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2章李组长的指点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0 2020-11-17 17:20

  

  “啊,来,你不是警察吗?来,你说说,她凭什么这么骂我?”

  刘飞咄咄逼人的质问道:“我来这里上班,我靠的是自己的劳动挣钱,这三千七百块钱,是我凭劳动力挣的,而不是!每天被她骂废物,垃圾挣来的!”

  说到这里,刘飞仰头长出了一口气,汗珠沾着额上的碎发,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狼狈,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的声嘶力竭。

  “我理解你的这种心理负担。”钟天正点了点头,大致,他揣摩出了刘飞犯罪的心理状态了:“但是,你要知道,生活,还是相当的美好,现在不好,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犯不着,因为她,把你这一辈子都断送了,你说呢?”

  “不要过来,更不要跟我扯这些有的没得的!”刘飞持刀指着钟天正,再次警告他,然后收回匕首架在女子的脖颈上:“来,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我一直觉得,你要是觉得我不行,可以辞退我,好聚好散,这都没什么,但是为什么要这种手段来对我?”

  “我..我..”

  女子的眼泪流了下来,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来,大声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刘飞嘶吼起来,匕首已经贴进了女子的脖颈,随时都有可能做出过激的动作。

  从出警到现在,十五分钟肯定有了。

  刘飞一直没有动手,这就说明,他的本意,并不是奔着杀害女子来的,所以才会僵持到现在,他在等,等一个说法。

  他一直不让钟天正等人靠近,始终保持着四五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强行夺刀还保证被挟持者不受伤害的可能性为零。

  所以,钟天正放弃了夺刀的想法。

  按照心理学来说,刘飞现在应该是处于一种高强度的迫害宣泄心理,要想让他不伤害女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宣泄出来。

  “认错!”

  钟天正突然喊了一句,分贝很高:“认错,你确实做错了,你的管理手法不对,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身为企业管理者,你不应该为了完成指定任务,不要求那些无作为的人,而对某些个别员工过分要求,更不应该恶语相向。”钟天正掷地有声,语速很快:“工作积极性高的人,身为管理者,应该多加鼓励,而不是选择更加的恶语相向来达到要求他做更多的事情。”

  “同样,你刘飞,也不应该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你伤害了她人的人身自由权,生命安全权。”

  此言一出。

  全场皆沉寂下来。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对你的。”女子再也忍不住,直接崩溃哭了起来:“我这么对你,就是想让你再快一点,这样就能让我在规定时间完成指定任务。”

  “其实...其实你真的很优秀,对不起!”

  说到最后,女子低下了头颅,泣不成声。

  “呵..呵呵呵!”

  刘飞仰头笑了起来,多了一丝放松,又好像如释重负。

  “就是现在!”

  钟天正紧绷的大腿早已经蓄势待发,看准时机冲了上去,把刘飞手里的匕首抢了下来,小王也紧跟其上,把女子揽到身后,蹭亮的手铐锁了上去,把刘飞彻底/制服。

  “我需要一支香烟。”

  刘飞背靠着墙壁,瘫坐在地上。

  钟天正不语,掏出香烟给他点上,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你不伤害她的做法,很正确。”

  钟天正低头看着刘飞:“你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也给了你自己一个机会。”

  “呵呵。”

  刘飞抬头,瞳孔发散:“有时候,我要是能像你们一样该多好。”

  “只要你相信,一切都有可能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钟天正把他提了起来:“法律不会放过你,同样,法律也会给那些及时回头的人一个机会,好好做人的机会。”

  “走吧”刘飞叹了口气,跟着钟天正走了出去。

  走的很安详。

  广场上。

  李组长刚把警车停下,见到钟天正,立刻迎接了上来。

  李组长看了眼刘飞以及女子,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一切有惊无险,嫌疑人已经被抓获了。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口供之类的。

  刘飞的及时回头,也给了他自己一个机会,在量刑方面,警方也会考虑进去。

  ……

  李组长端着保温杯从审讯室出来,瞥了眼墙上的挂钟,目光却落在了钟天正身上:“阿正啊,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

  “好的。”

  钟天正点点头,身子却没动。

  跟李组长共事这么久了,钟天正也了解了他这个中年男人的习性。

  他有话对自己说。

  果然。

  “嗯...我听小王说了,你今晚的案子,处理的不错。”

  李组长沉吟了一声,在他身边坐下,打开保温杯:“不过,还是有一些地方,需要注意的。”

  “好。”

  钟天正直视着他的保温杯。

  “我们出警的时候,每个案子的现场情况都不一样,同样,每个作案人也是不一样的。”李组长脸上出现从所未有的严肃:“你在处理现场的时候,要注意你说的每一个词,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造成作案人心理情绪的波动。”

  “如果,今天你那番话,激怒了刘飞呢?”李组长炯炯有神的看着他,捏着食指不停的点击在桌面上:“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万一他直接一刀下去呢?谁来为女子的生命安全负责?你能负责吗?如果他一刀下去,你难逃干系,你有很大的责任,弄不好,你终身都与警察无缘了,你考虑过没有?”

  “可是,我...”

  在处理突发案件上,钟天正确实经验不足。

  “遇到紧急的情况,我们赶过去,第一目的是保证被挟持者的生命安全,处理不了的,我们拖延时间,局里有专业的谈判专家,心理专家,他们更适合这种场面。”李组长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新人嘛,我理解你们办案的心理,但是不可操之过急。”

  “好!”钟天正点了点头,目光却始终盯着李组长的保温杯,在心里想到:“如果,我同样具备谈判以及心理的高级技能呢?”

  回到家洗漱躺下,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这时候,手机却响了。

  打开微信。

  王女士发来消息。

  “小帅哥,你安排我的事情,我有发现了。”

  钟天正坐了起来,盯着屏幕快速的打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