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29章病态的控制占有欲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6853 2020-11-17 17:20

   “呵呵..”

  邹泽询冷笑一声,既然现在已经到这种剑拔弩张的地步了,他也无所谓了:“我算是知道了,钟警官这是认定我就是凶手了,所以我不管做了什么,你总是能找出一千百万种理由来往我身上拉嫌疑。”

  “不不,我再次重申,我们没有过节,就算有过节也不会说专门去针对你,我们办案,凭借的完全是证据来说事。”

  钟天正不为所动,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立场:“我不是针对你,我也没有那么闲,我针对的只是这场案件的背后的杀人凶手。”

  “好,好一个秉公处理。”

  邹泽询笑着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解释一下吧,我为什么会请陪玩。”

  “我这些日子,一直都没有上班,专门用来学驾照,所以休闲时间比较多,我就玩游戏打发时间咯,那天那场游戏,因为我最近在玩小号,因为我想快速上分,所以我就找了陪玩帮我一起快速打。”

  邹泽询开始解释起了那天那场游戏的详细情况来:“那天之所以有两个陪玩,一开始我只找了一个陪玩,结果那个女孩子说她还有个闺蜜,也是闲着没有接到单子,要不就一起来打,我想着也不差这么点钱,所以就答应了。”

  “结果是什么情况,她那个闺蜜太爱装了,还说什么我太菜这种段位跟杀鸡一般,这不就是在说我嘛,所以那时候我也生气了,就跟她说我不放技能,看她能不能一个人打十个。”

  “后面就是你们看的那个情况了,你知道吧?我这么解释,解释的够不够清楚够不够明白?!”

  “很好。”

  钟天正应了一声,眯眼凝视着邹泽询:“你的这个解释想的非常的完美,一般来说,还真的无法反驳,你的戏份都已经做全套了,但是哈,虽然我没有点过陪玩,但是我还是知道一个道理的:金主就是爸爸,有哪个陪玩会去怼客户?”

  邹泽询据理力争:“你能保证每个人的服务态度都一样?!”

  “在这上面跟你争执没有任何的意义。”

  钟天正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接他的话茬:“我上面说的,不过是我对你的不在场证明做出反驳而已,你的不在场证明不够严谨,事发当时你的室友在洗澡,他不能保证你洗澡的时候你还一直在房间里。”

  “同样,虽然你在打游戏,也有游戏声音,但是实际你的人是处于一个挂机的状态,只不过是利用了游戏机制进行了挂机,只要你的游戏英雄所附身的英雄不把盾用掉不回城,那么你就不会掉线。”

  “随便你怎么说。”

  邹泽询做出一副我很委屈,我也懒得跟你争辩的表情来,索性扭过头去不再看钟天正,自己裹着香烟。

  “第一点不在场证明说完了,好,咱们再来说第二点。”

  钟天正的思路非常的清晰,侃侃而谈开始继续往下说:“如果我之前推理的那样,你从房间里离开以后,你敲开了黄珊珊的门,你们两个原本就认识的,所以她对你的到来也并不意外,或者说,你之前也经常这样子。”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你进来的目的是杀她,你在作案结束以后,布置好密室从容不迫的离开,赶在你的室友洗完澡之前回到了房间里,这样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至于公寓围墙上的痕迹,我猜测是你早就布置好了的,你早就想好了给自己的计划布置一个完美的退路,所以提前去布局了,只是你没有想到的是,你的鞋子在翻越围墙的时候,被围墙上残留的玻璃渣子勾到了。”

  “所以呢?”

  邹泽询转身过来,嘴角带着冷笑:“你可以去我的房间里搜查好了,你能找到那双鞋子,那我也无话可说。”

  “鞋子你应该是扔掉了。”

  钟天正摇了摇头,对这个结局显然是有提前预料到了的:“鞋子被围墙上的玻璃渣子勾到,我猜测可能是你故意而为之的,你故意留下线索,为的就是让警方误以为凶手就是从这里离开的,实际上,凶手压根就没有离开这里。”

  “所以呢?!”

  邹泽询仿佛复读机一样的重复到,这语气,听上去更像是在挑衅:“所以说,你要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我就是凶手呢?”

  “我们调查过了黄珊珊,她有吸*史,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染上的,而且很大程度上,她有毒*都是因为你,之后她被强制戒*了,从戒*所出来以后,那个时候,我猜测她那个时候就已经跟你提出分手了。”

  钟天正闭上眼睛,置身在宗师级构想力的空间里,黄珊珊就坐在他的身边,依旧保持着痛苦的表情:“很早以前的黄珊珊,应该是非常爱你的,但是你的表现让人很失望,所以戒*出来以后,她依旧彻底打定心思要跟你分手,但是这个时候,你又不愿意。”

  “她要跟你分手,你不愿意,怎么办呢?”

  钟天正猛然睁开眼来,目光灼灼的看着邹泽询:“你想到了她的吸*史,所以你利用自己在网上找来的渠道,偷偷购买了管制类精神药物,然后用在了她的身上,就这样慢慢的慢慢的,又逐步把她给控制住了。”

  “其实你一开始控制她的手法很简单,顶多就是买买曲*多、咳*水等之类的东西,你买了这些东西以后,你从来不给她看包装,她一个女的慢慢的上瘾以后,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也不敢跟黄文涛说,所以只能求你。”

  “*瘾这个东西,一旦沾染上了,她也就很难戒掉了,尤其是像她这样又复吸的,更拜托不了那种感觉了。”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黄珊珊跟黄文涛在一起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病痛发作,腹部疼痛不已但是黄文涛带她去医院检查她的身体又没有问题,各项指标都非常正常,只能打镇痛针,她已经上瘾了,但是她又不敢说出来事情的真相。”

  “再后来,黄文涛由于黄珊珊的种种表现,已经开始出现的不耐烦了,他开始讨厌起黄珊珊来,而这个时候,你们却还在联系,你还在控制着黄珊珊,他们之所以租房到这里来,想必也是在你的指控之下搬来的吧?”

