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28章隐瞒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06 2020-11-17 17:20

  “呲啦!”

  行车道上。

  钟天正猛地踩下刹车,QQ车擦出一条黑色的刹车印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啊香!啊香!”

  耳机里传来滋滋的声音,没有人任何的回应,转而电话挂断,变成忙音。

  “草!”

  钟天正愤怒的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刚才两人对话的内容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个人到底是谁?

  啊香说的是你,是谁?

  十分钟后。

  钟天正出现在案发的巷子里。

  此时,大肚子中年脸色发白的靠着墙角蹲下,大腿上,赫然有两个伤口往外冒着鲜血。

  抓捕小组垂头丧气的打了声招呼:“啊香不见了,对方卡着路口的红绿灯把我们隔绝开了,等我们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嗯。”

  钟天正蹲在靠着墙角的大肚子中年身边:“有什么问题吗?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来。”

  “嗯。”

  大肚子中年脸色惨白的点了点头:“给我支香烟。”

  钟天正把点燃的香烟塞进中年的嘴里,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发生了什么?”

  “我们刚过来,他就动手了,好像他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一样,快速的把啊香同志放倒以后,又用匕首把我的腿给扎了,消失在巷子你们。”大肚子中年心有余悸的重重的吸着香烟:“他跟之前完全判若两人,下手很犀利,不像是正常人。”

  “对了,他跟啊香同志应该是认识的。”

  “嗯。”

  钟天正点点头,视线落在了地上掉落的白色抹布,放在鼻子间嗅了嗅,应该是乙醚类的东西。

  今晚上,嫌疑人无疑的最大的赢家。

  至于抓捕小组,连对方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自家的一名警员还被人抓走了,生死未卜,简直就是耻辱。

  抓捕小组连夜进行搜查,同时调查案发现场周围所有的监控视频进行排查,但是对方隐藏的很好,被拍摄到的角度,统统看不清人脸。

  嫌疑人消失的巷子里地形很复杂,绕来绕去的,抓捕小组在里面被绕的晕头转向的。

  如果嫌疑人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在携带着一个昏迷的成年女子,难以一下子逃离这里。

  “他会不会就住在附近,所以才对这里的地形这么熟悉?”抓捕小组的组长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没可能。”

  钟天正的香烟从开始就没有断过:“这个人应该认识我们的,他肯定是事先熟悉了现场地形,制定好了逃跑路线。”

  正如钟天正所想,这个人事先就攒好了一个局,等着钟天正啊香往里面跳。

  通过车祸事先把钟天正支开,然后利于红绿灯下手。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当务之急,就是知道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午夜。

  凌晨十二点。

  “师心语同志。”

  “钟天正同志,这么晚还不睡觉,在街道派出所待的如何?”

  电话那头,传来师心语敲击键盘的声音。

  “啊香被嫌疑人抓走了。”

  钟天正开门见山,直入主题:“我现在发一段监控视频给你,你帮我把嫌疑人的面部进行清晰化处理,极大可能的还原他的面部特征。”

  之前查看视频的时候,钟天正就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但也没有往心里去,但是今晚上这件事发生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出现了纰漏。

  很大的纰漏。

  “什么?啊香出事了?”

  师心语声音一顿,分贝都提高了几分:“你现在传。”一连串急促的键盘敲击声响起。

  凌晨三点。

  “你猜猜这个人是谁!”

  师心语给钟天正发送了一张照片:“一开始,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技术错误,但事实就是这样的,虽然无法达到最高清的效果,但是人已经能看清了。”

  钟天正点开图片。

  孙正!

  孙力身边的小跟班,那次抓捕孙力的现场,他就在那里,孙力跑了以后,孙正被带回局里审讯。

  他跟孙正是同村的,还沾了点亲戚关系,对于孙力的情况,孙正表示自己一概不知,而且他的底子也很干净,孙力杀人案跟他也没有关系,所以就被释放了。

  他今天突然把啊香抓走,会不会是孙力指使的?

  消失了二十多天的孙力,现在又藏匿在什么位置?

  “阿正?阿正!”

  师心语把思考中的钟天正拉了回来:“你先去调查,你把今晚案发现场的视频发给我,我帮你比对比对,看是不是同一个人。”

  “嗯。”

  钟天正看着屏幕,再次皱眉陷入了沉思。

  脑海里,大~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开了,两个完全不相关的案件被放置在一起,开始往中间融合。

  “草!”

  钟天正眼中精光一闪,一下从凳子上蹦了起来。

  医院。

  钟天正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一脚把病房的门踹开,火烧火燎的把病床上的大肚子中年薅了起来,棱着眼珠子看着他:“说,你到底隐瞒了什么?你特么之前跟我们说的全是假的!”

  “你...你在说什么啊警官,你...”

  大肚子中年看着表情扭曲的钟天正,额头冷汗直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阿正,不要激动,冷静冷静。”

  负责看守的两个同志也跟了进来,示意钟天正先把人给放下。

  “说!”

  钟天正一把把人给推倒在床上,烦躁的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又点上了一支香烟,大口的吞吐着。

  “这个人,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钟天正的语气冷漠的不带一丝情感,房间里的温度好像都降低了几分。

  “你只有一次机会。”

  钟天正转头,棱着眼珠子看着大肚子中年,面无表情:“说!”

  “我..我说..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大肚子中年额头冷汗直冒,目光闪烁根本不敢直视他:“我们两个大约是半个月以前认识的。”

  “我喜欢赌钱,那次在牌桌上跟他打牌输上头了,又找他借了十五个,然后又输了,还不上啊怎么办呢。”

  “然后他就跟我说,这个钱,可还可不还,对于他来说都是小钱,只要我帮他把事情办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