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6章毫无破绽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533 2020-11-17 17:20

   钟天正不知道为何,有种莫名的预感。

  王逸群一次交一年的房租,按照警方对他的调查,这个人也是个打流的,平时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处于没有工作的状态。

  直到事发之前,他才在一家老小区那里做着保安工作,每个月就是三千多四千块的样子,工作时间到现在不到两个月。

  钟天正回头看了看房间:“你这个房子是多少钱一个月?”

  民房相比起公寓或者小区房来说,就是环境差了点,房间里看起来也不够精致,但是民房的空间比起公寓房来大的多了。

  房东侃侃而谈,逐渐进入了状态:“我这个房子是一千三一个月,按照现在的调调,下一次签约的时候可能要涨房租了,周围的房价都在涨。”

  他的这个姿态,俨然好像是在跟租客谈房租一样。

  “哦。”

  钟天正眉头皱了皱,眼睛也眯了起来。

  按照道理说。

  像他这种没有固定工作的人,平时也没什么大的收入来源,怎么可能说一次性交这么多钱的房租?

  普通的工薪族,押一付三可能都会有点压力,虽然民房的房租比较低,但是对于一个长时间不工作的人来说,一次付一年还是有点压力的。

  “有点意思了。”

  啊香摸出自己的手机来,找出了王逸群的照片:“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租的房子?他叫王逸群。”

  她之所以这么做,刚才在听他们两个说话,自己也能分析出中间的意思来。

  换句话来说。

  租房的人可能压根就不是王逸群呢?

  “不是。”

  房东凑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照片,摇头否认:“不是他不是他。”

  钟天正插了一句:“房屋租赁合同有没有?我们看一下。”

  “我没带。”

  房东再次摇头:“他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但是我记得好像不信王,对对对,不信王。”

  啊香忍不住说到:“你是房东,租客叫什么名字你都不知道么?”

  “嗐,我手里又不止这一套房子的咯,这个民房是最差的,所以平时我也没怎么管这个东西。”房东摊了摊手表示无辜:“这个民房还是我以前的房子,我手里还有好几套安置房呢,一个月的月租抵得上这个房子的三个月。”

  钟天正示意啊香不要说没用的话题:“电子合同?”

  “没有。”

  房东摊了摊手:“这个房子虽然是中介帮我租出去的,但是我们没有走他们中介公司,用的是个人纸质合同,我额外给的他提成。”

  钟天正双手叉腰,折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来到走廊上:“换句话来说,这个房子里住的人,也是没有身份登记的?”

  上南市这边。

  警方对外来人口的登记还是非常严格的。

  尤其是在小区里面,只要是这种出租房,在合同租赁出来以后,居委会就会敲门上门,来对你做一个拍照啊身份信息啊等等之类的信息,然后交给辖区警员,由他们上传到公安系统里面。

  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警方拦住你查你的个人身份信息,你说你没带身份证,让你报身份证号码,你也说不记得,他们就会拍照进行识别,然后你在暂住地的信息都会出来了。

  “额...”

  房东目光闪躲了看了他一眼,如实说到:“之前要登记的时候他还没有搬进来,说下次再登记,然后后面没有时间我也就忘记了,也就没有在意了。”

  他倒不是怕。

  就算没有登记,警方也不会拿着他们怎么办,这个一般都是居委会的工作。

  “我心里有数了。”

  啊香点了点头:“这样吧,回头你把你的租赁合同发给我,我们需要调查一下。”

  “好的好的,一定配合。”

  房东笑着点了点头:“那要不你们继续看,我就先回家拍合同发给你,你们走的时候把门带一下就好了。”

  “也行。”

  啊香点了点头,折身来到走廊上,看着房东离开的背影,扭头看向钟天正:“为什么我有种感觉,租房的人不是王逸群,那么合同上的身份信息,可能也是假的。”

  “我觉得也是。”

  钟天正伸手摸出香烟来,折身来到楼下,这个两层的民房,二楼只租了王逸群这么一户,他准备问问楼下的人,楼上王逸群房子是怎么回事。

  从进入房子,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霉味来说,王逸群在这里应该住的时间不长,之前房子很可能就是空着的状态。

  所以,问问楼下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可以最直观的验证。

  楼下的住户没有人在家,等了得有好一会,一个年轻男子往这边走了过来,扫了一眼钟天正跟啊香以后,这才开门进去。

  “警察!”

  啊香出示了一下身份证件:“我们想了解一下,楼上的这个租户,你了解不了解?”

  “我跟他不熟的。”

  年轻男子扫了眼啊香的证件,说话的语气也严肃起来了:“我不认识他的,怎么了?”

  “不用紧张,我们只是简单的询问一下你而已。”

  “你在这边住了多久了?”

  啊香察觉出男子的状态,宽慰了他一句。

  “好好。”

  年轻男子连连点头:“我在这里住了得有小两年了,租的房子,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们的。”

  啊香直奔主题:“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搬进来的?这个房子之前一直有人住吗?”

  “额..”

  年轻男子沉默了一下,挑眉看着天上,回忆了一会说:“这个我没怎么注意哎,但是就我的印象中而言,之前这个房子好像一直都没有人住,好像是前一段时间吧,才有人住进来的,之前楼上好像没有人活动,不管我是休息还是上班,都没有遇到过。”

  啊香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点:“大概是多久以前住进来的?”

