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26章消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695 2020-11-17 17:20

  有了具体的身份信息,要找到章江并不是一件什么困难的事情,现在上南市对外来流动人口的登记相当的严格,基本上你租房的时候,你的登记信息就被社区居委上传到警务后端。

  这么做,为的就是更好的做一个人口登记,以备不时之需。

  三个小时以后。

  睡眼惺忪、黑眼圈浓郁的章江出现在了警局里。

  章江这个人,如果光从门面上来说,还是有点卖相的,个子得有一米七八,而且长相也不差,对很多小姑娘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当然了。

  这是说门面。

  如果稍微看深入一点就会发现,这个人眼神无光,言行举止都显得软弱无力,精气神非常的差,肯定也是数一数二的守夜冠军了。

  啊香拿着刚才根据萧芊芊的供述整理出来的章江的个人资料:“知道找你来干什么?”

  “不知道啊。”

  章江一脸无所谓的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调侃的看着啊香:“不过,漂亮女警官找我的话,我还是非常开心的。”

  章江这个人,底子也不是很干净。

  早之前,因为咸猪手被拘留过,再后来,又因为酒后闹事被拘留过,再后来,那时候海鲜交易收容教育制度还没有废除,他也因为去买海鲜鲍鱼被抓了个现行而被拘留...

  前前后后吧,这货得进去过六七次了,按照他们的语言来说,这是有进宫经验的老人了,也是属于那种油盐不进的滚刀肉了。

  正所谓久病成医。

  老油条也差不多是这个概念。

  有过几次进出经验的章江,也非常清楚,警察抓人肯定是要讲证据的,你犯了什么事情人家才会抓你。

  而他这阵子也没有犯什么事,所以当警方把他找来的时候,他是一点也不慌,自己没犯事警察找他,那肯定就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了。

  这也是为何他的态度,理直气壮甚至还调侃起啊香来了。

  “这一点也不好笑。”

  啊香并没有因为他的调侃而生气,如果是那时候她刚刚加入警队的时候,或许还会因为这种话而恼怒。

  “开个玩笑嘛。”

  章江摇晃着自己翘着的腿,伸手从兜里摸出中华香烟来点上,美滋滋的裹了一口,夹着香烟品头十足,主动开口:“不过有一说一,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警察了,怎么?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肯定非常愿意效劳。”

  “回头加个微信就好了。”

  末了。

  他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

  啊香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看着手里的资料:“今天找你,是想问问你,大约四个月五个月之前,萧芊芊手里跟你有几笔借贷的业务,然后有人帮她把贷款还清的事情。”

  “啊?”

  原本还流里流气的章江脸上笑容一僵,然后又恢复了正常:“这个是的呀,我们的这种贷款都是合法合规的,有什么问题吗?”

  “是不是合法合规你自己心里有数。”

  啊香挑眉看了他一眼:“当初帮她还清贷款的那个人,你有没有见过他本人?”

  章江果断摇头,脑袋晃荡着:“没有!贷款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种贷款,都是大数据审核,根本就不用面签审核了,直接手机软件上提交申请就好了,符合条件自然就会给你下款。”

  啊香哼笑了一声:“你倒是还挺专业的嘛。”

  “那可不是。”

  章江没有听出来啊香这句话里的意思。

  “那我们还是来说说你跟萧芊芊的事情吧。”

  啊香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你跟萧芊芊的事情,感情上的事情就不说了,就说说这个借贷的事情,你自己本身就在一个非法的借贷公司是上班,但是你并没有告诉她,后来你诱导她去你这个公司借贷,也就是所谓的L待。”

  “你自己做自己女朋友的业务,有点东西昂?你把她拍摄下来的视频进行了保留,日后再对她进行了威胁,有过好几次拿着这些视频威胁她拿钱给你,这些事情你还记得吧?”

  “也就是说,突然出现的那个帮萧芊芊还贷款的那个人,你肯定跟她见过面,那些用来威胁萧芊芊的视频你也全部都交给她了。”

  啊香说到这里,把手里的资料往桌子上一甩,眼神中带着审问的意思看着他。

  “啊?!”

  章江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摆了摆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这个什么萧芊芊。”

  但是他的肢体语言却表现出来有些焦躁了,甚至说不安。

  不是说他这个人的心理素质不行。

  而是突然有一天,警察忽然把你叫到警察局,然后就跟你聊起了很久以前你做过的一些敲诈勒索诈骗的事情,而且说的是条条有道,你心里慌不慌?

  啊香身子往前一探:“所以说,你有没有跟这个人见过面?”

  “没有。”

  章江眼神闪躲了扫了眼看着自己的啊香,再次摇头:“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啊香知道,章江之所以否认,是因为自己没有把证据拿出来,这种都是老油条了,怎么可能因为三言两语就什么都说了:“我直白点告诉你吧:萧芊芊现在被我们抓了,因为她协助杀人,她的老板也就是当初帮她还钱的那个人也被我们给抓住了。”

  “因为案情需要,所以需要对你跟他的接触进行详细的了解,你现在不肯交代不配合,那不好意思,后续你可能会比较惨。”

  “还是说,你也是参与到了这个案子里,你也是从犯之一?我告诉你,这可不是跟你以前因为咸猪手进去拘留因为酒后闹事拘留那种过家家,杀人可是死罪,从犯最高可以判死。”

  “机会我给你了,如果你不珍惜,那么我也没有办法了。”

