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86章夺命井盖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45 2020-11-17 17:20

  “就要告别,这座伤心的城市...”

  钟天正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拿起手机一看。

  余城。

  “怎么说?”

  钟天正睡眼惺忪的捋了捋三七分发型。

  余城很少会跟着自己联系的。

  “姚威强死了。”

  “死了?”

  钟天正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窗外的太阳:“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翻阅陈蓉案的时候,姚威强就曾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本想去找他问询当年的情况的。

  但那个时候,姚威强因为醉驾被警方拘留十五天,加上后续的案件,一直抽不出时间,所以也就搁置了。

  怎么会突然就死掉了?

  余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怪异:“今天早上,我去找他的时候。”

  “有发现?”

  钟天正知道,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去找姚威强的。

  “没有。”

  “见面说吧。”

  钟天正从床上爬起,随意的洗漱了一下,赶往事发点。

  ……

  上午十点。

  东旭小区。

  小区门口。

  围满了掩鼻围观的人群。

  “什么情况?”

  钟天正推开人群,拉开警戒线走了进去,皱眉看着被警方从下水道里打捞出来的姚威强,歪头看向一侧的余城,然后再看向他的身边。

  在他的身边,是项宇飞。

  项宇飞用手帕掩盖着口鼻,正在向警方解释情况。

  见到钟天正。

  余城的目光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才说:“人掉进下水道里面了,下水道很深,下面连通着化粪池的通道。就是这样死掉了。”

  余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蓉蓉这个案子里,姚威强是有过牵扯在其中的,今天早上我就想着来这里找他,然后就这样了。”

  “我在小区门口的时候,也遇到了同样来找他的项宇飞。”

  余城补充了一句。

  钟天正扭头看着配合警方询问的项宇飞,不由眉头一拧。

  他来找姚威强做什么?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们之间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姚威强当年是跟着他弟弟项宇城混的,那时候他还在国外,应该没有参与过他弟弟的社交圈子。

  虽然有些疑惑,但钟天正的视线还是落在了案发现场。

  下水道很臭,井盖在离着下水道井口十厘米左右的位置。

  下水道的正上方,是一扇半开的车门。

  车子应该很久没洗了,门上有很多灰尘,灰尘上留下了一道很明显的四指抓痕。

  通过这个现场。

  钟天正大致想到了当时的情况。

  姚威强早上出门,伸手去拉车门,跨步向前的时候,踩在了下水道的井盖上,没有盖好的井盖瞬间开了。

  一下踏空的姚威强,下意识的去抓车门,但是没有抓住,直接就掉了下去。

  “初步调查结果出来了么?”

  钟天正围绕着车身转悠了一圈。

  轿车本身没有停在车位上,而是碾压在了小区的绿化带草坪上,也正是这样,他才会踩在设置与绿化带里的下水道井盖上。

  “正在调查当中。”

  余城跟了过来,指着车子道:“根据小区的监控录像显示,当天晚上,楼下的车位已经满了,姚威强是自己把车开上去停着的。”

  “画面全吗?”

  “不全。”

  钟天正扭头找寻了一下监控探头,探头是单元楼门口的,角度主要对着正门口的空地。

  “也就是说,只拍到了他开上去的画面。”

  “对。”

  余城的回答永远都是非常的简单。

  钟天正挑眉问道:“那么问题来了,他把车子停在这里,从驾驶座开门出来,还是要踩在这个井盖上的,为什么昨晚上没有掉进去?”

  似乎是发现了自己这么说话有些不妥,随即补充到:“我的意思是,这个井盖有问题,为什么昨晚上踩在上面没有问题,今天早上就有问题了呢?”

  余城没有给出回答。

  钟天正的视线转向下水道的井盖。

  现在的井盖不像以前是铁质的,现在多用水泥浇灌或者用铁质支架辅以塑料做成的。

  这个小区的井盖就属于后者。

  井盖的表面,左边明显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右半边则是完好无损。

  与下水道的接触面上,明显有一道发白的摩擦痕迹。

  钟天正再度发问:“井盖有人动过吗?”

  “没有。”

  余城肯定的回答:“我们来这里的时候,现场就已经有居民发现这个情况了,按照他们的描述,他们没有靠近这里。”

  “嗯。”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按照这么来说的话。

  如果是死于意外。

  姚威强早上出门的时候,踩在了没有盖好的下水道井盖上,原本就不平稳的井盖当即侧翻与下水道摩擦之后,井盖飞了出来,姚威强随即掉了进去。

  (亲身经历,幸好井盖没有飞出去,被井盖卡主,只有一只脚掉进去了,后怕Ing...)

  脑海里。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瞬间就构建出了一个案发现场。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空间顶端,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

  早上8:45.

  钟天正从楼道里出来,按了下车钥匙,大跨步往轿车里走去。

  走到轿车边上,脚底下,半个破洞的下水道井盖,还能听到下面流水的声音。

  钟天正也没有在意,走到驾驶座的车门口,踩在井盖上,伸手拉门。

  门应声而开。

  下一秒。

  脚底下忽然重心不稳,井盖整个的侧翻飞了出去,人就掉了进去,如同下坠的电梯,瞬间就没影了。

  ……

  钟天正从构想的空间里收回思绪。

  这个情况,怎么看都像是一场意外。

  如果不是意外,那井盖就是被人为的提前搬动了。

  只是,自己刚才查看下水道井盖的时候,从井盖周围的日常积累的淤泥痕迹来看,只有一次痕迹且痕迹的弧度很大,应该就是他踩在井盖上那时候留下的。

  如果是意外,怎么会这么的巧合?

  余城刚要来找他,他就发生了意外。

  还有。

  项宇飞怎么也会来到这里。

  姚威强、项宇城、项宇飞三人之间,也是可以联系在一起的。

  他来找姚威强,有什么目的?

  如果他没有跟余城在小区门口遇到,那又会发生什么?

  怀着浓浓的疑虑。

  钟天正皱眉看向了项宇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