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523章钟家显赫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770 2020-11-17 17:20

  钟天正一事,目前还在持续发酵。

  经过相关的热搜都已经被撤下来了,但是跟着新抛出的这个关于钟天正佩戴价格高贵的手表一话题,再次将其顶了上去。

  两万多三万不到的手表。

  说贵也不贵,说便宜也不便宜。

  但是。

  你要把这块表戴在了一个普通警察手上,那肯定就是很贵很贵了。

  不科学啊。

  警察虽然是一个门槛高、技术含量高、高风险等等多因素集中在一起的一个工作,但是它的工资水平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富裕,就连五险一金也跟大家是一样的。

  因为地域不同,大家的工资也有所差距,但是再富裕,也没有到金领的这种程度。

  三万块钱的表。

  稍微有点不合适。

  目光再度聚焦到钟天正的身上。

  很快。

  钟天正这个名字,都专门开出了一个话题来。

  下面一片节奏带喷的。

  不过。

  没多久。

  这一段直接就被撤下去了。

  钟天正一事,内部非常重视,所以相关调查的进展也很快,初步发现钟天正这个人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网上这种带节奏的就倒霉了。

  相关话题被撤掉不说,很快,警方就锁定了这个带节奏的人,直接通过追查IP把人给按住了,对方对诬陷之实供认不讳。

  这也深刻的诠释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当场抓获。

  接着。

  一段关于钟天正的相关通报就出来了。

  这个时候。

  大家也终于知道了钟天正家庭的牛逼之处。

  通报内容很简单。

  “关于钟天正同志一事,警方正在调查当中,对于前一段时间网上质疑其佩戴价格高昂的手表一事,现以已调查清楚,钟天正其父钟某某系国家高级技术工人、颜实集团高级顾问,家里不差钱,所以不存在收入来历不明的情况。”

  撰写这条通报的宣传部人员也是相当的简单粗暴。

  一个高级工人。

  一个不差钱。

  直接就一笔带过了。

  高级工人,就只有四个字,由此也可以窥见这个工人的技术含量有多高,都能算得上保密级的了。

  至于不差钱。

  现在社会上,赚钱不容易,但是你要是有足够的技术,尤其是在某些领域,手艺技术达到了顶峰,非你不行,那钱真的只是一张纸了。

  退一万步来说。

  颜实集团那是什么地位,国际五百强靠前端的企业,光这一个高级顾问,岂是一般人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

  ……

  这些事情发生的同时。

  我们的钟天正同志在干什么呢?

  逛街、聚餐。

  该喝喝该吃吃,一点都不受影响的。

  为什么?

  因为这本就是一场无厘头的闹剧而已,根本就影响不到他本人的,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时不时要跟相关人员汇报自己的一个情况。

  “停职调查也挺好。”

  钟天正悠闲的坐在茶餐厅里,小口的抿着港式奶茶:“就跟度假了,美滋滋。”

  “是是是。”

  啊香坐在他的边上,拿着调羹搅拌着杯子里的鸳鸯,时不时还往里面倾倒着白糖,调侃道:“我就沾你的光了,跟着一起停职调查了。”

  钟天正歪头看着精致的侧脸:“怎么,你还不愿意啊。”

  啊香翻了个白眼:“得得得,我谢谢您老人家。”

  “哈哈。”

  坐在对面的颜昭兴直接给逗笑了起来:“行了行了,两位大侠,你们就不要在我面前你侬我侬了好不好?你们这个看着像是在拌嘴,落在我眼里,那就是打情骂俏啊,我是来喝奶茶的,不是来吃狗粮的,塞满了一嘴了都。”

  “嘿嘿。”

  钟天正笑了一笑,看着网上相关的评论:“不过,说起来你们颜实集团还是挺牛啊,这警方通报了这个事情以后,下面都是一片666了,再也没有人质疑我的这个个人穿搭品味问题了。”

  “还行吧。”

  颜昭兴摆了摆,表示自己不知道:“它到底有多牛那我也就不清楚了,我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它们内部怎么样,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他的语气中,多少还是有几分莫名的失落的。

  虽然他的志向并不在此,但是却被自己的哥哥就这样给排斥了出来,换做任何一个人来说,心里也是有些小疙瘩的。

  “你这样也你有这样的好处啊。”

  钟天正听着这句话,稍微的规劝了一句:“好歹,您老人家现在这个日子过得多悠闲啊,每天都是挺放松的一个状态,而且经济来源也非常的轻松,人这一生,能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一个结局了。”

  是的。

  人生在世,表里如一者,又有几何?

  “呵呵,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

  颜昭兴讪讪一笑,伸手点上一根香烟:“你们眼中的不错,那还不是一样在感情上一无是处?”

  “额...”

  钟天正啊香对视一眼,不知道该如何的跟话。

  看来。

  他与陈昇的感情,确实是已经玩完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到现在,这小子还是没能走出这个槛来,作为旁观者,那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行了,扯远了,撤了撤了。”

  颜昭兴自我开脱的笑了笑,扫了眼窗外的夜景:“不早了,咱们下次再说。”

  ……

  另外一边。

  粤市。

  出租民房内。

  三个身材高大的大汉围坐在了一张简易的折叠桌前。

  桌上也很简单。

  一个烟灰缸一包烟。

  三个诺基亚老款手机。

  “谈好了?”

  络腮胡大汉面无表情的裹了口香烟,看向边上的黑背心:“什么价格?”

  “三百个。”

  黑背心大汉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三百个,差不多,咱们一人一百个,刚刚好,能做,比以前好多了。”

  络腮胡挑眉:“很好做?”

  “一个小姑娘。”

  黑背心扭动着脖颈:“五岁,六岁不到。”

  络腮胡不由皱了皱眉:“这么小?”

  “草,你我都是干这种勾当的,还在乎年纪大小么?”

  黑背心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往外面走去:“有点远,在上南市,咱们连夜过去吧。”

  “行吧。”

  络腮胡点了点头,掐灭烟蒂跟了出去。

  另外一个自始至终一句话不说的独眼大汉,也没有吭声,弯腰拎起地上的帆布包迈步跟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