  啊香说到这里,身子往后靠在了桌椅的靠背上,双手抱着膀子,等待着章江说话。

  章江看着表情严肃的啊香,心跳不由加速了起来,他有点慌了。

  他这个人,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看一些六七十年代的港片啊什么之类的,电影里没少出现过那些片段:因为什么什么,可能都没有调查清楚,就把你给按下了。

  没别的,就是想抓你而已。

  这其实也是六七十年代那个地方的行情写照。

  而啊香刚才这么说,让他有点怕了。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章江烟也不抽了,把烧到一半的中华掐灭以后又夹在了自己的耳朵上,思考了一下道:“对,我承认,我确实跟那个人交易过,但是我们是真的没有见过面啊,全程到尾都是电话沟通的,而且那个人说话的声音也是用什么东西处理过的,跟电影里那种魔幻的声音一样。”

  听到这里。

  啊香不由有些失望。

  章江说的,应该就是匿名者的电子音,双方全程都没有见过面,也就是说他没有见过匿名者。

  啊香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详细说说。”

  “但是我先说明,这件事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知道你们什么什么杀人案之类的,我全程没有参与进去也压根不知道不认识。”

  章江这个人有过进宫的经验,所以他对这些罪名的概念也更加的清楚,比一般人的意识甚至都要强烈很多,所以再三的划清自己的界限:“你们这个监控有没有开着?声音有没有录下来?设备没有开我不说话。”

  “呵呵。”

  啊香哼笑一声,指了指边上正在工作的记录仪,示意他继续:“我们从来不会污蔑任何一个人。”

  章江看了看啊香手指的记录仪,得到验证以后,这才继续道:“那时候吧,确实是有这个事情,突然有一天,一个陌生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这个声音古怪的电子音跟我说起来萧芊芊的债务来。”

  说着,他陷入了回忆当中。

  ……

  这天晚上。

  章江日常潇洒的辗转与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然后带了个小妹妹离开酒吧准备过夜。

  就在他洗完澡准备跟小妹妹来点什么交流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他随手把手机给掐掉,但是跟着又打进来了。

  “妈的,谁啊。”

  章江摇了摇着酒精上头略微眩晕的脑袋,只能接起:“谁?!”

  “章江是吧?我来跟你谈点事情。”

  匿名者的声音响起,开门见山:“你跟萧芊芊的事情。”

  “你特么谁啊?”

  章江眉头一皱,心里嘀咕了一声:“什么萧芊芊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挺警惕的,看来你不傻,心思挺活络的,怪不得能把她给吃的死死的。”

  匿名者淡淡的点评了一句:“她的那些贷款,全部都是经过你手里的,林林总总总共是三十万零五千,我给你三十二万,你把她的账给消了。”

  章江皱了皱眉,伸手点上一根香烟:“你什么意思?”

  三十零五千,对方直接多给了一万五,无缘无故的,中间肯定有猫腻。

  “钱我给你,以后你也别再找他了。”

  匿名者跟着说到:“她在手里的那些视频你也全部都给我吧。”

  “你再教我做事?”

  章江不由冷笑一声,裹了口香烟道:“你又是哪个同行?兄弟,我就这么直白的跟你说吧,我们这个行业你自己心里也有数,抢活不是这么抢的。”

  “我只是在通知你而已。”

  匿名者却没有任何跟他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你现在起身站到窗户边上,往你右边三点钟的位置看。”

  章江一时间摸不准对方到底什么目的,但还是起身,把窗帘拨开了一个小角往外面看去。

  “三点钟位置那片绿化带中间有一个灌木丛看到没有?三十三万放在里面的包裹里了,你现在下去拿,然后把你的手机重置密码以后放在那里,不要想着把视频拷贝。”

  章江莫名有些不爽:“我要说不呢?”

  “我说了,我是在通知你。”

  匿名者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语气波动,淡淡道:“萧芊芊的这笔账我帮她消了,以后你也不用找她了,你们之间到此为止,这个女孩子你吃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该收手了,别一个劲的欺负人家小女孩子家家的。”

  “呵呵。”

  章江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匿名者再次说了一句:“你再转身走到房间门口,从猫眼里面往外面看看。”

  章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但好奇心驱使之下,他还是折身前往门口,往猫眼里看去。

  门口。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正对着门口站着,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男子身上黑色的紧身T恤下,健硕的肌肉非常明显。

  章江心里非常有数,这种人,一个人能打五个自己这样的,天天作息不规律从来不锻炼,沉迷于酒色当中,不够人家看的。

  “他杀你,足够了。”

  匿名者平静且直白的语气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章江一时间感觉周身一阵凉意,原本酒精眩晕的脑袋好像也清醒了不少,从对方的语气中,他听出了一股子平淡,似乎在说一件毫不起眼的事情。

  “你在我眼中太微不足道了,这个女孩子我有用,现在我给你钱你就的端着,不端着你就去死好了,我不喜欢别人违背我的意志。”

  匿名者说完,电话中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好,你给我几分钟,我一会下去按照你的要求做。”

  章江短暂的思考了一下,直接答应。

  他不是傻子。

  从刚才的交谈中,他就能感觉到对方的不俗。

  第一:三十三万的现金,直接就让自己拿走了,丝毫没有说后续账务你要怎么处理,完全就是吩咐你给他办事一般。

  第二:对方能毫不知情的把自己给摸的透透的。

  第三:对方的威胁自己性命的时候,说的非常平淡,但是却比那种恶语威胁的威力要大的多,一般的小混子或者同行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他觉得,自己如果真的不按照他说的做,门口这个人真的能干掉自己,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