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15章你给我个卡%号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555 2020-11-17 17:20

  “草!”

  彭军愤怒的嘶吼一声,愣了好久以后,双手往前一推,直接把茶几上的东西全部都推的满地都是,一地狼藉。

  “唉,你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事情!”

  彭军搓揉着脸蛋子,懊恼的坐在了沙发上:“章一飞今天能干出这种事,章也明天也就能干出这种事情,谁知道他下次的刀会指着谁?你是还是我?”

  “你这个人就是这样,你太过于小心了,太把别人想的过于不堪了。”

  彭丽擦着脸上的眼泪,哽咽道:“他是他,他爸是他爸,他们完全就是两个人好嘛?他们接受的教育,思想,也是不一样的。”

  “唉,别说了。”

  彭军浑身松垮的倒在了沙发上,捏着自己的眉心,久久没再说话。

  “你自己看着办吧。”

  彭丽吸着鼻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了沙发上,抽着纸巾擦着眼睛:“孩子我只能怀这一次,要是流了,估计这辈子都没人会要我了,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呵呵,想想都觉得可悲。”

  “行了,别说了。”

  彭军烦躁的摆了摆手,伸手去摸香烟。

  香烟捏到一半,扫了眼边上坐着的妹妹,或者说看了眼她的小腹,硬是又把香烟给塞了回去。

  “你到底还是在乎我的。”

  彭丽看到了彭军的这个小动作,央求道:“哥,你就让我去看看章也吧,他现在一个人肯定非常的乱,他肯定非常的需要我,你是男人,你应该能理解一个男人在最无助的时候,那种感觉吧。”

  “唉,真的拿你没有办法。”

  彭军叹息了一声,伸手把桌上的香烟揣进兜里:“你就坐着吧,都两个月了,别到处跑了,外面冷,我出去打听打听这个事情吧,希望这件事能早点偃旗息鼓。”

  “也希望,章也真的跟你说的那样,是个男人。”

  说完这句。

  彭军直接起身,在屋里走动了一下,来到橱柜前面,拉开对开柜门,把里面摆着的一瓶五粮液拿了出来,又从柜子下面抽出一条中华,直接装进了黑色的塑料袋里,拎着直接走了出去。

  “哥。”

  彭丽看着开门的彭军的背影,咬着嘴唇喊了一句。

  彭军回头看着她:“干啥?”

  “没,没事。”

  彭丽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行了,别玩手机了,有辐射。”

  彭军皱眉吆喝了一声,打开门就出去了。

  天已经很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飘雪了。

  “真尼玛事多。”

  彭军嘀咕了一声,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直接扎进了雪中。

  ……

  几分钟后。

  彭家。

  钟天正啊香这会正忙着泡脚呢,熊小彩同志以及外公舅舅等人,则是围着桌子下面自制的柴火堆,看着电视聊天。

  “我这外孙,着实没落我的名头!”

  外公靠着椅子靠背,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天花板道:“老章这次,总算也是能沉冤得雪,死得明白了。”说完他又有些唏嘘:“我真是没想到,章一飞这个狗东西,自己老爸他都能下的了手。”

  “行了,您就别操心了。”

  钟天正帮啊香往盆里加着热水,回了一句:“案子具体怎么样,还是得看警方的调查了。”

  就在这时。

  门口。

  彭军身上沾着雪花出现了。

  “哈,大家都在,挺热闹哈。”

  彭军自来熟的走了进来,伸手抖了抖衣服上的雪花,走到众人的边上:“大过年的,来看看彭老爷。”

  “呵。”

  外公扫了眼彭军,没有说话。

  “彭老爷,我道歉,道歉。”

  彭军双手合十摆了摆:“晚上我跟您说话的语气却是有点问题,我给您赔礼道歉还不行么。”

  说着,他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放在了桌上:“您老人家喜欢喝酒,特地给你准备的。”

  “得。”

  外公扫了眼袋子里的五粮液跟中华,摆手道:“我知道你来干什么的,你直接去问阿正就好了,东西你就收回去吧,太贵重了,不合适,你应该很清楚。”

  “是是。”

  彭军陪着笑脸,还真把东西拎了下去。

  这倒也不是他小气。

  钟天正的身份就摆在那里呢,彭老爷子不收他的东西他也是早有预料的。

  但是不收是不收,礼数跟诚意还是要做到的。

  这是他跟别人打交道的基本。

  钟天正帮啊香把热水倒好,帮她把脚丫子放了进去,拉着边上的小板凳坐在了前面,指了指边上的凳子,示意彭军坐。

  “说吧。”

  钟天正基本上猜到了彭军想说什么。

  既然双方都是知道对方的目的,再客套也就没有必要了,所以彭军也省去了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开门见山:“一飞兄弟这个事情,严重到什么程度?多久能结束?”

