的,如果突然抓捕老四,可能会让闸哥团伙彻底惊了然后转移阵地或者偃旗息鼓。

  在没有闸哥团伙绝对的证据面前,老四这个人,暂时不能动。

  毕竟。

  一个制洗衣粉的团伙,比贩卖洗衣粉的团伙的性质要恶劣的多。

  啊香思路了一下,追问到:“需要等多久?”

  “暂时还是未知。”

  章也摇了摇头:“根据我们的情报,最近一段时间他们接到了一个隔壁国家团伙的订单,很可能会再次有所动作,但是具体哪一天还是未知的。”

  “你们的线报?”

  啊香黛眉皱了皱:“我知道了。”

  这种事情,她还是非常自觉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自己知道与否,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很明显。

  抓捕老四!

  “不过我觉得,你们要做好长期打算了。”

  章也提点了一句,跟着说到:“虽然我有我的线报人员,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能给我提供对方制作洗衣粉的地方在哪里,能接触到一些详细动向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他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其实我是对这次的什么联合行动并不是很看好的,意义不大。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头会批准两地警方的这么一个联合行动。

  “长时间打算?”

  啊香再度一皱眉,思考了一下:“要不,我们潜入他们村子里试试?”

  “不,绝对不可以。”

  章也听到这句话,差点被吓一跳:“你们可千万不要有这种不成熟的想法,你们没有接触过缉毒,你们不知道行情我也非常理解,但是我跟你们说,缉毒这个事情跟你们刑警干的活完全是两个概念。”

  “我没有贬低跟夸大其词的意思,每年在我们这个岗,牺牲的人数不胜数的,只不过新闻上没有报道出来而已。”

  章也裹了口香烟,语气有些低沉:“就跟咱们现在这样,咱们今天晚上可能还能坐在这个桌子上一起吃饭,但是保不准明天出个任务什么的,你们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

  “我们接触的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悍匪,个个都是亡命徒,你们贸然过去去接触他们的村子,万一被他们发现了,那么后果无法估量,我也不希望你们在这里出什么问题,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结局。”

  “我觉得你不能这么的武断。”

  啊香并不赞成他的观点:“我知道每年牺牲在一线的缉毒警有多少,正是因为他们才守护者我们广大的人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们也是一线的刑警,我们也接触过亡命徒。”

  “不一样的。”

  章也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我的一个小徒弟,他是我师父的儿子,也是干的这个,当初我师父把他交给我的时候,还特地说让我多带带他,别让他给莽撞了。”

  “我自然是一口答应啊,无时无刻不都带着他,但是有一次行动,我们也是摸不准对方的路数,所以他就说让他去接触,结果当天就被人给发现了,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人已经彻底凉透了,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自责么?”

  章也深深的裹了口香烟,脑袋低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