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50章先稳一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52 2020-11-17 17:20

  “这...”

  钟天正一时间也是语塞。

  在系统提供的片段下,他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份确实是警察,但是很多东西他都记不起来了,更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

  “我说呢,你小子很多方面表现的比常人要优秀很多,原来是这么一个身份呐。”李大富笑着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一开始我还以为捡了个宝了,没想到你是个警察,不过你刚才的表现实在是让我意外。”

  他的话还有一层意思。

  你到我这里来,又是装瘫痪又是装失忆的,你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做卧底么?不过现在卧底的演戏水平也太高了吧。

  刚才你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你以前是个老大哥呢。

  “这不是他们那伙人做的太过分了么?”

  钟天正理所当然的回到,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摸出香烟点上:“就他们那种货色,敲诈我,不可能的。”

  “阿正好性情啊。”

  李大富中肯的点评了一句。

  一直在边上没有开口的李诗诗松开了李大富的手臂,迈步向前走到钟天正的身边,突然开口:“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刚才。

  在得知钟天正的身份以后,小女儿家家的在脑海里已经脑补出画面了。

  钟天正临危受命,被组织委以重任,给他上演了一出河道漂流来到了这里,装失忆装瘫痪,为的就是能够在这里停下打入村子内部,查处闸哥一伙人的犯罪事实。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笑了笑:“什么怎么办?”

  “就是你的身份现在已经暴露了,你准备怎么办?”

  李诗诗捋了捋额角的秀发把它们别在耳后:“闸哥他们是干什么的我们不知道,虽然我们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大家都是在这么流传着,他们肯定是有问题的,你现在身份暴露了,你何去何从?”

  “先待着吧。”

  钟天正也没有点破,既然大家都以为他是个潜伏进来的卧底,那么他也懒得去解释这些事情。

  李诗诗有些诧异:“继续待着?”

  “对啊。”

  钟天正点了点头,肯定的回答到:“现在发生了这个事情,如果我就这么走了的话,那么梅姐岂不是危险了?闸哥他们那伙人肯定会抓着他们不放的。”

  “可以!”

  李诗诗眼中一亮,由衷的赞叹了一句,主动开口:“那么你要不要来给我当司机?这样你就是我爸的人了,对方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给你当司机?”

  钟天正没想到她还敢提这个事情,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吧,不稳妥。”

  李大富站在边上,也没有说话。

  如果按照之前的节奏来走,钟天正给自己女儿当个司机还是不错的,毕竟身手都摆在那里,安全的很。

  但这小子真实身份是个警察,那么问题就出来了。

  闸哥那伙人干的是卖洗衣粉的活,钟天正潜伏进来八成就是为了闸哥那伙人而来的,现在他的身份暴露了,闸哥他们那边肯定就炸毛了,现在的钟天正无疑就是个雷。

  谁也说不好闸哥那伙人会不会对钟天正动手。

  万一他们对钟天正动手了,自己这个时候把他划归到自己人这一栏,无疑就是跟闸哥他们站在对立面。

  自己的实力虽然很强,但闸哥他们那伙人到底玩命的,万一对方急眼了,自己这边完全托不住啊。

  一个发展很好的商人,跟亡命徒去玩命,没有那个必要了不是。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久,李大富也从来不会去管闸哥他们那伙人的原因,只要他们不指染自己的生意,随他们去吧。

  “李大富!”

  李诗诗顿时只觉得些尴尬,自己的老爸这个时候竟然没有说话,当即就生气了:“你倒是帮我说说话呀,之前还说要帮我劝说阿正的,现在你就不说话了,你真的是。”

  “我...”

  李大富那叫一个冤枉啊,心说这哪跟哪啊,现在跟之前可完全是两种情况好的吧。

  “你什么你!”

  李诗诗可没有想这么多,斜眼看着李大富:“这种事情也是双面性的啊,虽然闸哥他们那伙子人,跟咱们向来不接触,但是他们眼红你的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阿正的出现正好是个机会。”

  “如果阿正能把他们拿下,咱们也能捞个警民合作的称号,对于你以后的生意有很大的帮助好吧?再或者他们迫于阿正的身份,不得不转移地方,那你的威胁也没有了啊。”

  李诗诗一针见血的分析着两者之间的利弊。

  李大富再次哑然。

  这种情况他也想过了,只不过他并不想去冒这么大的风险,那些个所谓的荣誉称号对自己的生意上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万一闸哥那伙人疯狗咬人,那自己扛不住啊。

  “那好吧,那你自己慢慢玩吧。”

  李诗诗看着李大富不说话,脸色彻底的拉了下来:“以后你账务的事情你自己让你的财务团跟着吧,我一天天也确实挺累的,没时间给你做这些事情了。”

  “嘿,你这小丫头,怎么说着说着还急眼了呢!”

  李大富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拉着李诗诗的手:“有事好好说,别这么着急啊,也不知道你这个急性子随的谁。”

  说着,他扭头看向对面抽烟的阿正:“阿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钟天正摇了摇头:“我还真没有什么想法,先把这件事解决了再说。”

  “那你要不就先给我女儿开车吧。”

  李大富最终做出了决定:“你的身份已经漏了,你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继续待在这里,不是么?正好也可以照顾梅姐周全。”

  李大富突然改了主意,并不是因为李诗诗刚才的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了他的主意,他真正思考到了,还是自己的烟草生意。

  要说闸哥这伙人想要撼动自己的生意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有竞争对手啊,隔壁村的烟草种植商很早以前就想指染他在这边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最近一段时间,他听到传闻。

  竞争对手跟闸哥这伙人接触上了。

  如果闸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什么事情,那自己还真一时半会吃不了兜着走了,这也是为什么他改变主意的原因。

  他需要赶走闸哥这伙人,警察身份的钟天正无疑就是最好人选。

  钟天正看着李大富,强调了一句:“我的身份曝光,现在我可是个麻烦人。”

  “这些我心里有数,我有谱。”

  李大富摆了摆手,表示不用担心,说话很直白:“你只需要继续完成你自己的卧底任务就好了,咱们也是一个互利互惠的过程嘛,你若是能抓到闸哥他们的罪证把人赶走,那我是求之不得的。”

  钟天正已经露了,继续卧底任务是不可能的,这一点李大富心里非常有数,他需要借助的就是钟天正的警察身份,用来威慑这伙人。

  “呵呵...”

