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9章搜寻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29 2020-11-17 17:20

  

  人口失踪,立案侦查有时间限制,但是可以第一时间报警,寻求警方的帮助协助搜寻,尤其是小孩。

  事情紧急而且端倪太多,钟天正直接通报给了李组长。

  李组长带着小张出现在现场,先行查看了赵晗提供的监控视频,做出的分析跟钟天正颜昭兴两人的不谋而合。

  “你们两个帮忙协助调查,没问题吧?”

  李组长深呼吸一口,快速的做出安排部署:“我跟小张询问赵晗,钟天正啊香去小区走访,同时要求保安进行协助,把小区再次搜寻,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李组长从警多年,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小孩失踪,若是贪玩还好,如果一不小心发生意外,越早发现越好,所以第一时间寻求警方的帮助是没错的。

  “你就可以走了。”

  李组长的目光落在颜昭兴身上。

  “无所谓。”

  颜昭兴不是内部人员,自然没兴趣参与详细的案件调查,嘱咐了颜昭兴一句:“菩提子是个点,我去找朋友打听打听有没有泉塘湾的玩家。”

  “嗯。”

  钟天正点头,率先离开。

  按照他的想法,泉塘湾这种高档小区,若带走丫丫的人,真是个古玩爱好者,那肯定也是比较高端的,颜昭兴或许能提供点有用的信息。

  钟天正啊香首先走访的地点,就是今天负责维修升级监控的相关工作人员了,找到他们的时候,这帮人已经在88栋楼下的线路房了。

  钟天正早已经打好了腹稿,提问的时候也只抓重点,啊香负责记录。

  “施工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人离开过现场?”

  “没有。”

  “监控系统线路维修一事,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个肯定的,每次维修都会提前几天发出通告告知业主。”

  “线路房的钥匙跟弱电房的钥匙是否通用?”

  “肯定不会啊,那是电工的事情。”

  “那你们是否会把整栋楼的电源线路切断?”

  “会,三十六栋楼的断电时间是九点零一分,大概是五分钟左右,事先也有过通报。”

  “嗯?”

  钟天正眉头一挑,看向啊香,示意她记录下来。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在三十六栋维修的时候,可有见到过带着小孩的人离开?”

  “没注意。”

  工人们嘴上说着,手上也没有停下。

  询问完维修工,钟天正继而把目光放向在了楼下的保安。

  重点依旧是有无可疑人员出进,保安的回复很简单,只要是进出小区的人员,无论是几个轮的车或者两条腿的人,没有通行证进出必须进行登记,而且留下的电话号码必须现场验证,规定时间内未出来的话就会打电话询问。

  钟天正接过登记表,丫丫消失的这个时间段,没有人员进出登记的相关信息,也就是,这个点进出的人,必须全部拥有通行证。

  接着他们又筛查了监控视频以及门禁系统,进出的车子也全部没有问题。

  那就是说,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种可能:丫丫自己走出去了,但小区只有安保严格的两个大门,没有保安监控拍到发现,显然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可能,小区内部人员作案。

  这也不大可能,住在里面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商人,从不缺钱,更没有作案动机。

  第三种可能,丫丫出现了意外?但是小区已经找遍了,也没有发现她。

  案子一下子变得焦灼了起来。

  钟天正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莫非,有人有通行证?

  “你说丫丫会不会躲在哪里玩,玩累了睡着了。”啊香抱着一丝期待的语气,咬着嘴唇道:“一会找到她了,小阿姨一定要狠狠的打她的屁屁。”

  “我也希望你说的就是真的。”

  钟天正眉头拧成了川字,摸出香烟,刚刚点上,香烟出现几个湿润的水点。

  抬头看去。

  下雨了。

  “呼。”

  浓郁的烟雾在钟天正眼前吐成一条直线然后四向扩散,把整个泉塘湾小区笼罩在钟天正的视线当中。

  “找!”

  保安队长拿着钟天正分发下来的照片,一声吆喝,再次发动保安全小区搜寻。

  ……

  三十六栋十八楼。

  钟天正回到屋内,李组长正在对赵晗进行询问,询问的非常详细,包括赵晗的人际关系以及公司最近可能出现的竞争对手等等诸多问题。

  钟天正站在身后扫视着询问记录,每一条询问跟回答,没有任何的异常。

  赵晗的诚联房地产集团口碑极佳,在沪市上南市有不少楼盘,名下也从未出现过因为拆迁问题而引发民愤,现有的小区安保严格,风评很好,物业团队也是一流,无论是在业界的口碑还是消费者的眼中,一直极佳,泉塘湾就是最好的实例之一。

  李组长停下笔来,看着欲言又止的钟天正:“你问吧。”

  “赵女士,我想问一下,你的老公,现在何处?”钟天正坐了下来,问题尖锐,但却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走的。

  这个问题,上次在丫丫家出警,他就有问过。

  “监狱。”

  赵晗此时也不在乎那么多,非常的配合:“我跟他结婚有七年了,第四年生下丫丫,那时候,我们的生意才刚刚有了起色,次年,因为他跟他弟弟勾结,偷工减料,工地上出了事情,就被抓进去了。”

  “我是沪市人,公司起步的时候,资金全是我们投入的,工地出事以后,给公司带来了严重的不良影响,我爸妈一怒之下把他踢出集团了。”

  钟天正点点头,这个新闻他有看过,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又追问道:“财产分割?”

  “虽然错在他,但是我们离婚的时候,也给了他不少的补偿,而且所有股权,也都是悉数买回的,没有任何的压价。”

  李组长有些疑惑,不知道钟天正询问这些的目的,但还是充当着合格的记录员,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

  “也就是说,你们是和平分手。”钟天正点点头:“那你们离婚以后,跟他家里还有没有来往?他们家人有没有对财产分割表示不满。”根据钟天正的猜测,丫丫被人带走时周围邻居没有听到哭闹,有没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赔偿的钱足够他们家正常花销一辈子了,他父母并没有不满。”赵晗肯定的点了点头:“丫丫记事起就没见过爸爸,跟他老爸基本上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两家人也没什么来玩。”

  “没有来往?”

  钟天正眉头拧成了川字,没有来往,那她前夫的亲人也就没有可能有进出小区的通行证,那自己的那丫丫如何消失的?

  “你前夫在什么哪个监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