  说着掏出香烟给钟天正递了一根。

  “杀人,肯定是很严重的。”

  钟天正摆了摆手回绝了:“具体怎么样什么时候结束,还是得看警方调查情况的进展。”

  “是是。”

  彭军把烟盒收了回去。

  钟天正短短的一句话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原本他还想着探探钟天正的口风,看事情还有没有其他回旋的余地,但是现在看来,不用多打听了。

  所以他略作组织了一下语言:“案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个我们肯定配合。”

  “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说到这里。

  他冲钟天正点了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哎。”

  钟天正喊了一句,跟着起身:“我送送你。”

  “哎。”

  彭军闻言一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跟外公等人打了个招呼,率先出门。

  “抽一根吧。”

  钟天正后面跟了上来,伸手从兜里摸出那半盒中华,给他递了一根过去。

  “阿正兄弟有事说?”

  彭军接过香烟,也没有客气,直接就点上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眯眼看着彭军:“我记得,你家妹妹跟章也准备结婚对吧?”

  “是。”

  彭军不明白钟天正的意思。

  “你是个很聪明的人,章一飞认罪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就带着人走了,说明你这个人很精明,你不想参合进来。”

  “但是你今天能来,就说明你妹妹跟章也的婚事肯定是坐实了,迫于这层关系或者你妹妹的原因,所以你不得不来。”

  钟天正的思路非常的清晰。

  从彭军出现在门口开始,就已经猜到了中间的关系。

  “我现在是服了。”

  彭军不由多看了钟天正一眼,由衷道:“到底是警察,心思能细腻到这种程度,人情关系都看出来了。”

  此时此刻。

  他彻底不敢小看钟天正了。

  “既然你来了,那么我就跟你说说,我对这个案子的疑惑之处。”

  钟天正抖了抖烟灰,继续道:“我觉得,章老这个案子,没有这简单。”

  “没这么简单?”

  正在抽烟的彭军闻言一愣,夹着香烟的手直接就停顿在了半空中,斜眼看着钟天正:“你这句话什么意思?章一飞不是...”

  “章一飞是认罪了,在警察来之前,我特地的就先行问过他了,但是他的描述跟我想象中的还是有点差距。”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一字一顿道:“他描述出来的整个犯罪过程,不大真实。”

  见彭军迷惑眯眼,他继续说到:“章老的尸体告诉我,实际情况跟章一飞描述的还是有所差别。”

  “啊?”

  彭军愣了一下,应到。

  钟天正继续说:“所以我在等,等警方那边的尸检报告以及他们所掌握的,我需要他们的资料来跟我核对一下。”

  “那你跟我说这是?”

  彭军大致听懂了钟天正的意思。

  简单点来说。

  案子没这么简单。

  “因为你跟章家的关系,或者说你们即将到来的关系,所以我才跟你说上一说。”

  钟天正目光闪烁的看着彭军,轻声道:“你让他们家不要着急,案子或许有其他的转机。”

  “谢兄弟。”

  彭军咧嘴笑了一下,顿时回过味道来:“给我个号,我懂。”

  “你觉得我是这个意思嘛?你错会我的意思了,我是个警察,正儿八经的刑警,专门就是调查这种案子的。”

  钟天正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外面挺冷的,赶紧回去吧。”

  说着。

  钟天正丢掉烟蒂,直接走进了堂屋里。

  屋外走廊上。

  彭军皱眉看着钟天正的背影,目光阴晴不定,若有所思的往回去的路走。

  天空中。

  雪下的更大了。

  地上。

  还未熄灭的烟蒂在黑暗中,光芒逐渐褪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