  钟天正笑而不语。

  他也没有点破,自己其实压根不是什么卧底,他只能想起自己是个警察,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自己还想不起来。

  “那行,那我就给李总添麻烦了,以后就靠你照拂了。”

  钟天正伸出手来,跟李大富握了握。

  这件事不解决,自己就永远走不了。

  自己一旦离开,那么梅姐跟王园两个人的安全就没法保障,除非她们愿意离开这里,所以短时间内,钟天正确实也需要一个可以照拂到自己的人。

  “警民合作嘛。”

  李大富言笑晏晏,恢复了弥勒佛的笑容人畜无害,歪头看向李诗诗:“喏,我的小姑奶奶,人我是给你拿下了,但是以后工作的事情,你自己给人家安排昂。”

  “哼!”

  李诗诗轻哼一声,并不搭理李大富,自然的把兜里的车钥匙拿出来给钟天正,沃尔沃的车钥匙:“你驾照有的吧?”

  “你这老板,现在就让我上岗啊,压榨员工的节奏啊。”

  钟天正龇牙调侃了一句,伸手接过车钥匙:“老司机,开车贼稳。”

  李诗诗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那行,正好这会你把我送回县城去,回头车子你开车过来,过几天你我给你在那边整个住处,你就是正式上岗了。”

  “行。”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拿着车钥匙去车*库了。

  ——————

  这边。

  闸哥的住处。

  堂屋里。

  八个人再次围坐在大圆桌上,整个堂屋里都是烟雾缭绕的,比刚才猛多了,皆是大口大口的抽着,表情严肃。

  闸哥眉头皱在了一起,再次确认到:“老四,你确定那个人就是警察?”

  “他化成灰我都认识,我那三个大哥,就是被他们设局吃掉的。”

  老四闷头裹了口香烟,目光阴沉的看着祥子:“刚才你拉着我*干什么?我非的把这小子直接弄死!”

  “四哥,鲁莽了鲁莽了!”

  祥子深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这小子暂时不能动。”

  闸哥接过话题:“为什么!”

  “我们不能确定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他是为了我们而来,我们把他干掉了那么警察那边肯定就知道了,到时候不就把咱们一锅端了么?所以他现在不能动。”

  “同样的,这小子该除掉的时候还是得除掉,咱们先排查一下咱们地下工厂附近的监控,看看他有没有在附近出现过,还有咱们这里,看他有没有来过,如果他来过,那么就说明他确实在调查我们,得立刻把他干掉!”

  祥子说话的语速很快,快速的把这件事的利弊分析清楚。

  钟天正如果是为了他们而来,如果他还没有开始接触他们,那么这个人不能干掉,只需要想办法把他弄走就行。

  如果他已经开始接触自己这边了,那就说明他在搜集证据,直接干掉就对了,省去麻烦。

  “他应该不是卧底。”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四再次开口,他摇了摇头说:“这小子是上南市的警察,距离这里很远,咱们这边一直都非常的平静,两地警方应该没有联合合作的动作。”

  “上南市?!”

  祥子一听到这个话,立刻就接过了话题:“这个你确定么?”

  “确定。”

  老四点了点头,瓮声瓮气到:“我们在哪里折的,我自然清楚。”

  “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想起来了。”

  祥子点了点头,摸出自己的手机摆在桌面上,搜出了以前自己看到过的新闻:“一个多月以前,上南市的玉峰山山顶发生了一起警方抓捕罪犯,然后有一名刑警失踪坠下山崖的事情。”

  “该不会就是他吧?!”

  祥子这个人他有个习惯,就是随时随地的关注着新闻,因为新闻能让他知道很多的事情。

  众人看着这条消息,把下面的视频看完以后,不由都点了点头,表示有可能。

  “就是他了。”

  老四把手里的烟头掐灭,搓了搓自己的脸蛋子:“那个女警察我也认识,他们俩一起的,那个女警察还被我大哥打伤过,没想到给抢救回来了。”

  祥子咂了咂嘴,有些不爽:“只是上南市跟咱们这里差了多远啊?这么远的距离他怎么飘过来的?而且还坠崖掉下来的,这都不死?”

  “别纠结那些有用没用的。”

  闸哥摆了摆手,嘱咐了祥子一句:“你把这个监控排查的事情再次跟紧一点,亲自确认一下,如果看到钟天正这小子接触过咱们的区域,立刻派人把他干掉。”

  “如果他真的是那个消失的刑警,那么可能真的只是误打误撞来到了自己这里,可以先暂时不管他,盯着他就好了。”

  “上次我接触的隔壁张财宝回信了,他说如果咱们能帮他在李大富手底下搞点事情出来,那么他倒也是可以跟我合作的。”

  闸哥说到这里,眼中好像闪烁着贪婪的光芒:“如果能跟张财宝合作的话,那咱们这个洗衣粉的事情也可以不用干了,烟草的利润虽然没有倒洗衣粉多,但是安全合法,足够了。”

  祥子弹了弹烟灰,跟道:“搞点什么事情?”

  “种植的事情呗。”

  闸哥身子往前一探,看了众人一圈:“烟草烟草,李大富能做这么大,不就是能从村民们手里租来地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