  “额..这个我就没印象了,普通人一般对不相干的事务不怎么记得吧,尤其是这种事情。”

  年轻男子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不过呢,如果说出模糊时间,应该是一个多月两个月吧?!”

  钟天正不由下意识的跟了一句:“一个多月两个月?!”

  这个时间段,岂不是跟王逸群工作的时间刚刚重合?

  那换句话来说,不就表明了:房子早一年多以前就租下来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人住过。

  那如果套用进去的话,是不是就说明:匿名者很久以前就把房子租下来了,直到最近他才准备预谋这件事,这个时候他才找到了王逸群这个枪~手,才给他安排了进来?!

  啊香不由自主的看向钟天正,钟天正同样也看向了她,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猜到了这种可能。

  看到两人交换眼神,年轻男子赶紧插嘴补充强调的说到:“这个时间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模糊概念哈,我不保证时间的正确性,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不要来找我!”

  正常人,。

  都会有这种排除跟自己拉上关系的事情。

  啊香再次安抚了一句:“你不用紧张,你提供的线索很有用,我们会自行对线索进行分析的,谢谢你的配合。”

  “呵呵,不谢不谢。”

  年轻男子笑着点了点头:“对了,楼上这个人怎么了?”

  “这个就无从告诉你了。”

  啊香摆了摆手,跟在了钟天正的身后往外面走去。两人在车上坐了一会,刚刚添加了微信的房东就发了房屋租赁合同过来了,顺带着还有一张身份证复印件。

  啊香立刻把这个身份复印信息发给了师心语,然后师心语很快就打电话过来给出了回复:“我已经查过了,这个身份信息是假的,没有这个人。”

  啊香下意识的回复到:“那照片呢?”

  “不用查了,身份证信息既然是假的,就算根据照片查出来的人,那肯定也是假的,估计就是他们盗用的信息了。”

  钟天正摆了摆手,示意师心语不用继续再查了,他跟着问到:“对了,监控信息你看的怎么样了?王逸群周围的监控看了吗?”

  “看了,没有什么发现。”

  师心语组织着语言汇报到:“他的车子是租的,事发前三天才租的,事发当天正好是租车的最后一天了。”

  “租车的最后一天?”

  钟天正皱了皱眉:“那这样吧,你联系一下这个租车行,把他们的监控调出来,然后再从租车行开始,一直往下看他把车子都开到过什么地方去了。”

  “你要查他在哪里对车子做的手脚?”

  师心语Get到了他的点:“行,我尽快的加快进度,把这件事查出来。”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不过如果他要用这个车子来作案的话,为什么不直接买一台很便宜的老款二手车呢?几千块钱的那种,这样车子出问题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他找租车行租车,租车行对车子的安全性应该都检查的很仔细吧,故意把车子搞坏,后续岂不是更加的麻烦?”

  啊香听到这里,不由也看向了钟天正。

  师心语这么说的话,好像确实非常的有道理哎。

  “你这个提问就相当的有水平了。”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看着远方已经被推平的待开发工地:“你看,你们也是这么觉得的,那么是不是就说明:租租车行的车会更加的让人相信,这就是一场意外呢?”

  “买那种很垃圾的二手车确实可以名正言顺的让车子出现意外,但是同样也很容易让人怀疑的。”

  灯下黑,他们应该是这么想的。

  “好的,我知道了。”

  师心语点了点头,随即挂断电话,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看来,匿名者应该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的棋盘做的很大,很多事情在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钟天正弹了弹烟灰,右手依靠着窗户:“就好比说这个民房,一年前就已经租下来的,但是直到一两个月以前才开始启用的,你说这个人心思深不深。”

  “一两个月以前,这是什么时间?正好是我回来后没多久吧?”

  钟天正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也就是说,我死而复生的消息出来以后,他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嗯..”

  啊香点了点头,如果是这么说的话,那么足以可见匿名者的心思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她沉默了好一会都没有说话,然后又看向钟天正:“对了,他不是之前给房东转房租么?那么,这是不是个线索点?”

  “有道理。”

  钟天正还真给忽视掉了这个细节。

  对啊。

  现在这么方便的电子支付,安全性已经做得很好了,基本上如果没有做实名认证的话,你用这种支付宝啊微信之类的,是做不了这种大额的网上电子转账的。

  当即。

  两人又立刻给房东发了消息,让他把收款的记录截图好给自己发过来,拿着这张图片,两人回到了警局,联系有关部门让他们跟支付宝那边进行一个接洽。

  整个过程,大概花费了好几个小时以后,他们终于拿到了给房东转账的这个人的具体信息。

  一个不认识的人的名字,是上南市本地的人。

  钟天正啊香立刻调查出这个人的信息,联系上对方进行了一个洽谈,最终见到了这个人,是个个体户,自己开了家小卖部。

  对于这笔交易的事情,男子承认,确实是自己转的,但是房子却不是他自己租的。

  啊香皱了皱眉:“不是你租的?”

  “对。”

  男子点了点头:“我只是帮别人转了一笔钱而已。”

  根据他的回忆,当初,有个人走进自己的小卖部,说让他帮自己转一笔账给支付宝账户,他给老板现金,然后额外支付五百块的酬劳,为了安全性起见,男子先给老板现金,然后整个过程由男子自己操作,出了问题也不会找他。

  就这样,在金钱面前,老板很快就同意了并且帮他转了,完成了交易过程。

  啊香追问:“那你记不记得那个人的样子?”

  “不记得。”

  老板摇了摇头:“他戴着口罩吧好像?忘记了,太久了也不记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