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19章幕后之手现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04 2020-11-17 17:20

  “拉!”

  李组长几乎是吼出来的。

  “嗡嗡!”

  汽车原地发出咆哮,带起一片泥土,直接从原地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

  支离破碎的玻璃门瞬间解体。

  地下室火场里,几个油桶子在大火的吞噬下,再次爆发性的溅射开来,铺天盖地的往这边溅射过来。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火场中心的温度,起码得有上千摄氏度,恐怖的高温带着火焰席卷而来。

  仅仅正是一个照面,众人皆感受到了恐怖的高温。

  位置越往上,热流也越发的炙热。

  索性。

  众人也仅仅只是一个照面。

  咆哮的汽车飞快的带着众人上蹿,钟天正双脚踩墙,搭开与墙壁的距离,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地面。

  “阿正,你没事吧!”

  巨大拉扯力,让几人压在了一起,啊香脸色苍白的第一时间跑了上去,把最上位的钟天正拉了起来。

  “还好。”

  钟天正咳嗽了一声,舒缓过来,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平静着狂跳不止的心跳,摸了摸略微焦糊卷曲的头发这才咧嘴笑到:“我倒是还好,免费烫了个头,他们就……”

  此时。

  最惨的莫过于项宇飞了,汽车巨大的牵引力下,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双手在越过采光天窗的时候,被转角碾压而过。

  至于其他人,皆只是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擦伤而已。

  “谢谢!”

  被带上手铐的吴昊一脸真诚的看着钟天正:“要不是你,我估计就没了。”

  “不用谢,我只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察而已。”

  钟天正咧嘴一笑,一口皓白的牙齿洁白刺眼。

  “现在,我真相信你是警察了。”

  吴昊也是一笑,看着采光天窗上不停冒出的扭曲热流,心有余悸。

  很快。

  救护车消防车抵达下场。

  原本混乱的场面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

  一周后。

  钟天正啊香在病房里见到了当日案发现场的女子。

  “姓名。”

  啊香抬头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子,持笔准备做着记录。

  “我们见过的,你不记得了?在李沁死亡案上,在密室逃脱的厕所被害案上,有印象吧?”

  女子轻哼一声,视线看向了钟天正:“还有,你可以去问他我的身份。”

  “我让你自己说!”

  啊香眉头一拧,娇喝到。

  “汪妍冰。”

  女子倒也没再绕弯子,然后看向啊香:“啊香警官,你这么凶可不好哦,钟警官不喜欢这么凶的女孩子,这一点,从他的前女友上,就能看出来的。”

  啊香下意识的看了眼钟天正,语气又是一冷:“我们现在是在对你进行审讯,你说什么呢!”

  “我来问吧。”

  钟天正组织了一下语言,主动插话到:“我没有想到,这件事幕后的主使人,竟然会是你。”

  “意外吧。”

  汪妍冰笑了笑,语气中又有几分不屑:“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关心过蓉蓉的案子。”

  “我从来就不是…”

  钟天正话说到一样戛然而止,改口道:“对,我确实没有关心过,那么,你来说说,这个案子吧,事情发展到现在,牵扯的时间很长,我想你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意义了。”

  “既然你虚心请教,那么我就给你解释解释吧。”

  汪妍冰调整着自己的姿势,后背枕着枕头坐了起来:“香烟来一支。”

  啊香眉头一皱,本想制止的,但想了想,倒地还是没有开口,把座位往后拉了拉让出了一个身位。

  这个案件,是属于他们之间的一个故事,理所当然由他们来解开。

  再者。

  其实她也很好奇,这个已经出现过很多次的汪妍冰,为什么要这么做。

  钟天正递了根香烟给汪妍冰,帮她点上,自己也点燃了一支。

  “我为什么看不起你你知道吗?”

  汪妍冰裹了口香烟,熟练的吐了口细长的烟雾说:“一直以来,你都没有表现出过对蓉蓉也就是你的前女友死亡案件的关心,这一点我很失望。”

  在这一点上,钟天正已经不想解释什么了,默默的抽着香烟,没有说话。

  “按照你们的习惯,你们应该是很想知道作案动机。”

  汪妍冰也不介意钟天正没有接话,自顾自的说到:“一直以来,你们都以为我是蓉蓉的闺蜜,其实,我们两个是姐妹,亲姐妹。”

  “亲姐妹?”

  钟天正不由一愣,夹着香烟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难怪。

  那时候陈蓉初次给自己介绍汪妍冰这个闺蜜的时候,初次见面就觉得她们两个有三分神似。

  “呵呵,没想到吧。”

  汪妍冰似乎猜到了钟天正的反应:“我俩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被所谓的父母抛弃被孤儿院收养了,后来各自被人领养,我的养父母是部队退伍的干部,她则是进入了普通工薪家庭。”

  “其实很多事情,也许早已经就命中注定了的,我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又偶遇到了一起,初次见面我们就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虽然性格大不相同但却很合得来,自然而然的就发展成了闺蜜。”

  汪妍冰弹了弹烟灰,一脸的回忆:“那时候学校有组织献血的活动,参与献血可以加学分的那种,那时候我们就去了,被抽血的护士开了句玩笑说我们很像两姐妹,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去医院做了相关的检验,还真是姐妹。”

  “那时候我们问了各自的养父母才知道,我们两个人其实是被领养的,虽然有一段时间比较的压抑,但是我们的感情也变得更好了,也许是因为血缘关系吧。”

  钟天正蠕动着嘴唇问到:“这也是为什么你会一直在跟着这个案子,对吗?”

  “算是吧。”

  汪妍冰没有否认:“蓉蓉比我大,对我也很好,我这个做妹妹的,为她复仇有什么错?”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为什么一直就坚信项宇飞就是杀害她的凶手之一?”

  钟天正不想去评判汪妍冰的这种做法的对错,因为这件事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同样。

  每个人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而负出责任与代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