  “黄文涛对黄珊珊很好,当黄文涛开始讨厌起黄珊珊的时候,黄珊珊害怕失去黄文涛,所以她尝试着彻底拜托你,原本你以为她只是开玩笑的,但是没有想到她这一次是如此的坚决。”

  “所以,你对她起了杀念,得不到的你就要毁掉,你当时心里应该就是这样的想法吧。”

  说到这里。

  钟天正往前迈了一步,站在邹泽询面前:“你,杀死了黄珊珊。”

  “啧啧..”

  邹泽询微微抬起头来,视线与钟天正交汇对视,良久以后他咂舌摇头:“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证据,这些东西不过是你臆想出来的而已,你为什么就这么认定这个人就是我呢?”

  “这个凶手,他可以是任何人,对不对?只有拿到证据,你才能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你想知道证据?”

  钟天正不急不缓:“你看上去比我还着急,你好像很迫切的想知道,我到底是掌握了什么证据,才让我这么有底气的认定你就是那个杀人凶手,我猜你现在一直在脑海里回忆,自己有哪个地方露馅了嘛?”

  “是么。”

  邹泽询脸上的表情不变,继续嘲讽:“说真的,我感觉钟警官现在就像我肚子里面的蛔虫,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自己。”

  “你看看这个。”

  钟天正掏出手机,接收到了师心语同志最新发布过来的消息:“我的同事查到了你购买管制类精神药物的证据了,这几年时间里,你时不时就会通过你的渠道购买这类药物,只是你没有想到吧?”

  “我查了你的银行卡消费信息,在你的账户上面,我们筛查那些账单,发现你每个一个月或者两个月都会固定的向一个人转账,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商家,但是你在固定的时间段就会给他的账户上打钱。”

  “所以我们找到了这个人,他是一个安保人员,他可以去盗/窃药房里去拿你想要的药物,虽然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偷了药但是还没有被监管发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一直再给你提供药物,你用购买来的药物,去控制黄珊珊。”

  “所以,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说道这里。

  钟天正微微低头看着面前的邹泽询。

  “哈哈..我笑了。”

  邹泽询抬头大笑起来:“就算我购买了这类药物又如何?你们顶多抓我给我滥用管制药物的罪名嘛,黄珊珊的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从来就没有给她注射过这类的东西啊。”

  “再说了,这种有上瘾迹象的药品还有很多,就因为我买了这类的东西,你就要抓我么?就要强行把我跟黄珊珊的死亡案件联系到一起么?未免是不是太草率也太可笑了呀。”

  他非常清楚。

  即便是钟天正现在说出了这么多东西,很多东西都是有理有据的,不像是编造出来的,但是归根结底。

  他说的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一个能成为最直接的证据能证明,黄珊珊的死就跟他邹泽询有关系。

  钟天正没有拿出证据来。

  “你因爱生恨,你的心态一步步扭曲,最终杀死了她!”

  钟天正双手负与身后,视线缓缓扫过室内:“你以为你的计划很完美,但是不好意思,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完美犯罪,你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证据。”

  “你现在还抱着你那天真的幻想,以为我没有证据?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还在这里跟我嬉皮笑脸。”

  说到这里。

  钟天正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冷漠了起来。

  “布置密室的绳子,想必现在还在你们的房间里面吧?作案工具就是米袋子上拆卸下来的那根线绳!”

  此话一出!

  不止是邹泽询。

  就连啊香跟邹泽询的室友,皆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邹泽询跟钟天正两人。

  钟天正压根就没有去他们的房间里面搜查过,他怎么知道作案工具在他们的房间里面?

  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不可能!”

  邹泽询几乎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也更加激动的反驳到:“我们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什么所谓的证据,因为我压根就没有做过!”

  “是不是,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钟天正这个时候却表现的无比淡定:“你不是一直都口口声声的说着要我拿证据出来么?走,就现在,咱们去?”

  邹泽询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反驳到:“你有搜查证么?”

  “你看,你急了你急了。”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淡定的摇了摇头:“你慌了,开始还一直叫嚣着要证据,但是现在又找我要搜查令了,尴尬不?”

  邹泽询据理力争:“你有嘛?”

  “还重要么?”

  钟天正翻了个白眼:“走吧,你没有理由反抗的,你以为这个是港剧电影里面拍的啊。”

  说完。

  他大跨步往外面走去。

  啊香快速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啊香现在心里也很好奇:钟天正是怎么发现作案工具在他家里的?他是怎么发现的?

  “怎么,你们都不走么?”

  啊香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邹泽询跟他的室友:“我奉劝你,最好好好配合,不然你的室友也会跟着遭殃。”

  “呵呵,我笑了。”

  邹泽询狂妄的笑了一声,迈步跟了上来:“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怕,更不会牵连我的朋友。”

  “对,我们不怕。”

  邹泽询的室友跟着也走了上来。

  显然。

  他还是非常相信邹泽询的。

  很快。

  他们的房间里。

  钟天正走进去直接就往最里面的洗手间厨房间去了,打开橱柜下面装米的柜子门,目的性很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