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29章撒开大网二合一三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16 2020-11-17 17:20

  “不过,他的这些举动已经毫无意义了。”

   李组长眯眼裹着烟蒂,重重的吸了一口,吐出浓烈的烟雾“那个万金油保安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估计我看到的这些,他也已经看到了,他会一字不漏的汇报给他的老板的。”

   “所以,接下来咱们需要的就是等待。”

   “他们之间必定会起内讧,我们已经调查到了这里,无疑就是给他老板透露出一个信号,吴长青我们已经锁定了,你即将浮出水面。”

   他们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敲山震虎,给幕后老板一点警示的信号,让他蠢蠢欲动惴惴不安。

   “他老板留给吴长青的选择只有两个。”

   “第一跑路。”

   “第二斩草除根。”

   说到这里,李组长叼着香烟,怔怔的看着窗外“如果哈,吴长青真的是在给项强华办事,那么项强华可能会做出第二个选择,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给吴长青留下一个号码。”

   “为什么我感觉李组长你现在特别像一个老银币。”

   啊香整理了一下李组长刚才所说的这段话,由衷的发出了自己的点评。

   “害,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李组长把手里的烟头丢掉,槽点满满“我早就想说了,你们这些年轻人看人就是带着有色眼镜在看人的,把我们给区别对待。”

   “如果今天跟你一起来的是阿正,那么你肯定就会用特别崇拜的眼神看着他,为他的这些行为大大的点赞。”

   “哎,可怜我们这些老腊肉老年人呐,年老色衰,被你们这些年轻人给嫌弃。”

   说着说着,李组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喃喃自语,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子惋惜“是啊,如果阿正在这里,或许他来调查,招数比我还要高明,唉,踏马的” “嗯。”

   啊香的眼神中不由也是一阵黯淡,随即扯开话题“对了,那还会不会有另外一种情况发生” “咱们现在也只是掌握了这么一个现实,但是毕竟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咱们也没有证据,光有章江一个人证肯定是没有办法指控吴长青的。”

   这其实也是匿名者陈昇的一个高超之处。

   她选择了用现金跟章江交易,不但警方查不到这笔钱是如何来的,追查不到匿名者身上,更是保护了一手钱的这个人。

   即便警方最后查到了章江的头上,那么也根本继续下手调查。

   钱都是现钞,债务也都是章江在处理,无论是匿名者还是出钱的老板,两边都没法继续查下去,双方都非常的安全。

   就好比现在。

   虽然他们说出了吴长青那天晚上去送钱的事实,只要吴长青不肯承认,那么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就连监控也无法再去取证,早已经没了。

   “这可能就牵扯到了一点咱们的传统思想了。”

   李组长这个老烟枪再次点上了一根香烟,给啊香分析了起来“咱们的历史文化悠久,文化博大精深,同样,很多传统思想也一直口口相传流传下来影响着咱们,乃至说根深蒂固。”

   “比如说子承父业。”

   “你想一下,按照咱们的推测,项强华是具备这个作案的动机的,他为匿名者金钱上的帮助,他的目的是什么杀死钟天正对吧” 啊香点了点头,稳稳的把住方向盘。

   “他才两个儿子,小儿子项宇城被项宇飞坑了,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家人窝里斗。”

   “但是他本身就非常喜欢项宇飞啊,项氏集团的起家,都是项强华自己早些年自己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产业,按照咱们的传统思想,自己的公司肯定以后要交给自己的儿子来打理啊对不对” “项强华为什么想杀阿正因为阿正亲手查办了项宇飞杀害陈蓉的案子,他心里怨恨呐,自己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你也把他抓进去了,那么谁来继承我的家产我的公司我的一切” “把这些都给一个外人么肯定不愿意的,把公司都换成钱么他都这么大岁数了,钱对他来说就是数字就是纸一样的了,他拿着这些钱干嘛” “所以项强华心里他有一股子院子,那股子怨气发泄不出去,所以久而久之就转移到了阿正身上,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阿正而引起的,所以他要干掉阿正来泄愤。”

   啊香细细的思考着李组长刚才所说的话,歪头看着他“那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他为什么还要除掉吴长青呢咱们没有证据啊,他怕什么” “还是那句话,子承父业。”

   李组长淡淡的裹了口香烟,吞云吐雾“项宇飞的案子,到现在还没有判吧他牵连了好几起凶杀案,可能会叛死,但是你想过没有,项宇城现在脱罪了啊” “陈蓉是项宇飞杀的,项宇城不过是一个替罪羊而已,项宇城顶多再在里面蹲几年他就出来了啊。”

   “项宇飞没了,但是还有项宇城啊,都是自己的儿子,你说他项强华会不给自己的儿子留条后路么” “如果,如果现在,咱们把项强华给抓了,那么他在公司里就没有自己的人了,这年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项强华要是倒了,你信不信他的公司不出半年就会被他的这些亲戚跟股东给刮分了。”

   “等那个时候,项宇城再出来的时候,公司毛都没有了,而且项宇城这个人本身能力就没有项宇飞强,公司他肯定也抢不回来了,那他出来还有什么” “项强华能把公司做这么大,他自己心里没点数么他这些问题肯定都已经想到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儿子就算能力再不行,他能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一下么” “就冲这一点,项强华也不会让自己有暴露的可能,作为一个商人,他的头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晰,这中间的利弊因素太大了,所以他要在暴露之前把吴长青给处理掉,不留下任何暴露的危险。”

