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24章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12 2020-11-17 17:20

  “妈,你不用再说了。”

  啊香的态度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这件事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自己的决定有什么样的结局也都是我自己来承担。”

  “回头我会跟叔叔阿姨他们交流一下,看看他们什么意见,哪怕是他们不赞成,我也会坚持我自己的决定。”

  “不是,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

  李阿姨一下子也不开心了,说话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自己没有经历过你不懂,我这个当妈的有必要在适当的时候替你做出决定,你这样做是不好的。”

  “我自己做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我说的!”

  啊香同样也是无比强硬的回答到,起身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好了,我要洗漱休息了,不跟你说了。”

  “哎,你这孩子...”

  李阿姨看着啊香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坐在沙发上重重的叹息了一口,喃喃自语:“你这孩子,你又知道带着一个孩子一个人的生活压力有多大么?如果找另一半,不是别人自己家的孩子谁会心疼啊,到时候受罪的还是孩子啊。”

  “咱们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没有能力就自己把孩子养成啊,给不了孩子最好的教育跟生活条件,又何必呢。”

  不过。

  联想到刚才啊香的态度,如果啊香真的不愿意,那么自己这么强求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不是,难不成强行推进手术室么。

  这一切该如何是好啊?

  思考了许久以后。

  李阿姨摸出手机,拨打给了熊小彩同志。

  大晚上的。

  熊小彩同志因为钟天正的事情压根就睡不着,悲伤无比,看到李阿姨打过来的电话,随即接起:“亲...李姐。”她下意识的开口想叫亲家来着,但是又想起了什么,随即改口。

  “小彩啊,这大晚上的还给你打电话。”

  李阿姨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选择了开门见山:“你呢,也不要怪李姐这个人太过于现实,有个突发的情况需要你跟说一下。”

  熊小彩同志扫了眼坐在边上面无表情闷头抽烟的钟飞:“哎,你说。”

  “阿正的事情,我也觉得挺可惜的,我太喜欢这个小子了,但是世事无常,人生中有太多无法预料的事情。”

  李阿姨说出了自己的目的:“阿正已经没了,咱们这些人,悲痛之余还是得好好的生活下去的,啊香呢,之前不是跟阿正在一起么,她刚才跟我说,她有了。”

  “什么!”

  熊小彩同志的声音瞬间变得尖锐,分贝提高了好多倍,声音颤抖的问到:“你说什么?啊香有了?”

  原本坐在一旁抽烟的钟飞,听到这句话以后,下意识的条件反射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手里的手机。

  “是。”

  李阿姨点了点头:“对,她是有了,刚刚...”

  “没事没事,你放心好了。”

  熊小彩同志在这万念俱灰的瞬间,仿佛捕捉到了一丝光亮,听对方说现实二字,甚至都来不及细想,立刻就跟道:“你放心,钱不是问题,我们家就阿正这么一个孩子,如果有血脉的延续是最好不过了,咱们家都是正儿八经的技术工人,孩子生下来我们来抚养就好,条件富裕的很。”

  “……”

  电话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李阿姨拿着手机,听着熊小彩同志颤抖的声音,一时间没好意思说,良久,她咬了咬牙道:“小彩,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啊香她还只是个孩子,她还很年轻,跟阿正之间以前还只是谈恋爱的阶段,都没有结婚,连个名头都没有,生孩子这种事情不好。”

  熊小彩同志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名头,我们可以补,明天,明天就去扯证,我们可以向他们组织申请,特事特办。”

  “……”

  李阿姨咬牙沉默:“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家里没有个男人也不大合适对不对,很多事情还是需要男人来主持大局的。”

  “……”

  熊小彩同志从这猛然的惊喜之中醒悟过来。

  李姐的意思,她知道了。

  一时间。

  熊小彩同志紧紧的攥着手机,捂着自己的脸蛋失声痛哭起来,原本一旁听着看向这边的钟飞,眼神也黯淡了下来。

  电话里。

  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只有熊小彩同志失声痛哭的声音。

  良久。

  “好,我们知道了。”

  熊小彩同志咬了咬牙,点头道:“我们尊重你们的选择。”

  是啊。

  人家啊香才二十四岁的孩子,莫非就要让她这辈子就这样了么?

  人家还年轻,因为钟天正的原因,而让别人选择一辈子就这样孤独终老么?

  这太不公平了。

  “对不起。”

  李阿姨咬了咬牙,眼中也是一阵涟漪泛起:“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真的,阿正这个孩子就跟我自己的儿子一样,但是我没得办法,怪我太自私了。”

  “但是啊香这边,她要坚持把孩子留着,她还年轻,不知道日后的艰难,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帮我劝劝她。”

  “……”

  熊小彩同志再次哑然,沉默了良久,艰难道:“啊香是个好女孩子,你放心吧,我尊重你们的选择,回头我找个机会跟她说,好好的劝劝她。”

  “对不起了。”

  李阿姨咬了咬牙,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怔怔的坐在沙发上,颇为自责的擦了擦自己眼角泪水。

  不知道什么时候。

  啊香出现在了客厅至房间的过道上,直勾勾的看着李阿姨。

  “李悦然!”

  “你!够!了!”

  啊香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一字一顿,尖锐中又带着哭音的声音穿透在安静的小区里:“我就算是去死,我也不会按照你的安排来!”

  “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啊香转身快步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不是!”

  李阿姨赶紧追了上去。

  “啪!”

  房间的门被猛地关上。

  “啊香,你开门,你听我说!”

  李阿姨急促的拍打着房门:“你把门打开,我们好好说说。”

  不论李阿姨在外面怎么敲门,里面就是不给她任何的回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