   “言之有理” 啊香非常认可的点了点头。

   李组长对这中间的利弊分析的还是很到位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吴长青自己跟陈昇的合作呢项强华没有参与进去”啊香简单的思考了一下,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匿名者是因为陈蓉而存在的。

   项宇飞是杀害陈蓉的凶手。

   项宇飞也是因为匿名者而进去的。

   他们二者之间本来就存在着不可调节的矛盾,怎么可能现在又走在了一起 “有两种可能。”

   李组长裹了口香烟,略作思考,在脑海里回忆自己已知的案件卷宗“第一匿名者的真实身份只有咱们知道,项强华他自己是不清楚的,他自己了解到的可能就只知道项宇飞是因为钟天正才会暴露的,这才心里怨恨” “第二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匿名者存在这么久,他们简直太需要钱了,所以他们把目光瞄准到了项强华身上,项强华想干掉钟天正,匿名者需要钱,二者能糅合到一起去。”

   说到这里,李组长停顿了下来,摸出自己的小米手机在手机备忘录里快速的翻找了起来。

   “你还记得,丫丫被挟持一案么也就是诚联集团跟华发集团两大公司之间的利益冲突华发集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向问天跟项强华的关系走的很近。”

   李组长看着手机备忘录,把这件事提了出来“这个案子里,阿正向我汇报的时候,有提到过,华发集团的向问天是跟匿名者有牵扯的,这中间极有可能是匿名者在推波助澜。”

   “他们请了抢手抢走了丫丫,这个时候匿名者却打电话给阿正告诉了他枪#手的位置,或许,那一次的争端,匿名者就在中间操作了,他或许就已经瞄准了项强华,他们的合作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这些东西,都是李组长经过刚才的一番推敲以后做出来的判断。

   若是放在以前,他也是猜不到中间猫腻的。

   “好。”

   啊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

   他们要做的就是找人二十四小时轮换的蹲着吴长青就是了。

   另外一边。

   在李组长一行人离开没多久,吴长青跟着也从安保室离开了,万金油保安扫了眼离开的吴长青,确认他走远了以后,随即摸出手机来,拨打了电话出去“项总,刚才有几个警察来咱们这里,他们” 万金油保安吐字清晰,把刚才他看到的所有情况一字不落的汇报给了项强华。

   项强华不动声色的问道“长青什么反应。”

   项强华到底是个成功的老商人了,吴长青这个人用起来很舒服,也值得一用,但是他没有放弃自己对这枚棋子的监督。

   万金油保安设置在吴长青的边上,就是起到监督的作用,万金油保安的挑选也是经过精心筛选跟培训的,在薪资待遇方面,也是非常的优渥。

   吴长青具备的技能万金油保安不具备,但是给万金油保安的薪资却非常的优渥,这样就避免了万金油保安可能因为嫉妒吴长青想自己上位,而在日常汇报的时候添油加醋掺杂一些自己的主观臆断情绪进去。

   当然了。

   吴长青做了什么事情,万金油保安是完全不知情的。

   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回报吴长青。

   “长青回应的都挺正常也挺好的。”

   万金油保安把双方交谈的话一字不落的汇报了过去,在记忆力这方面,是万金油保安需要具备的最基本的技能“临走的时候,那个警察给了长青一串号码,长青把号码丢了。”

   “但是他在电话号码上,可能停留的时间有点长,第一次看的时候是大概是两三秒左右,粉碎这串纸片的时候,视线在纸上大概又有过三四秒的停留。”

   万金油保安的技能素养很不错,这些细节他都看在眼里。

   “好的,我知道了。”

   项强华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吩咐道“这件事不要声张,你把安保室的监控视频发给我,各个角度的都要,就他们交谈的这个时间段。”

   “好的。”

   双方挂断电话。

   独栋别墅里。

   项强华把手里老款的诺基亚按键手机丢在了茶几上,有些头痛的捏了捏眉心,伸手拿起桌上的熊猫香烟,点上,翘着腿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抽烟,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很快。

   万金油保安把好几个角度的监控视频发了过来,这些监控都是配备声控的,所以刚才的一幕,被完整还原了。

   项强华眯眼看着投影到墙上红米97寸大电视屏幕上各个角度的监控画面,眉头微皱。

   监控探头的素质极好,纯2k超清画质,各个角度的画面都显得无比的清晰。

   一个短短的不过五分钟的监控视频,项强华花了足足得有近二十分钟才看完,反反复复。

   看完监控视频。

   项强华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直到手指指尖传来一阵灼热这才回过神来,把烧尽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

   他摘下老花眼镜,起身来到别墅的外院里,拎起边上的花洒水壶,开始浇灌起院子里的花草跟盆栽来,整个过程看上去都非常的悠闲。

   十分钟后。

   项强华把手里的水壶放在了一边,折身进屋,对身边的助手说了一句“晚上让长青来我这里一趟,对了,你顺便安排一下,找几个人开车,帮他甩掉后面跟着的眼线。”

   “好的。”

   助手点了点头,就要去安排。

   “等一下。”

   项强华叫住了离开的助手,跟着又嘱咐到“对了,你另外再去帮我办个事情吧,我具体的跟你说说。”

   “你这样” 项强华一字一顿的跟助手交代了起来。

   “好的。”

   助手听完项强华的吩咐,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我会安排妥当的。”

   “去吧。”

   项强华拍了拍助手的肩膀,再次回到客厅的沙发上,靠着靠背闭眼沉思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